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章 吓得尿裤子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在那穆仁星说到这里的时候,那蔺云泽只轻轻的扭过头瞥了一眼,穆仁星扑通一下子趴在了地上。瞬间在他的趴着的地面上一片潮湿。

    小家伙儿看到了这个场面,拍手笑着跳着说道,“什么穆仁星?就是没人性么?哈哈。吓得尿裤子啦!哈哈,真是羞死人啦!哈哈!”

    那趴在地上的穆仁星简直是又怕又臊得慌。直接像是个鸵鸟一样。深深的把脑袋埋在乱草堆里,不敢抬头。

    指挥官见状,很是气愤。简直是太给皇上太后丢面子了,可是他也是听说过流银宫的人向来都是狠辣名满林湖的,也不敢惹了人家。只好装一下声势。说道,“应随六,皇上的口谕。我等已经带到。反正就是你去南疆国谈判。把战事解除,你就能见到你老子。不然的话你就等着收尸吧!”

    就在指挥官强行镇静的时候看到了蔺云泽眼中的寒光,再看看蔺云泽身后那些黑衣人的阴冷。他浑身打了个寒颤,急忙转过身,大声吆喝道。“走!我们回去复命了。”

    等那些人离开后,应随六这才勾起嘴角,平和的跟蔺云泽说道,“云泽老弟,这次真是辛苦你了。”

    “呵呵,这是哪里的话,只不过我是不太喜欢这皇城的喧嚣罢了,如今你好生的出来了,我也可以安心的回去了。对了,那个狗奴才刚才说小皇上的那些话可是真的?”蔺云泽稍稍的有些担心的看着应随六。

    应随六轻轻的点了点头,“是啊,父王被他们关押起来,想必是要用父王来威胁我就范了。”

    “那你……”蔺云泽那细长的黑眸闪过一丝担忧。

    “事到如今,我也无路可走,当然是要去一趟南疆国了,还烦请云泽老弟帮我再走一趟宫里,现如今也只有你这等身手才能去皇宫如入无人之境。”应随六淡淡的说道。

    蔺云泽看了看四周,便说道,“不如这样,反正流银宫就在这桃花林尽头,我们回去好好的部署一下,喏,你是个男人倒是无妨,只是你这拖家带口的可是不好!”

    蔺云泽的眼神温和的瞟了一眼旁边站着的林简琴和小家伙儿。

    林简琴竟然羞红了脸,低头一语不发。

    小家伙儿调皮的看了看应随六,又狡黠的看了看娘的表情,马上坏坏一笑,佯装纳闷的说道,“娘,这个时候,按照往常的习惯来说,您应该破口大骂一句,什么拖家带口,你眼睛长到了屁股上?孩子他爹早死了!”

    小家伙儿说完,便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林简琴那绯红的两颊更加的酡红一片,像是吃醉了酒一样的,嘟囔道,“臭小子,看老娘待会儿怎么收拾你!”

    桃花亭里突然爆发出一阵善意的哈哈大笑声。

    就在突然间,蔺云泽身后的一个黑衣人发出一枚毒箭,那毒箭不偏不倚的射中应随六的小腹!

    蔺云泽那温软笑意瞬间收住,手掌缝隙的毒镖已然发了出去!

    那黑衣人瞬间倒地,连抽搐都来不及,便马上气绝身亡了。

    这突然间的变故,让林简琴浑身不安,让小家伙儿倒吸一口凉气,林湖,这就是林湖!有侠肝义胆,必然还有阴狠毒辣,龌龊伎俩!

    蔺云泽马上亲自背着应随六朝着桃花林深处遁去。

    剩下的黑衣人则是很恭敬的带着林简琴母子也朝着那桃花林深处去了。

    这桃花林虽美不胜收,可是林简琴现在已经无暇再去欣赏,她不能忍受,为什吗刚刚相见,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真是恨自己没有好功夫。

    明明这段路不长,明明这时间很短,可是在林简琴的心里觉得,为什么还是走不到尽头!为什么还没到!

    城外的桃花亭寂静下来,一如往昔,就好像是什么都没发过一样。

    城里的裕源馆安静如初,太后在听那指挥官的禀告,她真的有些乏了。

    藏娇阁的三楼的窗前,林无尘满脸的肃杀,看着这座城池,他已经看了很久了。

    他让楚殇要去办一件事,等着裕源馆的新月公主醒来之后,送一封信过去。

    可是不管城外是不是平静,不管城内是不是焦虑,那皇城西山斜挂的残阳,如血般染红了半个天际。

    蔺云泽背着应随六到了流银宫内,马上直入卧房,迅速将应随六平躺放置在床上,他敏锐的瞟了一眼四周,确定并无闲散人等,这才轻轻地触发一个在牙床之下的按钮,瞬间便从床下弹出来一个硕大的抽屉。

    蔺云泽很熟悉的拿出一个琉璃瓶子,沉思片刻,便扒开那裹了丝绸的木塞子。

    马上一颗透明的亮黄色药丸被弹了出来。

    蔺云泽看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应随六,再用食指和拇指掰开他的眼皮,见那眼球上的血丝越来越多,他便下定了决心,拿起那一粒黄色药丸很快的塞进应随六的嘴里,再拍了一记后背。

    应随六吞了那黄色药丸下去,瞬间浑身开始冒汗了。

    蔺云泽朝着门外喊了一声,便有人端了清水拿来了一些刀具!

    蔺云泽很是忏悔的说道,“好兄弟,都是我连累了你,自己的手下出了叛徒竟然浑然不知,你且忍住,我给你把毒镖取出来!”

    蔺云泽要进了咬紧了牙关,仿佛被要割肉的不是应随六,而是他。

    当蔺云泽刚刚把刀尖扎入到应随六的小腹的时候,正巧林简琴拉着小家伙儿喘着粗气的撩开了帘子。

    “你住手!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对他这样?你们到底是什么阴谋?”林简琴怒不可遏的大吼道。

    蔺云泽见是林简琴,马上很诚挚的道歉道,“好嫂子,是我一时疏忽,竟然让身边出了叛徒,不过嫂子安心,这毒镖虽然厉害,但是我已经给他吃了解药的,现在只要将毒镖附近的肉剜掉,就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林简琴用审视的眼光看着蔺云泽,咬了咬嘴唇,那剪水双眸已然是氤氲了一层雾气了,“那好,若是他死了,我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蔺云泽不再多说,只给了林简琴一个坚定的眼神,便开始催动内力,开始给应随六剜除毒肉了。

    林简琴实在是看不下这么血腥的场面,别过头去,她扶着门框的纤纤玉指很是用力的抓着,她眼中的泪水禁不住的淌了下来。

    小家伙儿倒是没有那么畏惧,而是从林简琴的手里轻轻的挣脱,走到了应随六的身边,目不转睛的看着蔺云泽在给应随六剜除腐肉。

    就在林简琴稍微的缓过一点精神来的时候,她只悄悄地撇了一眼蔺云泽,却见对方的脑门上渗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层汗珠!他的神情甚至紧张!

    林简琴那刚刚放下来的心,又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急忙问道,“蔺公子,怎么了?”

    林简琴的心里纠结的要死了,她想知道答案,却又不敢去听哪个答案,她想知道的是好的答案,可是她明明从蔺云泽的神情当中看的出,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嫂子,我那该死的叛徒手下居然加大了药量,这会儿随六兄急需鲜血!可是……”蔺云泽的双眸中竟然溢出了两行清泪。

    林简琴简直是急得要死了,她变了腔调的问道,“可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我们相交多年,我知道他的血液与常人不同,唯有他的父王才跟他有相似的血液啊!而且我为此也查阅过不少的医书,也只有直系的父母子女之间才有这样的血液!”蔺云泽的眼神中尽是失望崩溃了。

    林简琴的眼神瞬间变得涣散崩溃了,扑通一声的跪在了地上,这时候要去皇宫取流千慕的血液岂不是难于上青天?就算是蔺云泽功夫了得,那来来回回也需要时间啊!

    林简琴的心一下子落到了低谷,她脸上那些无声的泪水,似乎在嘲笑着她的苦命,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想要在一起却如此不易!

    “滴答……额,真有点痛。”小家伙儿手里端着刚才蔺云泽从应随六小腹上挖下来的血肉所盛放的瓷碗,这才发现瓷碗竟然在刚才不小心被蔺云泽用匕首划去了一片,落下了锋利的碴片,小家伙儿只眼盯着那二人的动作,没想到小手儿竟然划破了,鲜血温和的流进了碗里。

    林简琴和蔺云泽的目光都被死寂安静中的这一平淡没有任何感情掺杂的带着童音的一声吸引了目光。

    蔺云泽那失望失落低沉的双眼,当看到了碗中那越发融合的血液,狂热的兴奋起来。

    林简琴离的远一些,没看到碗中情形,但是看到蔺云泽的亢奋神色,马上惊奇的跨到了小家伙儿的身边。

    “对啊!我真是个蠢货,这小家伙儿是随六兄的儿子,血液自然是能用的,不知道嫂子是否同意,让这孩子救救随六兄?”蔺云泽面色亢奋无比。

    林简琴诧异了,马上问道,“你确定他们这种奇特的血液,只有亲生父子才可以融合?”

    林简琴可是个穿越过去的人,只是相信同样血型才可以,难道只是传说中的熊猫血在古代人中的存在?

    蔺云泽非常自信坚定的点头道,“我可是查阅上千的医书!”

    林简琴看着小家伙儿,正好碰上了小家伙儿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不……不要……,他……太小……”没想到这边娘俩还没说话呢,床上躺着的奄奄一息面色惨白嘴唇发紫的应随六却费力的阻止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