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四章 也许这个世上,只有你是懂我的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属下明白大公子的意思,大公子就是要流千慕一家人都死掉,最重要的是。要把三小姐抢回来。”楚殇接着林无尘的话茬说道。

    林无尘用和蔼的眼神看了看楚殇,“也许这个世上,只有你是懂我的了。”

    楚殇接着说道。“属下只希望大公子过的好一些,只要大公子喜欢做的。属下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满足大公子。”

    “是啊,我还痴心妄想的让琴儿心甘情愿的和我在一起,没想到那个应随六刺了她一剑。让她差点送命,她还是那么的深深的喜欢着对方!”

    林无尘恨恨的攥起了拳头,重重的锤在了窗棂上。

    “大公子。既然三小姐不能心甘情愿的跟您在一起。可是咱们也不能便宜了应随六那人渣,我们就算是强抢,也得把三小姐抢回来!”楚殇的眼中掠过一丝男人没有的狠毒。

    林无尘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辛苦你了。现如今藏娇阁还是要继续的经营下去,万一哪一天我要跟姓流的拼死一战也说不准。只是楚殇,你先在这皇城替我看着。我要亲自去一趟南疆国,倘若让我遇到了应随六,那便是他的末日了。”

    楚殇听了林无尘的这句话。脸上的得意傲气马上消失散了,紧张的说道,“大公子,还是让属下跟着你一起去吧!”

    林无尘摆了摆手,意味深长的说道,“有些事,需要我自己去解决。”

    楚殇思忖片刻,却也琢磨不出林无尘的意思,便只好静静的离开了。

    楚殇自觉地大公子的心性正在变化着,甚至让他有一种觉得阴寒的冷,不过,一时之间他又说不出哪里变了,他不放心大公子一个人出远门,可是大公子又不让跟着,他要想个两全之策才好。

    楚殇从阁楼上走下来,这会儿的藏娇阁似乎是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候,他有的时候甚至想,这些姑娘们,把最好的时光里的最好清晨都浪费在了睡床上,这也许是不讨大公子喜欢的地方吧。

    楚殇刚刚走到洗漱间的门口,见心腹花十方正站在那踱来踱去,脸色有些焦虑。

    “十方,你有什么事?”楚殇看着花十方的样子,便知道对方有急事了。

    “二当家的,从宫里传来了消息,那天在裕源馆救走应随六的人是流银宫的!”花十方面色凝重的说道。

    楚殇听完这句话,愣了一会儿,流银宫在林湖上也是甚是神秘的一个组织,而且这组织的人,不跟黑道白道有什么瓜葛,独来独往的时候比较多,怎么会参与到救走应随六的行动中呢?

    “你确定是流银宫的人?”楚殇再一次追问,要确定的知道,毕竟流银宫在林湖上的地位是很让人敬畏的,基本上是无人敢惹。

    “恩,那天被太后和皇上派去寻找应随六的指挥官大人亲口所说!想必不会有假。”花十方很是肯定的说道。

    楚殇沉思一下,问道,“你最近多多注意一下,看看这件事到底有什么蹊跷,还有别的事么?”

    “二当家的,宫里的公主遣人送来了信件,请您查阅。”花十方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封平展的土黄色信封来,很是恭敬的双手托到了楚殇的面前。

    楚殇瞟了一眼那信封,便翘着兰花指的拿了起来,脸色有些喜悦,说道,“不愧是宫里的东西,这信纸都是香的,恩,这香味果然让人浑身的舒坦,十方,你去派人打听一下,公主用的是什么香,给我也买一些回来。”

    花十方早就习惯了二当家的癖好了,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领了命令便转身离开了。

    楚殇挪动细碎的步子,走到了竹楼处,轻轻地勾起了嘴角儿,又弯下身子拿着帕子轻轻的拍打了一下那楼梯上的浮尘,便坐下了。

    他打开了那信纸,慢慢的看着,琢磨着公主的意思。

    原来公主的意思是想着要与林无尘合谋,拆散应随六和林简琴二人,这样便是各取所需,反正林无尘要的人是林简琴,而公主要的人是应随六。

    楚殇明了了公主上面的计划,便很是痛快的说道,“公主殿下若能全力相助,就能更容易的让大公子得到三小姐,大公子便不会如此日日寡欢!”

    楚殇看着那信上所说的计策,深深的觉得,这位身在深宫中的公主,竟然还能有这样的主意,他很是佩服,眼下可不是正愁着没办法对付应随六和三小姐?

    想到如此,楚殇那似水的眼睛仰望着三层的阁楼,默默道,“大公子,属下一定要让你幸福快乐,这个坏人,就让我去做好了。”

    藏娇阁里一片安静,楚殇看完了信件,便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并没有把这封信给林无尘看,因为他知道,若是让林无尘知道了这个计策,恐怕大公子是不会忍心的,所以,只能他去做。

    城外的桃花仰仗的事天地之精华,皇宫里的桃树花开的却似乎晚了些,难道是这里的日月之精华被乌烟瘴气的人们分了去不成?

    太后倚靠在蒲团上,朝着身后伺候的宫女挥了挥手,那些人便很识趣的走开了。

    太后看着皇上,很是疲惫的说道,“新月终于醒了,唉,哀家没想到她的脾气性子这么倔强,那应随六虽说长得一表人才,可是哀家都说过了,作为堂堂的公主,要嫁给的人必须对咱们家的皇位有巩固才可以,可是她……唉……”

    皇上急忙上前,坐在了太后的旁边,给太后轻轻的掐了掐额头,“母后,新月早就对应随六有所感情,这个您也是知道的,其实王叔有图谋之心,可是应随六却没有的……”

    “住嘴!瞧瞧你这软弱的性子,等哀家百年之后,你怎么能压得住这朝堂之上的豺狼虎豹?他们都眼巴巴的盯着你身子下面的宝座呢!唉!”太后真是怒其不争了。

    皇上张了张嘴,没再说什么,接着问道,“母后,现在咱们已经收到了应随六的消息,说他已经答应了去南疆国讲和,咱们也就不要难为王叔了吧,反正应随六会回来的。”

    “哼!你以为哀家让他去南疆国就没别的意思?看你这个皇上是怎么做的?哀家早两年便听闻,应随六年纪虽轻,可是为人豪爽义气,赢得了不少的声望,更是在替流千慕做事的时候结交了不少的邻国友人,难道你就不……”

    “母后的意思是怀疑应随六跟南疆国有什么瓜葛?企图内外夹击……”皇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脑门上已然冒出了汗。

    太后看了皇上一眼,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正好趁着这次机会试探一下,哀家在南疆国的朝中也有眼线,若是他真的能为哀家做点事,也算是他对得起列祖列宗,他若是有什么别的目的,休怪哀家不客气。”

    “他若是讲和了南疆国不起战事,母后会放了王叔?”皇上继续追问,但是看到太后满脸的不悦之后,皇上马上改口道,“那,母后会放了随六么?”

    “混账!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哀家放了他,等着他来挖哀家的骨灰不成?”太后很是痛惜恼怒的说道。

    皇上便不再吭声了。

    “行了,你也别在跟哀家说话了,看到你,哀家就生气,哀家会有自己的计划,你若是没什么事了去看看新月。”太后说完,便朝着皇上挥了挥手,靠着蒲团闭上了眼睛。

    皇上使了礼,转身离开了。

    皇上出了太后的寝殿,抿了抿嘴,迟疑一下,便朝着公主的寝殿走去。

    新月公主躺在床榻上,刚刚吃了太医给开的补药,便听到了皇上和外面宫女的说话声,急忙将一张画像藏在了枕头下面。

    “新月,你好些了么?”皇上满脸的笑意温和,他其实最喜欢来的也是妹妹这里,因为只有妹妹,才不会在他的面前提什么国家大事,不会催促他读书看奏折,更不会管他是不是哪个动作合不合礼法。

    “皇兄,你来了,来这边坐吧。”新月公主轻轻的拍了拍她躺着的床榻边上。

    皇上两步便走过去,坐下,仔仔细细的看了看新月公主额头的包扎,很是心疼的说道,“你这傻丫头,怎么傻到为了他,硬是拿着自己的脑袋撞那石头柱子?”

    “嘻嘻,没事的了,我若是不这么做,母后怎么肯放他走?他的父王有夺了皇位的心思,可是并没有说要杀人啊?母后却要杀了人家!这让我以后见到他,有何面目在站在他面前?”新月显然是有点虚弱。

    “你这傻丫头,亏了也就是你敢这么威胁母后。”皇上轻轻的刮了一下新月那灵巧的小鼻子。

    “皇兄,母后难道还要对音儿哥哥下手?”新月公主很是紧张的问道。

    “唉,我已经劝不住母后了,她年轻时候便杀伐决断,现在却有些杀伐成性了。你这次的手段让她住手,可是下次,她就回防备着你了。”皇上听了新月的问话,脸上也有些为难的神情了。

    顿时,飞来殿陷入了寂静之中。

    “皇兄,你打算怎么办?”新月用那如水似泉的眸子看着她的哥哥问道。

    “唉,能有什么打算?你也是知道的,我根本不喜欢做这个皇帝,一直以来都是听母后的差遣,我倒是喜欢游山玩水的自在日子。”皇上叹了口气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