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六章 果然儿子是亲生的,男人是别人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够意思!钱又没在你的手里,你还只给自己要茶水喝?我和娘呢?”小家伙儿白了一眼坐在板凳上,一手撩着衣袖忽闪着凉风的应随六。

    应随六一愣。“我这不是要了六碗?每人两碗啊。”

    “啧啧啧,我一个人喝,这六碗都不够。你还好意思说给我们娘俩要了茶水。”小家伙儿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转头跟正在这边端着托盘过来的老板说道。“老板。这个人可是没钱的,喏,我要二十碗茶水。放这边吧。”

    小家伙儿转身走到了应随六挨着的那张桌子的旁边,拉开凳子,很有点拍马屁样子的用袖子急忙擦了擦板凳。又特别绅士的看着从马车上走下来的林简琴说道。“我如花似玉的美娘亲,来,儿子给您擦好了板凳。要好了茶水。就等您落座了。”

    林简琴看着儿子那有点滑稽又有点招惹喜欢的样子。再看看一边坐着的目瞪口呆的应随六,心生一计。

    “啧啧。果然儿子是亲生的,男人是别人的。好儿子。娘来了。”林简琴估计的将装了碎银子的小荷包用手摸了摸。

    那卖茶的老板是多么精明的人啊,做了一辈子的生意了,哪个是做东出钱的主儿。这不是一目了然么?马上叫卖道,“好嘞!这位小公子,您稍等,先给您来这些,小老儿马上就给您上全了。”

    应随六被眼前这一幕马上给整蛊的懵了,真不知道他们这是唱的哪一出?

    这边都还没寻思明白为什么店家也跟着那娘俩瞎闹的事情呢,眼瞅着那飘着两三茶叶的翠绿清澈见底的四碗茶水已然进了小家伙儿的肚子里了。

    小家伙儿抹了一下嘴巴,吧唧两下,脸上美的不得了的表情,“美亲娘,儿子尝了,这茶水好喝的要紧,喏,赶紧的把这两碗喝了,待会儿老板就给咱们接着端上来。”

    林简琴故意的瞟了一眼,口干舌燥,唾沫都被咽没了,目瞪口呆的应随六,薄而美的粉唇在那青瓷碗的边沿儿上抿动一下,喝了一口,吧唧一下嘴巴,说道,“果然是好茶,这一口茶水,从唇舌之间滋润到了新飞了。整个人精神都好了。”

    应随六已然从目瞪口呆变得口歪眼斜了,这都什么和什么?

    “老板!为什么我先要的茶水,你都端到那边的桌子上?”应随六知道自己这儿子调皮的厉害,又有林简琴那臭丫头在身边,只好把气撒在了茶水铺老板身上。

    那老板正拿着大嘴茶壶,给将近二十来个茶碗装水呢,听了应随六的话,便无可奈何的笑着说道,“这位公子,您看您,浑身上下一个值钱的挂饰都没有,连装着碎银子的荷包都没带吧,那位年轻的夫人人家可是带了银子的。我这也是小本买卖……”

    不等茶水铺老板把话说完,应随六已经被气得嗓子冒烟了。

    他真想上前捏住那老家伙儿的脖子,老小子也不争开狗眼看看,他可是堂堂的小王爷,就凭着这张脸也是想喝什么茶都得给上啊。

    可是看着那边娘俩窸窸窣窣的笑的开心,应随六这才缓过神儿,这小穷地方,哪里有人见过王爷?再说了,人家只认钱不认人也没什么错的,唉!真是半文钱难倒英雄汉,嗓子都冒烟儿了,还顾及的到身份面子?

    “咳咳,那个,惊鸿啊咱们娘俩也是心地善良的,但凡有人开口求求咱们,咱们也得普度众生。”林简琴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撩拨了一下旁边那被两边堵得别不舒服的应随六。

    “额,但是人家要面子呢?”小家伙儿那呆萌的大眼睛盯着林简琴问道。

    “这……儿子啊,娘以前怎么教给你的?就是关于面子问题的那几句金玉良言?”林简琴话是朝着小家伙儿说,可是眼神却瞟了应随六一眼。

    应随六听了这句话,又看看一直盯着这边看的茶水铺老板,似乎瞬间想知道那什么金玉良言的到底是什么。

    “哦哦,我想起来了,娘说了,面子是个什么球?面子又不能当肉吃不能当茶水喝?更不能拿着面子换钱花。额,是吧,是这几句吧?”小家伙儿说完,便看了看林简琴。

    林简琴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恩,好儿子,记得清楚,记住了哦,要能屈能伸才好。”

    应随六狠狠的咽了口唾沫,他那喉结看着像是失了水分的干巴杏子了,马上笑嘻嘻的说道,“嘿嘿,儿子他美娘,给咱一碗茶喝吧?”

    林简琴扑哧一下把嘴里的茶水喷了一地,她当真是逗逗应随六的,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上道这么快!一眨眼的时间,那端着的架子马上烟消云散了,居然还能满脸笑嘻嘻的叫着儿子他美娘!跟初见之时那冰冷的摸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要不是亲身经历,谁能相信应随六堂堂冰冷小王爷能做出如此滑稽可爱逗乐的事情。

    小家伙儿看到娘笑的肚子疼,竟然不为所动,脸上依旧是呆萌的摸样,“美娘亲,你看怎么办?”

    “恩,赏给他吧。”林简琴一边捂着肚子笑,一边说道。

    这时候茶水铺老板很是笑盈盈的端着托盘过来了,说道,“来,这位公子,您的茶来了。”

    “嘿,你这老家伙儿,这会儿怎么又肯给我喝茶了?”应随六嘴角一撇,很是嫌弃的看着那点头哈腰的店老板,愤愤的说道。

    那老板倒是也不恼怒,满脸堆着笑的开了花的褶子,说道,“有人给您掏茶水钱了,小老儿自然敬着您了,您这会儿是咱们的财神爷了。”

    应随六很不满意却又没什么办法的撇嘴咕哝道,“都是见钱眼开的东西。”

    “啧啧,这位公子看您说的,咱们过的是日子,没钱怎么过?别说咱们了,公子您呢?还不是喝了您的儿子的美娘亲用钱买的茶水?”那茶水铺老板倒是不恼羞,只是这话说出来,让应随六的白皙的脸红了好一阵子。

    林简琴在一边看着,不停的笑着。

    想想初见之时的两人,怎么都想不到在一起之后是这个样子。

    “哦,对了,老板啊,我想问问,你们这飞来镇怎么附近也不见什么村庄呢?”林简琴喝了两碗茶水之后,喉咙终于滋润些了。

    那茶水铺的老板很是百事通的样子,笑着说道,“少夫人,您进咱们的飞来镇的时候没有抬头看看那牌楼上面的字?嘿嘿,这飞来镇也是有故事的。”

    林简琴棉露好奇之色,接着问道,“这飞来镇跟周边的村子也有关系?”

    那茶水铺的老板笑而不答,接着说道,“想必您来的路上也已经看到了,这方圆百里的都是赤地黄沙的,可偏偏这片地方绿树萦绕的,不瞒您说,这镇子的东边是没有村庄的,所以,你们必然是从东边来的……”

    看着茶水铺老板脸上的神色,林简琴点了点头,“确实,我们是打东边来的。找您的意思的是,这飞来镇的西边有村庄?”

    “啧啧,少夫人真是冰雪聪明,您猜对了,这飞来镇的西边还有八个村庄,也都是坐拥一片小绿林子。我们这边虽说是不好长些什么水稻之类的东西,可是小麦和瓜果在我们这里种植的就比你们北方人出色了。”

    “咦?你看出了我们是北方人?”林简琴很是玩味的问道,她突然觉得自己只顾着玩乐,有点太轻易了,万一这里有什么图谋不轨的人,这一路上可就有的忙活了,这里不比在自己地盘上,真要是丢点什么,可是心疼了。

    那茶水铺老板的脸上马上有些得意的神色了,说道,“但凡要去南边的人,走的从我们这里经过,或者从另外一条水路走,除了这两条路别无他选,所以小老儿也是见识过不少的达官贵人呢,至于少夫人,小老儿倒是没觉得出您是哪里人,但是那位……”

    茶水铺老板朝着在一边坐着喝茶享受的应随六挑了挑眉,说道,“正宗的一口京城口音,您既然嫁过去,那想必也不会离得很远了,所以小老儿这才听得出来。”

    林简琴微微一笑,心里却记住了,下一步再往下走,一定的注意着点自己的行动了,连一个卖茶水的都能看得出来他们来自何方,那些经受过专业训练的杀手探子,怕是更要高深莫测一些。

    茶水铺老板见林简琴听的很是入神,便接着夸夸其谈起来,讲了这里的瓜果,讲了这里的气候,讲了这里当地的习俗,就连招呼别的客人的时候,给别的客人沏茶倒水的时候,他都停不下来。

    林简琴听了这些当地的风俗,也算是默默地记在了心里,万一有用得着的时候呢?俗话说得好,艺多不压身,多知道一些事情多学点东西,总比遇到了事不知道怎么下手好,一技在手吃喝不愁。

    应随六听的都想打瞌睡了,本来就赶车赶了那么长的时间,这一下子在人家的凉棚里又喝了点甘甜的茶水,当下再听着茶水铺老板的滔滔不绝的讲话,更是疲倦的想睡觉了。

    那茶水铺的老板突然眉飞色舞的说道,“跟你们讲个新鲜事,西边昱火村的叶员外明天要在明天摆比武招亲的擂台赛了,擂台就在飞来镇的西边,啧啧,到时候一定是人山人海的,因为这十里八乡的,哪个不知道他们家的女儿跟天仙似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