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五章 何必那么客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皇兄,要是你自己不努力。难道你以后想着任凭母后摆布你的这辈子?就连你喜欢的冰恋姑娘死在你面前,你都无能为力,你难道还想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新月公主很是严肃的问道。

    皇上被新月公主这么一问。嘴角不禁的轻抿起来,他神色中有些纠结。半天才说道。“母后让我好好的坐着皇位,到如今,我除了能做这件事还能做点什么别的?”

    新月很是心疼的拉着皇上的手。说道,“哥哥,你就没有想过把这个位置让给别人。你自己过你自己想过的生活?”

    看到妹妹眼中的辛苦和关切。皇上无奈的说道,“我没想过让谁去做这个位置,可是你想过没有。假如我不坐在这个位置。母后怎么办?她得罪了那么多的人。别人能放过母后么?”

    “母后百年之后呢?你又怎么压得住那些朝堂之上的豺狼虎豹,你又怎么压得住边疆不断挑起战争是非的蛮人?所以。皇兄,你应该先想一想。你到底要什么样的生活?你要怎么实现自己的愿望,还能保全了母后。”新月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似乎有些激动了。

    一阵干咳声,从飞来殿传出来。外面的宫女们想着进去伺候,可是又怕殿内的皇上。

    掌事的宫女,干脆就想着,不如回禀了太后,求太后个旨意,万一耽误了伺候公主,她们真的就得陪葬了。

    皇上见新月一个劲儿的咳嗽,便急忙亲自起身端了些茶水过来。

    新月那氤氲了一层雾气的双眸用力的看着皇上,拉着他的袖子恳切的说道,“皇兄,我只是个女人,那些王叔亲眷也不会听我的,我今天可是把该说不该说的都跟你说了,你一定好好的想想我的话啊。”

    皇上略有深思的点了点头,他很郑重的说道,“好妹妹,你先喝点水吧。”

    飞来殿里,兄妹俩聊的久了,难免会被太后的眼线盯着,皇上也适时的离开了,让那些去禀告太后的掌事宫女扑了个空,太后一怒之下,赏了她这辈子活着都挨不完的板子。

    皇宫里看似平静,实则惊涛骇浪;京城外看似风卷残云,摇落了一树的桃花,日子却过的欢快。

    “云泽老弟,我差不多要动身了,城里的母妃和妹妹,还要劳烦你照料,日后我定然会报答你的。那天那些个送信的人,不是说要我在三个月之内解决边疆问题么?我要尽快上路了。”应随六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跟蔺云泽说道。

    蔺云泽拉着脸说道,“听了你这话,我倒是一点都不想帮忙了,怎么办?”

    应随六一愣,似乎并没有明白蔺云泽为什么突然变了主意,还是林简琴机灵来的快,马上笑着说道,“他既然是你兄弟,何必那么客气,你还不如直接说,娘和妹妹托付给你了,等我回来,若是见她们俩哪里不好了,一定轻饶不了你。”

    蔺云泽听完林简琴那俏皮说法,顿时便仰面大笑起来,说道,“随六兄,嫂子果真有趣,你比起她的本事可真是差远了,哈哈。”

    林简琴笑着说道,“本来如此,若是一些夹心生包子那样的亲戚朋友,说话当然要客气些,既然是好兄弟,又何必这么客气,那样岂不是显得外道疏远了?”

    又是一阵欢心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桃树林里。

    小家伙儿朝着远处叫了一声银子,大狼狗便蹭蹭的跑过来了,它这几天可是又长胖了,在这里吃了不少的好东西。

    在挥手中,那马车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了桃花林的尽头。

    马车上装载了一些日常所用所需,显得稍微的沉重了些,车过之后,路上留下两道车轱辘的痕迹。

    颇有节奏的马铃,叮叮当当的响了一路。

    蓝天,白云,绿草,一眼望不尽的马路,枣红的骏马,装满了欢声笑语的马车,车后面跟着一条调皮的狼狗。

    “娘,我想我还有个事情。”马车车篷里一个带着稚嫩的声音。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老娘又没堵着你的嘴巴不让你说。”话虽然毒辣了点,可是语气却让人觉得有些宠溺,一个略显刁蛮的女人的声音。

    在车辕上驾车的年轻男子顿时觉得有些不妙,忍不住的往身后瞥了一眼,小心翼翼的说道,“你要说的那个事情,跟我,没关系吧?”

    这是个试探的疑问口气,但是很显然,此人希望这个疑问变成肯定。

    小家伙儿唉声叹气的说道,“要是跟你没关系,我也就不会选择只有咱们仨的时候说了。”

    应随六顿时觉得眼前的蓝天白云,瞬间变成一群黑乌鸦吱嘎的飞过。

    林简琴眯着眼睛,脑袋靠着一个抱枕上,懒懒的问道,“什么事啊,赶紧的说,不说我睡觉了。”

    小家伙儿马上精神起来,因为他知道,要是此时不说,等林简琴睡着了,他就没机会出动静了,当然了,非得弄出动静,可以用一顿巴掌打屁股来换。

    “我想办一个认爹仪式。”小家伙儿很是平静的说道。

    “噗……”林简琴直接笑喷了,瞌睡瞬间也烟消云散了。

    “这……”应随六听的嘴巴都歪了。

    想来也是,这些日子,小家伙儿从来没正经的叫过一声爹。

    “第一,你不管我们娘俩这么多年,啊,尤其是不管我娘这么多年,第二,我娘带着我受了很多的委屈和艰难困苦,第三,我还因为你没能早点出现被人侮辱过,第四……”

    “儿子,别掰着手指头数,不然待会儿你数的罪过太多,还的跟你娘借手指头用?”林简琴笑的肚子疼了。

    小家伙儿连忙说道,“没事,我待会儿不跟娘借手指头数数,我跟银子借狗毛就行,估计能数清大个子的罪状。”

    在外面车辕上坐着赶车的应随六听了儿子的这句话,差点没从车辕上栽下去,这难道是罄竹难书的罪过?如今要拔光了狗毛来计数?这时候似乎不说话,是最正确的选择。

    车里娘俩你一言我一语的,应随六突然觉得这个画面怎么跟当初想象的不太一样呢。

    这一路南下,沿途风光无限好,可是似乎越走越是觉得天气干燥起来,竟然隐隐的出现了小片的黄沙。

    人是想走的快一点,毕竟早点到了南疆国,早点见到故人,再从中做决定,可是马匹却受不了了,马儿浑身的汗水,那马毛都贴着马背,整个马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了。

    “哎?我们在最近找个地方住下来吧。”林简琴也不出名字,只朝着车辕上赶车的应随六喊了一声。

    “嗯,前面好像就有。”应随六很是默契的回答道。

    小家伙儿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掀开帘子问道,“你们说话都不叫名字的?我可是因为没姓跟人家打架过的。”

    林简琴和应随六都沉默不语。

    “咦?你们两个现在怎么都这么奇怪了?”小家伙儿真是睡觉多了便闲不住,一定要找点事干的架势。

    林简琴转身从包袱里扒拉出来一本书,递过去,“喏,你是不是闲得慌?给你本书看。”

    小家伙儿手里捧着书这才安静下来。

    马儿似乎是看到了光明,听到了应随六和林简琴刚才要休息的话一样,竟然加快了步伐朝着远处的绿树丛林走去。

    果然,就在林简琴望眼欲穿的时候,一个镇子出现在眼前了,那古香古色的样子,被周遭的绿树环绕着,在这个黄沙满地酷热的地方,这真是个难得的清凉之地。

    应随六也一阵欢喜,走了这么多天,终于能好好的休息两天了。

    小家伙儿却一直沉浸在书本之中,竟然浑然不知外面的远处将会有一片清凉。

    应随六手上的马鞭不禁的快了一点,林简琴也按耐不住,从车篷里钻出来,坐在另一边的车辕上,张望着远处。

    人是群居的动物,跟同类分开的久了,难免会有些孤独。

    马车很快的驶向那个小镇,离得近了,林简琴发现这个小镇竟然如此之美,那街上的店铺似乎也不少,来往的行人也不少,那些人似乎就是本地的。

    “可是这镇子看起来不是太大啊。”应随六的心里也有些纳闷了。

    这时候马车已经到了镇子前的路口处,那路口立着一个高大的牌楼,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凤来镇。

    这时候林简琴把目光从那牌楼上移开,朝着镇子的街道看去,才发现,这个镇子的街道好长!难道这个镇是长条形状的不成?

    这时候镇上的叫卖声吆喝声聊天声,都钻进了林简琴三人的耳朵里。

    他们虽然很是新奇,可是当下之际还是得赶紧得找个茶铺,喝点茶水,不然真的是嗓子冒烟了。

    现在哪里还有心思挑来挑去的,能有个喝茶的地方就不错了。

    于是乎,几个人朝着最近的那家茶铺便过去了。

    “老板来六碗茶水!”应随六大手一挥,朝着那正在煮茶的大约四十多岁的老板喊道。

    “好嘞!”老板脆响的应承下来,手脚更是麻利,很快抄起了大茶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