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六章 真是不知道好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很是鄙夷的笑了笑,再想想昨天晚上听烤串小哥说的那些话,果真这民间传闻也是不容小觑的。竟然说的如此的贴切。

    还不等林简琴开口,那刁蛮嚣张的破落户竟然站着林简琴面前,一手叉腰一手颐指气使的指着林简琴。讥笑道,“呦呵。你就是传说中的勾引我们藏娇阁大当家的狐狸精?是不是仰仗着有三分像我。才这么嚣张?我不教训一下你,你真是不知道好歹了!”

    林简琴冷笑一声,用更加鄙夷的眼神看了看那宁十三娘。“我说,肮脏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你的德性。你是因为有老娘我的三分模样才能这么作威作福的,如今见了本主,竟然还大言不惭。真是笑死人了。”

    那宁十三娘被林简琴这一呛。更是怒不可遏了。“明明是我认识大当家的在前!你……”

    “你什么你?我和哥哥在府中玩耍的时候,你恐怕还不知道在真么肮脏龌龊的鬼地方伺候什么脏男人呢?你可知道你为什么从青菱变成了宁十三娘?哼。老娘今天让你死的明白点,你的姓。是老娘的名字,你的名字是老娘在你口中的大当家面前消失的日子!你算是个什么狗东西?”林简琴说完便轻蔑的啐了一口在地上。

    那宁十三娘竟然惊愕的不说话了,气的满脸涨红。

    “宁姑娘。听她胡说,她只不过是个新来的,咱们犯不着跟她礼遇!我看就是欠打!”那狗仗人势的丫头画萤说道。

    宁十三娘瞬间明白过来,便恶狠狠的说道,“画儿,你去给我叫人,我今天不扒了这女人的皮!我就不姓宁!”

    “啧啧啧,你本来就不姓这个字,你也不配!还叫人?叫谁?你以为进来了,还想着出去?”林简琴说话间已然是撸袖子准备打架了。

    小家伙儿则看的起劲了,一边吃着油炸糕一边说道,“娘,你怎么说也是有点防身小功夫的,对付这么两个女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喏,儿子就在这看热闹吧,顺便看着门,省的她们跑了。”

    小家伙儿的话音儿刚落地,那宁十三娘和画萤便像是撒泼一样的冲了上来。

    林简琴哪里怕这些,若不是那些什么世外高手的,她就算对付个壮汉也是绰绰有余的,更甭说这两个绣花枕头的女人了。

    一阵的叮咣噼里啪啦,楼下的人显然是都被吵醒了,只是大家都聚在大厅,毕竟那是大当家的房间,除了二当家的和宁姑娘是没人能上去的啊。

    林简琴看着那挑拨成性的恶妇模样的小丫头,便是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踢过去,直重对方要害,那丫头瞬间躺在地上,脸色灰白,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

    原本很是泼妇一般的宁十三娘,见了自己的帮手成了这幅模样,顿时呆住了,用很畏惧的眼神看着打架正欢如同打了鸡血一样根本停不下来的林简琴。

    林简琴突然觉得,原来虐一下渣人竟然如此的神清气爽,浑身都通透了,心情好了不少。

    那宁十三娘,转身就像拉开门跑,岂料就在她跑到门前的那一刻,小家伙儿原本就是守在门口的,只轻轻把小腿儿往前一伸,扑的一声,那宁十三娘便狗吃屎一样的趴在了地上,愣是碰到了鼻子,鼻血横流。

    只待她想要抬头朝外惊呼的时候,迎面便是小家伙儿的两拳,顿时,这宁姑娘是两眼乌黑青紫的,像个熊猫了。

    “娘,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赶紧的走吧,不然等舅舅回来了,真是不好说了。”小家伙儿真是精明,吃着油炸糕还能恰到好处的添上一脚两拳,然后再提醒娘结束战斗。

    娘俩大摇大摆的从三楼走了下来,下面的人只听到那三楼的宁姑娘呜呜的嚎啕大哭,更是摸不着头脑,大家可是听说了,这娘俩是大当家的亲自接回来的,更是不敢大声喘气了。

    就在众人屏息凝神,面面相觑之中,娘俩大刀阔斧的走出了藏娇阁。

    “娘,赶紧的,咱们往城外跑吧。”小家伙儿说道,可是话音刚落地,突然从旁边跳出一个青衣男子来。

    林简琴一惊,难道是林无尘派的人在监视?

    “这位姑娘是否就是林简琴姑娘?”那人却是很彬彬有礼的样子。

    林简琴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反问道,“你是谁?”

    “我们堂主蔺云泽让属下在此等候二位,烦劳二位请跟属下去城外桃花亭。”那男子说完很是恭敬的作出请的姿势。

    林简琴更疑惑了,怎么最近莫名其妙的人这么多?

    林简琴给了小家伙儿一个眼神。

    小家伙儿确实的感知了一下这个带刀男子,没有一丝的杀气。

    “我们不认识你们的什么堂主。”林简琴说着便把儿子揽在身后。

    “那,请问姑娘认识流王府小王爷吧?”那年轻人仍旧是一脸的严肃,“姑娘请速速跟属下过去,不然晚了可就耽误了大事了。”

    林简琴还是不能相信,即便不是林无尘的人,难保不是老王爷流千慕那个老贼的人?

    “姑娘,宫中已经大乱,想必小王爷很快能被蔺堂主救出来,你们便可早日离开了。”那男子有点焦虑了。

    “那我们怎么知道你不是流千慕的人?”林简琴质问道。

    “您身边这位小爷,虽是孩童,可是身体内的气息深厚无比,若是半路发现有什么不妥,完全可以杀了属下逃命,姑娘……真的是时间紧迫!”那年轻人脸上的焦虑之色溢于言表。

    小家伙儿突然说道,“娘,咱们去去无妨,反正早晚要出城的。”

    林简琴思虑片刻,正好,不然他们娘俩这会儿出城还真是个麻烦呢。

    林简琴母子俩便随着那年轻男子急匆匆的离开了。

    林简琴果真算是幸运了,只是应随六就没那么幸运的了。

    在平安街上被劫的事情,显然是惊动了皇宫里。

    太后当机立断的派了侍卫来保护流王府的人,明面是保护,实则还是想着把这些有叛乱之心的臣子囚禁起来吧。

    当林无尘折回平安街的时候发现那里还在打斗,只是流千慕和应随六的踪影却是早就不见了,原来这父子俩已经在前往定亲仪式的路上了。

    裕源馆里死寂一般,太后坐在正中,而新月公主则是坐在帘内。

    殊不知,这裕源馆原先被流千慕布置的那些人早就被太后的人控制了。

    “皇儿,今天务必要把流千慕抓起来,斩草就要除根,这是自古以来为君者的必修之课。”太后面带威严。

    小皇帝很是尊敬,称是。

    “皇儿,等流千慕父子俩带着人进来的时候,让人把后面的信鸽放了,这京城便连只苍蝇也不能进出,这裕源馆也就与外界隔离了。”太后微微的闭着眼睛,很是自信的说道。

    “母后……”皇上的神色有些郁郁,他虽然也知道自己的王叔平时骄横,可是如今真要动手,真是有些心酸。

    “皇帝,你若是再这般的软弱性子,你的龙椅就要给他坐了,难道你亲自去了积羽城,又亲自去了惊鸿岭的练兵场,没有发现现在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你再这么坐视不管了吗?”太后的情绪稍稍的有些激动了。

    皇上不再做声,他小时候父皇大多都是出征在外,每天都是东讨西伐,倒是王叔,只要有时间就带着哥哥应随六过来玩。

    想着原来的情分竟然变得今日这么剑拔弩张了,他不由得有些心酸,可是在积羽城看到的那些叛逆之事,再想想惊鸿岭里王叔截获的那么许多的军饷,他也是矛盾的难受。

    皇上又想起了在谪仙镇埋伏着,将王叔设计回京的那件事,突然觉得母后才是最有手段和心机的。

    就在这时,流千慕呆着有些浑浑噩噩的应随六已经走到了庭院里。

    外面的丝竹管弦之乐声也渐渐响起,这园子里倒是一副很和谐的气氛,只是暗藏杀机的园子此时却看不出什么异样。

    “老臣给太后皇上请安,给公主请安。”流千慕只是站立着拱了拱手,却不肯行君臣之礼。

    旁边站立的礼部侍郎很是不满的站出来说道,“启禀皇上,太后,流王爷虽然是功高可是也不能废却了君臣之礼,他竟然在堂上如此失礼。”

    太后只是微微一笑,并没说话,朝着身后拿着团扇的丫鬟使了个眼色,那丫鬟便朝着幕后走去了。

    皇上也笑着说道,“李侍郎,流王爷本就是朕的王叔,他年事已高,这些礼节也就算了,何况今日是哥哥和新月的大喜之日。”

    太后却似笑非笑的说道,“皇帝,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现在是面对着文武百官,即便是哀家在皇帝的面前,还是要恪守礼节,更何况是你的王叔?若是没有文武百官在场,只有咱们自己家人,当然就要依照你刚才说的那样了,才能更显得一家和气。”

    就在这时,流千慕很是狂傲的态度突然变的有些狐疑起来,他左右的看了看,竟然没有他的座位!

    流千慕很是不高兴的拉下脸,说道,“太后为了惩罚老臣,就竟然连一把椅子都不肯给我了?”

    太后只是笑而不语。

    皇上也是这才发现了原来为流千慕准备的红木座椅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下人搬走了,母后若是没什么说法,想必这件事就是母后遣人做的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