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七章 流水无情,落花有意怎么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淡淡的笑了笑,好像女人天生的就喜欢听一些八卦的事情,茶水铺老板这半天说的全是些没营养的八卦。可是林简琴却听的很是认真。

    小家伙儿不喜欢听这些,干脆在一边的树荫下逗着大狼狗银子玩起来。

    茶水铺的老板说完这个新鲜事,朝着一边打瞌睡的应随六瞟了一眼。挑了挑眉,说道。“少夫人。虽然您长的跟仙子一样的,可是哪个男人不花心哪个不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明天您自己去看热闹,最好别带着那位。”

    林简琴咯咯笑起来。心里想着,应随六从小到大,见过的女人何止千万。他要是有这个嗜好。还能做单身狗这么久?

    “老板,你多心了,他不会的。”林简琴虽然是笑着说。可是语气很是笃定。

    茶水铺老板摆了摆手。意味深长的说道。“流水无情,落花有意怎么办?你们家公子可是一表人才。我们这小地方都是些粗人,哪里有长得如此俊朗中带着贵气霸道的公子?”

    林简琴依旧笑了笑。说道,“老板您真是多心了,喏。辛苦您再给我们带着的水袋里装一些清水吧,”

    说着这些,林简琴把手伸进了腰包,想着掏点碎银子出来,当她的手碰触到腰间的时候,突然觉得手指碰触的只剩那拴着荷包的绳子,荷包呢?

    林简琴脸色一变,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这时候小家伙儿很是霸气的把一个看上去十多岁的男孩子往这边赶呢。

    林简琴似乎瞬间便明白了,很不高兴的说道,“老板,你也真是不地道!我在这吃了你的茶水,会付给你银子,难道您还勾搭一个小扒手来偷我的银子?”

    茶水铺老板脸上一副很委屈的样子,说道,“少夫人,看您这话说的,我虽然一直在给您讲新鲜事,可是我也在干活不是?一会儿烧水一会煮茶的,我怎么可能时时刻刻的盯着你的腰包?”

    刚才只是茶花铺老板在聒噪,这会儿突然听到林简琴吼了一嗓子,应随六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急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会儿的功夫,小家伙儿已经把那比他高一头的男孩子给赶过来了。

    小家伙儿很是霸道的从那个男孩的怀里搜出了娘的荷包,说道,“娘!这小子果然有古怪,我没看到他偷娘的东西,正在跟银子在树底下玩呢,突然看到他鬼鬼祟祟的看了看茶铺这边便小跑着离开,就觉得他有古怪!”

    那小子满脸的惊恐,他慌乱的眼神在不住的往那个茶铺老板的身上扫。

    林简琴冷笑一声,说道,“老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初入宝地,您竟然如此待客?我喝的你的茶水是不是也有蒙汗药啊?是不是想着等我们晚上住在哪里,您再跟那客栈老板联手把我们带着的值钱东西扫劫一空?”

    林简琴刚才的细腻温柔和水盈盈的神情,就在瞬间变得毒辣起来,双眉竖挑,怒目圆睁。

    这架势当下还真把那茶铺老板给吓着了,但是那茶水铺的老板也是个老林湖了,当下便马上冷静下来,佯装很是委屈说道,“夫人,您长得美若天仙,说话怎么跟吐刀子一样?我都不认识这小子,怎么跟他串通?还有您说的住客栈的事,小老儿连问都不曾问啊!这不是冤屈了我?”

    “我呸,你还跟我装腔作势的呢。”林简琴双手掐腰,啐了一口在地上,给小家伙儿使了个眼色。

    小家伙儿那黑亮闪光的大眼,在遇到了娘那犀利的眼神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用手拍了拍手边上的大狼狗银子。

    银子突然间仗着血盆大口一下子扑到了那十多岁的男孩子的身上,那孩子连吓带怕再加上银子体型硕大,几乎在同时间哇哇的嚎啕大哭起来,“爷爷!救救我啊!爷爷!”

    那孩子真是鼻涕眼泪一把流,小裤管都被吓得尿湿了。

    茶铺老板这时候哪里还顾得那么多,一下子胡乱的扔了手中拿着的茶壶,三步并作两步的扑了上去,一副拼命的架势。

    银子吐了吐那又长又红的滴着口水的大舌头,轻轻的从小孩子身边走开了。

    林简琴抱着双臂,冷笑的看着那地上抱着痛哭的爷孙俩,倒不是她多么没人情,倘若是乞讨的爷孙俩,没准林简琴还会送一些银子和吃的,可是这爷孙俩居然用肮脏的骗术来哄骗她,她的心里就过不了这个坎儿了。

    茶水铺老板使劲儿的抱着那十多岁的男孩子,老泪纵横,也顾不上擦拭了,嘴唇都哆嗦了,一直嘟囔着,“我的孩儿啊我的孩儿啊。”

    应随六在一边看的真是惊心动魄的,他只是简单的眯了一会儿,怎么就出了这么大的事,都到了纵狗行凶的份儿上了。

    林简琴这会儿见那男孩被吓得面如土灰的只知道哭,也有些心软了,轻声骂道,“我平生就最痛恨什么鸡鸣狗盗坑蒙拐骗的,你哪怕拉根旗杆横在我面前,说是养活孩子不容易求点施舍,我都给你,你却让这么小的孩子从小就做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那茶水铺的老板突然意识到,这件事还没完呢,急忙抱着孙子求爷爷告奶奶的央求道,“还请女侠饶命啊!”

    林简琴真是又气又恨的,说道,“你若是能保证以后不教孩子这些坑蒙拐骗的恶劣手段,我今天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你若是不答应,我的狼狗正好这会儿饿了!它可是不管肉老还是肉嫩,都能吃得下!”

    “好好好,女侠尽管吩咐!小老儿都照做啊!”茶水铺的老板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林简琴见那老头果真是有悔过之意,便缓和了气势,说道,“你也不用怕了,我把我的狗拉回来了。”

    那茶水铺老板都顾不上看,急忙磕头谢恩的。

    应随六嘴角扯了扯,轻轻的拉了拉林简琴的衣袖,小声说道,“咱们走吧,不然这老头儿哪里敢站起来?”

    林简琴听了思忖片刻,从荷包里拿出碎银子放在了木头桌子上,便转身要走了。

    小家伙儿则是叫了一声银子,朝着马车走过去。

    林简琴走了几步,突然停住,摸了摸腰间的荷包,干脆转过身,又走回了茶水铺,刚刚敢抬起头来的茶水铺老板一见林简琴又折回来了,吓得大气不敢喘,马上紧紧的抱着孙子,不敢再看了。

    林简琴见了这爷孙俩,叹了口气,把银子连同荷包一起都放在了木桌子上,这才离开了。

    眼瞅着林简琴都走到了马车跟前了,那老头儿都拉着孙子的手站起来了,林简琴猛然一回头,那老头急忙低下头,两手揽着那个男孩,眼中都是骇然。

    林简琴嘴角轻轻的抽搐一下,至于的么?她又不是母老虎!

    “老板,你刚才跟我说的你们这里的那些八卦事,有几成是假的?”林简琴很是认真的问道。

    站在她旁边,等着她上车的应随六简直是要面瘫了,都这个时候了,这个臭丫头怎么会问人家这么个问题啊?真是搞不懂这臭丫头的脑袋里都是些什么东西。

    那茶水铺老板胆战心惊的说道,“夫人啊,我刚才跟您讲的那些事,除了说叶员外家要在镇子西边摆擂台,比武招亲之外,都……都……”

    “都什么!”林简琴实在没耐性了。

    “都是假的,只有比武招亲那个是真的。”茶水铺老板的声音简直是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了。

    林简琴听完,嘴巴都要气歪了,她那么兴致勃勃的积极主动的又是听又是参与的,原来那老头子说的都是假的?!

    应随六扁了扁嘴巴,说道,“得了,你费了那么大的精力,听的都是人胡编乱造的,还不如我呢,好好的打个瞌睡,这会儿都精神起来了。”

    林简琴本来就心里生气被人忽悠了,应随六竟然还这么没眼力劲儿的补刀,真是个不怕死的。

    坐在车上的小家伙儿则眼盯着站在车下的爹娘,嘴角坏坏一笑,说道,“打!”

    似乎就在同时间,林简琴的粉拳已经毫不留情的朝着应随六的胸前砸过去了。

    “哎呦……”应随六真是猝不及防了,他又没得罪人怎么这会儿到成了出气筒,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看着儿子那得意的笑,问道,“你怎么知道你娘要打人?”

    小家伙儿调皮的做个鬼脸儿,笑嘻嘻的说道,“我可是跟我娘时间长了,她刚才的那个眼神儿,就是要在眨眼间要打人的架势,哈哈,大个子爹,你好好的学学吧。”

    林简琴被小家伙儿这么一说,咬着牙齿,剜了一眼,气呼呼的上了车,刚坐好,便说道,“不行,我的把碎银子要回来!简直是伤感情!”

    “得了吧,娘,你瞧那小哥被咱们家大狼狗吓得,还是留着那些个碎银子,给人家请郎中用吧。”小家伙儿适时的说道。

    林简琴嘴角勾了勾,有些愧疚有点尴尬,也就没再说话。

    外面站着的应随六,一手紧紧的拿着鞭子,另外一手捂着胸脯,这个娘子真霸道,以前只是觉得她有些刁蛮的可爱,现在突然觉得,这臭丫头不是一般的霸道,虽然这么想着,可是应随六又不知道怎么的觉得心里暖暖的甜甜的,竟然满嘴的傻傻笑了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