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二章 藏娇阁宁十三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怎么了?”林简琴眼神稍微的有些躲闪,幸而她是背对着灯光的。

    “倒也不是什么别的,你这长相怎么跟藏娇阁的头牌姑娘宁十三娘有几分相似啊?”烤羊肉串的小哥儿嘟囔道。但是他马上摆手说道,“那个,小哥你别介意啊。我也只不过是胡说两句,嘿嘿。”

    虽然对方很是竭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林简琴能看得出。这卖羊肉串的小哥有些慌张,因为他不住的用肩膀上搭着的白毛巾擦擦脑门的汗珠儿,虽说离着火堆近。可是这会儿的天,还不至于到总是擦汗的地步。

    林简琴眼睛一眨,便佯装生气的说道。“你这卖东西的?怎么能拿我跟一个什么花楼的女人比?”

    林简琴此话一出。引得周围的人都纷纷侧目,可是她能觉察的出来,那些侧目看热闹的不是多的。大部分却是一种惊慌和恐惧。

    林简琴对于众人的如此反应更是不解了。她天黑的时候住客栈的时候。那店老板在看到他之后就有些脸色不对,但是经过再三确认她是个“男人”后才放心。

    “哎呦!我的爷。求您别说了,我这些烤串都白白的送您了。您可别这么大声的嚷嚷了,好不好?”那烤羊肉串的小哥急忙苦苦哀求道。

    林简琴一愣,可是为了想把这件事弄明白。还的是问眼前这个小哥,便只好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的给我讲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刚刚穿过行色匆匆的人是谁?为什么大家见我跟一个女人有些相像就这么畏惧!”

    “好说好说,只要您别在这嚷嚷了,来来来,您坐里面来。”烤羊肉串的小哥把林简琴让进了他身后一个面积不大的小店子里,这里面还有个村妇打扮的女人正在将大块的羊肉切成小块扔进盆里,那盆边上还放着整齐的一捆竹签子。

    林简琴坐下来了,还没等开口呢,那烤羊肉串的小哥急忙给倒了一杯茶水,朝着那女人吆喝一声外面看摊子去,那女人便站起身来,在门口挂着的油腻腻的手巾上抹了一把,出去烤肉串了。

    “都是我这张臭嘴啊,在京城里像我们这些小穷百姓,可是不能提藏娇阁的那位头牌花柱姑娘的名字的,否则会没命的。”烤串小哥的脸上尽是骇然之色。

    林简琴一愣,这不就是个花楼的姑娘么,怎么说说她的名字还能丢了命?

    “哦,那刚才那个形色匆匆的人?”林简琴心里想着赶紧的问完了,回去看着小家伙儿,那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要是时间长了,还不知道闹出什么乱子来呢。

    “那就是藏娇阁的当家的,可是在这地方呆的时间长了,便知道,他们那还有个大当家的,只是世人从来没见过那位神秘的大当家人,平时有什么事,都是这个二当家的,也就是您看见的那位给处理了。”烤串的小哥很是小心的说道,边说边看着门口。

    林简琴略有深思的点了点头,“我看他身形像是个男人?”

    林简琴这句话是一句疑问的话,她只是觉得那身影跟楚殇相似。

    “嘘,客官啊,这件事你可别多问了,其实咱们也不知道人家是男的女的,他们藏娇阁刚刚开张的那段日子里,他做派倒像个心狠手辣的男人,可是也不知道怎么了,这最近的日子,他突然不再穿男人的衣服,似乎突然间喜欢上了女人的衣裳,嗯,还涂脂抹粉的呢。”烤串小哥很是认真的说道。

    说完之后他很是谨慎的看了看路上,“他可是出了名的狠辣,这黑道白道的人,他都是认识的,还有,这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藏娇阁的十三娘,只卖艺不卖身,要是谁敢私下的诋毁那女人,都活不过当日的。”

    烤串小哥说的越发的神奇了。

    林简琴有些打趣的说道,“难不成这是让他的姘头出来赚钱,却又舍不得姘头的身子?”

    林简琴真是想笑,这样的人还混林湖呢,简直就是想做婊子又要立个贞节牌坊的活生生的例子。

    那烤串小哥好像是来了兴致,跟林简琴轻轻说道,“可不是这么回事,当然了,咱们这也是听说来的,说是藏娇阁的这位十三娘,长相酷似几分那大当家以前的女人,所以才被这大当家的收了过来到了藏娇阁,那大当家对以前的女人甚是怜惜,以至于不允许任何人碰这十三年呢。”烤串小哥说的是有鼻子有眼的。

    林简琴听了这一段,总是觉得哪里有些不稳妥了,可是一时间又说不出哪里。

    “哎哎哎,今天我再跟你透漏点咱们这里坊间传闻,嘿嘿,据说啊这宁十三娘原来叫什么青菱的,是那未曾露面的神秘大当家为了纪念以前的女人才给取的这么个艺名。”烤串小哥说的津津乐道。

    林简琴皱了皱眉头,她心中越来越觉得这件事真是个稀奇了,正在这时候,门外的烤串小哥的女人喊道,“羊肉串烤好了,要不要辣椒?”

    “哦,要一些。”林简琴被突然的喊声扰乱了思绪,急忙的回了门外的女人。

    烤串小哥也马上止住了嘴,见林简琴起身了,马上很严肃的嘱咐道,“客官,您出了咱们这个门,可不要随便的提起我刚才跟您说的那些事啊,还有,您自己要是想着长寿点,千万别乱说,他们的人可是无处不在啊。”

    面对烤串小哥的好心嘱咐,林简琴微微一笑,双手作揖道,“谢谢小哥,我记住了。”

    两人说着,那门外的女人已经将烤好的羊肉串用油纸给包了起来,那冒着油光的大脸上笑呵呵的,说道,“客官您拿好,吃好了再过来啊。”

    林简琴点了点头,转身便回了客栈了。

    离开了那小摊,林简琴的脚步也快了不少,这会儿功夫,不知道小家伙儿是不是老老实实的呆着呢。

    当林简琴气喘吁吁的爬上了三楼,推门而入看着笔挺的坐在原地纹丝不动的小家伙儿的时候竟然有些惊讶了,问道,“你不会是从我出去了,一直没动吧?”

    小家伙儿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林简琴嘴角轻微的抽动一下,说道,“哎呀我的天,老娘每次说你,哪次不是磨破了嘴皮子你还是会不老实,今天却为了这些羊肉串便的这么老实了,真是让我见识了吃货的最高境界是什么了。”

    小家伙儿现在哪里还顾得老娘说些什么,一下子窜过来,满脸笑嘻嘻的扬起小脸儿,肉呼呼的小手儿已经朝着娘手里的油纸伸过去了。

    林简琴真是对这个吃货儿子没办法了。

    岂料小家伙儿突然来了一句,“娘,你在外面呆了这么久,一定是吃饱了回来的,你是不是自己也吃了这么多,然后比量着你的食量给我买的,对不对?嘿嘿,我猜的对不对?娘,你要不要夸奖你儿子是多么的聪明?”

    林简琴简直是无语了,这个吃货儿子简直是逆天了,难道她只能眼瞅着儿子吃香的,自己就该咽唾沫了?

    林简琴拉下脸,说道,“娘还的吃一串,剩下的是你的。”

    “啊,娘,你怎么不在外面吃多些,得了,谁让你是我的亲娘,你自己说的要两串,我怎么也的给你两串,哈哈哈,吃肉喽!”小家伙儿从那一大把的竹签子里拿了两个,递给了林简琴,自己连窜带跳的到了桌子边上,往上一窜,一屁股坐到了板凳上,狼吞虎咽起来。

    林简琴看着手里少的有点尴尬的两个肉串,再看看小家伙儿面前摆着的五十八串羊肉串,哑然笑了,额,刚才应该多说点,这会儿却也不好意思再跟儿子一起吃了。

    得了,咂摸一下香味就算了,林简琴只好轻轻地坐下来咂摸一下这宝贵的两串羊肉串了,还有,她心里总是在想着刚才在楼下听到烤串小哥的那一番话。

    小家伙儿果然是吃货中的状元郎,很快便将那些羊肉串消灭殆尽了,他突然竟有些舍不得了,看着剩下的最后三串,又把手里还没来得及放下的那根竹签子舔了舔,不停的嘟囔道,“嗯,闻闻肉味儿都觉得心情舒畅。”

    吃完了所有的羊肉串,小家伙儿抹了抹嘴巴,转身见娘还在拿着最后的一串羊肉发呆,很是不解了,便从板凳上秃噜下来,走到了林简琴的身边,问道,“娘,这羊肉串不好吃么?你若是再这么看下去,凉了之后,油腥了,就不香了,你要是不吃,我……”

    小家伙儿那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林简琴手里捏着的竹签子肉串。

    林简琴瞬间从思绪中缓过来,只见小家伙儿眨眼的那一瞬间,林简琴将肉串往嘴角一放,像是撸糖葫芦一般,一下子便将竹签子上的肉块全部的吃尽了嘴里。

    小家伙儿愣住了,“娘?你这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