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章 生无可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桃夭吃惊的盯着那冷面如霜的男子。

    应随六一脸愤怒的骂道,“你是个什么下流的东西?!敢这么闯进本王的卧房?”

    那男子依旧面如死水般的跪下说道,“小的奉了王爷的口谕。在这伺候小王爷,不允许任何人用任何借口给小王爷松绑。”

    桃夭的脸色有些难看,又有些气愤。壮起胆子说道,“那你说句话便可以。用不着这么横冲直撞的。要是惊扰了小王爷,你承担的起么?”

    那夜无常低头不语,丝毫不争辩。

    桃夭真是被气坏了。上前就要给应随六松绑,没想到一下子又被那彪壮的夜无常推倒在地。

    应随六瞬间看出来这架势了,原来父王在外面设置好了人!真是往死路上逼他这个做儿子的了。

    “桃夭。你……不要跟他计较了。你们都出去吧,我想自己静静。”应随六有些失落的说道。

    他现在真是一点心情都没有了,父王居然派了王府上最厉害的杀手过来守着。这是怎么个手段和怎么样的决心。应随六心里是一清二楚的了。

    桃夭揉了揉那被摔得痛的厉害的腰板。恨恨的朝着夜无常剜了一眼,便走了出去。

    夜无常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的。跟着桃夭走出去,亲自关上了门。

    应随六紧闭双眼。他有些绝望了,就算是死了,也不能去见什么狗屁的新月公主。更不能去那个鬼仪式,他真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廊柱上了。

    门外又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窸窸窣窣的有些夜虫的聒噪。

    “你怎么在这里?没有保护父王?”院中传来一阵柔和的声音。

    应随六只抬了抬眼皮,他都下定了必死的决定了,只等着天亮了,他再去看看那流水图案的荷包,便再也生无可恋了。

    “属下奉了王爷的口谕……”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划破暗夜的寂静。

    没等着夜无常把话说完,那一巴掌已经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脸上。

    “你对哥哥的无礼,日后会加倍的还给你,别以为在父王身边是红人,便不把所有人都放在了眼里!”那硬气的犀利之声,似乎让门前打瞌睡的奴仆们都惊醒过来。

    应随六无奈的叹气一声,怎么跟这个可爱的妹妹说没有以后了呢?

    桃夭这时候已经在那女孩到了门前把门打开了,施礼道,“郡主……”

    流浅浅在走进房屋的那一刻。已经是满面的泪水了。

    应随六无奈的勉强扯出一丝笑意,说道,“浅浅,再哭就会变丑了,小心嫁不出去。”

    “哼,若是不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倒不如剃了头当姑子去,还嫁什么?”流浅浅才不管外面站着什么人,咣当一声,便把门狠狠的关上了。

    让站在门口边上的夜无常狠狠的被门撞了一下脸面,鼻子有些发酸,紧接着便觉得有些发热,有些腥味的液体流了下来。

    夜无常也不去擦拭,仍旧是笔直的站在门前。

    流浅浅关上了门,走到了应随六的面前,很是疼惜的说道,“哥哥,你当真愿意为了那个女孩做任何事情?”

    应随六有些稍稍的诧异,却也还是点了点头。

    流浅浅看了看四周,很是神秘的从袖口中拿出一个像是包裹着东西的帕子,迅速的塞进了应随六的前襟胸前,低低的说道,“若是有了机会,服下这药丸,便会有假死的迹象,我已经安排了人在外面接应,只要这里的看管被调走,他们就一定能得手。”

    应随六先是惊讶,后是感激的看着这个平时有些任性的妹妹。

    流浅浅说完这些话,便又假意是劝说,“哥哥,你还是要看宽一些才好。”

    屋外的人自然是听到了流浅浅那些故意让人听到的话,各自的相互望了一眼,便有人转身离开朝着王爷和王妃的住处走去。

    流浅浅说完了这些话,便出了门,见那夜无常还是那么笔直的站在门外,又是狠狠的踩了那夜无常一脚,却不见彪壮的夜无常有什么反应,流浅浅也是气坏了,直接啐了一口在夜无常的脸上,转身气呼呼的离开了。

    夜无常依旧面无表情,只是默默地用袖子擦了擦脸。

    看的桃夭真想叫好,这夜无常是老王爷身边的人,这回居然这么盛气凌人的来小王爷的院子撒野,真该好好的教训一下。

    院子里又恢复了之前的静谧。

    桃夭依着门框,想着刚才的事情,突然觉得很是心疼小王爷,她也是不理解,老王爷无非就是让他娶个公主,怎么的就跟比杀了他还难受的样子呢?她有些怨恨那个素未谋面的狐狸精脱胎的林简琴了。

    天上的星星本来是有几颗的,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被一片阴云笼罩起来,原本心情就不好,这一下阴了天,心里总是有些惶惶的。

    桃夭看了看周围的侍卫们,一个个的倍儿精神,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她只盼着,小王爷和公主定亲的事情早一点的尘埃落定,省的小王爷这么辛苦的被老王爷锁着了。

    桃夭又嘱咐旁边的小丫鬟给去厨房做些粥来,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劝着小王爷吃一点,桃夭的想法就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都会出点毛病,更何况是小王爷的千金贵体了。

    似乎过了不长的时间,那个去厨房端粥的小丫鬟还没回来,桃夭只是打个哈欠的功夫,便远远的见了老王爷带着人过来了。

    桃夭浑身的毛孔都战栗起来了,这大半夜的,老王爷来是什么事,却也不见他带着什么厉害的人,只是平时服侍老王爷的婢女。

    桃夭张望了一下,那颗悬着的心算是落下来了。

    她远远的就给老王爷施礼。

    夜无常也很是严肃的走上前,跪在了地上给老王爷请安,最让人无语的是,这该死的夜无常居然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老王爷说了一个遍!

    不等老王爷那寒光四射的眼神看过来,桃夭已经腿软的跪在了地上,她头紧挨着地,不敢大口喘气了,心里扑通的跳个不停。

    岂料老王爷听完了夜无常的禀报,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吓得要死的浑身颤抖的桃夭,便迈着缓慢的步子走到了门前,很是轻的推开了木门。

    应随六早就听到了门外的动静,有些懒得说话了。

    他这会儿真是被逼疯了,要不是眼前是他老子,他怕是杀对方一百次也不止了。

    “音儿,你还在怨恨父王?”老王爷并没有去仔细的看应随六脸上的冷漠,只随意的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应随六不语,依旧闭着眼,他的内心却汹涌澎湃,真的是要喷血了。

    流千慕见儿子不肯说话,也不愿理会自己,便很是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跟父王说话,就早些的歇息吧,其实父王也只是让你走个过场,以前你不喜欢见的女人父王是从来不逼迫你的,唉。”

    流千慕说了这些便背着手打算着往外走了,可是他的眼神却一直在观察这应随六脸上的表情变化。

    应随六本来是拒绝和这个狠心的爹说话的,在他这几天看来,这个爹除了认识林山权势,什么人情感情的,他都不放在眼里,更不放在心上。

    可是听了流千慕刚才的那两句话,应随六突然像是觉出了什么,马上尖锐的问道,“父王,你口中的走个过场是何意?”

    流千慕满脸微笑的转过身,很是温厚的说道,“这几天父王一直忙得不可开交,也没来得及跟你解释,让你受了委屈,父王现在给你松绑,跟你慢慢的说。”

    应随六似乎瞬间觉得父王原来是忙了,也是了,这偌大的王府,王爷忙得不可开交别人是无法替代的,王爷要是忘了吩咐,谁敢随便的来放人?就算是母妃也是心里犯嘀咕的吧。

    想到了这些,应随六心里突然觉得不是那么的绝望了,看来父王也不是完全的狠心不顾虑儿子想法的人。

    爷俩同时坐了下来,面对面的望着。

    流千慕那堆满了鱼尾纹的老眼有些深凹,松弛的眼窝有些发黑,眼睛有些浑浊还有些血丝,看来是最近操劳的缘故了。

    流千慕轻轻的叹了口气,满脸和气的将一杯茶水缓缓地推到了应随六的面前,“音儿,看着你因为父王的过失变得这么憔悴,父王心里有些难受和自责,都怪父王年纪大了,竟然只顾着忙那些身外之物,却忘了你我的款款父子之情。”

    “不不不,是儿子不孝,让父王挂心了。”应随六心里翻腾的厉害,亲生父亲毕竟是亲生的,咱们可能会真的毫不顾忌自己儿子的?看来真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先前那么的怨念父王真是千错万错了。

    应随六心中更是愧疚万分,急忙起身,恭敬的站在了流千慕的面前,诚恳严肃的说道,“父王,都是儿子不孝,请受儿子一拜!”

    流千慕急忙起身拉住了应随六,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好儿子!你我本事父子,何须这么多的解释,即便不解释,你我心中也是了然!若是这么跪来跪去的,父王倒像是个暴戾的父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