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六章 不住别耽误时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家伙儿这才伸出小脑袋,看了看周围,眨着大眼睛。说道,“没有啊,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啊?”

    可是小家伙儿看着街上那些慌慌张张的人。这才觉得不对劲儿,但是他从气息当中却没有感到有什么杀气或者危险的气息。

    “娘。那些人虽然关着门。可是还是做生意的,没准这是人家的风俗习惯,不然咱们也去敲门住店。等住下了再说别的。”小家伙儿看了看四周的情况这才说道。

    “也只有如此了。”林简琴应了声,便赶着马儿朝着一家客栈走去。

    林简琴下了车,很是小心的敲了敲门。那门半天才被拉开。而且对方只是开了个门缝儿,看了外面的人才急忙问道,“什么事?住店?还是打尖?”

    林简琴急忙说道。“小哥。我们要住店。”

    那伙计闪了个身儿。从门缝里挤出来,快步的走到了马车前。牵着马车就朝着客栈旁边的小胡同拉过去。

    林简琴很是诧异,但是马上就追了上去。“小哥,你这是何意?”

    没想到那年轻人很不客气的说道,“住不住?不住别耽误时间!”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林简琴对那年轻男子的行为实在是不能理解。

    “外面兵荒马乱的。谁敢开门做生意?你是外地人吧?我可是好心给你带到我们后院去。”那店伙计很是不耐烦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林简琴。

    林简琴听了这个说法,只是愣了愣,也没多说,便跟着那店伙计进了胡同。

    果然,进了胡同,不出十多米便有个朱漆门,那伙计很是麻利的把门打开,牵着马车进去了。

    林简琴跟着进去,打量一番,这才看得出来,这是客栈的后院,这里面是三层高的小楼,每层都是些大小相似的门窗。

    然后又看到了有些人在廊道里聊天,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里面住店的还真不少呢。

    小家伙儿冒出小脑袋,看了看便下了车,银子也跟着从车里出来了。

    初见银子这么大体型的狼狗,吓得那店伙计直吞口水站在那不敢动弹。

    林简琴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没事没事,我们这狼狗是通人性的,一把你不惹它,它不会对你怎么样。”

    听完了林简琴的解释,那店伙计才敢喘气,刚才真是被这大狼狗吓得脸色惨白大气不敢喘了。

    “我说兄弟,你们出门怎么还带着这么个东西?”那店伙计很是不满意,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住店的带着狗来呢,这还不算,光是吓人都把他吓个半死了,要是那大狼狗扑过来,他就是不死也得残废了,还不得一口能把半个头咬下来啊。

    林简琴嘴角抽动了一下,这怎么能是东西,明明是一只狗!可是现在是在人家的店里住着,再说了就算是换一家店恐怕还是会把人吓着,她是习惯了,若是那些不习惯的,见着银子这种大型的狼狗,怕是都会躲得远远的了。

    林简琴还没说话呢,便听到银子瞪着狗眼,嘴里呜呜的声音,好像是示威。

    这一下可好,那店伙计啊吓得赶紧闭上了嘴巴。

    林简琴真是好想笑,又怕被店伙计给推出去,还是算了吧,这小城里真是怪怪的,怕是找个客栈也不是很容易了。

    店伙计只能帮着拎着车上的行礼,然后带着林简琴母子到了三楼上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是个临街的,林简琴本来是想着换一间,毕竟挨着街上估计会吵一些,可是听闻剩下的三间房子都是临街的,也只能凑合着了。

    店伙计给林简琴母子俩扔下了一把钥匙,很不耐烦的离开了,可是当他不耐烦的退出房间看着门口蹲在地上的大狼狗,顿时惊慌起来,退了几步,转身就跑开了。

    “娘,不会咱们把银子放在门口,他连饭菜都不给咱们送了吧?”小家伙儿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噜的响了。

    银子听了小家伙儿的话,吱嗡一声,那眼神里尽是委屈。

    “他不来正好,咱们可以下去吃啊,再说了他要是一点都不忌讳,万一打了偷咱们钱的主意怎么办?这下有银子在,他们也不敢放肆,毕竟咱们出门在外的,就算是被人家偷了东西,拿不出证据,只能吃哑巴亏。”林简琴把一些行走林湖的经验给小家伙儿说着。

    听了林简琴的话,银子好像十分高兴的样子,大舌头舔了舔嘴唇,尾巴一直在摇晃着,眼神都变得没那么期期艾艾的了。

    小家伙听完了林简琴的说法,点了点头,他虽然想着辩解自己有能力探查别人进入房间,更想着跟娘说说现在他的功力,可是他一想到自己睡着了跟一头小猪一样,还是咽下去那些要说的话了。

    没什么别的事,娘俩便这么住下了,洗了洗澡,躺在床上真是舒服。

    林简琴琢磨着,这里可是离着京城最近的一个小城了,怎么这里的气氛如此的诡异,而且刚刚进门的时候,那店伙计就说过,兵荒马乱的,可是这也看不出有什么兵荒马乱啊。

    只是肚子很饿,不得不先解决一下这个问题,然后再去询问了。

    小家伙儿一听林简琴说要去吃饭,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下来,欢快的往外跑。

    “回来!”林简琴低声吼道。

    小家伙儿一愣,还是纳闷的走了回来,不知道娘在想什么,刚才还说要吃饭,这会儿怎么还有别的话?

    “儿子,你在屋里等着,娘下去拿饭菜。”林简琴想着万一这一时跟小家伙儿出去了,再有人动什么心思呢,反正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这里有些怪怪的。

    小家伙儿听了话,便安安分分的坐在桌子边上等着了。

    林简琴独自下了楼,正巧这会儿厨房里分饭菜呢。

    那店伙计见林简琴走过来,却没正眼看她,而是朝着她身后看了半天,让林简琴疑惑的也跟着转过身朝着后面看了看。

    店伙计这才问道,“你没带你那狗下来?”

    林简琴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然后说了几句客套话,给了钱,买了几份饭。

    刚要离开,林简琴突然又折回来,说道,“小兄弟,辛苦你一下,你们这做肉菜什么的剩下的骨头都包给我吧……”

    还没等林简琴的话说完呢,那店伙计便撇嘴说道,“现在出去买东西也是冒风险的,我们骨头还得煮骨头汤卖钱呢。”

    “不不不,你理解错了,我是给钱的,额,我要每天买一次骨头,给我那条狗吃的。”林简琴指了指楼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店伙计有了心理阴影,一听林简琴说那条大狼狗,心里很是发颤,便撇嘴问道,“你另付钱?”

    林简琴急忙点头。

    两人谈好了价钱,林简琴便端着托盘上了楼,正巧这会儿楼道里面有几个人在下棋,边下棋边聊天。

    “也不知道这次那些南疆人会不会打到京城去。”

    “怎么不会?听说离着咱们这已经很近了,不瞒你们说,我运茶叶过来的路上就看到了不少长相有些奇怪的人。”

    “那南疆人不会是换了咱们的装束已经潜伏在城里了吧?”

    “反正有这个可能,不然为什么这里的当地人都这么紧张?真是倒霉,我这次贩了不少的绸缎,这要是遇到了战争可是赔死了。”

    “大哥,真要是有战争,能不能活命还两说着呢,你还顾及的了你那些绸缎?”

    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是心事重重的,林简琴的步子虽然缓慢了一些却也没停下,不然总会让人觉得她有什么别的意图吧,但是她心里已经了然了,这里连带着皇城已经是不安全了。

    林简琴突然有点后悔了,本来是想着报仇来的,可是真要是遇到了战争,儿子该怎么办啊?

    思索着这些事情,林简琴的脚步已然到了门前。

    小家伙儿听见有人来了,便跑了过去,很是兴奋的看着林简琴手里的托盘。

    可是看完了林简琴手里端着的东西,小家伙儿那一脸的兴奋似乎瞬间就僵硬了,马上便皱起了眉头。

    林简琴自然心里是明白小家伙儿为什么会有这个表情的,便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儿子,总是吃肉却不吃蔬菜是对身体很不好的。”

    小家伙儿很是低落的转个身,朝着床上走过去,显然,两腿无力浑身酸软,到了床前就像是个木头桩子一样,倒下去。

    林简琴端着托盘进了屋子,将托盘放在桌子上,都做好了准备,要是小家伙儿还是不肯吃蔬菜就要好好的上一次批评教育课了。

    小家伙儿翻个白眼儿,看着床上的帐子嘟囔道,“说好的烤全羊,就这么飞了,唉,羊也是会长翅膀的,大个子叔叔说的对,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会骗人。”

    小家伙儿却不料他的娘已经站在他的身后了。

    “你在重复一遍刚才说的话?”林简琴一手掐腰一手拎着小家伙儿的耳朵,冷冷的说道。

    林简琴本来是想着语重心长好好的跟小家伙儿讲道理的,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在这趴着发牢骚,本来还想过来劝慰几句,可是听到小家伙的那一番话,林简琴怎么也镇静不下来了。

    “疼疼疼啊,别啊,娘,我的亲娘,我可是你亲生的,你难不成要我掉下个耳朵来啊?”小家伙儿的声音大起来,倒不是他装着很痛苦,确实是因为林简琴由于生气用了点力气。

    林简琴愤愤的说道,“臭小子啊,老娘平时教你多少东西?你记住过一丁点么?每次我说说你,你总是有说不完的借口和理由,而且还全是别人说给你的,怎么着你是不是觉得别人比你娘好啊,那你去找别人,别跟着老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