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五章 儿子,坐好了,娘要赶车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点了点头,眼睛里噙着泪水,却好像是一直在忍着不肯让眼泪流出来。

    “咦?娘。我怎么觉得这附近有杀气?”小家伙儿突然间说道,脸色都严肃起来。

    林简琴顿时有些紧张了,难不成倒霉催的还会出现哪些野人?她惊恐的看着小家伙儿。“儿子,你还能感觉到什么?”

    小家伙儿皱了皱眉头。说道。“杀气虽重,可却不是流动的,只是聚集。额,难道是这附近有什么厉害的人物?恩,不对。这杀气还有些细碎的分支。”

    小家伙儿似乎在自言自语神神叨叨的说道。

    林简琴很是担心。眼瞅着天色就已经晚了,太阳已经落下西山,只留下残血一样的火烧云了。

    “娘。别着急。咱们去那边看看。哦,对了。让马车在这边留着。”小家伙儿闭上眼睛,感知了一下。指着一处方向说道。

    林简琴朝着小家伙所指的方向望过去,不解的说道,“那边是悬崖啊。”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林简琴还是把马儿拴在了木桩上,轻手轻脚的朝着那边走过去。

    林简琴边走边朝着身后的小家伙儿嘘声,“儿子,放轻点脚步。”

    小家伙儿一脸疑惑的看着林简琴。

    “吱吱……”林简琴的脚下发出了踩到树叶树杈的脚步声,顿时一脸的羞涩,再看看小家伙儿,不知道他是怎么弄的,居然如踏水无痕般轻松的走在树叶上,一点声响都没有。

    小家伙儿放低了声音说道,“娘,你看着你自己就好,我已经屏住呼吸,用了吸气法让自己身子轻如树叶了。”

    林简琴扭过头,脸上顿时一片羞红,真是的,还让人家小家伙儿小心点,没想到出动静的竟然是她自己,真是有点没面子。

    娘俩走到了那悬崖边上,扒着一片巨石,朝着远处看去。

    林简琴有些失色了,这悬崖下面竟然是一片硕大的平地,那里面全是正在操练的士兵!这一眼望去,没有三五千也差不多了!而且还有人在巡逻,周遭更是有房子之类的哨所!

    这里是深山之中,一直流传有野人出没,更是有传言这林中劫匪甚多,全是些亡命之徒,可是如今看来这里是有文章啊!竟然有这么多的官兵在这里!

    小家伙儿轻轻的拉了林简琴的衣袖,“娘,咱们还是早点离开吧,你看那站在哨所塔尖的人好像是正在朝着咱们这边看。”

    林简琴马上塔下身子,爬着后腿到了后方的林子里,这才拉着小家伙儿的胳膊急忙的朝着马儿走去。

    “儿子,坐好了,娘要赶车了。”林简琴心里乱成一锅粥了,若是不早点离开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可怕的事情,看来当年爹爹押送军饷,惊鸿岭被劫一案,不是意外不是偶然啊,这幕后的操控者恐怕真是那个瘾君子老不死的流千慕了。

    林简琴越想心里越不舒服,急急地赶着马儿往外跑去。

    小家伙儿一直在车篷里安慰林简琴,说是那人们根本没有追来,可是林简琴的心里却实在放心不下,万一发生了当年被劫的事情,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现在带着的可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一路狂奔,居然在不到午夜的时候,娘俩已经走到了稀落的树林地带了,只要稍作休息,等天亮了,在走上半天的时间,就能走出去了。

    林简琴虽然停了车子,马儿累的也卧着歇了,小家伙儿也睡了,银子也趴在林简琴的身边眯着眼睛,只有林简琴一直瞪着眼睛看着周围,生怕突然冒出个什么人来。

    到了后半夜了,林子里偶尔飞过的鸟儿也会让有些瞌睡的林简琴精神大作,她用树枝轻轻的拢着火堆。

    林简琴又从荷包里拿出了那一枚珠钗,放在手里看着,想着过去的事情,那林琳夕虽是个刁蛮的女子,却没有她娘那么狠毒,她也算是不幸了,恐怕大部分的不幸也要归结到她的娘身上了。

    可是林简琴摆弄着那枚珠钗,怎么都不能相信那么温软如玉,笑容若三月春阳的人会杀人,而杀人的原因正是因为她林简琴。

    林简琴想不明白,难道这就是说的被感情冲昏了头脑?她有些无奈,即便是林无尘做了这么多,可是她真真的是只把对方当做哥哥。

    看着那隐隐约约的月光,林简琴突然想起了在畅春园的那个晚上,应随六那个家伙在她的外窗台上坐着,那有些冰冷高傲的口气,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恩,不想他了,想想有什么用?还不是空想?唉,一些美好的过去总是要靠着这些回忆来重现,不言而喻的便是现在活得很不快活。

    后背有些酸了,站起来伸个懒腰,看着那鱼肚白的东方,那天地相接之处皆是茂密的树林枝桠,突然有些冰冷。

    “咦?娘,你怎么没睡啊?看你那大黑眼圈,哈哈,好丑啊!”小家伙儿本来醒来的时候是朦胧的,可是看到了林简琴的窘相,小家伙儿倒是欢腾起来。

    林简琴柳眉倒竖,瞪着那跟小家伙儿一样清澈的眸子,双手掐腰,说道,“臭小子!哪里有黑眼圈?这是卧蚕!”

    正拍手笑道肚子疼的小家伙儿突然愣住了,那迷惑的眼神看了看林简琴,讷讷的说道,“娘,别欺负我没读过多少书,也别欺负我没知识,我从书上看的蚕可没有长得跟你眼睛下面的那种一样的,额,你这也没吐丝啊?”

    小家伙儿边说边走到了林简琴面前,伸手就要摸摸。

    林简琴真是哭笑不得了,一边的嘴角一勾,狠狠的啐了一口在地上,“小兔崽子!上车!”

    小家伙儿顿时很委屈的样子,嘟囔道,“人家真的不知道你那什么蚕么,问问你,你都这么凶,哼,越来越理解大个子叔叔的苦衷了。”

    林简琴一听小家伙儿说应随六,顿时眼角一扫,那凌厉犀利的眼神扫到了小家伙儿的身上的时候,小家伙儿真是汗毛都颤抖了,干脆认命的摆摆手,“别,别说不给我吃饭,我这就上车。”

    小家伙儿说完便跳上了马车,半天才从车篷的帘子边上慢慢的露出一小片的脸,看看林简琴是不是在生气。

    见林简琴那背影依旧很是冷淡,小家伙儿很无奈的撂下帘子,嘴里咕哝着说道,“大个子叔叔说的对,说女人什么难听的话都不能说她丑,唉。人家都把经验告诉我了,我还明知故犯,这下完了。”

    坐在车辕上的林简琴真是被气得又想哭又想笑的,怎么养了这么个怪胎儿子,他娘说什么他倒是记得不多,偏偏那个流某人说点什么,这小家伙儿到是记得清楚!

    林简琴越走越觉得心里不舒服,便敲了敲篷子说道,“小兔崽子,你给老娘记住!卧蚕就是就是笑的时候下眼睫毛下方凸的部分!”

    “是!记住啦!卧蚕就是笑的时候下眼睫毛下方凸的部分!”小家伙儿突然像是接到命令执行任务的官兵一般的斗志昂扬的说道。

    这一下让林简琴惊讶了好半天,扭头看了看那安静的车蓬帘子,突然嗤嗤的笑了,这儿子也是个活宝了。

    天亮了,虽说这深山老林的走起来,各种的阴冷凉飕飕的,可是毕竟还有个冷淡的太阳照着亮光,娘俩赶车也就不那么的着急了。

    一直到了过了晌午才算是差不多的走出了惊鸿岭,因为远远的看着路两边有些田地了,那是农人种的,虽说只是这一小片那一小块的,到底还是有一些。

    “娘,咱们这样还要走多远才能到京城啊?你可是许给我,去了那,给我吃烤全羊的。”小家伙儿一边扒着窗子看着路边的风景一边不假思索的说着。

    林简琴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这小子去京城就是为了那只烤全羊么?不行,必须找点机会好好的培养一下了,不然这长大了会是个什么货色啊?

    随着小家伙儿嘴里胡乱的捣鼓什么,林简琴一概不理会,她正思索着到了京城要怎么安顿下来。

    小家伙儿左看右看的,没一会儿便没兴致了,又缩回了车子里,继续看书,这些书可是他的宝贝了。

    果然这平坦的路上要比那山路和林子里好走很多,没有几天的功夫,娘俩都快到了京城了。

    向着路人打听了一下,只需要三两天的路程就可以到京城了,林简琴也放松了行程,因为她是真的还没想好到底是怎么安身立命呢。

    娘俩赶着马车慢吞吞的朝着一座小城走去,在这里休息两天,再上路,就一鼓作气到京城了。

    娘俩到了城里便开始找旅店了,毕竟这也算是皇城脚下了,想必会安全一点,这么多天,没有舒舒服服的洗个澡睡一觉了。

    纳闷的死,娘俩在街上走了好几条街,这街上甚是荒凉,就算出来个人,也是慌慌张张的。

    林简琴就纳闷了,很是不解的四处打量了一下,这才发现,好多店铺都是关着门的,倒是也不是不营业,有人进去了,倒是待会儿也能拿着买的东西出来,可是为什么这里都不好好的打开门做生意啊?

    林简琴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身子还是朝前坐着,只是伸手敲了敲车蓬的梁子,问道,“儿子,你感觉到这里有什么不对劲了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