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九章 你何必又放不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很是愤愤的说道,“你骂他做什么?他只不过是让我更加的痛快些?母妃,你当真就是跟父王站在一边。看着我为了她死了?”

    王妃心里是又急又气,抹着眼泪说道,“音儿。你怎么就不明白你父王的心思?”

    王妃说着便把门两侧的人屏退了。

    站在门口,很是劝慰的说道。“音儿。你是个男子汉,这一世要做的事必然是寻找你的宏图霸业,要像你的父王那样。怎么能把心思都放在一个女子身上?她既然已经死了,你何必又放不下?”

    “她不会死!我没有允许的事,就不能发生!”应随六浑身都在颤抖。他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说林简琴那臭丫头已经死了。明明那臭丫头只是重伤了!

    “音儿,你想想吧,基元老道还有慕容桐那些人已经把事情……”

    “我不听!母妃你要救我就放我走。你若是袖手旁边。那你就早些离开。我不想听你们那些什么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我只要她!”应随六气鼓鼓的说道。

    “混账!”王妃已经是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可是这个儿子竟然倔强的厉害。

    “除了她!林山社稷?权势金银?都是些狗屁!”应随六啐了一口在空中。

    气的门外的王妃又是抹眼泪又是跺脚的,可是这样都好几天了。她是软的硬的甜的咸的办法都用了,就不知道这个混账的宝贝儿子是被什么蒙了心,怎么就要一条路走到黑了。

    桃夭一点的焦虑。急忙上前,给王妃又是捶背又是送帕子的,可是却被气疯了的王妃一把推开了。

    王妃那复杂的眼神看了看锁着应随六的门,转身便叹了口气走了,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很是严厉跟桃夭说,“主子的安危,比你们的命还重要,记清楚了。”

    桃夭急忙跪在地上俯首听着,等王妃走远了,这才缓缓地站起身子,轻轻的拍打了一下膝盖上的浮土,她幽怨的眼神扫了一眼那红木雕刻的精致大门,她心里无时无刻的不盼着小王爷好,她的心里更是想着小王爷以前的样子,虽说对待别人冰冷无语,可是对她还是柔和些的。

    屋子里呼啦一阵作响,想必是被捆绑着的应随六又踢翻了什么。

    他很是明白父王的手段,要是今晚逃不脱,明天定然是没机会了,父王一定会给他吃那个该死的玉露香丸,吃了那个东西,人就成了傀儡形容玩偶,父王让他做什么他就会做什么了。

    应随六有些绝望了,以前都是看着父王给那些朝中重臣吃这些阴毒的东西,没想到今天父王竟然为了他口中的林山社稷大业要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下手了。

    应随六在回想着父王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每次都是用那个帮助新皇的幌子,原来都是为了自己在筹谋,想必从先皇驾崩之前,父王便开始了自己的计划了,可是当朝的太后不是个摆设的平常女人啊。

    眼下太后病重了,父王是不是已经忍不住了?

    应随六那深凹下去的眼窝,淌出两行冰凉的清泪,本以为是心疼父王那么大的年纪还要东征西讨的,现在想来,父王是一直都醉心其中吧,可怜他的孝心被父王用作了完成登基大业的一枚棋子了。

    天色暗下来,最后的一丝余光残热也消失殆尽了,整个王府瞬间就冰凉下来了。

    应随六下定决心,若是再这么正面的抗争下去,终究也不会有希望了,看来父王和母妃已经是铁了心的要做这门亲事了,他当真是怒气满心,他们为了什么狗屁的林山社稷,竟然拿着他终身幸福当筹码!

    应随六想着父王和母妃这几天来的各种苦口婆心的说教,脑袋都要炸开了,说什么男人三妻四妾的无所谓,这新月公主娶过来之后完全可以再娶别的女人,哼哼,真当他应随六是薄情寡义之人?

    那臭丫头身边很是优秀的男人那么多,可是那臭丫头看都不看一眼,虽说嘴上刁钻些,可是应随六心里明白,那丫头对他的感情。

    应随六虽然也想过小家伙儿的生父,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每每想到这件事他心里总是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总是觉得问或者查访这件事,简直是在伤害那母子俩,他相信,若是用些手段,他害怕查不到这孩子的底细?

    应随六的脑子里晃晃而过的尽是在果园那些快活的日子,倘若现在让他拿命去换那日子,他也是肯的。

    应随六绝对不相信那个什么狗屁的奴才说的林简琴那臭丫头死掉了,必须要去积羽城找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应随六不再多想,轻轻的喊了一声桃夭。

    桃夭正困乏的站在门口打瞌睡,突然听了里面的声音,马上来了精神,急忙问道,“小王爷,您要些吃的还是喝的?吃荤的素的?不然我先叫人炖些汤?”

    桃夭因了应随六的事,这几天也是被王妃骂惨了,她现在真恨不得小王爷赶紧的忘了那个叫什么林简琴的女人,桃夭不止一次的在心里咒骂,那林简琴到底是什么妖精托生的,怎么能迷惑的那么精明睿智的小王爷失了魂!

    应随六声音软了下来,“桃夭,你先凑合给我弄些粥喝一些。”

    桃夭听了这个,马上高兴的不得了的吩咐了小丫鬟去做了,小王爷要的东西,自然是最快也是最好的。

    很快便有个小丫头端来了一碗参汤,恭敬的递给了桃夭。

    桃夭这才让守着门的侍卫打开了门,很是心切又心疼的看着瘦削的应随六,不争气的眼泪竟然也流淌不止了。

    应随六满面的青胡子茬茬,憔悴的很,让桃夭更是揪心的抽泣起来。

    “你哭什么?”应随六装作很惊讶的问道。

    “小王爷,您看您现在都熬成了什么样子了,脱了人形了,这……呜呜……”桃夭急忙擦眼泪,无奈那帕子就离不开眼睛了。

    “额,桃夭,我觉得这灯光有些太强烈了,你让他们熄灭两支。”应随六朝着旁边看了看,他可是要筹谋逃跑的,总不能让这园子里的光线亮堂,外面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的吧。

    桃夭的脑子里满是对主子的心疼,哪里想得到那么多,急忙亲自转身去熄灯了。

    应随六见桃夭并没有什么防范,心里也算是踏实了一点。

    桃夭熄了几盏灯便急忙的过来了,她惦记着主子吃粥的事。

    应随六在林简琴面前任劳任怨的,可是在王府里,他却一直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做派,自然,桃夭很是小心翼翼的用小勺子舀了参汤送到应随六嘴边的时候,他便很自然的咽了下去。

    虽说是被人伺候,可是总觉得,跟果园里吃着每天靠刷锅换来的米饭饭菜比起来差的很远,林简琴每次可都是让应随六用苦力换饭菜吃的。

    吃了几口参汤之后,应随六便示意不想吃了。

    桃夭又很是仔细的拿出了帕子,替应随六擦拭了一下嘴巴,更是仔细的问道,“小王爷,奴婢再去给您要些您平日里爱吃的东西。”

    应随六摇了摇头,这里的果子怎么比得上果园里的好吃?还有林简琴那臭丫头用冰糖秘制的什么罐头的东西,那才是真真的好吃。

    桃夭见应随六不想吃,便又询问了些别的。

    过了小半个时辰,正当那些侍卫们都昏昏欲睡的时候,应随六轻轻的咳了一声,桃夭很是警醒的醒过来,急忙来到应随六的身边,很是紧张的问道,“小王爷您有什么吩咐?”

    “额,我想方便一下。”应随六面无表情。

    可是桃夭却羞红了脸,这会儿真真的应了她的名字,她的脸蛋红的像是三月里盛开的桃花一般,她低头含羞说道,“我这就去门外叫人。”

    “站住。”应随六突然说道。

    桃夭一惊,不知道应随六何出此言。

    “你帮我打开这链子,我自己去,你们平日里一直都伺候我,我也真是连累你们被父王和母妃一顿的好骂。”应随六急忙说道,他心里的打算,自然是逃跑,在这王爷府上恐怕能拦得住他的人,也是少之又少了。

    只要在父王和母妃用死威胁之前,他能逃得出王府,那就没什么值得顾虑的了。

    “不不不,伺候主子是我们做奴婢的应尽的本分,小王爷如此说,折煞了奴婢了,可是……”桃夭当然是被应随六的一番软话说的有些心软了。

    “我也是想通了,总该是为了父王的事多想想,你放心好了,我都开始吃东西了,对了,你们这两天辛苦点多给我做些有营养的,也好不在定亲仪式上丢了父王的面子。”应随六继续说道。

    桃夭咬了咬嘴唇,那羞红未褪去的小脸儿有些思虑。

    “快点快点,不然弄脏了裤子,本王没脸见人了。”应随六急忙催促道,他知道自己说动了桃夭,当然要乘胜追击了。

    桃夭纠结再三,还是决定要动手给应随六解开身后的铁链子了。

    就在那一瞬间,一个黑影闪过,桃夭已经被狠狠的推出去,紧接着便是沉闷倒地的声音。

    桃夭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还以为是来了贼人,正要大喊,却发现那男子是老王爷身边的人……夜无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