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可是好不容易找到了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要是不把我的血给你用,你就死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找到了爹。”小家伙儿那柔和的眼神。眨巴眨巴的大眼睛,真是让人喜欢的不得了。

    “就是!你知道你多说一个字,儿子要多给你用多少血么?闭嘴!没你说话的份儿……否则……”

    “你老娘对你不客气……”小家伙儿不等林简琴把话说完。竟然接了这样一句话。

    本来屋子里相当紧张的气氛瞬间变得舒缓了很多。

    应随六虽然觉得浑身发冷,全身的血液都在充斥。可是他的神经是清醒的。他真想把那个真相说出来,惊鸿岭那一晚的真相。

    应随六很快便没了意识。

    小家伙儿怕娘担心,愣是把林简琴支出去。说是要娘亲自做两大碗红烧肉来吃。

    蔺云泽看着小家伙儿那股子镇静和神勇,心中不禁的佩服了一下,当知道小家伙儿真正的年龄的时候。他更是惊讶了。

    这一大一小。边说边给应随六换了一些血液。

    小家伙儿说话,是为了不让那个给爹做手术的人心中对他这个小孩子有所顾忌而不敢放开手去做;蔺云泽说话,是为了让小家伙儿的注意力不在被抽血的疼痛上。

    当林简琴心急火燎的做完了好吃的进来的时候。发现蔺云泽正坐在椅子山。很深情的看着并列躺在床上的那父子俩。

    林简琴有些担心的往床上看了看。又看着蔺云泽的脸色很是坦然,便压低了声音的问道。“他们没事吧?”

    蔺云泽轻轻的够了一下嘴角,“嫂子。你对我的医术不放心?想我蔺云泽在医术行列也算是有些名声的。哦,对了,你跟随六兄的情缘还真是让人觉得有些意外啊。”

    林简琴一愣。她这才想起了儿子和应随六血液融合的事情,心中也是诧异,在惊鸿岭那晚上,她昏过去之后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她明明是在帐篷里……难道是在那个时候……

    蔺云泽见林简琴的脸上各种的深思表情,便微微一笑,说道,“算了,过两天让随六兄自己跟你说,其实我也是在今天去裕源馆救他的时候才知道的,为了说动我派人去救你,他这才把你们的事说了一遍。哈哈。”

    林简琴一听这个,脸颊一下子便的绯红了。

    林简琴见应随六和小家伙儿的脸色都从惨白变得有些血色了,这才说道,“我们还是出去说,让他们两个休息一下吧。”

    蔺云泽见好友没了生命危险,便微笑着从屋内走了出来。

    林简琴这会儿才有心思打量了一下这流银宫里,这里到真是跟这名字应景,处处的灯雕壁画都是一些很抽象的银光色的东西,就连这外面大厅的中间也是一眼翻着银色水花的泉眼一样的水池。

    那水池中还有数不清的欢快嬉戏的银色小鱼。

    蔺云泽刚坐下来,便被不远处桌子上飘过来的香味吸引过去。

    看着那满碗的肉红色的东西,香味非常浓,有一股糖香,烧烤一样的肉香,真是美妙无比。

    “嫂子,恕我冒昧,这个……我可否一尝?”蔺云泽的喉结都在上下的鼓动了。

    林简琴先是一愣,接着便强忍着笑意,原本以为这让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杀手蔺大堂主是个严肃冷面的人,却不想这会儿的行为更像是个孩子一般。

    “额,你随意,惊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你吃完了,我再给他做一些。”林简琴急忙说道。

    现在可是在人家的地盘上避难呢,吃她一点红烧肉又算是什么?

    心情好了,整个人都好了。

    似乎为了忙活着给小家伙儿和应随六两个人换药喂食东西的,林简琴竟然觉得这一天天的过得特别充实。

    天气越发的暖和起来,好久不出门,这一天林简琴想着出去晾晒一下衣服,这才发现,外面的桃树林竟然是繁花似锦,花香十里,树林间的鸟儿婉转啼叫,热闹非凡。

    林简琴突然觉得幸福来得那么快,她忘情的转着圈圈,挥舞着裙裾,一会儿捡起地上那些掉落的桃花瓣儿,一会儿拉着树枝要跟树上的黄鹂鸟儿说话,就像是个玩疯了的孩子。

    流银宫宫门旁,夕阳的温暖洒在门旁那一大一小一高一矮的两个人身上。

    “你以后要好好的对我娘。”

    “肯定的。”

    “哼,现在答应的痛快,你当初干什么去了?让我娘那么苦?”

    “这……”

    “好了,算了吧,我娘都没说什么,我也就不追究了。”

    “谢谢。”

    “你想好了怎么补偿我娘了么?”

    “这……”

    “果然,我娘说天下的男人都是石头缝蹦出来的,铁石心肠,当然不知道疼人。”

    “额……我……”

    “不要解释,解释就是掩饰。”

    “好吧。”

    小家伙儿很是高傲的仰着小下巴,眯着眼睛看着远方,看着手舞足蹈很是开心的娘;应随六低着头,面带囧色,很愧疚的样子,两眼一直看着自己的脚尖儿。

    西山处只剩下残阳的最后一抹光亮了,那金色的辉芒显得更加的暖洋洋的了。

    林简琴突然住了脚步,好像觉得远处有人!

    猛地转身,这才看到,原来是她的男人和儿子在远处双双站定,背着手,一脸无辜摸样的看着她。

    林简琴瞬间嘴角略微抽动一下,难道刚才的那些毫无形象可言的张牙舞爪被那父子俩看见了?

    额,林简琴顿时觉得满脸羞涩,可是突然间一想,为什么羞涩?哼,还不是因为那两个家伙儿才让她身心俱疲的,这会儿放松一下怎么了?

    想到这里,林简琴居然挺直了胸脯,转过身,很是犀利的眼神儿看了看那正在望着她的父子俩,她抬起胳膊,朝着那父子俩勾了勾食指。

    那父子俩屁颠的跑过来了,竟然步调都那么的一致!

    这个场景似乎以前出现过啊!林简琴突然想起了在白云观的果园里,她做了两身衣服分别给小家伙儿和应随六穿,当时见到,这俩人穿着一样的衣裳,在小矮屋里一个刷碗一个刷锅,动作出奇的相似。

    父子俩果然是恢复了不少,竟然很快便到了林简琴的面前。

    父子俩面无表情,很是镇静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这想象不到,这么个如花似玉的仙子一样的女人是怎么挺过这一道道的坎儿的。

    林简琴抱着双臂,在父子俩面前踱了几步,突然扭头劈脸问道,“你们俩刚才都看见了?”

    “没有!”父子俩居然是异口同声!毫不含糊。

    林简琴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液,虽然知道这俩人在说谎,可是有时候在女人面前,说善意的谎言很是有必要,看来这父子俩真是深谙其道啊。

    “真的?”林简琴那狐疑的眼神上下左右的打量着这俩人。

    “真的!”父子俩又是异口同声,并且是谁都不肯多看谁一眼,似乎又不像是事前商量好的。

    林简琴点了点头,“恩,好凑合,也不枉费我为你们俩操碎了心。”

    那父子俩不约而同的嘿嘿笑起来。

    “严肃点!”林简琴大喝一声。

    父子俩马上恢复了之前的安静神情。

    “你们俩怎么报答我?”林简琴一边抱着胳膊,一边摸着下巴。

    小家伙儿也学着林简琴的样子摸了摸下巴,撇嘴道,“娘,我觉得我完全可以在精神上报答你,在这一点我跟他,完全不同了。”

    林简琴听了小家伙儿的这句话,差点背过气,虎着脸问道,“怎么不同!”

    “这,我还是不说了,不然你生气了,受罪的不止是我,我最主要不想连累他。”小家伙儿的右边小手从左臂下伸出,指了指站在他身边的应随六。

    林简琴一瞪眼,小家伙儿马上老实的说道,“我只能精神上报答娘,他,要精神和肉体,全部都用来报答你。”

    林简琴真是被这句话给说的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半天之后,嘴角一勾,眼睛一瞪,手一扬。

    小家伙儿见势不妙,大声喊道,“大个子爹,替我挡着!”

    话说完,脚下抹油的跑掉了。

    林简琴真是哭笑不得,这是个什么孩子?什么叫大个子爹?

    小家伙儿跑到别处玩的开心起来,他在里面可是躺了不少的时间,早就憋坏了。

    应随六悄悄地伸出手,将林简琴那柔若无骨的小手捏在手心,说道,“请你原谅我,我原本想着父王会放我走的……”

    “别说了,我相信你。”林简琴住了脚步,温柔细腻的声音在这桃花林里缭绕很久,像是仙乐一般。

    两个人就那么安然的迈着静静的步子。

    “你……我还是想说一下,我不想你误会,我之前……”应随六还想继续说点什么。

    “闭嘴!老娘说信了就是信了,你能不能不这么婆婆妈妈啰啰嗦嗦磨磨唧唧的像个女人?”林简琴突然语气像是炒蹦豆一样的噼里啪啦一顿骂。

    应随六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看着眼前长得跟仙子一样的女人,试问,若不是亲眼见到,谁能相信刚才那么粗暴的语气是从这样一个如同画里走出来的人的嘴里说的?

    “额,好吧,我不说了,可是……”

    啪的一下,软若无骨的白皙小手已经糊住了应随六的嘴巴。

    林简琴瞪着那如同清泉一样清澈的双眸说道,“你不来找我,我知道你是有事耽搁了,你不用解释,现在老娘想听的是,到底在惊鸿岭发生的那些事是不是你老爹干的!”

    应随六被捂着嘴巴,就算是想说也的让眼前这个泼辣女子放开手啊,一阵无言有音的吱嗡,林简琴这才放开了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