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三章 你可真是人精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哈哈大笑起来,很是狡黠的看了看儿子,说道。“儿子,你的肉串虽多,可你还没吃够啊。我虽少,可是我吃到了最后。让你看了眼馋。这下你知道了吧,做事情也是这样,不管人家知道不知道你到底多少能耐。你总要留着厉害的见机行事,到最后你才是赢得人。”

    小家伙儿听完,扁了扁嘴巴。说道。“老娘,你可真是人精了,就吃个羊肉串。还给儿子开始讲课了?唉。我还是好好的睡觉去吧。”

    林简琴见小家伙儿不买账。有点怒其不争的样子,想说话。可是正赶上那肉块里有个脆骨儿,只能嚼碎了咽下去再说话了。

    娘俩稍微的洗漱一下。便熄了灯睡了,明天还有很多的事情,并且明天发生的事。也许会影响他们娘俩这辈子的命运吧。

    京城的夜格外的喧嚣,客栈外面的熙攘也不知道是何时才退却的。

    当只有细微的夜风拂过渐入梦想的皇城各处的时候,小家伙儿睡得很香,还伴着细微的鼾声,林简琴睡得浅,她的脑子里一直在想着楼下卖烤串的小哥的那些话。

    藏娇阁的后院里这会儿是整装待发的了。

    夜色正浓,藏娇阁的前院也是如往常一般的灯红酒绿,哪里还有人注意的到这里的后院的异常?

    一个身着紫红长袍,肩披浅粉簇花团锦斗篷的人站在了院子的中央,那身形倒是岿然不动,他清了清嗓子,朝着那跪在地上的将近四十身着黑衣的男人说道,“大家都是我楚某人最信任最看的上的兄弟,明天的这一战是决定着咱们兄弟们是否还能在这皇城站住脚的关键一战。”

    那些人用齐刷刷的低头表明了心迹。

    “咱们的主子过去对咱们兄弟们的好,我希望咱们大家都明明白白的记在心里,得了恩情便要报答,这是不言而喻的。”

    “当家的,您不用多说了,明天这一战,我们兄弟们都必然是拼死一战的!大当家的仇人就是我们的仇人!”期中一个在楚殇身边的男子坚定勇猛的语气说道。

    那剩下的人们也是声声附和。

    “那好,咱们今晚上先吃好了休息好了,天一亮就装作贫民小贩出去,等大事一完,咱们回来大醉三天三夜!”楚殇压低了声音的招呼道。

    众人散去了,楚殇轻轻的抿了抿鬓前碎发,仰首看了看三层楼上的楼阁中,主子坐在那里看着这里的一切。

    楚殇稍作喘息之后,便急忙上了楼上去了,他很是担心主子的安危,可是前几日说好了的事情,这会儿又是改变不了的,主子说的也是很对,这在皇城了,怕是百分之九十的人都知道了藏娇阁的当家人楚殇了吧。

    他上了楼,当第一脚踏上那廊道的木板的时候,他放轻了脚步,主子不喜欢动静太大的。

    林无尘满眼里都是恨意,他眯起那细长的眸子看着无尽的黑夜,淡淡的说道,“都安排好了?”

    “嗯,一切安排好了。”楚殇很是利索的回答道,他说完这句话,又紧追说到,“大公子,我想……”

    “你的心思,我何尝不明白,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会保重自己的。你也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一吧。”林无尘淡淡的说道,他不去看楚殇那担心忧虑的眼神。

    楚殇见主子不肯再多说,脸上挂着的担忧和焦虑也只能忍着了,他轻轻地转过身子,刚想着迈步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件什么事情,便迟疑了一下,自然脚步也停了下来。

    “大公子……”

    “楚殇,你放心好了。”

    “不是,我这两日发现了个奇怪的人,额,他的实力我估量不好,嗯,他带着的人,也是不好估量,只是我让人打听了他的名字,叫蔺云泽的,这人也是奇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楚殇思量着说道。

    林无尘眉睑皱了皱,问道,“他是宫里的,还是王府的?”

    “这个到不是很明显,我手下的人探到,这蔺云泽从来就没进过宫里,更没进过王府。”楚殇说道这件事的时候也是满脸的不解。

    林无尘那幽深的眸子只看着茫茫夜色,半天才说道,“只要他不是宫里的也不是王府里的,跟咱们不相干,最好在明天之前,知道多一些这个蔺云泽的事情。”

    “大公子放心,咱们在这皇城里也算是一方的霸主了,若是他不知道死活的来碰钉子,我是不会让他好过的,任凭他的功夫再高,我也有的是办法。”楚殇恶狠狠的说道。

    林婉宁听了之后,嘴角勾起一抹很满意的笑意,挥了挥手,“你去歇着吧,这会儿我也乏了。”

    楚殇听完便踏进了林无尘身后的房间,很是麻利的给林无尘普好了床铺,准备了洗漱的清水,准备换洗的衣裳,这才离去。

    林无尘滑动轮椅进了屋子,坐了好久,这一坐便是到天亮了。

    藏娇阁的风声在外人看来,却是怎么都没什么异样的,只是王府里的却不同了。

    流千慕坐在扑了一张老虎皮的宽大红木长椅上,看着眼前的几个侍卫和心腹,语重心长的说道,“今天晚上王府的安全问题,你们一定要保证,明天早上还要保证音儿的安全,这从王府到定亲仪式的路上,你们更是要多加小心。”

    众人齐声遵命。

    又交代了些别的事情,流千慕便让众人离开了。

    这时候王妃端着一碗参茶走过来,脸上带着些忧虑,“王爷……音儿他……”

    “你放心好了,我是他的父王,我这么拼命的去博取大好林山,还不是为了他?我下药的分量是计算好了的,这两天若是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搀和,他的神智会慢慢的清醒一些,只是要等体内的全部毒素去掉,还需等定亲仪式完了之后,我再拿解药。”流千慕很是严肃的说完又看了一眼王妃。

    王妃很是小心谨慎,她知道流千慕的那个眼神是在警告她,不准她做什么手脚,心意软放了儿子。

    “可是既然王爷想着一举大事,为何要音儿吃了那东西,那可是伤人根本的。”王妃有些难过的说道。

    “若不是趁着这个仪式,太后,皇后,公主,和那些个大臣怎么可能全部的出现在裕源馆?倘若在皇宫中,都是戒备森严,有什么机关我们都不知道,怎么能得手?”流千慕有些生气的瞪了王妃一眼。

    王妃急忙低下头,将参茶恭敬的端到了流千慕的眼前。

    “我若是不给音儿吃了这药丸,他早就跑了,你以为他这么多年在外面是白混的?”流千慕很是不屑的看了王妃一眼,“他肯在府里被关几日,那是因为他觉得他的父王和母妃可以放他一马,若是在最后的时候咱们还是不肯让他,他定然是要逃走了!”

    “那……”王妃焦虑的眼神,听了流千慕这么一说,“他现在就没人来……”

    “所以我才让人看紧了!在我围杀擒住皇上太后之前,音儿必须参加这个定亲仪式,必须亲自露面,必须让大家都信任!”流千慕深深的出了一口气,端起那碗参茶便一饮而尽了。

    王妃垂下眼睑,眼珠子却不时的滴溜转着,她在琢磨王爷的心事,若是当真只是让儿子引蛇出洞,她也不再争执些什么,可是看着儿子每日都是傻傻呆呆的,她也是心都碎了。

    见着流千慕的神色,王妃心里思忖一会儿,便去帮王爷收拾睡前所需了。

    睡不着的时候,夜是无限的长;睡不够的时候,夜是短暂的很。

    当那些因为过多的事情而憔悴了一夜的人,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天亮了,而客栈里的娘俩则是不约而同的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坐了起来。

    “娘,吃早点么?”

    “必须吃啊,行刑的人还有断头饭呢,咱们只是去讨个说法,怎么能不吃饭。”

    “娘,你太英明了,不吃饭,我会没力气走路,没力气说话,更没力气施展功力保护娘。”

    “算了吧,你就直接说你不吃饭是个废人算了。”

    “嘻嘻,不要说的这么直接么?人家也是个男人啊,要面子的。”

    “我呸,你还是男人?面子?面子是什么东西?能吃饱了不饿?”

    ……

    只是起床穿衣服的这么一小会儿的时间,娘俩便开始了相互的唠叨不休了。

    虽说是唠叨了些,可是总有些暖暖的情意在,那藏娇阁可就不是如此了,掩藏不住的杀气笼罩着整个后院,前面的歌声笑声歇息了,后面的杀气冲溢出来了。

    王爷府里更是紧张有序。

    流浅浅远远地见着哥哥被灵儿那丫头和另外几个父王身边的人伺候着,哥哥穿上那大红的袍子突然那么的扎眼,让人觉得有些眩晕,哥哥的眼神依旧那么呆滞,那些丫头婆子的,搀着哥哥坐在了挂着透明纱帐的马车上。

    王府里的人全部都被安排事宜,只是流浅浅身边几个贴身伺候的没有被安排什么事。流浅浅知道父王这次是要逼宫去了,外面带了守卫,家里自然也是要留下一些,以防万一的。

    她不被允许进入哥哥的绿苑,也只能远远的看着,只是她心里却一直在担心,昨晚上终于让身边的画衣丫头找到了那一叶茶馆,将那枚黑蛟令牌给了一个叫做蔺云泽的男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