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别说是因为你,把她气走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响彻整个三层楼,在大厅里都回荡着那刺耳的巴掌声。

    在场的人。从小厮到仆役,从女人到男人,一个个的惊呆了。大家从来没见过嚣张的宁姑娘这么被大当家的打过,别说是打。就连骂都是没有的。

    “你是什么东西?什么叫长的像你?我不过是看着你有两分像是她。我才收留了你!”林无尘实在是懒得再多说一句话,看着眼前这个形似琴儿的女人,真是心里堵得慌。有些女人空有个皮囊,满肚子满心的低俗下流,说的就是这个青菱吧。

    那宁十三娘很是惊讶的捂着嘴角那蜿蜒着血迹的嘴巴。欲哭无泪。整张小脸儿马上肿胀起来,活像是个熟了的番茄。

    “那女人说的,你给我取的这个破名字是因为她叫琴儿。你才让我姓宁。你们分散的日子是农历十三。你才给我叫的?完全是为了挂念她?”宁十三娘,当初的青菱呜咽委屈的看着眼前这个浑身冒着冰冷气息的男人。

    “是又怎样?她人呢?你别说是因为你。把她气走了!”林无尘的话简直就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带着无尽的冰冷阴寒。

    “呜呜。是又怎么样?我就是看不惯她那娼样!我告诉你!我还不稀罕在你这藏娇阁呆了!现在满大街的花楼都在私下花大价钱让我过去!我还告诉你,她抓乱了我的头发,我还抓下她的头发呢。哼!”青菱说完便气呼呼的要往外走,真有点一拍两散的架势。

    林无尘的浑身的冰冷气息在无限的膨胀,他略微低着的头,那双细长的眼睛已经眯起来,似乎旁人都不知道那阴鸷的眸子是怎么样的一种肃杀!

    就在众人屏息凝视的眨眼间,林无尘不知道怎么的已经移步到了青菱后方,只伸手抓住了青菱的脖子,很是轻巧的将她连根拔起。

    林无尘那掐着青菱脖子的手指有些青筋暴露五指的力度可想而知了。

    青菱的面部神情开始变得狰狞,她的脚不停的蹬踹着。

    众人连呼吸都不敢了,只听一声毛骨悚然的咔嚓声,青菱的脖颈被拧断了。

    林无尘很是淡淡的松了手,青菱那身子像是没了骨头的一堆烂肉,扑通的掉在了地上。

    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自己管好了自己的眼睛,谁都不敢再多看一眼。

    楚殇却是习惯了,他就知道,这青菱只不过是三小姐的一个替代品罢了。

    “这天下,谁敢说她丁点不好,杀……无……赦!”林无尘拄着双拐,只留下低沉带着杀气的几个字,便朝着楼上走去。

    众人在林无尘迈上楼梯,转身消失在二楼的楼梯口的时候,都急忙的用帕子或者袖子抹着额头上的汗水。

    楚殇则清了清嗓子,很是体贴的说道,“各位姑娘小弟都是听话的,也不会落得跟青菱一样的下场,宁十三娘,多好听多么美的一个名字,可惜青菱她不配,好了,大家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吧。”

    众人不语,急忙的各自散开了。

    这时候有人发现在楼梯后面的角落里,青菱的贴身丫鬟画萤,双目瞪的溜圆,嘴巴张的很大,裙裤早已经潮湿了,僵硬的身子靠着楼梯。

    “这画萤是被活活的吓死了啊。”

    “谁让她平时依仗宁……不,依仗青菱欺负别人的,活该。”

    “对,这就叫恶有恶报。”

    几个女人在那说着,却一直离得很远,还是楚殇让人把这地方收拾了。

    三楼的屋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死寂一样。

    林无尘站在窗前,那阴暗的眸子里突然有一颗闪亮的东西悄然滑落。

    楚殇站在门口,他见了林无尘抬起袖子,他轻轻的走了过去,递上了帕子,“大公子,既然三小姐还在,我们应该高兴的。”

    林无尘原本抬头望着远处的姿势变得有些低沉了。

    正当主仆二人看着外面的街道的时候,发现了那些官兵由官府那些平日里不出门的大老爷们带着在街上张贴什么告示。

    主仆二人不约而同的转过身子朝着楼下直奔而去。

    京城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城门口盘查的更加的严谨,城门外的桃花亭里,林简琴母子俩有些急不可耐了。

    “娘,那叔叔不会是坏人来骗咱们的吧?怎么大个子叔叔还不来?”小家伙儿突然觉得城里的杀气很重,心里有些慌张了。

    林简琴一直朝着城门口张望。

    再焦急的抬头看看天空中的日头,时辰真的差不多了!

    就在林简琴要放弃的时候,突然间从城门上的空中竟然像是驾着仙云的仙人一样飞来了一伙人,粗略的看过去,有六七个的样子。

    林简琴的神情先是一紧,当她皱起眉头眯起眼睛看到那个众人中的身影的时候,她的紧张片刻的消失了!

    林简琴心潮澎湃起来,他来了,他果真来了!

    既然他来了,那还用说什么?两情相悦,不言而喻,这才是爱情的最高境界!

    小家伙儿见娘很是欣喜的神情,眯起大眼睛,口中念念有词的说道,“唉,他来了,又的跟我抢我娘了!”

    林简琴撇嘴道,“臭小子胡说什么?再乱说,娘就不给你……”

    “买肉吃?”小家伙儿很无奈的说道,“我的亲娘啊,您的一世英名,全都毁在大个子叔叔身上了,我都看不出他除了身世好,相貌好,人品好,性格好,还有什么好的?”

    林简琴顿时觉得嘴角有些轻微抽搐,疼惜的骂道,“这么多的好,还不是好?”

    就在娘俩相互的斗嘴的时候,小家伙儿低声叫道,“不好!”

    林简琴就在同时间看到了那城门处涌出来的官兵们!

    当林简琴正在焦急的想办法的时候,空中飘着的仙人们瞬间把应随六带了过来,此时的应随六显然是恢复的差不多了。

    “臭丫头,你还好吧?”那声音依旧是透着一点的冰冷,可是林简琴为了等这一声等的差点海枯石烂了,“你的伤势?”

    林简琴也是急了,骂着说道,“伤势个臭屁啊,你看看你后面跟着多少人吧!”

    熟料应随六却一点都不在意,仍旧走上前来,他嘴角勾起的那一抹笑意似乎跟在白云观下的果园里一般无二。

    倒是他身边站着的一个清俊的一身玄色长袍的男子说道,“哈哈,随六兄,这就是你那念念不忘的心上人?果然是倾国倾城,不过这泼辣的劲儿!哈哈。”

    林简琴翻了个白眼,说道,“大哥,麻烦你转过身看看后面的那些兵勇吧,真搞不明白你们啊,咱们这是真的情比海深,死到一起?黄泉路上搭个伴?”

    林简琴瞟了一眼那男子眉心中的一颗红痣,突然间觉得这男子竟然像是画上走出来的,一双细长丹凤眼,单眼皮,那眸子乌黑发亮,像极了黑宝石一般,鼻梁直挺,嘴唇也是薄薄的,很是好看,与其用清俊来形容他,倒不如用俊美来形容。

    那男子只仰天大笑,“姑娘说话果真是个厉害的,就算你想死,恐怕阎王爷也不敢收啊,不然我这随六兄还不得大闹地府?”

    林简琴无奈的撇嘴,真是说不过这男子了。

    应随六也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臭丫头,我给你引见一下,这是流银宫的堂主蔺云泽,是我的至交好友。”

    这时候那蔺云泽笑着说道,“在遇到你之前,随六兄出皇城总要去流银宫住上十日,但是遇到了你,他的功夫不知不觉就从我这里到了你那里了。”

    小家伙儿很是兴奋的说道,“云泽叔叔,我叫惊鸿!请多多指教!”

    林简琴一愣,这小兔崽子怎么就突然的自我介绍起来了。

    桃花亭里的谈笑风生,似乎跟桃花亭外的杀气冲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些官兵围拢过来,一个个的跃跃欲试,突然间那个站在指挥官身边的人,见了蔺云泽腰中的长剑,再见见蔺云泽那右手腕子上一枚水晶球的图案护腕,连忙拉住了指挥官。

    “大人,反正皇上太后的意思是让咱们给传话的,咱们就别碰硬茬了,您知道那清俊的男子么?那可是林湖上鬼见愁的流银宫的堂主!”那小子这么一说,那指挥官马上脸色惨白了。可想而知,这流银宫是多么让人畏惧的一个组织了。

    “额,好,那你去说!”指挥官可不想在一夜之间家破人亡的,急忙把这个差事吩咐给了身边的那提建议的小子。

    那小子顿时嘴歪眼斜的了,本来是想着拍马屁立功劳,给指挥官出个主意,保不全这件事之后还能生个一官半职的,可是当他听到指挥官的命令,简直恨透了自己,这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什么区别?

    那小子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小心脏头要从嗓子眼里窜出来了,他真是觉得呼吸不畅快,很有一种窒息的预兆。

    “穆仁星,你小子要是不去,信不信老子一刀砍了你?”指挥官也是人啊,他也怕死啊,贪了不少的银钱怎么也得花了再死啊。

    那穆仁星浑身哆嗦成了一个蛋,双腿颤抖的朝着桃花亭移动两步,伸出那颤抖的能唱戏了的手,带着哭腔儿的喊道,“那个……那个流……应随六,皇上……口……口谕……让你去……去南疆国边境,抵抗南疆国……大军,你若是胜了,太后会把你父王还给你,你要是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