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八章 血海深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别别别,我还没说完呢。”小家伙儿急忙说道,“可是大个子叔叔的爹。听起来像是个坏人,要是这件事没错的话,是大个子叔叔的爹杀死了娘的爹。那这个事岂不是有了血海深仇?”

    小家伙儿此言一出,让林简琴也陷入了沉思。

    是啊。若是惊鸿岭军饷被劫一事。真的是流千慕的手段,那么林简琴跟他便是杀父深仇,不共戴天了。又怎么可以跟应随六相亲相爱?

    屋子里静的厉害,小家伙儿似乎感觉到了林简琴那内心翻滚的纠结,他有些心疼娘。可是却一时想不出什么主意来劝说娘了。

    银子趴在地上。看着两个主人在那呆坐着,它有些无聊的玩起了自己的尾巴。

    林简琴心里定下了主意,这个时候。伸头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倒不如伸头让人的心里更加的舒服些!去京城,说个清楚。若是没有破解之法,也是此生无缘。反正上辈子就被男人坑了一次,这次要是在被坑了,心里纵使难受也认命了。总比前一世那么不明不白的死了的好。

    既然下定了决心,这心里也就亮堂了很多,看着昏黄的灯晕,竟然渐渐地迷糊起来。

    这里的夜并不比积羽城了,冷暖适宜,路边还有些带着绿叶子的树木,只是在深夜中也显得有些零落萧瑟。

    这小城离着皇都也就只有两三天的路程了。

    皇城里却不然,不比这小城的静谧和神秘,说不上是到处的张灯结彩,也算是灯红酒绿的,尤其是那些歌楼酒肆的,更是欢笑声卖唱声管弦之声喧嚣的很。

    藏娇阁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跻身于京城的三大花楼之一,这完全是林无尘在林家参与处理府上的各种产业积攒出来的经验,再加上他一心想把这藏娇阁做大起来,自然也是费了不少的精力。

    楚殇眼下也是越来越忙碌了,这打理一个偌大的花楼,各路的开销进账和迎来送往还有跟黑白两道的交割,也是让他深深的体会到,以前在林家的时候大公子是多么的辛劳了。

    夜色正浓,林无尘轻微的闭着双眼,对着窗外,任凭那有些丝丝凉凉的夜风吹在脸上。

    他谋划的事情越来越近了,他也听到了这京城里越来越紧的风声,正是因为时间不多了,他倒是有些急迫了。

    楚殇从楼下缓缓地上来了,见主子在那安静的坐着,他已经习惯了,大公子已经很久没有多说几句话了,更不用说是说说笑笑了,好像那十七年的温软阳光的笑意,就在那一夜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的了。

    “大公子,十三娘……”

    “不许她用身子伺候任何人!还有,那些想沾她身子的人,都得……死。”林无尘的语调不高,却让人觉得有丝丝的寒意。

    “这……”楚殇有些迟疑,那宁十三娘本来就是歌姬,少不了的也要伺候客人,可是自从来了这藏娇阁,林无尘却下了死命令,只许她卖艺不准卖身,更是不让她跟别的什么男人有来往,就算是正经人家的男子,都不行。

    “恩?”林无尘缓缓地转过脸,冷冷的看着楚殇。

    林无尘突然发现楚殇的胡子越来越稀疏了,嗓音也有些变化,他的心里一颤,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眼前这个对他忠心耿耿的忠仆,突然间问道:“楚殇,你……的胡子?!”

    楚殇似乎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急忙的捂住了嘴巴,连眼神都有些慌乱。

    林无尘瞬间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黑沉的眼中竟然闪着泪光,声音有些哽咽,一拳击打在了椅子上,“你这又是何必!?”

    “大公子,我……”楚殇想着解释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的说出口了,竟然也有些情绪激动了。

    “楚殇,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也不曾多么的优待你,你这些年来的付出,早就报了当年的恩情,可是你现在却废了自己的身子!你让我如何面对你的爹娘?这岂不是陷我于不仁不义?”

    林无尘心里更加伤心的是,楚殇这些年只忙活着林府的事,忙活着他这个主子的事情,自己的私事却还没来得及,楚家的香火也没有丝毫的动静,这下却是完全的没有希望了。

    “不不不,大公子,你不要这么说,我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我自己愿意的,还希望您不要怪罪于我偷偷的拿了您的秘笈。”楚殇咬着嘴唇说道,似乎他擦拭眼泪的样子真的是越来越不像个男人了。

    “唉!”林无尘叹息一声,陷入了深思之中。

    楚殇站在栏杆旁很久,才开口说道,“事已至此,是无法挽回的,还请大公子宽心,我已经从手下的人得知,王府后天就要办理定亲仪式了。咱们是不是要抓住了这个机会?”

    林无尘沉默片刻,说道,“你先休息一下,让我好好的想想计划,还有,十三娘……”

    “属下明白大公子的意思,那女人真是好福气,只有三分像是三小姐,竟然能得到大公子如此的爱护和庇佑,是她三生修来的福分,我自然不会违拗您的意思,让她老老实实的做个歌姬就行了。”楚殇说完话,使了礼,便转身离开了。

    林无尘望着楚殇那渐行渐远的背影,突然很是伤感起来,就因为他的愤怒和执着的报仇,让身边的好兄弟变成了不男不女的怪物了。

    他突然有些愧疚了,可是却又没有什么办法补偿楚家了。

    林无尘捏着手中一枚素银簪子,这是琴儿刚刚到了林家的时候,拉着他,带着喜悦一起逛街的时候买的,林无尘倒是真心的觉得,琴儿这种女孩子,不打扮是最好看的,清丽脱俗,也只有这些素雅的东西才能配得上她。

    想着这些的时候,林无尘的眼中的泪水又是忍不住的淌出来,他人生的重心在十七岁之前,以为林家的产业和父亲的宠爱是必然,可是遇到了那个有些刁蛮又有些任性,却不失温雅的可爱的丫头之后,竟然在悄无声息中变了。

    王爷府里的那个人,根本就不配喜欢他的琴儿妹妹,朝秦暮楚的,更让他痛心疾首的便是那厮竟然亲手刺穿了琴儿!

    想着当时琴儿为了替他挡了那小王爷的一剑,林无尘便无尽的懊恼,以前想了那么多的他要保护妹妹的,没想到却让琴儿那瘦削的美人儿保护了他!

    林无尘的拳头攥的紧紧的,刚才击打到木椅上的血痕还在,他似乎又暴躁起来,若是以前,想必琴儿那丫头定然会嘲笑他一番,还会帮他包扎好,眼下呢?却只能凭着那血慢慢的渗出来,他感觉到了痛,才能知道自己是存在的。

    王爷府定然是戒备森严的,眼下看来也只能在路上伏击,而这个伏击也务必的要做到一击必中,否则真是后患无穷,这么多年来的辛苦准备恐怕就会付诸东流,想要东山再起,怕是难上加难了。

    王府早就有了叛逆之心,京城中是有不少的势力已然分成了三派,可是要想等着太后派和王爷派的人打起来,不知道后果如何,若是太后派的能赢了,那势必会给林无尘提供很大的便利,的那是他更希望,自己亲手为琴儿报仇。

    若是王爷派胜了,那以后这京城也要换天地了,林无尘下手的机会恐怕就更少了。

    他有些纠结,可是这王府和公主的定亲仪式是现在来看最好的机会了,那时候虽然会带着大批的侍卫,但是在室外的机会很多,而且地方空旷也便于逃跑。

    林无尘在细细的计划着时机,他现在已然是有了足够的人力物力,也真的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藏娇阁里莺歌燕舞,只有那三楼的一间昏暗的屋子里有个安静的人,在筹谋着一场巨大的刺杀计划。

    王府里这会儿的空气更是喜庆里带着紧张,应随六被老子锁在了房里,虽然每天也是抗争无数,却怎么都不见效果,还有个通风报信的桃夭,当真是让应随六死的心的都有了。

    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前途渺茫,不知道父王怎么可以这么对他,以前的时候,只要他不肯,父王也绝对不会逼迫的。

    “有人吗?来人!”应随六大吼一声。

    外面的仆人很是惊恐的跪着进来了。

    “去,给我弄点鹤顶红来!”应随六大声的嚷嚷道,他已经是三天三夜没有吃东西了,他在拿着生命跟父王抗争,他不相信,父王真的会这么逼他娶那个什么狗屁的新月公主。

    那么个骄躁的女人怎么可能配得上他?那个野蛮的女人根本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应随六的眼窝深陷,两颊凸起,活活的像是个骷髅了,那白皙的冰冷如玉早就不见了踪影。

    外面传来了王妃的骂声,是在骂刚才的那个奴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