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五章 琴儿,你还好好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突然有些绝望了!她死不足惜,可是儿子怎么办?!

    突然一双冰冷的手将她和儿子抱住了,像是腾云驾雾一般的飞了起来。

    那些藏娇阁的杀手们自然是看到了主子的所为。这会儿主子再救人,他们岂有袖手旁观之礼?

    于是乎,就在刹那间。上来了三个杀手,与夜无常厮打起来。

    林无尘抱着林简琴和小家伙儿落在了远处一家茶馆的楼下。现如今。这里倒是比刚才的街道安静了很多。

    林简琴紧闭着双眼,倒不是说她多么怕死,她是真真的怕见到儿子的惨状。她心里真是骂了自己不下上千遍了。

    “娘,你怎么了?快睁开眼,是舅舅救了我们。”小家伙儿拉了拉林简琴的手。

    林简琴心中大惊。看着身边的小家伙儿安然无恙。竟然全不顾身边的行人和林无尘,一把搂住小家伙呼呼的哭了起来。

    她使劲儿的搂着儿子,生怕一下子儿子就被人抢走了是的。

    林无尘突然微微的笑了。他的笑依旧如三月春阳那样的温软如玉。他有些瘦削了。可是嘴角那勾起的弧度依旧那么的美。

    “琴儿,你还好好的。你还是好好的……”

    林无尘显然是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他两手不停的捏着衣服。

    林简琴痛哭一场。这才转过身,呜咽的说道,“无尘哥哥。谢谢你救了我们娘俩!”

    “谢谢舅舅!”小家伙儿很合事宜的喊了一声。

    似乎这一声将林无尘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林无尘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两条僵硬的毫无知觉的腿,他面露出难看的脸色。

    林简琴刚才的呜咽多半也是惊吓之余,她看到了林无尘那两条腿的时候,自然也想到了当年山崖前,林无尘不小心坠落山崖的情形。

    “无尘哥哥,我不是有心的。”林简琴不再跟对视林无尘,她以前不知道林无尘的情意,如今既然知道了,那就要有必要躲避了。

    林无尘嘴角勾起一抹温软的笑意,“这些日子不见,琴儿倒是变得怪怪的了。嗯,我带你去我那里吧。”

    林简琴马上很敏感的说道,“刚才那是你们的人?你们要杀王府的人?”

    林无尘倒是毫不掩饰,他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简单,“他的爹爹当年在惊鸿岭杀了林家所有人,除了你我,他又要杀了我,就连你,他还不是狠心的要杀了?流家的王府的人都不配活着。”

    林无尘音调低沉,似乎字字都带着无限的恨意和愁怒。

    “不不不,无尘哥哥,一定是误会,那天晚上在悬崖边上的那一切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的!”林简琴急忙的辩解道。

    “呵呵,琴儿,你虽然平时有些小小的刁蛮,却在大是大非面前毫不含糊,怎么如今在遇到了这件事的时候,却如此的糊涂起来?!”林无尘虽然没有大声的吼道,可是他的脸色已经是很难看了。

    林简琴脑海中竟是刚才马车上那个神经呆滞的应随六的样子,想着他是不是又遇到了什么劫难?不敢再多想一丁点,突然跪在了地上,“我求无尘哥哥放过应随六!”

    林无尘见到林简琴如此这般,心里更是痛恨极了!

    可是他的心里又是那么的宠溺她,不想当面伤了她,便努力的微笑着说道,“你先跟我回藏娇阁,我这就告诉他们怎么做。”

    林简琴见林无尘的面色并没有什么不妥,也就拉着小家伙儿的手,跟着林无尘坐着拦下来的一辆马车,朝着藏娇阁的方向去了。

    这会儿的藏娇阁还是安静的很,前院的姑娘们都在休息呢,除了那些佣人仆役在打扫清洁,也听不到什么别的动静。

    林无尘从上马车的那一刻起,一直拉着林简琴的手,林简琴几次试图挣脱,却不料林无尘死死的攥着,每次林简琴要求松手,他都是淡淡一笑,说是到了藏娇阁再说,怕路上不安全。

    小家伙儿把这一切也都看到了眼里,只是这会儿没什么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若是没有外面那人的追杀,小家伙儿想必就不会这么看着了,不过好在,舅舅只是拉着娘的手,仅此而已。

    这会儿的藏娇阁还是安静的很,前院的姑娘们都在休息呢,除了那些佣人仆役在打扫清洁,也听不到什么别的动静。

    林无尘从上马车的那一刻起,一直拉着林简琴的手,林简琴几次试图挣脱,却不料林无尘死死的攥着,每次林简琴要求松手,他都是淡淡一笑,说是到了藏娇阁再说,怕路上不安全。

    小家伙儿把这一切也都看到了眼里,只是这会儿没什么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若是没有外面那人的追杀,小家伙儿想必就不会这么看着了,不过好在,舅舅只是拉着娘的手,仅此而已。

    到了藏娇阁的时候,林无尘虽然脸色无异,可是他的眼神中却是不尽的兴奋.

    这一幕被伺候十三娘的丫头画萤看在了眼里,她便匆匆的朝着自己的主子的屋子疾奔而去,她来了这里这么许久也没见过这个仗势。

    林无尘拉着林简琴一直到了三楼的他自己的房间,转身关上了房门,这才松了手。

    那木门被砰地一声关上的时候,林简琴的心颤了一下,不行,现在应随六那家伙一定是祸不单行了,无尘哥哥要杀他,他的那个什么冷血狠毒的父王带着他进宫,想必也是有预谋的,皇宫里更是杀手众多,这次真是倒霉透顶了。

    小家伙儿扬起小脑袋看着自己的娘,脑子里却在努力的想主意。

    “琴儿,有你在,我安心多了,我一直以为你那天晚上……哦,不提这个了,只要你还活着就好,琴儿,你知道么,我这么长的时间……”林无尘显然有些语言凌乱,头绪混乱。

    “无尘哥哥,我请求你,救救应随六吧!”林简琴说完,眼神如死灰般的跪在了地上。

    林无尘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时间林简琴会这么做,当下愣了一会儿,才很不高兴的说道,“我与他是生死之仇,怎么可能救他!琴儿,你不要再多说了,难道他对你的伤害还不够?我知道你心里喜欢他,可是他又是怎么对你的?琴儿,你也知道,我是喜欢你的……”

    “无尘哥哥,他要是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林简琴直截了当的打断了林无尘试图说服她的话。

    “你这又是何必?他能给你的,我也都能!”林无尘一掌拍在了桌子上,虽然他的声音极低沉,可是那桌子上的声音却让人惊恐。

    小家伙儿已然是做好了备战的状态,虽说他还小,不一定在拳脚上赢得了林无尘,可是他修炼的内家气息却不是凡人所能比得了的。

    “我要的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只是他那个人。”林简琴目光仍然很是坚定的直视林无尘。

    林无尘那拳头攥的骨节嘎嘣响。

    随时如此,小家伙儿却才察觉不到什么危险的气息。

    许久,林无尘突然转身说道,“救了他也行,但是你不能离开我!若是你不答应……我也不多说,今天不光我藏娇阁的人去杀流王府的人,宫里的也已然摆好了鸿门宴,他是必死无疑了。”

    林简琴竟然连想都没想,便痛快的说道,“只要你去救他,我什么都答应你!”

    林简琴的这句话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小家伙儿愣住了,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娘,真是想不明白了,娘明明喜欢的大个子叔叔,怎么这会儿为了救大个子叔叔,这是要嫁给舅舅的前兆么?

    小家伙儿一下子栖身过来,“娘……”

    “惊鸿,你不必说,娘已经下了决定。”林简琴面如死灰,目光坚定的看着地面。

    “即是如此,那就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这就去差人去营救他!”林无尘说完便急匆匆的出了藏娇阁。

    当林无尘急匆匆的出了藏娇阁的时候,恰巧被在一旁偷听的宁十三娘看到了,她很是怒火冲天的剜了一眼楼上,她怎么会咽得下这口气?

    小丫头画萤阴阳怪气的说道,“宁姑娘,咱们这藏娇阁里谁不知道大当家的对您的宠爱?谁见了您不得低头哈腰的?如今冒出这么个野女人,竟然要跟您分一杯羹!不瞒宁姑娘说,我瞧着刚才那女人有几分模样像姑娘您!”

    那宁十三娘本来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她本就焦躁狂热的性子,再加上林无尘和楚殇的庇佑,很是张狂,突然间被别人横插这么一杠子,她当然是恼羞成怒。

    宁十三娘气呼呼的上了三楼,又恼怒的踹开了林无尘房间的门,正巧这会儿林简琴和小家伙儿在里面吃东西呢。

    其实林简琴和小家伙儿刚才已然是商量好了的。

    当林无尘离去了之后,小家伙儿还莫名其妙的问娘为什么答应了舅舅,但是当小家伙儿听到了娘的回答时,他再一次的明白了一件事,果真,越是漂亮的女人说话越是不靠谱,因为娘说了,答应了的事还可以反悔啊,她又不是什么君子,只是个小女子!

    小家伙儿正津津有味的吃着油炸糕的时候,被那突如其来的踹门声惊住了。

    这时候只见一个身着海棠色襦裙的瘦削女子映入了林简琴母子俩的眼中。

    这女子果真是有几分像自己,林简琴上下的打量了一下那女子,像虽然是像,可是风流胚子的也就没什么气质可言了,只是徒有其表罢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