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三章 坚定的眼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家伙儿生怕被刚才那个人发现,便闭上了双眼,任凭体内的气息在四处冲撞探试。

    就在林简琴累的眼花的时候。小家伙儿突然睁开眼睛,说道,“娘。我发现了个好去处,咱们往那边走吧。”

    林简琴也是第一次来皇都。女人的天性便是分不明白东西南北。本来也是胡乱的找个安静安全的住处,即是如此,那就依了小家伙儿的吧。

    “恩。行,但是你肯定那边就有客栈?”林简琴虽说同意了,还是要确定一下。她越来越发现。小家伙儿那看起来很玄奥的什么气息的东西,果真是有些神奇,还真的不能不相信了。难道是自己的认知范围太小。还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等神奇的东西?

    小家伙儿虽然表面上点了头。可是心里还是有些难安,毕竟他的气息碰触到的灵气浓郁的地方是座院子。但是那是不是客栈,他可是说不出来了。

    但是他又一门心思的想找个灵气浓郁的地方。因为那样他才能更迅速的练习术法,才能在关键时刻保护娘亲不受别人的伤害,他的心里在进皇城之前就已经有些隐隐的不安了。至于哪里不安也说不出什么来。

    小家伙儿把这一切都归结为自己的术法还不够成熟,所以当下之急,就是找个适合练习的地方。

    林简琴见小家伙儿眼神里是满满的坚定,也只好任凭小家伙儿指手画脚的,说去哪里就去哪里了。

    当娘俩赶着马车,从皇城最繁华的那条街道下来,到了一个相对安静些的小街道上的时候,小家伙儿的心思才稍微的安静了一些,若是刚才不小心被那个楚殇看见了,估计无尘舅舅又会来烦着娘了。

    小家伙儿又琢磨着,怎么那个人却有些不像是楚殇呢?楚殇可是个彪壮的男子,那人虽然面貌相似,可是更苗条一些,走路的样子有些像女人,难道这是巧合的相似?不管怎么样,小心一些总归是好的。

    小家伙儿正琢磨着呢,却被林简琴的一句话打断了。

    “儿子,你确定你不是在耍着娘玩?”

    小家伙儿噔时从沉思中醒过来,疑惑的问道,“没有啊,我怎么会耍……”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呢,小家伙儿自己都被眼前的景象给噎的一句话没了,那硬气的眼神瞬间软下来,马上变成了委屈求情的眼神了。

    这时候一堵冷冰冰的高墙就在这小胡同的尽头……这明明是一条死胡同,可是小家伙儿硬是让林简琴把马车往这边赶!

    “那堵墙又怎么解释呢?”林简琴挥舞着手中的马鞭,很是冷静的看着小家伙儿。

    小家伙儿完全被吓住了,林简琴要是发飙,那代表没事,因为一般暴风雨之后很快就是彩虹横空,可是林简琴这镇静的模样一下子让小家伙儿心里没底了。

    完了,这是暴风骤雨来临前的死寂,小家伙儿虽然知道自己错了,恐怕这会儿却也没有机会解释了,还是赶紧的跑吧,等娘消了气再过来。

    小家伙儿突然自责了一下,再怎么说,这也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不应该按照自己心中所想和还没有成熟完善的术法感知来下决定,否则也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了。

    正当林简琴那剪水双眸缓缓地眯成一道缝,暴风骤雨来临之时,只听到惊天一声霹雳。

    “轰隆……”一声沉闷的响声。

    原本万里无云的湛蓝天空就在眨眼间变得乌云密布的了,天也没了那么的高远,瞬间压得很低,仿佛是搭上个木梯就能伸手够到云彩一般。

    这一声巨响惊的林简琴把视线从正在预谋跑开的小家伙儿身上移开,她看了看这头上的阴云,不禁的抽动了嘴角,心里骂道,难道老天爷也是个调皮的老家伙?小家伙儿犯错了,这老家伙出来阻拦?

    不等林简琴的思绪转过弯儿来,只听天空中的“咔……”一声巨响。

    像是一道银蛇,穿透漫布乌云的天空,电闪般甩出了身子。

    可是这时候人们都没有要躲在屋子里等雨过天晴的意思,大多都是站在街边巷尾的屋檐下,指着西边指指点点。

    林简琴也发现了,虽说这边是乌云密布倾盆大雨,那黄豆大的雨点子啪啪啪的砸在地上,砸出了泥坑,溅起了数不尽的水花儿,可是西边呢,那残阳如血光芒万丈!

    虽然有东边日出西边雨的写照和史实,但是恐怕那诗中描述的也是杏花点点雨,跟眼下这乌漆麻黑的倾盆大雨相差太远了。

    林简琴哪里还顾得上责备小家伙儿,只紧紧地搂着他在怀里,不时的探出头去看看街上的动静,还好这块地方有个破落的棚子,连带着马车也不用被淋坏了。

    娘俩在里面躲雨,却不想那雨越下越大,干脆连棚子顶子的木板都被湿透了,这棚子里也是滴答滴答的,本来干燥的地面,没多一会儿都变成了花脸是的了,一个个的小水坑儿被木板滴答下来的水给砸的越发的深了。

    林简琴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要下多久,客栈还没找到呢。”

    小家伙儿这会儿可是学乖了,眨了眨大眼睛,那清澈的黑眸让他的神情越发显得纯真无辜,“娘,刚才我瞅见那边就有个破庵,咱们找客栈也是麻烦,还不如去那凑合一下。”

    小家伙儿虽然面部表情很是天真无辜,可是他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了,那地方正好是他先前算好的灵气凝重的地方,要是能说服娘在那,恐怕这会儿可不能说是灵气凝重了,因为刚才就是有了这个说辞才使得娘进了死胡同的,必然要说个别的借口才行。

    林简琴看了看小家伙儿的表情,又仔细的审视一下,却不再理会,独自的琢磨起来。

    林简琴再看看车上的行礼,其实这些俨然就能是个行走中的小家了,恩,万一要是住店被流千慕发现怎么办,这可是人家的地盘,流千慕已经把兵勇都派遣到了皇城的每个角落,怕是住店真的不利于跟应随六见面。

    小家伙儿看着娘最近这两天真是有些神经兮兮的了,知道林简琴在深思也不敢多说什么,除了安心的等着,还是等着吧。

    就在小家伙儿觉得无望的要打瞌睡的时候,林简琴突然说道,“行,就去那里,只不过咱们只能昼出夜行,不要让别人知道了,看来马儿也是要卖掉了。”

    这马儿跟着娘来一路从积羽城走过来,竟然也有了感情了。

    娘俩拿定了主意,就等着外面的雨停下来了。

    小家伙儿实在无聊便拿了书箱里面的一本,看起书来,他看得多了学的也多了,不知不觉的从白云观的书已经被看了一半多了。

    突然很是奇特的一个阵法闯进了他的视线,他看的是如痴如醉了。

    林简琴见儿子看的认真,想着让他休息一会儿的,不想小家伙儿就像是没听见旁边有人说话是的,看着书,面部的表情紧跟着书中的描述表现,还时不时的伸手或者腿脚的比划一下。

    林简琴看着儿子这么如痴如醉的,她有些担心了,这练功是个好事,首先呢可以强身健体,其次还可以防身不受欺负,可是林简琴也有些担心,练功最怕走火入魔了。

    惊鸿现在的样子真是有些痴迷魔怔了,林简琴总觉得要找个机会好好的跟他说说,因为平时不咸不淡的说两句,这臭小子压根儿就不拿着当回事。

    林简琴转身从车上拿了点糕点吃起来,没办法,天公不作美,雨这么一直的下。

    不知不觉的四周的灯火已经亮起来,雨点小了,街上也开始热闹起来。

    小家伙儿一直到看不清书上的字才肯罢休,看书的时候不觉得,不看书了,只觉得肚子里发出了一声声的咕噜。

    “儿子,你在这等着,娘去外面的街上买些热的来。”林简琴说完,便从马车上拿了点碎银子。

    也是了,这雨水停了,温度也降了好多,有些凉丝丝的,还会冷不丁的打个寒颤。

    “娘,给我买点肉,那个吃了才解饿,那些什么菜啊的,也只能塞牙缝。”小家伙儿急忙补充道,生怕林简琴忘了什么。

    林简琴看了儿子一眼,说道,“人家都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你这才多一点就要吃穷你娘了,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是不是要卖了自己才能养得活你了。”

    “呸呸呸,娘总是胡说,我怎么能让娘把自己卖了?你别着急,等天色好了,我去赚点钱给你花,哼,儿子就是要养娘的。”小家伙儿急忙说道,“以后谁再伤害我娘,我就让他生不如死,哼!”

    虽然在林简琴的眼里,小家伙儿在说大话,可是她听在了心里却也是暖暖的,“得了,别卖乖了,不就是想吃肉么?娘给你买回来就是了。”

    林简琴说完了便上了街上,选了一些小家伙儿爱吃的东西,她真是有些怀疑,小家伙儿那胃口是怎么长的,像那些个什么牛肉羊肉的没有个四五斤肉,小家伙儿根本吃不饱,真是后悔给他取个名字叫什么惊鸿,不如直接叫个小饭桶!

    小家伙儿可是不闲着,趁着林简琴出去买东西吃的这会儿,竟然正襟危坐的开始打坐了,他均匀的吞吐那不远处的灵气,瞬间觉得浑身的清爽,竟然在每个毛孔之处还有些温热在涌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