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八章 真是天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新月公主双眼红肿,见那两名侍卫把应随六押进来,嘶哑的哭着说道。“音儿哥哥,你一定要好好的。”

    应随六这会儿心中早已然明了,只是现在太后的千军万马都围个水泄不通。纵使他有通天的本事,也得出了这屋子啊。他真是恼羞父王的大意失荆州。自以为天衣无缝,想不到早在几年前已经被人算计了。

    应随六佯装昏昏沉沉的样子。

    新月公主见眼前的应随六竟然有些不同常人,好像是吃了什么药物所至。她是宫里长大的,不说别人,就是母后为了保住今天的位置。不知道那双手上沾了多少人的血。记着多少人的命,她突然间用失望的眼神看着太后。

    太后虽然心中略微有小小的惊讶,可是在跟女儿对视以后。精明的她很快便发现了应随六的不妥之处。心中顿时一片暗自欣喜。本来还以为应随六会是个难除的根儿,这会儿看来倒是不知道谁帮了她一把。真是天意。

    新月公主眼中的那一丝失望,瞬间变得痛恶和激动起来。她哭着说道,“母后,您手上的人命还少么?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音儿哥哥!你给他吃了什么药!儿臣明白了。你只是做个样子罢了,你心里从来没有儿臣的幸福,只有哥哥和他的林山!”

    新月公主的一番言辞,竟然让大厅中的文武大臣们窃窃私语起来。

    流千慕看到太后的家务事乱了麻,仰头大笑。

    太后的双眸中,瞬间迸发出两丝寒光!大声吼道,“把应随六拉出去杀了!”

    这话音刚落,那两名侍卫便麻利的拖着应随六出了大殿!

    “砰……”一声闷响,新月公主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撞柱了!那黄金的鸾凤凤冠歪歪的掉了在地上,额头上瞬间被汩汩而出的鲜血染的嫣红,像是带着一朵娇艳无比的花儿。

    “新月!”太后终究是心疼女儿的,她见到别人的生老病死不管是横死是祸死还是多么恐怖的死或者多么的血流成河,从来没这么的心疼过,她急忙从座位下来,两步跨了过去。

    堂下的流千慕更是笑的猖狂了,“哈哈,亏得你一声算计别人,竟连自己的宝贝女儿也是如此的被你算计了!哈哈,是不是你内心也觉得被你女儿算计了?”

    “你给哀家闭嘴!哀家最起码不会拿着皇帝和公主的命做赌注,而你却为了能爬上皇帝的宝座,竟然给你儿子吃了玉露散!可是哀家看着你儿子的状态,怕是你把散变成了丸给他吃了吧!要比黑心狠毒,哀家不及你万分之一!”太后愤怒的指着流千慕大声骂道。

    应随六此时已然是出了大厅,就在那一刹那间,墙外闪电般的蹿出数十个鬼魅般的身影,个个都是健步如飞,动作如闪电,不等园子里的御林军动地,那些鬼魅般的身影早已经将应随六从那侍卫手中夺走!

    应随六实则在平安街上被林简琴那一嗓子喊得就恢复了七七八八的神智了,只是却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而已,所以,在他进入到了裕源馆的时候,父王和太后的那些对话,他全部的听到了,更是对新月公主有的新的认识。

    当那些鬼魅般的身影带着应随六出了裕源馆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在调兵遣将了,更可恶的是那人竟然放信鸽来给守城的,看来这会儿出城真是有些困难了。

    太后恼羞成怒的让人把流千慕关押起来,吩咐人叫太医,突然外面的额侍卫前来报告,说是应随六被劫走了。

    太后对着那些侍卫们大骂了一通,转身马上说道,“务必让人追上,哀家不会强求,那小子从小就是文武全才,哀家要让他乖乖的自己回来!因为他老子还在哀家的手里!”

    那个大臣不忘拍马屁了几句,便要往外去执行任务。

    御医真是个苦差事,随叫随到,脑袋别在裤腰上,本来行医救人是件让人感恩的事情,可是为这些皇族贵胄们看病完全就是在玩自己的命,治好了,那是你的分内之事,谁叫你食君之禄呢?必然要为君分忧,可是你要是治的不好了,怕是要早早的见祖宗了。

    御医们很是紧张的给新月公主包扎,太后则是急得团团转。

    定亲的事情本来就是做个剧而已,太后此时却能冠冕堂皇,义正言辞的跟文武百官说道,是流千慕不知感谢天恩,意图谋反,自然,这定亲也是不了了之了,当然是让这些大臣们该干嘛干嘛去了。

    裕源馆里瞬间变得空荡荡的了,太后在担心新月公主的伤势,不停的吼道,“你们快点!要是新月有什么好歹,哀家让你们全族上下三代陪葬!”

    那些唯唯诺诺的御医们也是可怜极了,虽然是初春了,可是外面也是春寒料峭的,这帮可怜的御医个个的脑门上都顶着密密麻麻的一层冷汗。

    太后刚刚坐在焦急的看了新月公主一眼,便听到大厅门口传来一声,“报……”

    太后很是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压低了嗓子,说道,“说!”

    “城中守卫来报,南疆人已经有大批军马在国界上,战事一触即发!请皇上,太后示下!”那报信的人,旁边还跟着一个背着明黄布袋的信差。

    其实太后的心里何尝不明白这件事,这些日子早就有官员,已经查到附近城池有了南疆人的身影了,那些人化妆成各行各业的都有。

    皇上一听马上急了,“堂堂南疆国,竟然敢如此猖狂,朕要御驾亲征!”

    皇上很是震怒的说道,“你去让上官雄亲自跟那南疆国信差见面,而且……还要杀了那信差以示国威!”

    “慢……”太后略有深思的说道。

    “母后,这种时候,咱们怎么能所缩头乌龟?!”皇上似乎对于南疆国有着不可遏制的愤怒。

    “哀家没说不打他们,不过这件事……哀家决定让应随六去,他若是能打胜仗,哀家便把流千慕还给他,他若是败了,他们父子俩也算是为祖宗的基业做点贡献!”太后眯起了凤眼,满脸的狠毒。

    皇上听完,有些不解,“可是应随六他……”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他能到哪里?他现在连城门都出不去!他只能接受这个任务!”太后话语中带着无限的自信与阴险。

    “哀家让他带兵,是给他将功补过的机会,这是于内,于外的话,其一,在南疆野人面前,证明我们还有如此英勇善战的将领,并且是王爷的高贵之身,其二,在南疆人面前,若是应随六去带兵迎敌,更能破解外界所传闻的我朝中大乱的谣言!”太后很是条理清晰的说道。

    皇上听完不住的点头,笑着说道,“母后好主意!”

    娘俩商量完了,皇上有些忧虑了,“母后,可是我们现在如何去跟应随六说这件事?”

    “哼,这还不容易,所有官员派兵沿路张贴告示!”太后说完,便朝着那报信的人挥了挥手,“马上去办,趁着他还出不了城!时间久了,夜长梦多,他也是早就混迹林湖,手下必然是有奇人异士,想必早晚会出皇城!”

    那报信的人,马上按照太后说的去办了。

    皇上这才凑过来说道,“母后真是勇谋过人!”

    “哼,哀家若是不这样,你现在的林山还不让别人夺得了去?行了,你该去批奏折的吧,哀家要照看一下新月,这个孩子哪里都好,只是个痴情的傻孩子,唉,也不知道她从什么时候竟然那么喜欢应随六那小子!”太后说完,满脸的憔悴了,跟刚才在众人面前的那副威严完全不同了。

    皇上辞别了太后,便离开了裕源馆回宫了。

    这边的事情仿佛是尘埃落定,可是林无尘在赶到了平安街发现一切不在他控制之内,便很快的返回了藏娇阁,其实他内心里怎么可能会要去帮应随六,那个人从他的身边抢走了琴儿。

    林无尘之所以出来这一趟,完全是表面看着林简琴的面子来营救,实则是来补刀的,若是应随六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他怎么能放过如此好的机会?若是没了应随六,琴儿一定会回到他的身边。

    林简琴的再次出现,让林无尘深深的觉得,若是再一次失去了这个丫头,他的生命里再也找不到半寸阳光了,他对于应随六的恨,恐怕这一世是不能消除的了了。

    在平安街的一阵遭乱之中,林无尘没有找到应随六父子的身影,便马上返回了藏娇阁。

    正在他进门的那一刻,发现宁十三娘正在跟楚殇哭诉!

    宁十三娘的头发简直就成了乱草堆,两只熊猫眼,有点泼妇架势的在那张牙舞爪的。

    林无尘很是警觉的看了看楼上那虚掩着的门,问道,“琴儿呢?”

    楚殇不言,只摇了摇头。

    人要是蠢了,怎么都死的快,就像是这个宁十三娘,压根儿就没看见主子眼中的不快,更是哀嚎着跑过来哭着说道,“大当家的,你带回来的那个长的有些像我的女人,竟然出手打我!不光打我,还奚落我!大当家的,你要替我做主啊!她一个刚来的臭婆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