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一叶茶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嗤嗤的嘴角抖动一下,却也说不出什么话。

    流浅浅见哥哥的眼睛在动,但却是很呆滞的动。

    她急忙趴在哥哥的身边。俯身听着哥哥的话。

    应随六似乎是拼尽了全身的气力在讲话,他的身体被控制了,精神也被控制了大半。只是他的内心里似乎有一种强大的气息在抵抗着药物的控制。

    “哥哥,你别急。你慢慢说。”流浅浅急忙用白皙小手安抚应随六。并且把耳朵贴的更近了。

    “去……找……蔺……云……泽。”应随六说完这短短的几个字,马上便闭上了眼,脸上一副很是虚脱的样子。

    流浅浅愣了一下。她的脑子飞速的流转,哥哥说的这个名字,她倒是听说过。可是却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她有些焦急了。

    应随六轻微的动弹一下,突然从身下的流水图案荷包里拿出一枚镶嵌着黑蛟宝石的金色令牌,非常吃力的放在了流浅浅的手中。

    流浅浅大惊。急忙往门外扫了一眼。见外面的巡视的卫士朝着这边来了。而且带队的竟然是父王身边那个最心狠手辣的夜无常,她马上将那令牌塞进胸前衣襟中。又佯装伏在哥哥的身上哭泣。

    那夜无常见了郡主在这里,原地站了一下。便朝着这边走来。

    这时候应随六又断断续续的说道,“一叶……茶馆。”

    “好哥哥,这个事我记住了。外面来人了,你别再说话了。”流浅浅急忙附在应随六的耳边说道。

    就在流浅浅刚说完这句话,那夜无常更是脚下的步子快了很多,只眨眼的时间,他便到了门前了,很是粗鲁的敲了敲房门,面无表情的说的哦啊,“郡主!王爷吩咐过,小王爷的房间除了伺候日常的丫鬟,谁都不能进来。”

    流浅浅真是咬牙切齿了,这狗奴才,现如今都仰仗着父王的势来教训她了?她顾不得擦脸上哭着的泪痕,暴跳如雷般的窜出去,一下子到了夜无常的跟前,跳起脚儿啪的一声就甩了夜无常一个响亮的大嘴巴。

    “狗奴才,你是依仗父王的势,如今也配教训的我来了?你是个什么东西?”说完,便不留空隙,没等夜无常眨眼辩解,流浅浅便啐了一口在他脸上。

    “属下……”夜无常愣是站在那不敢动弹一丁点,还没等他说出第三个字,流浅浅已经是捂着嘴的哭着往外跑去,边跑边哭,“我去找父王评理去!”

    夜无常很是无奈的转过身看了看消失在花影壁前的浅浅郡主,他那冰冷的脸色居然在瞬间便的红彤彤的了,赫然的印着一只灵巧细嫩的手印儿。

    流浅浅出了哥哥的绿苑,便急忙的回了自己的住处,一定要在明天哥哥出门之前找到这个什么一叶茶馆,一定找到这个叫蔺云泽的人,这也许是救哥哥的唯一办法,同是为情所累,她是最能体会哥哥的心情了。

    除了应随六的绿苑里的人有些稀落,没什么可忙得,王府里的人们都忙翻了天了,他们的心里都认为着,老王爷的地位又提高了,谁不知道新月公主是太后的心肝?谁不知道如今的天下虽然是小皇上坐龙椅,而那帘子后面的太后当得起这个家?

    夜华初上,这皇城的夜晚果真是任何城市都比不得的,如此的繁华喧嚣,竟然让人有种错觉,这哪里是天黑了,明明是更热闹的另一个白天开始了。

    小家伙儿扒着窗子看着街上人头攒动的样子,听着外面传来的一声声的叫卖声,吆喝声,还有那些耍气法的人的叫声,真是想着冲下楼去,热闹一番,可是娘在屋里盯着呢,娘的心情很不好,他也只好就这么乖乖的趴在窗前看着。

    林简琴呆坐在床上,手里的丝巾帕子搅来搅去,她这会儿突然觉得,最难的不是见到应随六,而最难的事是怎么才能突破那层层叠叠的侍卫?皇家做事,可想而知的是,那么多的侍卫守护着,怎么才能进得去。

    小家伙儿闻着外面街上飘过来的烤羊肉串的味道,再闻着那杏花酒的香气,真是馋的流哈喇子了,他并不是很担心明天的事,因为他总觉得,若是有什么不妙的或者大事发生的话,他早就会心情不畅了。

    倒不是小家伙儿自恃厉害,好像是从他开始练习那术法上的内家之气就开始有这种察觉了,最让他不满意的是,就算能察觉出危险不危险的气息,但是却察觉不出发生什么事,给别人看到是看得出,一到了自己或者娘的身上,他就弄不明白了。

    而且还有个奇怪的事情,就是,小家伙儿感知大个子叔叔的时候,却也是没法感应出细致的事情,并且他在心里总是对大个子叔叔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让他总是瞎猜。

    “臭小子,你又琢磨什么呢?还不睡觉?”林简琴心里有了主意,便朝着坐在窗前的小家伙儿喊了一声。

    小家伙儿很是失落的吧唧了一下嘴巴,又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瞟了一眼外面,说道,“唉!”

    说完便从窗台上下来了,浑身无力的落魄样子走到了林简琴身边。

    林简琴伸出食指,轻轻的戳了一下小家伙儿的额头,说道,“臭小子,不是才吃了饭么?怎么的,你肚子里的馋虫儿又不老实了?你怎么就跟个无底洞一样,怎么吃多少都不见你撑着?”

    小家伙儿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又用一种略带鄙视的眼神说道,“娘,人家正在长身体,吃多点是很正常的。”

    “那你老娘长身体的时候也不跟你这样个吃法啊?”林简琴白了一眼小家伙,心里却在想着拿些钱去楼下给儿子买些吃的了,因为晚饭大部分都是素菜,一盘猪脸肉压根儿就不够小家伙儿塞牙缝的。

    “那不一样的,娘,你是女人,我可是男人,你看看,为什么男人比女人长得块头大又结实的,那是因为小时候吃得多,我要是能天天吃饱了肉,我一定长得更加的比常人结实。”小家伙儿说着竟然撸起袖管让林简琴看他的小胳膊了。

    林简琴嗤嗤的笑了,说道,“嗯,你这一扎长的小肉胳膊,圆滚滚肉呼呼,嗯,真是结实哦,都能嫩的流水珠子了,你还长得比别人结实?娘就见着你比别人吃得多了。”

    林简琴说完便笑个不停,她想起别的事总是会牵连着想起不愉快的事情,唯独跟儿子说着玩,每次都是笑得肚子疼。

    小家伙儿开始耍赖了,又是卖萌又是假哭的,竟然还拿了唾沫当眼泪,“娘,你小时候是不是吃不饱才长得折寿瘦弱?你看,你现在长大了,吃什么也胖不了了,是不是?所以你现在就得趁着我还小,多给我吃些好的,我长大了才能不像你一样的被一阵风吹跑了。”

    “嘿,臭小子,你娘什么时候被风吹跑了啊?得了,本来还想着给你买羊肉串吃呢,这下啊,全免了。”林简琴心里笑的厉害,脸上却装作生气了的样子。

    小家伙儿一听这个,可是不得了了,急忙笑的跟花儿一样的,跟林简琴道歉,“娘,我的亲娘,我的好好亲娘,我就是跟你闹着玩了,娘总是愁眉苦脸的,我还不是想着让娘开心点,吸引您的注意力,不让您想那些不高兴的事?快赏给儿子吃点肉肉呗?”

    林简琴实在忍不住了,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轻轻戳了小家伙儿的小脸蛋儿,“等着,娘下去给你买肉串吃,记住啊,在屋子里哪儿都不许去!”

    小家伙儿在吃的面前绝对的讲原则守纪律,说不动地方就不动地方,果真就是一动不动的坐在床边等着,余光不时的撩拨那门口,只等着娘拿着肉回来好饱饱的吃一顿!

    林简琴下了楼,正在一个小摊面前准备买些羊肉串呢,突然见一个不同寻常的人从她身边穿过。

    她看着那人的眉眼间像是以前府里的楚殇,可是这人走起路来却有些不男不女的倾向,而且稍微的瘦削一些,最让林简琴疑惑的是,这人走过之时竟然身上有些香味儿,正是她以前在林府畅春园里经常用的那种。

    林简琴很是疑惑的看了看那人的背影,只见他很是匆忙,难道这只是个长相相似的,还是说夜里的灯光不是那么的明朗看的不是很清楚?

    “喂,你可别看那人,你小心他的手下把你眼珠子给挖了!”烤羊肉串的小伙子及时制止了林简琴的行为。

    林简琴这才注意到,自从那有些跟楚殇想象的人带着十来个人走过这里的时候,路边的人都不约而同的低头做自己的事情,该做什么做什么。

    林简琴突然来了好奇心,压低了声音问道,“小哥,他是何人,真的有你说的这么严重?”

    等林简琴把脸伸过去询问的时候,那烤羊肉串的小伙子竟然有些吃惊的看着林简琴,磕巴的说道,“小哥,你这长相……”

    林简琴心里一惊,难道是自己的男装打扮出了什么问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