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二章 我更相信我自己的直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惊鸿岭劫走军饷的是我父王,可是杀了你父亲和哥哥的是太后的人。”应随六的声音低沉了很多。

    林简琴沉思片刻,似有安慰的说道。“那好,我们是应该做点什么事,让宫里的那个老女人老实一点了。她真是活得时间太长了。”

    应随六很是认真的问道,“我这么说。你便信了。难道你不想再多问一点,不要证人给你?”

    林简琴朝着他翻了个白眼,“死样儿!我相信你。我更相信我自己的直觉!”

    应随六真是无言了,竟然遇到了如此罕见的女子。

    林简琴说完了便用疑惑的眼神打量了一下应随六,很是不客气的问道。“惊鸿果然是你的?”

    应随六这才不好意思的把当晚错喝了酒的事情从头说了一遍。本来他也是记不起来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吃了父王给下的毒药之后,竟然想起了之前全部的事情。

    林简琴听完。狠狠的踹了一脚在应随六的屁股上。说道。“这一脚,就算是清了咱们的账了!”

    应随六大惊。“你不是生气了吧?”

    林简琴狡黠一笑,“生气?老娘只说着一脚是清的惊鸿岭的账!儿子这么大了。难道你还想让我一个人养?”

    就在这俩人颇有打情骂俏的意味的时候,小家伙儿跑了过来,仰起脸儿说道。“娘,看来我从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这件事是你杜撰的了,恩,有朝一日,我的回吉祥庵去,告诉那四个小杂种,我姓流!”

    林简琴和应随六相互一望,捧腹笑起来。

    可怜的应随六只张开了嘴,便被自己小腹的伤口逼的不得已的闭上了嘴巴。

    桃花林里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站在宫门外的蔺云泽摇着胳膊喊道,“赶紧的回来吧,我这还等着晚上的红烧肉呢。”

    一串欢声笑语涤荡在桃花林中。

    应随六微微一笑回应蔺云泽说道,“我们家的女人给你做饭吃,我可是要吃醋的哦。”

    蔺云泽听完真是笑的差点岔气了。

    “难道我救了你的命,还不值这顿红烧肉的辛苦费?”蔺云泽打趣的说道。

    林简琴轻轻的在应随六的后腰上掐了一记,说道,“我让你胡说。”

    随后林简琴便朝着远处喊道,“大兄弟,你是救了他,我也只能给你做一顿好吃的,当时你若是不救他,我便给你做十顿好吃的,因为那样,我就可以带着儿子找个好人家了。偏偏你救了他,这不是挡了我的路?”

    应随六听着自己的媳妇儿都不站在自己这边,胳膊肘往外扭,实在是哭笑不得了,急忙的朝着小家伙儿使眼色。

    蔺云泽见着小夫妻俩这么逗乐,忍不住的补刀一句,“再不然,我让他把我的解药给吐出来?换取你那十顿好吃的?”

    林简琴这会儿也是笑的直不起腰来了。

    应随六急忙的小声说道,“惊鸿,你难道看着爹爹在你娘面前丢人,快来,帮爹说几句好听的。”

    小家伙儿抱着双臂,一副很高傲的模样,说道,“哪里有白认做别人爹的?嗯,这要是认了你做爹,那我这一辈子都的叫你爹,我不是亏了一辈子?嗯,我还给你输了那么多血,我觉得我还是站在我娘那边比较好。”

    应随六一听儿子的话,张开的嘴巴,一张苦瓜脸,嘴巴张开了,都能看到后槽牙的苦水了。

    桃树林里又是一阵让人欢喜的不得了的笑声。

    林简琴狡黠的看了看有苦说不出蹲在地上很无奈的应随六,笑着说道,“你还是老实点吧,刚刚加进我的组织,就想挖走我的人?”

    小家伙在一旁连忙补刀道,“娘,你放心,我这辈子只听你一个人的,除非别人也听你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应随六瞬间觉得,原来自己喜欢的女人那可爱却藏着霸道,那贴心却又隐含着硬气,有种不是很好的感觉,仿佛不是他要娶了这个女人,要给这个女人一个名分,而是这个稀罕的女人要娶了他。

    额,貌似以后的日子真要小心谨慎些,惹怒了这个姑奶奶,不知道她会说出什么话,做出什么事来。

    “唉?我说你们娘俩等等我,我还是个伤者呢。”应随六很无奈的追上去。

    小家伙儿却像只小猴子一样的蹦跳着转过身子,两手各自扒着眼睛,吐着舌头说道,“娘就做了那么一份红烧肉,我要是等着你,还有我吃的么?嘿嘿,老爹,咱们俩要各凭本事,谁抢到了就是谁的。”

    应随六一听这话,马上也顾不上小腹的不适了,急忙追上去,他虽然没说给别人听,可是不代表他自己心里不知道,以前在白云观山下的果园的那段日子,他的体重明天长了十来斤!可见吃了林简琴的饭简直就是比吃那些什么劳什子的补品都有效果。

    几人回到了流银宫内,此时宫内已经是上了灯了,整个宫里到处都是幽幽灯光,让人陶醉其中,有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美。

    林简琴三下五除二的做了两个拿手菜端了上来。

    众人先前还拘谨着,可是吃了没有几口,见应随六和小家伙儿已经不顾形象的开抢了,众人也都纷纷效仿,好个热闹。

    吃完了饭,小家伙儿有些困意了,一定要让林简琴陪着睡觉。

    应随六突然有些羞涩的往林简琴的身上瞟了一眼,压低了声音的问道,“今晚上……”

    小家伙儿那迷迷糊糊的眼睛瞬间瞪得溜圆,一把拉住林简琴,朝着应随六凶巴巴的问道,“娘要跟我睡,不能跟你睡!”

    应随六苦着脸看了看林简琴,林简琴却不理会他这茬,应随六又看看那个虎视眈眈盯着他的小家伙儿,怎么遇到这么个土匪是的儿子啊。

    “惊鸿,那你没有你娘睡不着,可是我要是没你娘,我也……我也睡不着。”虽然这句话说出来有点娘,而且身后还站着蔺云泽,可是应随六为了他的终身幸福也只能舍弃什么狗屁面子了。

    “你睡不着关我娘什么事?我睡不着找我娘,你睡不着你就去找你娘啊!”小家伙儿气呼呼的哼唧着说道,很是一副委屈的样子。

    林简琴听完嗤嗤的笑起来,蔺云泽也是笑的肚子疼,干脆走到一边去了。

    应随六真是哭笑不得的那张脸,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人儿,竟然只能睡在他儿子的身边,身心俱痒,奇痒无比,可是又不可奈何。

    “惊鸿……我跟你商量……”应随六真是不死心啊,虽说以前跟林简琴那臭丫头相互爱慕,但是毕竟他碍于没有什么婚姻之实,只是随便的闹一下,如今知道自己都跟那臭丫头生了这么大的一个儿子了,还有什么拉不下脸的。

    “商量个鬼头啊,你在外面不出现那么多年,好不容易出现了,还不跟我们相认,现在相认了,居然要抢我的娘!没门!哼!窗户也没有!哼!”小家伙儿竟然气呼呼的拉着林简琴就往别的小屋子走。

    林简琴本来刚才还有点意思,主要是奔着照顾应随六,可是现在发生了这个情况,也只好作罢了。

    “那……你便让蔺大兄弟给你安排的房间吧,你的伤势还没好,我,先陪着惊鸿睡。”林简琴的话都没说完呢,就被小家伙儿撕拉硬拽的进了别的房间了。

    应随六欲哭无泪了,摆着一张苦瓜脸,朝着蔺云泽说道,“看了吧兄弟,有了儿子的男人,其实就是要给自己的儿子做儿子了,连媳妇儿都被抢去了,却又无可奈何啊。”

    蔺云泽一阵哈哈大笑,说道,“得了,你就别感慨了,不管怎么样你也是有佳人相伴,到不像是我,孤身一人,不过也是了无牵挂了。不过话说回来,惊鸿那孩子说的也不错,人家睡觉找人家的娘,你睡觉也要找你的娘啊,哈哈哈哈,这真是活活能把我笑死,这个活宝小家伙儿!”

    “唉,他的娘就是个罕见的女人,想我应随六也是花丛中过从来不沾身,可是见了那丫头,唉,这辈子是再也看不进任何人进心里了。”应随六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既然无奈,咱们俩说点正事吧,随六兄,这边请……”蔺云泽的眼神中透着一丝异样。

    应随六马上收敛了刚才的随意,一脸复杂难鸣的表情浮现在脸上,紧跟蔺云泽的脚步去了一间密室。

    这密室外看似是普通的墙壁,只轻轻翻开那一副风景画,触动画面下面的小按钮这半面墙就轰然一声的开动了。

    这里果真是别有洞天的一处,里面甚是简单明了,只是这里放着的也都是流银宫的机密和全部家当。

    “随六兄,里面请。”蔺云泽的声调也压低了很多,他稍稍侧身便进去了。

    应随六用警觉的眼神扫视一下外面,也闪个身子进了密室里。

    两人坐下来,相视一望,眼神中的默契不言而喻。

    “云泽老弟,这次恐怕要麻烦你去宫里走一趟了。”应随六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父王被皇上和太后囚禁起来,无非就是要挟利用我,以你的功夫,我完全相信,你能把我父王救出来,可是我也清楚……”

    应随六说到这里的时候垂下了眼睑,摆弄了一下手里的茶杯,接着说道,“可是就算你把我父王救出来,我却无法安置我流王府上下几百口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