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九章 这又是从何说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常叔沉默不语。

    “常大哥?你在想什么?”梅姑姑见常叔一直不吭声,便疑惑的问道。

    “姑姑,我想宫里的那位恐怕又要进行下一步的打算了。既然侯爷府的人知道了这些事,怕是早就是有人传回信息了,那。没有三小姐的消息?”常叔听闻梅姑姑问话,这才从深思中缓过神来。

    “正是因为这件事。今晚上的晚饭。老太太只吃了一丁点,便来到佛堂念经了,她总是念叨着。能盼着三小姐早点回来。”梅姑姑叹了口气说道。

    “这又是从何说起?”常叔很是焦虑的问道。

    “三小姐带着惊鸿小公子跟着那流王府的小王爷去了南疆,说是要去谈判还是怎么来着,唉!”梅姑姑叹气连连。“只盼着三小姐能早点回来。好支撑起这个家啊。”

    听到了这个消息,常叔突然笑了笑,拍手说道。“我就知道咱们的三小姐是这世上最精明无双的。在外流落十载还能顺利进府上。聪明机智帮老爷筹集军饷解决难题,惊鸿岭一劫。她大难不死,还顺利诞下男婴。到了京城之后无缘无故被人谋害现在又出现在前往南疆国的路上,啧啧,这真是奇女子!”

    梅姑姑本来也抑郁的不得了。可是听常叔这么一说,心里忽然间就顺畅起来了,马上激动的说道,“对对对,咱们的三小姐是天上的神仙投胎的,那可是有灵根护体,一定会平安归来,不行常大哥,我不陪你聊了,我的把这些给老太太说说,让她老人家高兴!”

    梅姑姑说着,不等常叔答话,便转身朝着小檀叶佛堂跑过去了。

    常叔的脸上也浮现出一层欣慰的欢喜,难怪初见三小姐时候,便觉得她不同凡响,现在看来,这三小姐怕真的是梅姑姑口中所说的神仙下凡,也为可知了。

    这林家的两个元老奴才在这里的一番话若是让林简琴听到了,不知道她会不会吐血,哪里是什么天上的神仙下凡,明明是倒霉的穿越到了一个苦命人的身上罢了,前一辈子苦不够深不够大,这辈子来了点狠得。

    常叔倒是嘴里哼着小曲儿朝着下一个地方巡视了,刚才站的远处的几个家丁也跟了过来。

    就在常叔溜达到了昔日的相思阁的时候,突然觉得黑暗中闪过一个人影儿,他下意识的大声喝斥道,“什么人!?”

    再定眼看过去,却发现那边没什么动静。

    “常叔,要不要过去看看?”一个跟在后面的家奴很是谨慎的询问到。

    常叔摆了摆手,示意这些人不要说话,大家攥紧了手里的木棒,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就在常叔认为他们已经将那黑暗中的不速之客团团围住的时候,突然发现那地方竟然什么都没有。

    常叔皱了皱眉头,他可是有着功夫在身的,却是觉得这边是有人的,怎么这会儿却没发现任何人呢?

    正在常叔纳闷的时候,期中一个家奴说道,“咦,这里怎么这么香啊?”

    他的这句话刚刚说出口,连带着常叔在内的六个人昏然倒地了。

    当常叔再一次想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周围站着几个在这里打扫卫生的丫鬟小厮。

    常叔觉得头有些痛,他皱着眉头眯起眼睛,掐了掐自己的额头,有些费力的坐了起来。

    常叔黑着脸吼道,“看什么看!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那些丫鬟们顿时被吓得急忙闪开,拿着自己手中的工具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去了。

    常叔有些头疼的站了起来,用脚面踢了踢旁边还昏沉的睡着的另外五个人。

    那些人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才发现已经天亮了。

    常叔没顾得上理这些人,径直的朝着相思阁的里面走去,他细致的观察着这里的一切,似乎除了以前二夫人卧房里面的那张自画像丢了之外,别的东西都好好的放在远处。

    常叔狐疑的环视一周,神情有些古怪,又突然有些惊恐,二夫人明明已经死了,难道是她的鬼混回来了?常叔再回想着昨晚上在花树旁闻到的那一股让人失神的胭脂香味,任凭他行走林湖见多识广,双腿还是有些发颤了。

    常叔有些防备的扫了一眼二夫人房内的门窗,又看了看犄角旮旯的地方,却也没发现什么异常,难道是府上的别的人,拿走了二夫人的自画像?

    正在常叔沉思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道,“常叔!这边有脚印!常叔!”

    常叔急忙跑出房间,循着下人的声音跑过去。

    在下人的指引下,常叔发现那屋后的青苔上赫然有一双硕大的脚印儿,难道是小偷儿?

    常叔的思绪在飞快的旋转,他一边想一边看着青苔上的那双脚印儿,这也不是女人的脚印儿啊,难道昨晚上真的来了个贼,是个男人,却仅仅拿走了二夫人的自画像?

    “不会是闹鬼了吧?”不知道人群中谁说了这么一声,顿时常叔身后的仆人们便纷纷的议论起来。

    “都给我住嘴,谁要是多说一句话,晚上我就把谁拴在相思阁看门!”常叔严厉的吼道。

    众人瞬间吓得噤若寒蝉,一声不吭了。

    常叔神情严肃的离开了相思阁,他昨天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只是觉不出来,没想到这么快便有人上门了。

    就在常叔快步朝着畅春园走的时候,一个想法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现在府上的事情,常叔多半都跟三夫人商量着,他虽然在林家把持着实权,可是他的心里总是把自己放在了奴才的位置,他要效忠于林原道,现在林原道不在了,那么他便要效忠于林家的主子,老太太年迈,身子不好,三小姐又不在府上,常叔也只好跟三夫人越思敏商量。

    常叔突然住了脚步,难道是大公子回来了?

    这个念头刚刚出现便很快被常叔否决了,大公子的双腿瘫痪,已经让当时积羽城的很多名医看过,都表示没有再站起来的可能了,就连寿康堂的南宫长昔还有寿康堂的老神医都表示爱莫能助了。

    可是那又是谁?跟二夫人相熟的?难道是楚殇?是因为大公子思念母亲,这才让楚殇回来拿画像的?

    常叔的眉头皱得更尽了。

    可是昨晚上那一股子香气,明明是女人经常用的胭脂味道,楚殇若是回来,怎么也应该是一股子汗味儿或者是烟草味儿啊?

    常叔还是不解,他有些气恼自己的年纪了,真是岁月不饶人,琢磨一点什么事情,都有些不清楚了。

    琢磨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常叔已经到了畅春园的门外了,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推开门进去了。

    正巧越思敏在跟绿锦聊天,好像是说着要把刚刚做好的两双老虎鞋给洛青丝的孩子们拿过去。

    “三夫人……”常叔边说边给越思敏施了个礼,“老奴有件事想跟你说说。”

    越思敏急忙起身,说道,“常叔您都这么大的岁数了,以后这些虚礼咱们都免了吧,您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我听着。”

    “不不不,主仆自来就有高低之分,三夫人这么说是客气,不拿我当外面,若是我也不懂规矩,那就真要落下笑话了。”常叔急忙摆手说道。

    这会儿时间,叶其已经搬着一把椅子过来了,很是热情的说道,“常叔,您请坐。”

    常叔这才坐下来,很是严肃的看了看绿锦和叶其。

    那两人也是识趣的,见了常叔似乎有什么要事想着跟越思敏说,便找了个回屋子添件衣服的借口走开了。

    “三夫人,如今咱们这府上怕是不安全了。”常叔的脸色有些紧张和愧疚,“都是我这把老骨头没出息。”

    越思敏一愣,急忙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常叔才把昨晚上的事情前前后后的说了一遍。

    越思敏急忙问道,“那您觉得是楚殇?”

    “他若是真的偷一些金银珠宝,或者直接把我给捆了,我倒是安心了,毕竟多少年的情分还在呢,虽然大公子不是老爷亲生的,可是怕就怕在,他不吭声的回来了,难道他有什么预谋?”

    越思敏的脸色也有些担忧起来,她问道,“老太太知道么?这事最好别让老人家知道。”

    “没,这不是事情已发生,老奴就朝着您这边过来了,没敢告诉老太太,昨晚上见着她又去佛堂念经了,听梅姑姑说,老太太又想念三小姐了。”常叔有些心酸了。

    似乎人的年纪大了,就开始容易悲春伤秋了,遇到些事情,总是心眼窄了些。

    越思敏听了常叔的话,不禁的也是泪眼朦胧了,当她从南宫长昔那里听说林简琴不见了的时候,差点也想随着女儿去了,可是她的梦里总会出现琴儿丫头微笑着安慰她的样子,直到从喜悦和小侯爷的口中听说了琴儿的下落的时候,她还好起来。

    甭说老太太了,她这个当娘的更是想念自己的女儿了。

    伤心归伤心,可是眼下发生了的怪事还的赶紧的弄清楚,不然整个府里的人都是人心惶惶的。

    “常叔,这件事您都有什么看法?”越思敏这些日子也历练了不少,她本来是个软弱的性子,可是现如今偌大的家,总不能让年迈的老太太支撑吧,所以越思敏也逐渐的跟着常叔学了不少的处理事务的手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