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三章 将帅之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也是如此想,所以,你只要不落到那狗皇帝的手里。他们便不会对你父王怎么样,只是你母妃和妹妹,以及家人。恐怕也会被在短时间内软禁了。对于去南疆国,你怎么想?”蔺云泽接着问道。

    应随六不语。陷入了沉思中。

    近年来边疆不宁。四周的国家都在不断的挑起纷争,为了压制这些事情的发生,朝廷也是征兵不断。征军饷加赋税,民生载道,苦不堪言。

    应随六自恃有将帅之才。可是手下没有精兵。仅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就算平息了这次的战争,那么下次呢?若是朝廷的人能励精图治。他也就冒死去努力一下。可是皇上软弱。只凭珠帘后的太后一言之词,那太后又是个狠毒的角色。对朝中很多忠良之人看不下去。

    容人的度量太小,那些忠良之人。大都是直言犯谏,有什么便说什么,哪里管的来好听不好听?太后却觉得那些人无视她的威严。总是找借口的各个打压。

    迫害了不少的人才,只是原来随着先帝的那些出生入死一起打林山的人,念着忠于先主,对太后忍让,就算太后对他们怀有猜忌,在流千慕叛变之际,那些人还是义不容辞的站出来为太后撑腰。

    应随六的眉头皱的很深了。

    “随六兄,我本是林湖之人,原是不关心那些高堂之上的什么劳什子的国家大事,可是不管是当今的皇上还是你来坐龙椅,那不都是你们流家的?又没落入他人之手?那些老臣们只要为着主子想想,也不应该助纣为虐啊。”蔺云泽见应随六许久不言,这才说道。

    应随六半晌才说道,“云泽老弟,你我相交数年,我的秉性你是了解的,对于那些朝中各色人等的尔虞我诈,斡旋其中的滋味,我是半点都不想尝,我也是醉心于悠闲自在的人,哪里合适坐什么龙椅?”

    两人的谈话陷入了沉静中。

    那刺刺的灯花安静的燃烧,溢出来的蜡油这会儿像是冰雕的一般了。

    那烛台上的白烛已经被更换了两次了,连个人还在沉思之中。

    “云泽老弟,我现在能想到的,只是尽快的解了现在的被困之危,这次宫中大变,我突然注意到在桃花坞驻守的九叔未曾露面,看来他对太后和我父王是都有些意见了,不然也不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应随六突然打破了寂静的说道。

    “你说的可是九王爷流踏箭?”蔺云泽紧追问道。

    应随六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他倒是云淡风轻的。”

    “哈哈,随六兄,你是仁慈厚道的很啊,也不知道你手下的那些探子都是做什么吃的,难道就没人告诉你皇城大变之时,那桃花坞已然是全副武装剑拔弩张了?待这边平息了,他们才将驻扎在渡口的军队撤回去?”蔺云泽倒是没有半分讥笑的意思,只是看着眼前这个兄弟的老实巴交,真是无奈了。

    应随六一惊,“九叔,很少上京,也很少跟其他的王叔走动,可是他治下的桃花坞每年给朝廷纳贡却很多。”

    应随六又细说了很多的情形。

    说完之后他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位德才兼备,平时一声不吭的最年轻的王叔早就有意皇位宝座了。

    “其实,只要能造福苍生,谁坐那把椅子还不是一样?我倒是不喜欢了,坐上那椅子就有操不完的心,哪里还有时间陪着臭丫头,恩,我还得好好的把惊鸿那小子养大了。”应随六又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跟蔺云泽在说话。

    蔺云泽的目光中透着一丝的趣味相投之意,说道,“那好,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咱们兄弟二人,便替天下苍生做一回主。好了,我明天夜里就走一趟宫中,把你去南疆国的事情给那宫里的老太婆送封信。”

    两人又相视一望,微微一笑,这种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彼此了解,也是世人梦寐以求的了。

    既然有了主意,这二人才从密室出来。

    一直紧绷着精神到不觉得时间,这刚从里面出来,两个人便不约而同的打着个哈欠了。

    “已经快四更天了,各自的睡了。”蔺云泽摆了摆手,一脸的疲惫,与刚才在密室中的缜密分析之时的精神,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应随六也恩了一声,便转身就走,这会儿的眼皮子都在打架了,哪里还挣得开眼。

    可是刚走了两步,应随六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马上住了脚,那萎靡的精神也瞬间没了,一脸的无奈,缓慢的扭过头,用委屈的语气说道,“云泽老弟,能不能再辛苦你给我另外找一间屋子,或者我干脆跟你挤在一起?”

    蔺云泽本来都打算加快步伐的了,听了应随六的这句话,猛然转身道,“你是有家室的人呢,为什么跟我一起?哦,对了,你那母老虎带着一只小老虎,哈哈,不让你进屋不让你上炕?哈哈,不对,他们不是睡着了么?你偷偷进去。”

    应随六一脸的委屈道,“算了吧,我可不想被打的鼻青脸肿,不能见人。好兄弟,你还是发发慈悲吧。”

    就在这时候,应随六不远处的门帘被撩开了,小家伙儿迷迷糊糊的出来,“额,我要尿尿,额,我好像听到有人说我坏话了。”

    应随六急忙捂住了嘴巴。

    蔺云泽真是笑的前仰后合的了,可真是不能说别人坏话,这前边刚说完,后边人家就出来了。

    应随六一个劲儿的给蔺云泽使眼色。

    “好小子,这会儿出来尿尿?恩,让叔叔带你去。”蔺云泽无奈的看了看应随六躲在一边的样子,只好上前跟小家伙儿说道。

    “惊鸿……儿子……你别走远了啊。”屋里传出来一阵迷迷糊糊的喊声。

    “娘,我知道了,你放心,额,我好像听到有人说咱们坏话了。”小家伙儿一边抹眼睛一边不忘了告状这件事。

    “没事,等天亮了,娘让他不好过,你赶紧的尿尿,赶紧回来。”林简琴依旧迷迷糊糊的说。

    “恩,这就好。”没想到小家伙儿闭着眼回答完了,竟然立定原地,然后撩开睡衣就拿着小丁丁要撒尿了!

    蔺云泽简直无奈了,可是他也不能大叫啊,那样岂不是会吓坏了小孩子?

    应随六说时迟那时快,从旁边拎起一个花瓶冲过去,稳稳地接住了那稀稀拉拉的“圣水”。

    小家伙儿尿完了之后一顿的舒坦,依旧是闭着眼睛,嘟囔道,“娘,咱们家的夜壶今天好像变了呢,怎么着动静这么清脆啊?”

    屋里又响起了林简琴的声音,“哎呀,赶紧给老娘回来睡觉!尿尿还那么多事!尿壶就是尿壶,动静清脆了还能变成夜光杯啊?”

    小家伙儿不语,迷迷糊糊磕磕绊绊的走了回去。

    当应随六正拿着那花瓶得意的时候,却见蔺云泽一脸苦瓜样子了

    应随六一愣,“云泽老弟,我都免了让你这地毯受损了,你怎么还这幅面色?”

    “唉,你还不如让地毯受损呢?我这花瓶可是不世之宝,竟然拿来给我那大侄子当尿壶了!额,这小子,真是个淘气的家伙,就连睡觉撒尿都跟别的人不一样。”蔺云泽边说小家伙儿却边看应随六。

    应随六的脸色从疑惑变得不好意思,又变得厚脸皮的笑起来,“得得得,我错了,改天我请你吃酒。来来,让我在你那凑合一下吧。”

    两个大男人疲倦的进了另外的一间屋子。

    终于,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一阵清凉的夜风有些调皮的吹进了桃花林,它裹着桃花的香,带着桃花的美,在桃林里肆意的嬉笑玩耍,撞到了这棵树上,咯咯的笑着,又转头朝着别的地方跑去。

    桃花亭里煞那间,粉红彩霞一般,仿佛这里成了梦中仙境,数不尽的桃花仙子在窃窃私语,笑着闹着。

    春风吹到的地方总是有希望的地方,城内的那些石子路两旁的柳树,也似乎在一夜之间冒出了嫩芽,迎着春风招摇,这会儿的景色真是应了那句,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的景儿。

    藏娇阁的三楼,窗子开着……只开了一扇窗,似乎显得有些单薄的孤独。

    林无尘看着窗外,他已经站了好久了。

    楚殇坐在旁边的木椅上,他刚从外面回来,正琢磨着怎么把事情跟主子说清楚,又不让主子着急。

    “你的人已经把事情办妥了?公主怎么说?”林无尘的语调有点冷,跟外面那些新绿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楚殇清了清嗓子,说道,“在从裕源馆回宫的路上,咱们的人跟公主互通了消息,她显然是有些不怎么信任咱们的,但是她说,她对林家一门被灭的事情向你道歉,还有,她要考虑一下和咱们联合的事情。”

    林无尘沉默片刻,轻轻的扬起了下巴,看着外面光线逐渐的变得明朗,说道,“我不需要什么道歉,不管流千慕有没有参与杀林原道的事情,但是那晚在积羽城山崖边上,挑动应随六刺杀我,而误伤琴儿的事情是事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