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七章 娘啊,儿子知错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家伙儿果真是演绎的功夫达到了极致的状态,马上那水盈盈的清澈的大眼睛含情脉脉的委屈着,噙着晶莹剔透的泪水。语气相当诚恳的说道,“娘,我错了。都是儿子不好,您那么辛苦。儿子还让您生气。娘啊,儿子知错了。”

    林简琴本来还想着骂呢,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小可怜儿的眼神儿突然有点心酸了。有时候也怪不得这孩子,要是饭菜做的好吃一点,他也是吃蔬菜的。再说了。这也许是地域的差异,别说小家伙儿了,就是林简琴也是有些吃不惯这边的东西。

    林简琴心一软。手也软了。突然觉得这劲头儿就像是用在了自己的身上。心里有点疼。

    可是就算是心软了也不能就这么不顾及她作为一个伟大的母亲的光辉形象啊,于是便瞪着那清盈透彻象一泓清泉是的眼睛。低声严肃的问道,“果真知道错了?那吃不吃菜?”

    “吃吃吃。娘说吃就吃。”小家伙儿一边伸手摸着自己的耳朵一边说软话求饶。

    林简琴听着便松了手。

    “咚咚咚……”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敲门声,“那个,有人在不?”

    这外面的来人的声音显然是有些惊惧。很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在呢。”林简琴听得出这个就是带着她进店,安顿她的那个店伙计,便急忙走到了门前准备着开门。

    银子见状也紧跟着扑了过来。

    还想到还没等着林简琴开门呢,那门外的店伙计便很是音颤的说道,“小兄弟啊,你把你那大狼狗栓好了啊,不然你先别开门。”

    林简琴顿时满脸的尴尬,看了看站在她腿边上的银子,只好使个眼神给银子,让这位人见人怕的威猛先生躲得远一点了。

    银子吱嗡两声,摇了一下尾巴,便走到了小家伙儿的身边,紧挨着床边趴下来。

    林简琴这才打开了门,笑着说道,“小二哥有什么事啊?”

    “喏,这是店里的招牌骨汤,嗯,里面也有些肉的,老板吩咐凡是住贵宾客房的客人都有一份。”店伙计说完,还从身后拿出来了一个油乎乎的布袋子,“喏,这是你要的骨头,额……”

    林简琴看着那伙计似乎有什么话,却又不好说的样子,在看着那店伙计手里拿着的油乎乎的布袋子不肯松手,瞬间像是明白了点什么,便笑着说道,“小二哥这是自己办的事,当然了,我是准备了钱给你的。”

    林简琴说完这些,便从腰间摸了点碎银子给了店伙计,那店伙计果然瞬间变得沾沾自喜起来,在林简琴的耳边说道,“客官,您要是还有什么别的需求,您就找我,我一准给办的漂漂亮亮的。”

    林简琴也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辛苦了。”

    “那您慢用,我就先下去了。”那店伙计说完便转身要走。

    “等等,”林简琴也不是肯做赔钱买卖的人,当然给钱是还有别的事了,在这里打听点事,总比出去还要安全,而且谁不知道啊,这酒店啊客栈啊花楼里面的人,那就是万事通,他们见的客人多,自然听到的各种事情也是最多的。

    店伙计住了脚,很是疑惑的问道,“怎么?您还有别的事?”

    林简琴微微的笑了笑,这时候却不料小家伙儿已然跑过来,把林简琴刚刚从店伙计手里接过来的托盘给拿了走,他可是被那肉香给诱惑的受不了了。

    “小兄弟,我们是过路人,进京的,我们刚到的时候您说着兵荒马乱的,可是我也没见到什么官兵啊。”林简琴很是严肃的问道。

    那店伙计似乎觉得这可是他显摆自己神通的时候到了,便撸了一把袖子说道,“能让你看见了那还了得?真要是到了人人都能看见的时候,还有人开店?这会儿啊,咱们这小城里面已经潜伏了不少的南疆人了。”

    林简琴见那店伙计说话又不像是骗人的,便接着问道,“你怎么知道人家潜伏在这里?京城没动静?再说了,官府也会有人查吧。”

    那店伙计很是得意的说道,“官府的人?哼,那些个官老爷也就是拿个人随便的冲了差事,哪里肯真正的去找人?那些南疆人长相就跟咱们不是非常的像,再说了,口音啊行为的都不像,不瞒你说,我们这店里的一楼就有两个。”

    店伙计说话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来,“京城有没有咱们就不知道了,只是咱们都知道,现在能赚点钱的赶紧赚,赚的差不多的,就急忙的举家搬迁了,就算是起了战争,也倒不了荒山野林,咱们老百姓只有逃命的份。”

    林简琴看着这店伙计的一顿海说,心里有些纠结起来,难道惊鸿岭的悬崖发现的那些官兵是为了阻止外敌侵犯的?可是这距离也太远了点啊。

    “对了,小兄弟,再跟您说点黄金白银的事,您可是听了不能到处乱说,不然可是会被杀头的。”店伙计边说边把手掌横在了脖子上,这么一来,倒真是让林简琴有些畏惧呢。

    “得了,既然是说了会掉头的你怎么还说?”林简琴本来就忧心忡忡的了,她担心的是儿子跟着自己会不会受苦受罪。

    “这哪行?话都到了嘴边儿又不说了?”那店伙计真是个可爱的逗乐的人,简直这会儿就是不让他说,他能憋死的情况了。

    林简琴只好站着听着店伙计那噼里啪啦的说着。

    “据说咱们这天要换了。”店伙计朝着天上作揖状的拱了拱手,“流千慕老王爷知道吧?啧啧,早就想着造反了,现在谁不知道这事啊,基本就是只知道朝里的老王爷说了算,皇帝啊那就是个摆设。”

    林简琴很是惊呆,对于这种事她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之前对于流千慕在惊鸿岭设诡计扣留军饷的事,林简琴也只当那老狐狸是贪财了,看来远不是如此啊,难道这老王爷真的要造反?那样下来,应随六那个冰凌块岂不是皇子!?

    林简琴瞬间想起了小家伙儿在积羽城的吉祥如意饭馆,在白云观下的果园,在杜家的破落宅子里都曾经说过类似的话……应随六身上的气息不同一般!

    林简琴浑身有些凌乱了,也听不到那店伙计嘴里都是说的什么了,只觉得脑子里乱哄哄的。

    “唉?我说了这么半天,你倒是听明白了没?要着我说,你们还去什么京城啊,倒是那刀剑不长眼的,还是带着盘缠回老家吧,没准还能过些太平日子,不瞒您说,我这个月的月底也就不干了,回去带着老娘媳妇儿孩子的,回山里老家去了。”店伙计叹息一声说的哦啊。

    林简琴有些勉强的扯了一丝笑意,说道,“真是谢谢小二哥了,我会认真的考虑你的说法的,是啊,活着才能有希望,要是人死了,什么都没了。”

    那店伙计很是满意林简琴的这个总结,好像是他的一番说辞终究没有白白的浪费,他嘱咐两句别的,便转身离去了。

    小家伙儿很是满足的舔了舔嘴唇,打了个饱嗝,朝着门口说道,“嘻嘻,再不来喝这骨汤可是没机会了哦。”

    林简琴缓过神将门关上,有些消沉的朝着小家伙儿走过来,无力地的伸出手,捏了捏小家伙儿的小脸儿,很是平静的问道,“儿子,听见刚才那人说的没?到了京城,有可能会遇到动乱,你还这么小。”

    小家伙儿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明白林简琴的意思了,说道,“娘,咱们来是报仇的啊,大个子叔叔就是受了别人的挑唆才刺了你一剑,那可是要了你的命了,这个仇要是不报,岂不是枉费咱们经历了这一路辛苦的来京城?”

    林简琴眼里闪过一丝晶莹,她摸着小家伙儿的脑袋,说道,“可是娘怕伤害你啊,除了你,现在真不知道娘还有什么牵挂了。”

    “嘻嘻,娘,你可不要这么说,你还有姥姥,还有洛姥姥姥爷,还有大个子叔叔,还有很多人,怎么能说没牵挂?娘,你放心好了,我现在长大了,我才不会拖累娘,我还要帮着娘报仇。”小家伙儿说的真是信誓旦旦的,竟然还握着小拳头表忠心。

    林简琴破涕为笑了,说道,“你这么体谅娘,娘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了。”

    “啧啧啧,我可是听那个谁说,娘的脸皮很厚哦。”小家伙说完便做了个鬼脸。

    “你这臭小子!谁说话都记得住,就是不记得娘说的话。”林简琴扬起巴掌,却是很轻的落在了小家伙儿的屁股上。

    “我可是娘的小帮手,打坏了我,可是没人这么帮你哦,额,对了,娘啊,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小家伙儿突然认真起来。

    林简琴看这小家伙儿那认真的模样,也就不再开玩笑,问道,“什么事啊?”

    “现在的情况是,娘是喜欢大个子叔叔了,当然作为一个男人,我觉得大个子叔叔也是喜欢娘的,只是你们俩都是要强的性子,唉,针尖对麦芒啊,”小家伙居然像是个小大人一样的叹了口气。

    林简琴一听便做状要拍打小家伙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