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八章 大个子爹在傻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的这点小动作全被小家伙儿捕捉到了眼里,小家伙儿轻轻的碰触了一下林简琴的衣袖,凑过去小声说道。“大个子爹在傻笑。”

    林简琴看了看正在偷偷傻笑的应随六的背影,很是莫名其妙。

    “娘,咱们自己找个客栈去吧。怎么着也得在这里歇息一下了。不然下次还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才能歇息。”小家伙儿有些困倦的说着,已经眯起了眼睛。凑在了林简琴的膝盖上。

    林简琴把小家伙儿揽在胸前。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很是温柔的说了声恩。

    应随六听到了背后车篷里的娘俩的对话,突然觉得这个场面非常的温馨。又不禁的笑了笑,似乎他梦中寻求百遍的日子就是这般?

    马车从镇子的东边走到了西边,林简琴跟过风景是的看了一遍。最终相中了一家看着比较清静的客栈。便让应随六进去询问了。

    应随六刚进去不久,便有热情的店小二出来又是牵马又是招呼的了。

    倒是不错,这家客栈入住的人不是很多。林简琴他们选了个自己喜欢的房间住了下来。

    但是在选房间之前。闹了个笑话。

    一同赶着车来的。人家便默认了这是一家人,更何况说话那么随意。便问要哪一间?

    结果,应随六指着一个房间的钥匙牌。林简琴指了一个房间的钥匙牌。

    客栈老板那笑吟吟的脸色稍稍的僵住了,这夫妻俩还真有意思,怎么选房间不说让一个人选就算了。眼下每人指着一个钥匙牌,他也只好问问,到底是要哪一间了。

    更让他意外的是,两人异口同声道,“她要他的,我要我的。”

    客栈老板的僵硬眼神在两个同样冷着脸的俊男靓女面前扫视一下,嘴边的那句话没敢问,难道不是夫妻俩?不过更好,开饭店的哪里怕大肚子汉,开客栈的,来客要的房间越多才越好。

    小家伙儿狡黠一笑,急忙上前拉着应随六问道,“大个子爹,你怎么这么聪明?”

    应随六无奈扁了扁嘴巴说道,“你爹也是长记性的,难不成被你们娘俩一直鄙视?”

    在不远处的客栈老板听了这话,心里更是搞不明白这一家子人了。

    这时候,林简琴突然问了一句,“老板,你们不远处那正在布置的大台子是做什么用的?”

    其实林简琴在进来之前,选这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难道茶水铺老板说的叶员外家的闺女比武招亲就是在这?

    “哦哦,那是叶员外家里的。明天用来比武招亲的擂台。夫人要是有兴致可以看看的。”客栈老板很是热情的回答道。

    林简琴很有礼貌的微微一笑,便转身上了阁楼。

    这里的晚上倒是凉爽了许多,夜风习习,站在窗前,很是舒服。

    林简琴看着阁楼外不远处的那个搭好了的擂台,便想着,这里的人口不是很多,怎么还想了这么个主意给自己的女儿招女婿?不过倒是很好奇,尤其是想起今天在村东口的茶水铺子听到那个老板所说,这个叶员外的女儿也是个国色天香,林简琴心里更加的想看看热闹了。

    “娘,你怎么还不睡?难道是打算买夜宵吃?”小家伙儿抹了抹眼睛,他已经困了,不知道怎么一睁眼见了娘在窗前站着,就从床上下来了。

    林简琴嗔怒到,“臭小子,你除了知道惦记着娘吃好东西,就不惦记着别的?”

    “那倒是没有,娘,为什么我总觉得这附近还有跟你类似的气息呢?”小家伙儿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说道。

    林简琴用食指轻轻的戳了一下小家伙儿的额头,说道,“臭小子,你是不是睡糊涂了啊,娘还有什么气息?怎么就还有跟娘类似的气息?得了,赶紧的睡吧,这几天没好好的休息,把我的宝贝儿子都累傻了。”

    小家伙儿依旧闭着眼睛,但是不是很满意的撇了撇嘴巴,说道,“我才没傻,我明明感觉到了。”

    话音刚落地,小家伙儿就趴在林简琴的肩膀上睡着了。

    林简琴很是和蔼的将小家伙儿抱起来,朝着木床走去。

    外面天空中挂着的那轮月亮如玉盘一样光洁,应随六听着隔壁娘俩没了声响,这才躺在了床上,他不敢睡的太实,因为他亲身的经历了今天白天村东口的那件事,若是以前,他独来独往,又有功夫在身,到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可是现在不同了,第一,他的身份不能暴露,第二,他要保护好那母子俩。

    大狼狗银子这会儿走了过来,在应随六面前晃了两圈,好像在说,看守的事留给它就行了,应随六笑着从桌上拿了个吃剩下的鸡爪子,扔给了辛苦的大狼狗银子。

    银子的眼睛在看到那被抛出来的鸡爪子的时候,快如闪电般瞬间窜起,不等眨眼,那鸡爪子已经被它啃下去了大半半了。

    应随六这才安稳的躺好了,准备睡一会儿了。

    这里月儿圆,人也圆,有时候幸福真的很简单。

    可是积羽城里的忠诚侯府,就不是这么安静了。

    今天的积羽城似乎有些阴天,到了晚上虽是十五月圆夜,但是天空中的乌云却僵在原地不肯走,把天色压得很低。

    老太太吩咐了常叔,要好好的检查一下院子里,再去每一处的院子里招呼一下,让各个园子的奴才们上好了门闩。

    常叔对林家的院子已经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他巡查起来也是信手拈来的容易。

    上一次林家差点葬送了,因为了三小姐的智谋,才得以保全,常叔这个大管家的位置也是在失而复得的,所以在情况下,他更是每天晚上都要亲自的带着下人,挨个的去看看家里的每个院子是不是安全。

    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便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但是爷没说出来,毕竟不想着让这件事传到了老太太的耳朵里,现在这忠诚侯府里面的一家子多半都是老弱病残的,俪香阁相思阁湘竹园都已经空了,只有畅春园里热闹非凡。

    畅春园里住着越思敏,还有伺候在她身边的叶其和绿锦两人,更有些从侯爷府喜悦那边带过来的俩丫头,如今绿锦又怀了身孕,这畅春园比起往常更热闹了。

    碧桐园里也是空着,只是老太太想着以前的儿孙满堂总是触景生情,心中不畅,后来就让常叔搬到了碧桐园里住着。

    老太太是日日的烧香拜佛,总是在菩萨面前乞求,能让她的孙女带着重外孙赶紧的平安归来。

    常叔带着人,巡查到了小檀叶佛堂,远远的看着老太太又在那里念经,顿时觉得人生世事的沧桑,主人都这么大的年纪了,却不能安享天伦之乐,也不知道三小姐究竟在哪里,怎么还不肯归来。

    就在常叔惆怅的时候,梅姑姑从小檀叶佛堂走了出来。

    两人相互的见了礼。

    “姑姑,老太太近日的身体可还硬朗?”常叔看着老太太愈发苍老的背影有些担心的问道。

    梅姑姑稍稍垂下眼睑,顿了顿,说道,“吃饭倒是还跟往常一样,没什么,只是最近老太太挂念三小姐是越发的频繁了,有时候甚至吃着吃着东西或者正眯着休息呢,就会突然问一句有没有三小姐的消息,唉!”

    梅姑姑的这一声长叹,似乎带着无尽的悲凉。

    常叔也紧跟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两个人静默了片刻,常叔说道,“我见着喜悦小姐回来了,一直坐在老太太的房里,只跟老太太和三夫人说了点什么,一直到了晌午的时候才离开的?”

    梅姑姑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喜悦小姐带着小公子回来看看,可是老太太见了喜悦小姐的孩子,不免的又伤心了几分,不过喜悦小姐今天回来,倒是说了一件京城发生的大事。”

    “哦?什么大事?咱们家眼下没有人京城做官的友人了,大多知道的事情,也都是通过侯爷和小侯爷那边传过来的。”常叔急忙追问道。

    梅姑姑朝着旁边看了看,见没什么近身的人,便压低了声音说道,“听说流王府出事了,上上下下二百来口子,全部都被软禁起来,但是只有小王爷应随六逃了出去。”

    “啊?”常叔瞬间十分的吃惊,“咱们家三小姐不就是跟他在一起的么?因为当年惊鸿岭军饷的事?不对!难道是流老王爷要造反么?”

    “梅姑姑急忙点了点头,据说那军饷是流王府的老王爷自己下的套,自己劫了自己押送的银子,要用来造反的,可是宫里头帘子后面那位娘娘,魔高一丈,硬是早就识破了流王府老王爷的计策,就在原地,没出惊鸿岭就把银子又抢了走!”梅姑姑简明扼要的说道。

    “那老爷的事,不是流王府的人……”常叔一下子愣住了,虽然现在的林家过上了太平的日子,可是他总是对林原道的死耿耿于怀。

    “当然不是流王府,是宫里头那个黑心的女人做的,不然你想啊,流王府的人把事情报上去了,人家凭什么封了咱们这忠诚侯?要我看呐,就是那毒心的妇人为了赎回自己的罪过!”梅姑姑也是说的越发的伤心起来。

    “这!”常叔一时陷入了沉思之中。

    “所以,流王府的人一切的行动都在那女人的控制之下,唉!可是偏偏拿着咱们的老爷做了那替死鬼!”梅姑姑扼腕长叹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