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墙之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确实想用武力解决了,可是一想到小家伙儿刚才对付那几个小孩子时的情形,她有点没信心了。她分明看得出来,小家伙儿是下定决心要下去看看了,她要是用强。保不住这调皮捣蛋的臭小子会脚下抹油的溜。

    无奈,只能转过身子。严肃的说道。“下去,可以,但是。不能惹事!看完坝上出来!”

    “娘,你要是声音再大一点,估计能把隔壁的人吸引来。你要不要试试?”小家伙儿说这么挑衅的话。竟然还是那满脸无辜可爱的神色,真是让人哭不得笑不得又气不得。

    林简琴真是拿这个顽皮淘气儿子没辙,随身摸了火折子。随便的捆了个火把。娘俩便下了地窖了。

    当林简琴和小家伙儿下来的时候。站到了地窖里面,心中大惊!这哪里是普通的地窖。里面都是青砖砌成的很是整齐的通道!

    林简琴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虽说小家伙儿刚才说这里面没有杀气。可是林简琴宁愿要自己小心点,万一小家伙儿那什么劳什子的术法偶尔失灵呢?

    娘俩很是小心翼翼的朝里面走,每走一步都要用木棍探试一下前面的路。万一有陷阱,那必然是掉进去就死翘翘的那种了。

    走了大概三五十米的路程,里面的通道越来越窄了,林简琴有些担心了,便说道,“儿子,咱们回去吧。”

    小家伙儿压低了声音,说道,“娘,你想想,按照这个方向,这个距离,咱们现在要是在地面上,应该是哪里?”

    林简琴大惊,“那岂不是在那个一墙之隔的……”

    小家伙儿点了点头,又悄声说道,“前面有个转弯,貌似有小密室。”

    林简琴的心就那么悬在嗓子眼儿里,刚才还觉得只是偷偷到别人家随意看看的爽感,这会儿竟然有到了别人家偷东西,随时都可能被人发现一棍子打死的惊惧感。

    “惊鸿,咱们还是回去吧,娘怎么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啊?”林简琴轻轻的扯了扯小家伙儿的衣服,声音有些发颤的说道。

    小家伙儿却不然,这会儿竟然是满身的兴奋,很是激动的说道,“娘,这都到了最有看头的时候,你怎么要走,就算是走,咱们也得去那小密室里看看再走啊。”

    林简琴心惊肉跳的,这会儿要是往外走,不去招惹人家也许还来得及,要是待会儿发生的点什么事,真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就在林简琴纠结的要说服那个固执的儿子的时候,小家伙儿竟然走到了拐弯处的一块光滑的巨石旁边,轻轻的扣敲着巨石的每一处,“咚咚……”

    林简琴也听了出来,那声音果然跟一般的实墙不一样,就在她想着提示要小家伙小心一点的时候,轰隆隆的一阵闷响,那眼前的光滑石门竟然开启了!

    还没等母子俩看清当前的情形,便有一股子恶臭味道从里面扑鼻而来!

    林简琴吓得真是有点哆嗦了,她就是再泼辣聪慧,也是个女人,与林简琴的花色大惊截然相反,小家伙儿的脸上则是一脸的兴奋,他竟然要捏着鼻子往内室里看看去。

    “儿子!”林简琴一把拉住了小家伙儿,“咱们还是走吧。”

    “岂有过门而不入的道理?”小家伙儿那满眼的兴奋让林简琴真是有些看不清楚了,“走!娘,我觉得这里面定然有什么宝贝!”

    “宝贝个屁,一股子死人味儿,怎么有宝贝?”林简琴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着了。

    “万一死人吞了夜明珠,那不就是宝贝?”小家伙儿才不管那么多,他一边很是防备着的往内室走去,一边跟林简琴讲解着。

    林简琴捏着鼻子,皱着眉头,骂道,“小兔崽子,还有跟死人抢东西的?说好了,你赶紧的看看,看完了咱们就走!”

    没办法,林简琴似乎知道小家伙儿的脾气,虽然平时小家伙儿很是精明,很少让娘真的生气,可是小家伙儿的性格却又是个倔强的,他要是认准的事情,不管是用什么软磨硬泡的办法,一定要办了,不然他是不会死心的。

    林简琴为了保护儿子的安全,实在放心不下,也只好跟着小家伙儿进了内室,这里面的空气似乎比外面的更加浑浊了,不但有那腐臭的味道,还有一股子阴森森的寒意,让人的身上不禁的会寒颤。

    小家伙儿真是早就有了准备了,看来这家伙儿想着进来看看是从第一次发现了这里就下定决心的了,他竟然很是灵巧的从随身携带的小布袋里摸出了一个火折子,毕竟娘在身后拿着火把,前面的路照的也不是很清晰。

    林简琴这会儿紧张的到了极点了,哪里还顾得上看她儿子的细微之处,她的全部的精力都时刻的紧张四周,生怕再突然出现点什么事情。

    “啊!煞气从这里出来,果然,这把匕首是旷世神兵刃啊!”小家伙儿竟然毫不畏惧的从一个死人身上扑的一声拔出一把三五存长的匕首!

    林简琴一阵干呕,她看到的并不是那把什么狗屁的好匕首,她看到的是小家伙儿那把匕首是从一个已经腐烂了的人的身上拔下来的!

    小家伙儿却不顾那什么味道的脏东西的,直接从随身的小袋子里拿出了一片布料,很是兴奋麻利的擦拭一般,“娘,咱们回去吧,今天真是不白来!”

    林简琴干呕个不停,胃里的酸水都被吐出来了,再看看那尸体,她发誓,这辈子再也不想进这种地方了,刚刚死去的人还没什么,哪怕是血刺呼啦的满地都是也没什么,就是恶心这种不成形的腐烂的尸首。

    就在林简琴捂着嘴巴扭身要离开的时候,那死尸的一双鞋子映入了她的眼帘,她又是一惊,这分明是皇族贵胄才能穿的吧?

    小家伙儿也已经转过身了,但是看到娘突然又折回去,他也转了身回去。

    林简琴将手上的火把往那人的脸面上照过去的时候,她尖叫一声,手里的火把竟然慌落在了地上。

    小家伙儿心中一紧,急忙捡起地上的火把,这地上有杂草,要是点燃了,可是会被烧死在这里面的。

    小家伙儿有点疑惑的看了看娘,又看了看那尸首,突然发现那人似乎之前是带着一张面具的,人死会腐烂,可是那面具却不会腐烂啊!

    林简琴惊呆了,因为那面具后面的人,她是分辨不出来了,而这面具上的人看着却像极了流千慕!

    “难道他死了?不对,难道有人冒充他?为什么这个尸首会在皇家园地的下面?”林简琴脑子里的疑问瞬间一个个的涌出来。

    小家伙儿看着娘的样子,发现这个问题似乎很严重,可是他似乎就在这时觉察到了什么不妥,急忙拉着林简琴往外走,“娘,我们快走,我觉得有人来了!”

    林简琴马上从沉思中缓过神来,落荒而跑,娘子拼了吃奶得劲儿,急忙的从密道跑了出去。

    母子俩从地窖中跑出来之后急忙的将那个圆柱木盖子盖好了,又弄了些玉米秸秆儿按照原来的样子遮盖好。

    就在娘俩胆战心惊忙活好了这一切,要离开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地窖里传来的急促的脚步声。

    林简琴顿时像是魂儿都被惊了,一把抱起小家伙儿就往中院跑去。

    哪里还顾得上看四周,只觉得脚下的路太长了,似乎过了好久才跑了出来。

    “儿子,这地方是不能呆了,别说咱们发现了她们的事,就算是没发现,她们见咱们在这里也会起疑心,不会轻易的放过咱们。赶紧的,收拾东西走人。”林简琴脸色煞白,真是被吓到了。

    小家伙儿到不是很慌忙,只是他看了看周围的情形,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林简琴在突然间看到小家伙儿的眼神的时候,突然间觉得这个眼神似曾相识,那么的近却又觉得那么触不可及。

    “娘,你稍等片刻,我要把包袱里那两面铜镜留在这里,这样那些想着玩阴谋的阴险小人就不会得逞了。”小家伙儿的语气完全与他的年龄不相符。

    林简琴没有多问,这会儿可是惜时如金的,逃命才是最重要的。

    什么马车不马车的,到了一定的时候,就算是金山银山,那也得有命花才行啊。

    小家伙儿似乎早就有预谋一样,脚步很快,神色却淡然镇静,手段也是波澜不惊,只拿了那两面铜镜,分别的置于尼姑庵中院垂花门的门墩后面。

    林简琴见儿子搞定了,便急忙拉着小家伙儿朝着外面跑去。

    到了街上,可就不用忌讳那么多了,这是京城,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外地人来,又不知道有多少外地人离开,形形色色,或者步履匆匆,或者悠闲自在。

    娘俩的身影很快便融入了这街上的车水马龙之中。

    林简琴的心还是悬着,恐怕被人追上来,那些人可是不同于一般大户人家的护院或者奴才,那可是皇宫里的人。

    小家伙却好像早就把这件事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蹦蹦跳跳的,一会儿摸摸人家卖的脸谱面具,一会儿蹲在地上看人家卖鸽子的老头,总之,他是看的心潮澎湃的,好像是满眼的看不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