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二章 白白辜负了这好天气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今天的阳光也是格外的好,温暖却不骄躁,透过窗格子洒在了地上。淡黄光亮的一片,撒在人的身上,也是暖暖的。

    小家伙儿盘膝坐在地上吐纳。他最近又看了不少的书,自己觉得丹田部分有些痒痒的感觉。而对于气息的感知又加深了不少的功力。

    林简琴在外面已经收拾了好半天了。收拾妥当了,这才上来催促小家伙儿动身,今天的天气好。要早点到皇城了,既然决定了去京城,那边风雨无阻。更何况碰到了这么好的天气?不早点出发。真是白白辜负了这好天气了。

    “儿子,走走走,赶紧的。马车都套好了。银子守着东西呢。你这家伙越来越懒了,不说帮娘干活。还坐在这里偷懒,美名其曰什么吐纳天地元气。我怎么出了问道一股子闷屁味儿什么都没闻到?天地元气在哪里?”

    林简琴边说边走到小家伙儿的身边,伸手就要去捏小家伙儿的耳朵。

    小家伙儿真真的事功力渐增了,居然没有睁眼。便已经感到了林简琴那呼啸而来的手腕,很是敏锐的只稍稍一侧脑袋,林简琴的手便从小家伙儿的耳边擦过了。

    “呦呵,你小子有长进啊,连娘的打都想着躲了?”林简琴顿时收回手,插在腰间,盯着小家伙儿问道。

    小家伙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睁开眼睛,那原来的严肃表情瞬间变得调皮起来,嬉笑着说道,“娘,看您说的,来来来,儿子都是娘养活的,还能不让娘打?”

    小家伙儿真是个鬼机灵,明明知道林简琴不会真的打他,竟然还把小脑袋往林简琴的手上摩擦。

    “嘿,你这臭小子,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知道娘舍不得打你是么?竟然上赶着来老娘手边蹭痒痒?”林简琴虽然嘴上骂着狠,可是早就被小家伙儿那鬼机灵的模样逗乐了,轻轻的用食指戳了一下小家伙儿的脑门儿。

    “嘿嘿,咱们出发喽。”小家伙儿眨了眨大眼睛,见娘笑了,便一窜的起来,一下子就跃到了门口边,边跳边嬉笑着朝着楼下跑去。

    娘俩很快便出了小城,一路上都是欢声笑语的,小家伙儿现在确实有些伸手了,一会跳上一会儿跳下的,从路上折了狗尾巴草,插进了银子的鼻孔里,搞得银子一直打喷嚏,不停的用前爪子挠痒痒,等马车走出好远了,可怜的银子才急急忙忙的跑起来。

    林简琴看着小家伙儿那闲不住的样子,偷偷的笑。

    “恩,养个娃子确实比养个小狗小猫的好玩。”林简琴也不知道自己的脑袋想什么,突然就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小家伙儿那可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料子,听了他那个脑袋跳线的娘的嘟囔,嘴角不禁的抽动一下,说道,“娘,你养活我就是为了好玩?”

    这一下可真是问到了节骨眼儿上了,本想着娘会给个什么冠冕堂皇的解释,可是他真的想错了。

    林简琴蹙了蹙那秀气的眉毛,剪水双眸一盯,居然很是肯定的点了一下头,然后又很纠结的说道,“其实当初知道有了身孕,我也没想着能生下来。这个……”

    小家伙儿的下巴都快被林简琴给惊的掉了,大声问道,“娘,你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不喜欢我,还生我?可是,我怎么觉得你还是喜欢我?”

    林简琴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看着儿子那纠结又呆萌的样子说道,“这个,对啊,这就是咱们母子俩的缘分啊,是吧?”

    小家伙儿这会儿也凌乱了,只是呆呆的点了点头,突然的陷入了沉思了。

    马车依旧辘辘的朝着京城的方向跑着,云淡风轻,天空湛蓝,若是没什么深仇大恨,美美的生活在这之中,也是人生一大幸事。

    小家伙儿坐在马车上,闭着双眼,似乎在闭目养神,突然间他睁大了双眼,说道,“娘,我感觉到了大个子叔叔的气息!”

    正在琢磨到了京城落脚细节的林简琴被惊了一下,迟疑一会儿,撇嘴说道,“儿子,你小心总是骗人成性,以后吃亏。”

    小家伙儿很是委屈的眼神看着林简琴,说道,“娘,我说的是真的!”

    林简琴瞥了一眼小家伙儿的表情,看着又不像是开玩笑的,便问道,“真的?”

    小家伙儿忙不迭的点头,接着说道,“很不巧,我还察觉到了舅舅的气息。”

    林简琴一下子愣住了,这又是什么鬼事情,无尘哥哥不是在积羽城养伤么?听说他掉落悬崖,摔成了残废啊,那天楚殇说了那么多。

    小家伙儿很是无奈的双手一摊,“娘,我算是发现了,你此生孽缘甚多!”

    “我呸!你个丑小子,再胡乱说,小心娘……”

    “不让我吃饭,好吧,我不说了,可是我再说一句,大个子叔叔和无尘舅舅真的都在皇城,你还是想好了遇到了他们俩怎么办吧。”小家伙儿急忙闭上嘴巴,恐怕再多说一句,娘的巴掌真的就过来了。

    林简琴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马路,真不明白了,无尘哥哥怎么到京城来?那忠诚侯府呢?林简琴突然间想起了之前在小叫花子那听说的不少事,本以为他们在说着玩,眼下都把那些所谓的流言连在一起,岂不是真的就如他们所说!

    现在的忠诚侯府的新主人当真是她林简琴了!女侯爷!

    林简琴一时有些脑袋空白了,难道这中间又发生了什么别的事?看来这次找流千慕算账,找应随六说清楚的事,不是那么容易了。

    “娘,你真的要好好的想想了,单独遇上了大个子叔叔或者无尘舅舅还好说一些,倘若遇到了他们俩,额,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小家伙儿那纠结的样子,似乎已经都想到了林简琴将来的处境了。

    林简琴当然是听到了儿子的说话,可是她这一下子当真是有些郁闷了,拒绝无尘哥哥是必然,只怕他依旧像是原来的那么执着,死都不肯放弃!至于应随六,林简琴觉得他这次应该也会跟自己一样,认识到了之前所有的误会都是因为两个人不肯想让不肯多说一句解释造成的。

    见林简琴不肯开口说话,小家伙儿也不知声了,他心里想的事情可是不跟林简琴一样,他在想着,京城是龙脉所在,想当初在积羽城发现的杜家的废宅子便是个好地方,只可惜最后不得已的放弃,这下到了京城一定要寻找个好地方。

    娘俩都不说话了,四周都静悄悄的了。

    林简琴沉默了一路,一直到了皇城跟下面了,还是有些凌乱,不过这会儿想的不是怎么对付那两个男人了,是怎么对付流千慕,她心里总是觉得这流千慕怪怪的,只是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林简琴是熟悉应随六的品行的,按照应随六的性子,必然是会回积羽城寻找她的,可是她在积羽城养伤那么久,却迟迟不见应随六的影子,想必是他被什么事耽搁了,或者是被什么人给拦住了吧。

    等守城门的查验过了东西,确定安全,这才放行,可是林简琴却发现,为什么这守城门的竟然是两拨人?很明显,这两拨人都在相互的压制对方的士气,大有一番占上风的意思。

    索性,林简琴到路边的摊子上买了两碗茶水,装作很疑惑的问道,“大爷,这进城怎么还要被两拨人搜查啊?”

    那老爷子打量了一下林简琴,小声的说道,“你肯定不是本地人了,别说你这眼睛还真毒,这都看出来了?”

    林简琴笑了笑,说道,“那还不是也看不出个什么子丑寅卯的,还得请教大爷?额,对了,这是茶水钱。”

    林简琴说着话便把银子放在了茶水摊位的木桌子上。

    老爷子当然是老林湖了,人家都给了银子了,介绍一下这京城的阵仗也没什么不妥,反正很多人都心里明白,让他说了,还能显得自己见多识广呢。

    “喏,穿青色衣裳的兵勇是朝廷里的,隶属提督府的,穿灰色衣服的兵勇是王爷府的,当然,也是属于王爷府了。”老大爷说完话,见林简琴脸上还有些纳闷,便又添了一句,“咱们的这位王爷啊,痴心妄想的换天呢。”

    林简琴装作很好奇的问道,“老大爷,瞧着您的用词,想必您是觉得这位王爷是在拿着鸡蛋撞石头了?”

    “啧啧,这话我这小老儿可没说啊,都是你自己说的,哈哈。我们只管听别人说,然后再传给喜欢听的人。”

    林简琴见老大爷不肯再多说,便作揖告别了。

    小家伙儿则是满心思的看着路边那数不尽的店铺,琳琅满目的摆设,他还真是第一次见这么繁华的街道,这里的人多半都是穿戴整齐,好些人的衣裳都是些华服,这里的马车也是逼着积羽城的要好看的多,那店铺更是比积羽城多上数百倍,这还不算,这店铺的门面也比积羽城的大多了。

    林简琴则是左右的瞧着,怎么也得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再想着别的事啊。

    就在娘俩驾着车寻找落脚点的时候,小家伙儿突然在人群中见到了个熟悉的身影,他瞬间看了看林简琴,见林简琴没什么反应,也就是娘压根儿就没看见那人,小家伙儿这才说道,“娘,咱们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臭小子,这皇城里哪里有安静的?即便是深夜也是张灯结彩的,要想着清静啊,就在城边上,或者去城中心的皇宫,不然啊,就是王公贵族的府邸,别的地方估计是没什么安静的了。”林简琴一边看着四周的楼舍一边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