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一章 舐犊情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听着流千慕的深情,看着流千慕的舐犊情深之态,心中感慨万分。

    应随六又做回了自己的椅子上。很是认真的问道,“父王说的走过场是何意?”

    流千慕听完儿子的问话,捋着胡须笑了笑。却也没有说话,只是站起身来轻轻地走到了窗前。正在应随六疑惑之际。他才缓缓说道,“我们说的是定亲,可是你定然知道父王的更深的用意。”

    应随六听完也站了起来。他只是知道父王早就想取而代之自己坐林山,本来先皇的位置便是从父王这里抢去的,这下先皇驾崩之后竟然把皇位传给了自己的儿子。却没有让给父王。父王自然心有不甘了。

    “父王不甘于此位,儿子心里早就知晓,只是这细节……”应随六确实也不知道流千慕到底详细的计划了。毕竟时刻的陪伴流千慕的都是他的那些门人。

    “父王想着咱们定亲的时候带上足够的兵勇。趁机哗变。那个时候哪里还用得着你去跟新月那丫头定什么亲,到时候父王要让你替父王奋勇杀敌呢。”流千慕很是霸气自傲的说着这些话。同时转身看了看应随六。

    应随六瞬间便如醍醐灌顶一般,那满脸的疑惑瞬间散开了。击掌笑道,“为父王杀敌充前阵,是儿子的本分!”

    流千慕用很是复杂的有些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神看了看站在他眼前那个年轻的满脸兴奋的男孩。接着说道,“所以,你要尽快的养好了身子才行。”

    兴奋的应随六哪里还注意的到流千慕那眼中的玄奥,年轻气盛,一副侠肝义胆的跪在地上激昂的说道,“请父王放心!”

    流千慕拍手称赞,两步便走到了桌前,看上去很是兴奋的说道,“音儿,父王以茶代酒先敬你一杯了。”

    应随六哪里受得起父王的这一句话,急忙上前拿起另外一盏杯子,不等流千慕在说些什么,便咕咚两口将那茶水一饮而尽。

    流千慕嘴角勾起一抹满足的笑意,只轻轻的抿了抿嘴唇,沾了沾那茶水,“夜深了,你早点歇着,父王也要回去了。”

    应随六还沉浸在自己的计划之中,若是这回帮父王完成了这件事,不管结果如何,他一定要去积羽城,一定要找到林简琴那个臭丫头。

    “儿子送父王!”应随六很是毕恭毕敬的站在了门口,目送流千慕离去。

    桃夭站在门外,体贴的说道,“小王爷,夜深了,早些歇息吧。”

    应随六这会儿即便是急着离开去找林简琴那丫头,也是分身乏力了,总不能不顾及父王要跟皇上决一死战的事情吧。

    应随六的心里自然也打消了偷偷逃出去的念头,他若是知道了就在他的园子外面那里三层外三层的高手侍卫,恐怕真的会对这个世界绝望了。

    桃夭很是利索的进去给应随六收拾好了床铺,打了洗脸水和洗脚水,服侍着应随六睡下,这才安心的去外面守着了。

    就连应随六在入睡的那一刻都不知道,他这一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醒过来了。

    桃夭依偎在墙边,虽然有些冷,可是她的心里却不知道怎么的都是暖暖的,这一个瞌睡就到了天亮了,要不是身边的小丫鬟叫醒,她还在做梦,一个很美的梦。

    桃夭梦到了小王爷很是幸福的娶了一个新娘子过来,只是看不清楚那新娘子的面貌罢了,可是这不是她在意的,她兴奋的事情是,小王爷也把她娶了过来做了个侍妾。

    天已经蒙蒙亮了,桃夭揉了一下酸痛的肩膀,扶着墙壁站了起来,趁着里面还没动静,早点去洗漱一下了。

    旁边的小丫鬟已经过来替班了,桃夭嘱咐了几句就急忙的走开了,她不想自己没在的时候,小王爷有什么吩咐,这样她会自责,会觉得自己失了做奴才的本分。

    桃夭急匆匆的去了换洗处,拿了洗漱的用品朝着水池子走去,还没走过去,便远远的听到了那边的两个婢女在悄悄说什么话,那两个婢女是老王爷身边的,瞧着样子是才从夜班换下来,正在准备洗漱待会儿歇息呢。

    桃夭放缓了脚步,轻轻地绕过去,倚着那扇木墙,她的心思是偏向小王爷的,若是能从老王爷那里听了什么消息,也好提前的跟小王爷说说,让小王爷提前有个打算。

    “春兰,昨晚上我这心里一直就不舒服。”一个身着浅蓝色的长裙的婢女一边从木盒子里拿了梳子在梳头,一边很是忧虑的说道,那一脸的担心让人总觉得她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你不舒服什么?咱们做奴婢的就是听主子的要求做事,是老王爷让你拿的玉露香丸,又是他自己拿去给小王爷吃的,跟你什么关系?”那个被叫做春兰的婢女好像并不怎么在意。

    只是藏在木墙后面的桃夭听了这句话,心里一下子就惊了,她差点就叫出声来,硬是咬住了自己的手腕子,她一直在努力的压抑着内心深处的那股惊惧,憋得满脸惨白,泪珠子在眼里打着转的涌出来。

    “春兰,你没明白我的意思,老王爷是个城府极深又阴险狠毒的人,我们知道了他的很多事,我恐怕咱们真是活不久远了。”那蓝衣女子掩面而泣,刚刚洗漱干净的小脸儿瞬间哭花了。

    “秋菊,你可别说了,怎么听你这么说,我这心里也七上八下的了,我跟你一样,也是知道了不少的事,这么想来,老王爷都对自己的亲生儿子用这种毒辣的手段,那对我们这些奴才……”那个被叫做春兰的婢女不知道怎么想到了这里,竟然一晃神,瞪着眼睛身子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那两个婢女还在水池边上惊恐着分析着,桃夭却已经踉踉跄跄的返回了小王爷的住处。

    门边上的小丫鬟见桃夭如此的虚弱无力脸色惊惧,急忙迎上来搀着桃夭询问,“桃夭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桃夭只顾着眼睛里那汩汩涌着的泪水,朝着小王爷的卧床踉跄过去。

    那小丫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在门槛边上愣了好久。

    桃夭到了应随六的床边的时候,悲痛到了极点,还没开口说话,便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听到了有些动静,应随六竟然醒了过来,只是他的眼神有些呆滞,看着哭的红了眼睛的桃夭,他疑惑的问道,“你是谁?怎么哭的这么伤心?”

    桃夭听了应随六的问话,又看到了应随六那呆滞的眼神空洞的盯着她,在看看应随六那憔悴的脸色,她的心像是被扎了无数的银针,痛哭不已。

    正在这时候老王爷迈着稳重的步子朝着这边走来,站在门槛见了里面的情形,顿时脸色有些不悦,低声呵斥到,“下贱坯子,好好的主子都让你哭坏了,来人啊,撵出去府去。”

    站在老王爷身边的夜无常看了主子的眼神,便领会了,一个箭步上去,拉着桃夭便拖出去了。

    应随六木讷的看着眼前的情况,很是不解,说话也有些木然,“这是……”

    “音儿,怎么连父王的意思你也不肯听,那贱婢好好的哭什么?明天可是你的大喜日子。”流千慕很是慈祥的笑了笑,走到了应随六的床榻边上,坐了下来。

    应随六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

    “音儿,你哪里不舒服么?”流千慕看着自己的儿子已然是变成了个木偶了,眼中却没有半点的心疼,“待会儿让下人给你收拾一下,明天父王陪着你去定亲,咱们娶得的可是当朝的新月公主,太后的爱女。”

    应随六傻傻一笑,点了点头。

    外面的小丫鬟已经是吓得跪在地上,浑身发抖,全然不敢多看屋里的事,她也不是傻子,小王爷平时什么样子,这会儿什么样子,听听便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一些不见光的事了。

    小丫鬟人小年纪小,可是却很机灵,知道什么叫低调做人,即便很多事见了,也当做没看见,这样才能活命,才能活的长久,这也是进王府之前娘的嘱咐,也应了她叫灵儿的名字,她眼见着桃夭在王妃面前受宠,在小王爷的园子里独大,可是眼下却被老王爷一句话送了出去。

    小丫鬟心里琢磨着,恐怕老王爷说的那句送出去,不是送出王府了,极有可能眨眼的功夫,桃夭姐姐就被那黑脸侍卫送到了阎罗殿了。

    她想到这里心里真是抖了,之前的各种也能装,可是这次她却眼见着身边的人登高跌重到死了,也是血淋淋的恐惧。

    “外面的人,去,伺候小王爷洗漱,待会儿厨房会送饭菜过来。”老王爷在屋里说完着这句话,便勾起嘴角,略有深意的看了看坐在床榻上的痴呆儿子,转身离去了。

    小丫鬟灵儿马不停蹄的去办事了,办事归办事,她还叫了同行的汁儿一起,后来又推脱肚子疼,只留下汁儿在屋里伺候了。她不想什么荣华富贵,只要有口吃的能活着,才是最认真的。

    王府里这一天热闹的不得了,院子里来往穿梭的下人们,手里忙活着布置,可是比逢年过节一样热闹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