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四章 走火入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又感知了一下,那个灵气充裕的地方果然在那座尼姑庵里,他有些纳闷。按常理来说,尼姑庵或者和尚庙也都是一些会看风水的高人请人建造的,这尼姑庵明明是破落下来了。怎么还有如此的灵气?难道这尼姑庵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正在小家伙儿费力的推演那尼姑庵的历史的时候,林简琴回来了。

    林简琴趁着朦胧的灯晕看着小家伙儿那满脸的凝重。紧闭的双眼。便知道小家伙儿一定是又在练习那个什么术法,她真是越来越担心了,这时候来的是她。若是换了个别人,岂不是会让小家伙儿走火入魔了?

    林简琴不敢去打扰小家伙儿,就那么耐心的等着。一直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才见小家伙儿放下了双臂,有些疲倦的睁开了双眼。

    “咦?娘回来了?哈哈,好多的肉啊。都是我爱吃的。嗯哪。刚才费了不少的精力,吃了这些肉。很快便能恢复一些了。”小家伙儿虽然疲倦,但是精神却很好。尤其是看到了娘给拿来了那么多他爱吃的东西。

    林简琴有些心疼的看着小家伙儿,说道,“儿子。以后再练功夫的时候要找个安全的地方,还有,差不多就算了,你看的这些书,娘总是觉得有些邪门,往常的功夫哪里是这样子的?”

    小家伙儿吃的正香呢,一听林简琴这么说,有些哭笑了,他的心里可是觉得他的娘是这天底下最厉害的人了,可娘刚才的那些话,真是让他有些怀疑自己的智商和坚持了。

    “娘,不是啦,我修习的事内家功夫,讲究的不光是练拳脚功夫,还要修习内功心法,要做到思想和外在统一,这功夫的好处还在于要修习心性。娘,你放心好了。”小家伙儿居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给林简琴讲起道理来了。

    这几句话让林简琴真的有些惊讶,没想到这小屁孩居然还能说出这么冠冕堂皇的话来,看来自古以来看书多了,或者是书呆子或者就是流氓了。

    小家伙儿见林简琴好像是接受又好像是不接受的样子,干脆就不再继续说了,他可是了解自己的娘亲,越是说的详细越是说的多,就会越让娘怀疑,干脆保持点神秘,娘也就是不得不信了,最少是将信将疑。

    林简琴果然是用怀疑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小家伙儿,无奈天黑,却又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这个时候她已经注意到,买回来那么许多的肉,已经被小家伙儿吃了一多半了。

    林简琴再也顾不上说什么话了,赶紧的下手吧,她可是跑了两个摊位把人家的熟肉买了来,当时她买肉的时候,人家卖肉的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了,又不是什么官宦人家的仆人打扮,居然一下子买这么多肉。

    娘俩很快便展开了一场无硝烟的悲惨战争。

    很明显,林简琴是必败的,总不能饿着儿子了。

    娘俩吃过了便顿时觉得世界真美好,若是不需要报仇,不要为那些什么劳什子的事情刨根问底找个说法,吃肉吃到爽歪歪的生活也是美极了。

    这稍作休息之后便是到了午夜了,街上逐渐的不见了人影,林简琴这才叫醒了小家伙儿,娘俩要搬到那破尼姑庵里去了。

    好在是路程不算远,过去也花不了多少时间,所以也没什么人注意到。

    娘俩到了那尼姑庵前站着,抬起头看了看,这尼姑庵的门楣上斜挂着一个匾额,模模糊糊的看的到三个秀气的字……吉祥庵。

    小家伙儿撇了撇嘴,嘟囔道,“里面的人都跑光了,破落成了这个球样子,还什么吉祥庵,唉,若不是看着里面的灵气浓郁,真是不想来了。”

    林简琴见小家伙儿嘟嘟囔囔的,便问道,“儿子,你又在说什么啊?”

    小家伙儿主意倒是变得快,嘿嘿一笑,说道,“我说咱们这会儿终于有落脚的地方了。”

    林简琴也不想多问了,她确实有些疲倦了,恨不得早点收拾一下,赶紧的补上一觉。

    小家伙儿却从来都是闲着没事除了睡觉没别的可干的时候,他马上就能睡,一睡就是昏天暗地,没人叫都不醒过来的;可是若是他着了迷的事情,就算几天几夜不睡觉,他也不觉得困的。

    进了吉祥庵之后,林简琴将马车牵到了后院,简单的把马车上带着的最后的一点食草喂了马儿,便急匆匆的抱着细软进了屋中。

    小家伙儿带着大狼狗银子一直跟着,进了屋子,小家伙儿很有眼力劲儿的掏出火折子,点了火,屋子里一下子便亮堂起来,当然,这个亮堂是跟刚才的乌漆墨黑比,跟外面的灯红酒绿是没法比的。

    娘俩一下子愣住了,不点火光看不见也还算是心安,点亮了火儿,看着这满屋子的蜘蛛网破墙壁还有那东歪西倒的菩萨像,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小家伙儿似乎觉察出来娘的不耐烦,便主动轻快的说道,“娘,这帮尼姑们也是些懒货,难怪她们破落了,因为她们不好好的敬着菩萨,嗯,这活真不少呢,一时半刻的恐怕弄不好,现在又黑天了不方便,咱们先凑合着睡了,明天再收拾。”

    林简琴听了小家伙儿的话,似乎心情舒畅了不少,打着哈欠说道,“嗯,娘也是这个意思,咱们先凑合这一晚,明天再收拾,反正这里是最里面的一间院子了,估计也没什么人来。”

    小家伙儿很主动的帮林简琴收拾地铺,多了这一双小手,果然是快了许多。

    收拾的差不多了,林简琴一屁股坐在了草甸子上,只觉得眼皮打架已经是不可开交了,迷迷糊糊的躺倒下去,无力地说道,“来来来,儿子,睡觉了。”

    小家伙儿很乖巧的爬过去,紧挨着林简琴躺下,枕着林简琴的胳膊,闭上了眼睛。

    大狼狗银子见两个主子都睡下了,它很是尽心的趴在了旁边,警觉的守着,那一双狗眼,在黑夜中逆光看过去,真像是两簇带着寒气的幽绿的光。

    屋子里的火光渐渐地黯淡下去了,林简琴早已进入了梦乡,小家伙儿左右的瞧了瞧,轻轻的将娘搭在他肩膀的胳膊抬起来一点,小身子往下一出溜,这样一来,再有什么小动作就不会吵醒娘了。

    小家伙儿坐起来,盯着黑暗中的大狼狗银子看了两眼。

    大狼狗银子原本是端坐着,它那双极具穿透力的狗眼在遇到小家伙儿那寒光乍现的眼神时候,瞬间收回,嘴里轻微的吱嗡一声,不敢去看小家伙儿了,或许银子的心里这会儿纳闷极了,小主人的眼神为何那么的可怕,那究竟是个什么颜色的眼神发出了那么大杀气的光线?

    小家伙儿盘腿坐着,轻轻地闭上了双眼,他心中不停的重复着术法书上的口诀,他自己清楚最近已经到了瓶颈期,若是外界有浓郁的灵气,他再努力一下便有可能打破瓶颈期。

    小家伙儿调动全身的内力在调节身体内部那一股似有似无的气息,仿佛那股气息就附在身体表面,却怎么都不肯进入他的体内。

    小家伙儿不肯罢休,强行的又运行起来,正当他觉得丹田处有一丝温热的时候,突然一股热血直冲而上,他猝不及防,张口便喷了出来。

    瞬间他虚弱的喘着粗气,脑门上的冷汗密密麻麻的了。

    他浑身无力的躺倒下去,大狼狗银子似乎觉察到了小主人的不适,从远处站起来跑过来,围着小家伙儿嗅来嗅去的,嘴巴里还轻微的吱嗡着,好像是很焦急的询问小主人这是怎么了。

    小家伙儿很是吃力的伸出手摸了摸银子那长长的嘴巴,轻轻的拍了它一下。

    因为小家伙儿怕惊醒了娘,他由于强行运功吐了血,这一定会让娘担心的,这才不想让银子出声。

    银子似乎明白了小主人的心思,便很是焦虑的挨着小家伙儿卧下,就那么一直挨着小家伙,这样一直到了天亮。

    经过这一晚上的睡眠休息,林简琴似乎觉得精神大好,伸个懒腰便打算趁着外面人少买些吃的回来,多买一些还可以屯起来,不用每天都出去露面了。

    当林简琴正想着拉着小家伙儿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小家伙儿的脸色有些不好,再仔细一看,小家伙儿衣服的前襟上竟然有些许的血渍,她惊了起来,急忙用手扒拉一下小家伙儿的身边,见了草甸子上那早已经干涸的血迹,她脑袋有点懵了。

    她瞬间脑子一片空白,一把抱起小家伙儿就要朝外跑。

    小家伙儿突然睁开了那闪亮的黑眸,长而浓密的眼睫毛忽闪一下,很是淘气的说道,“娘,你在做梦?嗯,昨晚上你说梦话就要抱着我跑回家。”

    林简琴很是纳闷的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儿,虽然脸色稍微的有点差,可是完全也不像是病了的症状啊,林简琴又摸了摸小家伙的脉搏,沉稳有力,嗯?难道是这臭小子在耍着玩?

    林简琴咬牙切齿的转过身,一下子将小家伙扔在了草甸子上,扔的是狠了点,可是那么厚的草甸子是不可能让小家伙儿摔疼的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