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九章 那竟然是汗血宝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儿子,哎呀,你别跑那么快!”

    “哎呀!那个别给人家摸坏了!”

    “儿子……”

    林简琴简直瞬间就成了唠唠叨叨的遭人嫌弃的奶妈子了。在小家伙儿的身后又是喊叫又是担心的。

    就在娘俩在街上看一处的信鸽的时候,小家伙儿突然用眼睛看了看跟他们同样在看鸽子的一个大约五十岁左右的女人,那女人体态略微丰腴。虽然穿着的衣服颜色素雅,可是那衣服的料子却非常的高档。

    小家伙儿的这一举动。显然是引起了林简琴的注意。林简琴也瞟了一眼那女人。

    那女人霸气侧漏,威严细致,她的衣着打扮也是极其的低调。可是她那简单的长裙和手腕上的帝王绿的翠玉镯子,却显露出她的家世是何其的富贵,她的气质也让人望而生畏。

    林简琴虽说也见过那些什么侯爷夫人啊之类的女人。可是像这个女人的气势如此凌厉的。还真没有。

    正在林简琴心里琢磨的时候,这个女人开口跟旁边的人说话了。

    “你这信鸽只是一般的东西罢了,不要以为我这老婆子耳聋眼花。便随便的拿些不入流的东西来糊弄我。你给我拿些好的来。至于价钱都好说。”那女人的气势真是让那卖鸽子的哥们儿吃惊一下。

    本来就是啊,玩点小玩宠的都是爷们儿。富人家的女人也就是玩个狗儿猫儿的,眼前这老太太眼光凌厉。竟然能看出这些信鸽是一般的品质的鸽子,他再看看站在女人身后的那两个霸气寒意凛冽的年轻男子,急忙尴尬赔笑。转身去笼子里拿好的去。

    林简琴见着女人真不是一般的人物,难不成京城的女人还有爱玩鸽子的嗜好?

    那卖鸽子的哥们儿拿出了上品的信鸽,很是恭敬的放在了女人的面前。

    “小四,这个留着明天用,晚上都好好的检查一下,不要坏了事。”那女人说完,立定远处,只用眼角往身后瞟了一下,那股子威严的气魄顿时让人生畏。

    “遵……”身后的年轻男子只说了半个字,当眼神与女人那余光相遇的片刻间,似乎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改口,“小的记住了!”

    那女人转身就走,上了附近的一辆马车,而原本站在她身后的两个年轻男子给那卖鸽子的小哥直接扔了张银票,丢下一句,“不用找零了。”

    那两名年轻男子急忙追上那马车。

    林简琴扭过脸看了看那马车,赫然发现,这马车原本的篷子是紫红色的,而车篷的外面竟然用普通人家用的青色布帐罩着!为何一个有身份地位的女人要亲自来这熙熙攘攘的平民才来的地方买那么好的信鸽?为什么非得把马车的车篷用别的布料罩住?

    林简琴的心里瞬息间就是十万个为什么了。

    正在林简琴扭过头看着那辆马车远去的时候,小家伙儿突然指着那辆马车,很是兴奋的说道,“娘!那竟然是汗血宝马!”

    林简琴更是惊讶,再一次朝着那马车望过去的时候,只见到了一眼马屁股,那马车便钻进了一条巷子!

    林简琴站在那里,眯起了眼睛,半天才喃喃自语道,“天下竟然有如此凌厉的女人,霸气侧漏。”

    小家伙儿手里抱着一下小鸽子,一下子凑过来了,拉着林简琴的胳膊,示意林简琴蹲下身子。

    当林简琴把耳朵贴近了小家伙儿的嘴边的时候,小家伙儿笼着小手说道,“当然霸气,若是我感知的不错,她是宫里的女人。”

    林简琴心中一惊,定眼看着小家伙儿。

    这里是闹市,边上还有八卦狗眼看人低,坑蒙拐骗的卖鸽子哥们儿,林简琴没有接小家伙儿的话茬,而是问道,“你相中了这只鸽子?”

    小家伙儿急忙点头,心中大喜,以前跟娘说买点什么玩的,娘每次都会骂他玩物丧志的,这次居然主动的询问,不错不错,以后还得带着娘多多的出来长见识,让她看看人家花二百两银子和她花几钱银子的差距。

    林简琴跟卖鸽子的人询了价钱,给了钱,便拉着小家伙儿朝着一边走去了。

    虽然东西到手了,可是小家伙儿这个鬼精灵可也是想到了,娘突然变得这么好,一定是有什么话了。

    到了一个巷子口,这会儿人就少多了,林简琴坐在石头墩子上,拍了拍那石头,朝着小家伙儿说道,“来,坐着歇会儿,待会儿咱们找个客栈住一晚,明天还有正事。”

    小家伙儿很听话的走过去,轻轻往上一蹿,就坐好了,微微抬起下巴,眨了眨大眼睛,呆萌的问道,“娘,你想问我什么事?”

    林简琴撇了一眼小家伙儿的呆萌样子,用食指轻轻的戳了一下小家伙儿的额头,说道,“臭小子,你既然知道我要问什么,那好,你直接说吧,我听着。”

    林简琴虽然嘴硬,一脸的严肃,可是心里真是有点崇拜这个神棍儿子了。

    “不过……”小家伙儿吧唧了一下小嘴儿,很是狡黠的看了看林简琴,“我有个条件。”

    林简琴一愣,扬起手就要招呼小家伙儿的屁股了,“你还跟老娘谈条件呢?”

    “别别别,虽然我这条件也是为了我好,但是也是为了你好啊,娘,你那么的优雅高贵聪慧得体,怎么动不动就打我?恩,一般事情,能说说就行的,就不要动手了。”

    小家伙儿竟然说的是一套一套的,让林简琴很是无奈,“怎么就为了我好?你到底又要说什么条件?别跟我说你现在要十斤牛肉或者烤全羊的事。”

    林简琴很是鄙夷的看看坐在自己的身边的儿子,不知道怎么的就生了这么个怪胎,食量惊人,还有点神棍潜质。

    “额,你也说对了一半了,我吃饱了才能有力气帮忙,嘿嘿是吧?”小家伙儿很是有点耍小流氓的笑了笑,当他看到林简琴那瞪圆了的大眼睛的时候,马上改口说道,“娘,你还是赶紧给我找个爹吧,喏,就是大个子叔叔那样的,我很喜欢他。”

    林简琴听完这第二个条件,简直就要抽筋了,就在她刚要发火的那一瞬间,突然间想起了小家伙儿在吉祥庵外跟那四个小孩子打架的原因,扬起的手,又缓缓地放了下去。

    小家伙儿本来都双手捂住脑袋,眼睛紧闭了,等着那一巴掌下来,可是好像等了很久没有动静,这才微微的睁开一只眼,见了娘的那有些痛苦的表情,才缓缓的将放在脑袋上的小手拿了下来。

    “娘,你别这样,这样的话,儿子会觉得心疼的,娘,我最近看相的本领又长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给自己看不了,给娘看不了。”

    林简琴失落的看了看小家伙儿,叹了口气,说道,“医者不能自医,哪里有给自己看病的,你这看相还不是类似?要是天下的相师都能给自己看相……哼哼,那还不得天下大乱啊。”

    “额……娘,你讲道理的时候真的很睿智。”小家伙儿稍作思考之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林简琴听完嘴角轻微的抽搐一下,啐了一口在地上,骂道,“又是应随六那个王八蛋跟你这么说的?娘,老娘好生的给他吃的给他穿的,居然在我儿子的面前这么编排我!”

    小家伙儿呆呆的看了看自己的娘,淡淡的说道,“可是,咱们娘俩住的房子,是他的!”

    林简琴听完,脸上各种气愤和无奈的表情,悔不该当初让那个冰块男人带着小家伙儿玩了那么多天,竟然把她林简琴的儿子培养成了一个胳膊肘往外拐的人!

    娘俩沉默一会儿,林简琴斜眼看了看玩着信鸽不亦乐乎的儿子,实在是忍不住了,说道,“臭小子,你刚才的话还没说呢啊?”

    小家伙似乎像是时刻准备着,林简琴的话音刚落地,他便说道,“娘还没答应我的条件呢。”

    “奶奶的,你威胁老娘?”林简琴一下子揪住了小家伙儿的耳朵。

    小家伙儿佯装很痛的样子,一手捂着耳朵,一边求饶,其实他知道,娘才舍不得真正的揪他的耳朵呢。

    “我也想见我奶奶啊,都没爹,哪里来的奶奶?呜呜,娘欺负我,欺负我啊,要是有我爹,我爹肯定帮我的,呜呜。”小家伙儿佯装很是伤心的样子。

    林简琴听了儿子的话,竟然有点心酸了,手里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她确实觉得有些苦了儿子了,“行,不管明天是否能成,娘都给你找个爹爹!”

    小家伙儿马上止住了哭声,那晶莹剔透的眼泪儿还挂在长长的睫毛上呢,“娘说的是真的?”

    林简琴很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小家伙儿见此,便嘿嘿一笑,“好了,那我也给娘说说,我刚才在那个漂亮奶奶身边察觉到的气息。”

    看到小家伙儿终于言归正传了,林简琴也正襟危坐,等着小家伙分析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