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四章 等着哥哥被救走的好消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流浅浅扶着那海棠树,默默的念叨着,“希望哥哥被他们救走。这样也就不会这么辛苦了,希望哥哥能早些找到那个女孩子,这样也就过得幸福了。”

    流浅浅身边的丫头画衣很是小心谨慎的说道。“郡主,咱们回去吧。在这里呆的时间久了。怕又会有些多嘴多舌的人,把这件事告诉了王爷王妃,到时候郡主的日子又不好过了。”

    流浅浅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在这里也是徒劳了,还不如回自己的园子来,等着哥哥被救走的好消息。

    东方的地平线上那红彤彤的太阳像是急着看好戏一样的跳出来了。

    王府里一阵的锣鼓喧天的吹打。格外的喜庆。浩浩汤汤的队伍朝着裕源馆去了,细心的人能够分辨出来,这些紧跟着王爷阵仗的人。都是些有身手的人。他们的喜庆紫红布衫里面穿的可是紧身的利于战斗的衣裳。每个人的鞋靴之中都是有匕首短兵的人。

    藏娇阁里的那些杀手们也都换上了或是菜农或是小贩或是上街的平常人家了。

    宫里的那位岂能坐以待毙。太后能做这么久,那也不是吃白饭过来的。

    只是比起这暗藏杀机的一切来说。客栈里的娘俩却轻松很多了,娘俩有说有笑的下了楼。正好店小二正在往木桌上给那些老早来的客人上菜呢。

    “娘,咱们吃些东西再出去还赶得上么?”小家伙儿虽然跟娘在说话,可是眼神却一直往人家桌上的香菜凉拌猪脸肉片瞟。闻着那香味儿,小家伙儿已经没出息的流口水了。

    林简琴当然看得出儿子的没出息样儿,可是她的心里也确实有点着急了,万一王府的队伍从客栈门前路过了,那可就晚了,她没有理会小家伙儿,而是径直走到了门口,询问了一下路边一个摆摊儿的中年妇女,再确定那王府里的人还没路过呢,这才折回来。

    “喏,吃饭可以啊,但是不能磨磨蹭蹭的,今天可是有事。”林简琴严肃中不乏疼惜的摸了摸小家伙儿的后脑勺。

    小家伙儿的目的是吃点好的,娘都答应吃好的了,他还有什么不能答应娘的,连想都没想便急忙点头,“都听你的,嘿嘿,咱们也吃点他们那种菜吧,看着就可口。”

    “哼,不光看着可口,你闻着都可口吧,得了,你自己想吃什么跟店小二叔叔去说,娘要坐在门口那张桌子旁,边吃边看着外面的情况。”林简琴套了点碎银子给了小家伙儿。

    “嘿嘿,娘,咱们家大狼狗还的吃饭吧,骨头哦,这点钱少了点。”小家伙儿心里是想着多要点钱,好自己多做主买吃的啊,于是乎,可怜的大狼狗这会儿变成了挡箭牌。

    林简琴的心思在门外,听了小家伙儿的话,也没有去细细的琢磨,于是便又给了小家伙儿一些钱,随后径直朝着门口那边的一张桌子走去。

    小家伙儿乐颠颠的跑到了柜台旁,只因为个子太矮,当他说话要饭菜的时候,愣是让刚才猫在柜里没注意外面情形的店伙计吓了一哆嗦……大白天的只听得到说话却见不到人,不会闹鬼吧?后来小家伙儿实在看不下去,绕了个弯儿,走到柜台的小门处,里面的店伙计才看见是个小孩子。

    小家伙儿很是高兴的要了自己喜欢吃的东西,美美的看着那些菜肴,竟然亲自端着菜肴到了桌子旁,生怕人家给偷吃一点似的。

    林简琴这会儿已经没有心思了,她虽然喝着粥,可是木勺子总是会偏离嘴的方向或者瓷碗的方向,因为她时刻注意着门外的动静。

    小家伙儿吃完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很响亮的打了个饱嗝,这才说道,“娘,你看我,那么多东西都吃光了,你总是看着外面,这么半天,一碗粥都没吃完,我看你还是专心喝完了粥,咱们也好早点去街上。”

    林简琴听完,突然觉得小家伙儿说的很有道理,多数人何尝不是如此,心中有事,便意识恍惚的,两件事一件都做不成,倒不如快刀斩乱麻,做完一件说另外一件。

    快速的喝完了米粥,林简琴便拉着小家伙儿的手朝着街上走去。

    娘俩在门外走了还没有二里路远,便看到了远处的人群嚷嚷的厉害,就在那拥挤的人群中,似乎是瞬间的涌现出了无数的官兵装扮的人,他们手里握着长枪,那光亮的枪箭头发着寒光,在阳光的照射下真是有些让人畏惧,这些人大声的嚷嚷着,用长枪挡住了路边两旁看热闹的群众。

    等路边的人们被老实的隔开之后,那官兵的后面便跟着一群的吹吹打打的人,一个个衣着显亮喜庆,这吹打之后的更有许多打着华盖,团扇的佣人们,在后面便是坐在马车里的王爷。

    “天啊,这车辇居然用六马并驾齐驱!这不是天子的仪仗么?这老王爷现在这得是如月中天的权势啊。”一个站在林简琴背后的人概叹的说道。

    林简琴愣了愣,想着老王爷的种种行为,与他现在的嚣张跋扈真是不谋而合,这真的是要篡权某位啊。

    就在这时候那些官兵们,很快的朝着这边过来了,路两旁的百姓万民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一个个的低着头不敢去看。

    林简琴的余光突然看到了身后不远处一个烧饼摊位旁竟然有个坐着轮椅的男子,怎么如此相像!

    林简琴心中大惊失色,手心里冒出了凉汗!那人除了不带笑容稍微瘦削,简直跟无尘哥哥一模一样!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无尘哥哥为了当年的事来了京城?不好!无尘哥哥恐怕是要对应随六那个蠢货下手啊!可是林简琴又怕自己的眼神看走了眼,就又轻轻的扭过头看了一眼,只一眼!她发现那个人也在紧盯着她!

    这时候远处的车辇徐徐而来,一阵清风吹来,前面马车上的流千慕正在威严肃穆的坐着,他目不斜视,似乎这才能彰显他的帝王风范,是旁人所不能及的。

    就在这时,流千慕车辇后面紧跟着一辆略微素雅一些的马车,换成了四匹马并驾齐驱,那车上的人依着座位后面的靠背,透过薄纱,只看得清轮廓。

    “应随六!”林简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就那么在众人跪拜的时候,她站的笔挺的满脸泪水的歇斯底里的吼道。

    小家伙儿完全被娘的气势所吓的惊呆了,只张嘴巴瞪着大眼睛看着,娘那从来没有过的样子!

    流千慕隔着薄纱帷帐一眼就看出了林简琴是林原道的女儿,而且还是当年护送军饷的期中一个,压低了声音跟夜无常说道,“本王不想再见到这个女人了。”

    夜无常瞬间脚下一点便从流千慕的车辇后窜出了人群,如鬼魅般神速的朝着林简琴逼过去。

    应随六的内心深处正在跟那丸药争斗,他一直都左右不了自己的言行举止,可就在这时,她听到了外面人群中的一声响彻耳际的嘶吼,他的内心深处和脑海深处似乎像是瞬间穿过一缕清露一般的,整个混沌的神经有所缓解!

    他循着外面的声音望去,见到那个满脸委屈倔强又超凡脱俗的女人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像是放彩片一样的闪过很多过去发生的场景!

    也是这个时候,正在林无尘要一拍轮椅跳起来刺向那车辇中的人的时候,突然间觉得眼光所到之处,有个黑影闪过!正是朝着那瘦削的琴儿闪去!

    林无尘愤怒的拍椅而起,更像是离弦的箭一般朝着林简琴飞奔过去!

    那些埋伏在人群中的藏娇阁的杀手们,见到了主子已经从人群中闪现,并且带着巨大的杀气,大家伙也马上抽身而起,个个都如带着寒气的利剑,朝着那车辇中的王府中人杀过去。

    顿时那错落有致浩浩汤汤的定亲队伍变得错乱不堪,哀嚎声遍野!

    可是流千慕身前身后十几米的那些礼仪小厮却毫不慌张,很是专业的将手中所拿之物平稳放于地上,从靴子中利落的掏出匕首利剑,与从群众中纷涌而上的藏娇阁杀手厮杀起来。

    流千慕很是气愤的怒吼道,“尔等听命,今天杀敌手最多者,本王赏赐良田百顷!美女五人!金银无数!”

    人群中越发的混乱了,还有不少遭殃的百姓,更是横死街头了。

    林简琴站在那里正想着接着喊话,今天来都来了,不管是死是活的把话说清楚,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但就在她想着喊话的那一瞬,突然间感到了从侧面的人群中直直逼过来的寒气!

    小家伙儿则瞬间的眯起了两眼,要调动身边的气息保护娘亲,他早就察觉到了那阴森的杀气!

    与此同时,林简琴正看着那黑衣人拿着利剑直逼过来的同时,她已经没时间躲闪了!小家伙儿运作的气息突然发了出去。

    原本见林简琴就在眼前,练武之人总是有些察觉的,夜无常根本没觉得林简琴那个瘦削的漂亮女人会武功,但是当他手中的匕首就在离着林简琴只有三寸之距的时候,突然觉得周身的气息陡然被逆转,浑身血液犹如顷刻间逆转了,他马上便头晕目眩起来!

    小家伙儿镇静的喊道,“娘,我们先跑!”

    就在小家伙儿拉着林简琴跑的同时,那突然摔倒在地的夜无常又弹跳起来,手中的匕首狠狠逼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