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七章 霸气凛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吓得一下子不敢呼吸了,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有这么厉害的手段,她不敢相信就这么一眨眼的时间。那四个比儿子都高出半头的孩子被全部打倒在地!

    林简琴急忙跑过去,这时候才发现,那四个孩子哇啦啦的哭起来。

    小家伙儿则是一脸霸气的抱着双臂站在这四个倒地痛苦的孩子中央。

    林简琴再低头看过去。发现那四个孩子都在捂着胸口,疼痛不已的哀嚎。

    “咳咳……你们几个孙子。见到爷的本领没?居然敢在爷的面前指手画脚口出脏言。也不怕爷送你们见阎王爷?”小家伙儿很是霸气凛凛的样子。

    林简琴见小家伙儿并没有下死手,没出什么人命,也就没再继续理会。谁让那些小崽子欺负她的儿子了,活该那些小崽子被教训。

    那群孩子一边哭一边说着要找大人来报仇,林简琴听了这话顿时觉得不妥了。那自己和儿子不就曝光了么?正要转身去说那些小孩呢。却听到了小家伙儿洪亮的声音。

    “孙子!你们要是敢说出半个字去,信不信我眨眼间要你们的狗命?爷刚才的手段你们都见到了,别说爷吓唬你们。爷只是用了一分的力道。你们若还是执迷不悟。哼哼,我也没必要给你们留活路了!”小家伙儿这嚣张的劲儿还真的把那几个孩子吓住了。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哭着说道,“好爷爷。我们谁都不说,从今以后,有你的地方。我们都不敢踏足一步。”

    小家伙儿又用充满了犀利寒气的眼神盯着那几个人看了一个遍,“你们最好记住了刚才的话,不然……”小家伙儿一手拉过那个带头的男孩的胳膊。

    只听见咔咔一声,那小子就痛苦嚎叫起来,因为他的胳膊被小家伙儿弄的脱臼了,简直是哭的鼻涕泡都出来了,小家伙儿看着那小子哀嚎的可怜便得意的笑了笑又利索的咔咔两下,那小子马上不疼了,可是魂魄也吓掉了一半了。

    几个人是连滚带爬的走开了。

    林简琴见小家伙儿满脸胜利的微笑,也会心的笑了笑,可是她的心里也有些难过,因为刚才那件小事……小孩子们的玩笑的挑衅,深深的伤害了小家伙儿。

    “娘,你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嘿嘿,刚才我要谢谢娘,要不是娘给我鼓励,我还下不去手呢。”小家伙儿似乎瞬间就忘记了是因为什么事让他刚才那么气愤了,只是因为打赢了这场架,就算是出气了。

    林简琴缓缓的蹲下身子,将小家伙儿默默揽在怀里,用手轻轻的抚摸他那细嫩的小脸儿,又微笑着轻轻的刮了一下他的小鼻梁,说道,“儿子,娘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吧唧……”还没等林简琴回过味儿来呢,小家伙儿竟然在林简琴的脸上亲了一下,接着便顽皮的笑着说道,“哼哼,娘,你刚才看见我的厉害没?我看以后谁还敢欺负娘,我非得把他们全部打趴下!”

    林简琴鼻子一酸,将小家伙儿拥在肩头,轻轻的伏在小家伙的那幼小的肩膀上哭了。

    “娘,你可是告诉过我,做人流血流汗不流泪,你怎么自己哭了?”小家伙儿有些不忍看着娘哭,却又不知道哪里惹到了娘伤心,接着解释道,“我刚才真的没有狠狠的教训他们,我知道的,要下手有轻重,不然会给娘惹麻烦的。”

    林简琴听了小家伙儿的解释更是哭得不已了,小家伙儿越是懂事,她越是觉得对不住小家伙儿。

    “臭小子,娘说的事男子汉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泪,娘是女人,可以流泪,但是不能流血流汗。”林简琴轻轻的拍了拍小家伙儿的后背说道。

    小家伙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这会儿外面的阳光特别的好,若是不看那些昨天被大雨浇了的地方,真不知道昨天还下过雨。

    一只小喜鹊叽叽喳喳的飞了过来,停在了娘俩旁边一棵树的树枝上,歪着脑袋看了看地上的娘俩,便接着叫个不停了。

    “娘,你瞧,喜鹊报喜了,嘿嘿,没准咱们的好日子来了。”小家伙儿笑起来竟然在脸蛋上有浅浅的小酒窝,更让人喜欢的不得了了。

    林简琴语重心长的说道,“什么喜事啊,只要你好好的,就是喜事。”

    小家伙儿仰起头,看着那树上的鸟儿,由于阳光有些刺眼,他眯着眼,就连嘴角都由于眯眼而显得有些勾起来了。

    “好了,娘稍微的收拾一下,别的屋子咱们不管了,至少咱们住的那一间还是要收拾的,走,跟娘回去歇会儿,娘是听到了外面的人说的,明天姓流的要去定亲,娘想着在他踏上定亲的路上跟他说明白了,再问清楚了当年惊鸿岭的事情,也就死心了。”林简琴的心里虽然纠结,可是为了儿子,她目前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小家伙儿很高兴的点了点头,牵着林简琴的手就往吉祥庵里走去。

    刚到了中院,小家伙儿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他停住脚很是严肃的说道,“娘,不然咱们看看那后院的地窖里到底有什么好东西?”

    林简琴听完小家伙儿的话,不假思索的否则定了,“你都说了,一墙之隔就是皇宫里的人,要是有什么好东西恐怕也被他们拿走了,还是别费劲了。赶紧回去歇着,明天娘带你出去。”

    小家伙儿坚持说道,“要是他们知道是好东西,可是却没有派人把守啊,定然是不知道的。”

    “那又怎么样?咱们发现了好东西,能不能拿走另说,要是进去了那里面是陷阱怎么办?”林简琴接着反驳道。

    小家伙儿依旧是仰着小脸儿看着林简琴那满脸的严肃,半天,他才说道,“我先用气息探查一下,若是没有危险的信息咱们再进去?要真的是宝物,咱们不就赚了?到时候娘找到了大个子叔叔,咱们三个就隐居田园,带着这些宝物换的钱,也就花一辈子了。”

    小家伙儿说的头头是道,竟然连应随六都考虑进来了。

    林简琴真是无奈了,要是再不同意,不知道这小家伙儿又能说出什么让人吃惊的话,干脆就随他去看看,不过林简琴还真没怎么觉得那地窖里有什么危险,这就是个破落的尼姑庵,若是有什么东西,不被一墙之隔的人拿走,也被那些过夜赶路或者叫饭花子拿走了。

    “好吧,真是服了你了。”林简琴用食指轻轻的戳了一下小家伙儿的脑袋,便跟着小家伙儿朝着后院走去了。

    娘俩来到了后院里,看着周围的荒凉,真是想象不到,这繁华的让人目不暇接的京城竟然还有这么破的地方。

    脚下踩的不是堆积了好久的枯黄叶子就是一些烂七八糟的垃圾,林简琴跟着小家伙儿的脚步来到了那个地窖的旁边,这地窖是用几捆儿放久了的玉米秸秆儿掩盖着。

    林简琴猫下腰儿,将那覆盖着的玉米秸秆儿拨拉开,一个木制的圆柱形厚木板映入眼帘,这木板竟然看上去也不是很旧的样子。

    “娘,让我先探查一下。”小家伙儿俨然一个小大人的样子,一副严肃的表情,在那地窖旁站定,闭上双眼,双手掌放在胸前。

    林简琴这还是第一次认真的看着儿子运行体内气息,看了半天,也没有觉出什么,但是当她看到儿子的脑门上渗出的汗水的时候,她有些相信了,以前的时候总觉得是小孩子胡闹着玩,可是最近的种种迹象表情,小家伙儿这不是在胡闹。

    当林简琴在胡乱的猜测着这地窖中有什么东西的时候,小家伙儿收住了气息,收回了双手,他有些疲倦,却很是兴奋,“没想到我的功力又精进了!真是潜移默化啊!”

    林简琴嘴巴抽搐一下,这小家伙儿难不成是个武痴?

    “娘,我鼓动的气息在里面探查一番,这里面没有什么杀气,但是有些阴气。恩,若是猜得准一点,应该是有些死尸吧。”

    小家伙儿在说这这话之前收起了那兴奋的表情,很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林简琴虽然不怕什么死人死尸的,可是突然间从小家伙儿那镇静的神情下听到这件事,心里还是有些小波澜。

    “既然是死尸,咱们还看什么?走吧,这可是晦气的事,啧啧,不知道刚才的喜鹊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跟乌鸦相遇,说了几句话,两只鸟错了方向?本来该乌鸦叫的!”林简琴对于地窖里的那个死尸很是耿耿于怀,她虽然不怕,却也不想去看。

    “娘,我真的想去看看,因为我还察觉到这里面还有煞气!”小家伙儿补充道。

    林简琴一愣,问道,“煞气是怎么来的?不是死人么?都死了,怎么还能有煞气?”

    “所以啦,看了吧,娘我这都是从书中学到的,按照这种情况看来,这地窖里面一定有上好的兵器!”小家伙的眼中涌现出一丝兴奋。

    林简琴听完这个,更是不想下去了,干脆扭身就走。

    “娘,你不来,我自己下去了哦,你不担心儿子?我可是你的命根子。”小家伙儿竟然开始耍赖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