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六章 你当真以为自己是个神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愣愣,白了一眼小家伙儿,“少胡扯了。你又会看什么凶险又会看气息,这会儿又会看面相了,你当真以为自己是个神棍?”

    小家伙儿听了这话。顿时撅着嘴巴说道,“娘。你看你。总是不信我,我这都是从书中学到的,像是易经。术法,这些书中都是有相关的知识,我怎么总觉得你把这些当做是那些乡下跳大神骗人的东西呢?”

    林简琴继续撇嘴。真想好好的跟小家伙儿说说。不知道这孩子是被那些书毒害的到底有多么深了,易经这种书也是随随便便的能看的明白的?

    见林简琴不屑的表情,小家伙儿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跟不懂的人说这些事。你们一定就是以为我疯了。唉,那些高人都是孤独的。我这会儿也是体会到了这种滋味了。”

    林简琴听完小家伙儿那抑扬顿挫带着小大人口吻,却又透着几分稚气的口吻。差点笑抽。

    “行了,不跟你说这些无聊的事情了,该去的还是的去。当面说清楚才好,今天我就先收拾一下咱们这住的地方,不然真像是逃难的。”林简琴说着就要起身收拾了。

    小家伙儿却一边使劲的撕扯着猪蹄子一边说道,“娘,我觉得咱们还是这么凑合一下算了,因为……”

    林简琴正瞪着眼听着小家伙儿说原因呢,岂料这个小吃货竟然使劲儿的咬着那猪蹄子山的筋,都把吃奶得劲儿使出来了。

    记得急的林简琴直跺脚,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惹了胎神,居然生了这么个吃货。

    “因为我发现这吉祥庵的后院之后有个奇怪的地窖,恩,还有跟着后院的夹道有一墙之隔的那边就是……”小家伙儿只说了这么两句话,又开始瞪着眼睛咬着牙的撕扯那猪蹄子肉。

    林简琴真是无奈了,干脆,坐下来等他说完了再干活。

    “那一墙之隔的外面像是皇宫里的什么地方,可是那里却又很低调,除了院子里的小门匾处能看得出来,从外面真的是看不出什么,娘,你想啊,这满天下都是皇帝老儿的,为什么他的东西他的地盘还得偷偷摸摸的?恩,一定是有见不得人的事,咱们为了安全,还是不打扫,省的惊动了他们。”

    小家伙儿边使劲儿的咀嚼那总是嚼不烂的肉筋,边跟林简琴说着自己的所见。

    林简琴听了这些话确实有些惊讶,追问道,“那是个什么地窖?”

    “我也没敢看呢,万一要是有什么机关,额,我不是怕死,我是怕我出点什么事娘担心。”小家伙撩起那细长浓密的睫毛,用很是纯真的眼神看了看林简琴。

    林简琴听完真的垂下了眼睑,默默地点了点头,半晌才说道,“恩,这件事你做的不错,知道考虑娘的感受了。也好,若是这里真的有什么事,咱们还真的考虑着换个地方住了,原本以为是破尼姑庵没人,没想到还有些蹊跷了。”

    小家伙儿听完了娘的说法,急忙摆手,焦急的说道,“娘,你怎么糊涂了呢?额,大个子叔叔的无耻老爹跟朝廷有关系,咱们尺听说他要造反么?这隔墙之外就能看到皇家的一些事,为什么咱们不偷偷的观察一下?”

    林简琴听完了小家伙儿的说法,心里还是有些犹豫,这要是让那些侍卫逮住了,就算死不了也得被抓进监牢了,可是小家伙儿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思忖半天,林简琴决定先留下来,过几天再看看情况,若是不妥再转到别的地方住着。

    有了主意,林简琴也只能将就着了,但是身上和包袱里攒下来的该洗的衣服却是拖不下去了,林简琴收拾了一下,便去中院的井水边上稍稍的洗一下了。

    小家伙儿更是优哉游哉的了,他吃完了猪蹄子肉,稍稍的擦拭一下,便坐在墙边的破竹椅上晒太阳,暖呵呵的照在身上,有些困意了。

    正在小家伙儿很是享受的时候,突然被一枚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石头子给砸中了。

    刚才的惬意一扫而光,小家伙儿很是生气的嚷嚷道,“哪个小杂种敢扔老子?”

    这时候就在墙外爆发出了一阵孩童的嘲笑声,小家伙儿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蹭蹭一会儿就跑到了墙外。

    这才见着原来是有三四个六七岁的男孩子在抓麻雀,当爬上墙头的时候发现了里面正在眯着眼睛晒太阳的小家伙儿,于是便在心里有了坏主意。

    “怎么着?你吃了东西没漱口?敢跟我们金刚四霸王面前自称老子?”

    其中一个看上去有些痞气的小男孩双手叉腰,很是睥睨的看着比他们矮半头的小家伙儿。

    小家伙儿冷笑一声,“老子要是没漱口早就把你们这群孙子给熏死了,还容得下你们在老子面前撒野?哼,什么狗屁的金刚四霸王,老子看你们就是臭屁四膏药!”

    小家伙儿的这一叫板,更是激起了那四个孩子的野蛮兽性了,纷纷是撸袖子勒裤腰,一顿的摩拳擦掌,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那领头的痞气孩子很是鄙夷的冷笑说道,“小子,报上名来!省的老子待会儿把你打死了,阎王爷不知道你叫什么,不肯收你的魂魂!”

    小家伙儿可不是吃素的,更不是吓大的,迎着那男孩的目光也是挑衅的眼神,说道,“要打只管打,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儿!”

    那男孩显然是被小家伙儿的言语激怒了,一挥手,身后的三个孩子呼啦一下拥过来。

    “老大,这小子到底是哪里的野孩子?咱们以前也没在金字胡同见过啊?”

    “不会是谁家的公子吧?”

    那带头的男孩冷笑一声,轻蔑的说道,“他连自己的名号都不敢说,还能是什么王公贵族的?哼哼,怕是小家子小门户,怕说出来丢脸。”

    这带头的男孩说完这句话,那后面簇拥着他的三个男孩便起哄一样的哈哈大笑起来。

    小家伙儿毕竟年纪小,他虽然有着五六岁小孩子的身高,可是毕竟真的年龄却小很多,心里一听这个,当下就很不平静了,说道,“我叫惊鸿,孙子们,你们说谁没名字?”

    “哟呵?姓‘精’啊?哈哈,是不是‘精明’的‘精’啊?啧啧,你胡乱造的吧?咱们这么大的国家,还真没听哪里有这么个姓氏呢?”那带头的小子很是玩味的打趣挑衅着说道。

    “你!”小家伙儿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动用武力解决他们,可是又觉得输在理上,本来就没有惊这个姓氏,他何尝没问过娘,他的姓氏到底是什么,娘每次都不回答还会骂上两句,于是他也就不再问了,没想到这会儿竟然被这些家伙为难!

    “老大,你说这小子姓‘精’?啧啧,我看啊,他是姓‘傻’!精明的人能跟您面前装蒜?这金字胡同谁不听你的?”那带头的小子的后面一个稍微瘦削的孩子拍马屁的说道,说完便朝着小家伙儿发出一个挑衅的眼神。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小家伙儿真恨不得现在赶紧的找个爹,好让自己有个姓啊,也就不用让这些小兔崽子这么笑话自己了,他的小拳头握得紧紧的。

    正在这时候,林简琴朝着这边跑过来,她已然是听到了几个小孩子的吵架声,当下也是觉得有些愧疚,因为这件事让儿子受了委屈,可是孩子这么大了,再让他跟着自己姓林,不知道孩子会怎么想,她焦急的脚步突然放缓了。

    “老大,这小子就是个野种!从石头缝儿里蹦出来,不然怎么会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他没有老子,必然是野种!”

    “哈哈哈哈!”

    “就是就是,老大,咱们揍这野种一顿!看他还威风不!”

    四个小字在那嚣张的厉害,一个个笑得东倒西歪,话语里面色上行动上皆是对小家伙内心深处打击的血刺呼啦的了。

    林简琴也是气得肝疼肺疼了,真没见过这么没教养的孩子,她双手掐腰,压低了声音,在墙后面喊道,“儿子!你练习的功夫是玩的么?狠狠的教训这群小王八蛋,打死他们了,娘地啊你亡命天涯!”

    小家伙儿被这群孩子正气的不知所踪呢,他可真的没跟别人动过手,他生怕给娘惹是生非,他更害怕娘会生气,突然间听到身后居然有娘在助阵,马上从那气的哆嗦的情形下醒悟过来。

    小家伙儿狠狠的两手互掐,那关节咯嘣的声音让那几个笑的东倒西歪的孩子愣住了。

    那带头的孩子有些恐慌,急忙说道,“你这算什么?居然叫大人来帮忙?有种单挑!”

    林简琴嘴角稍稍抽搐一下,这小孩子可真是成精了,居然还会讲条件。

    还没等林简琴说话呢,小家伙儿勾了勾嘴角,很是轻蔑的看着那四个比他高半头的小子,说道,“不用我娘动手,也不用单挑,你们四个一起上,看老子怎么修理你们这帮没教养的畜生!”

    就在林简琴只眨了一眼的瞬间,小家伙儿已然如鬼魅般的到了那四个孩子的中间,还没等林简琴开口嘱咐小家伙儿小心,那四个孩子已然倒地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