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章 那不速来者的目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常叔皱着眉毛,紧抿着嘴,似乎在斟酌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我总觉得这次进了相思阁拿走二夫人自画像的是熟悉咱们府里的人。”

    “嗯。听你这么说着,我也同意你的看法。”越思敏蹙了蹙峨眉。她可得保护好了这里保护好了自己。等着女儿回来,所以,很是积极的跟着常叔的思路在想。

    “既然是熟人。那么,大夫人娘家人就算是来偷东西,定然是去俪香阁。毕竟他们没去过相思阁那园子。若是二夫人之前身边的人,恐怕能从老奴眼皮子底下溜走的,也没有这么个人。”

    没等常叔分析完。越思敏便说道。“其实不一个挨着一个的分析。那只有两个情况,第一。陌生人来了没能得逞,顺手拿走的。第二,是无尘那孩子身边的人,至于目的。大抵是有思念之意,可是也难免没其他的。”

    常叔那双有些浑浊的双眸,突然间把目光落在了越思敏的身上。

    越思敏一惊,仿佛吓了一跳,急忙问道,“常叔这是……”

    “难不成这件事跟三夫人有关?”常叔很是疑心重重的说道。

    越思敏苦笑一下,“您怀疑是我派人去洁梅姐姐的屋子里偷东西?”

    越思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简直就是有些嘲讽的语气了,现在林家的哪一块地方是她不能去的?林家的什么东西是她不能明目张胆的拿的?她犯得着要去偷么?

    “不不不,三夫人,你误会了老奴的意思,我是说那不速来者的目的是三夫人你!”常叔的眼神瞬间变得非常的笃定了。

    越思敏惊呆了,半天才说道,“我?为什么?”

    常叔叹了口气,很是担忧的说道,“三夫人,您一定还记得,你们刚进府的时候大公子对三小姐的照顾吧,十分的细致入微,那个时候畅春园免了被下人们欺负,大部分也是得了大公子的照拂的。”

    “是啊,无尘那孩子对琴儿很是疼爱,比亲哥哥还要亲。”越思敏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常叔要说什么了。

    常叔那纠结的眼神看了看越思敏,接着说道,“难道三夫人就没看出点什么别的来?”

    “别的?”越思敏更是有些不解了,林无尘以前对畅春园的人很是关心,这个还有别的理由么?

    越思敏一直认为的是这家里的人们性格还都不算错的,只是人家天生富贵,身份高,难免会娇贵一些,至于那些怜惜下人,性格温和的主子们,大多是菩萨心肠吧。

    “大公子既然不是老爷亲生的,那么他对三小姐的感情,怕不是仅限于兄妹之情了。”

    常叔此话一出,越思敏当下便紧张起来,“琴儿不是跟小王爷在一起么?”

    “是啊,也正是因为如此,怕是大公子不愿意放下,所以只能想出别的主意,让三小姐回到他的身边了。”常叔有些无奈的说道。

    越思敏一下子失了神儿,她确实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沉默一会儿,越思敏又问道,“那按照常叔的意思,是无尘那孩子想着用我来要挟琴儿?”

    常叔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很是无奈。

    大公子是他看着长大的,大公子外表随和温顺,可是内心却很有手段,他若是认定了的事必然要一追到底,不到最后绝不罢手,而且常叔也知道大公子的功夫,更是了解楚殇的功夫。

    因为机缘巧合之下,大公子救了楚殇一家人,自从那之后楚殇便忠心耿耿的跟着大公子,上刀山下油锅都是在所不惜的。

    楚殇更是生来便是练武的奇才,在大公子的银钱资助下,楚殇也算是耍的了不少的兵器了,功夫更是一日千里。

    越思敏沉默起来。

    常叔这会儿也是没了主意。

    越思敏突然说道,“那,我要是出去躲两天呢,总不能琴儿她们还没到南疆,就因为我的事,赶回来啊,那岂不是至老王爷的生死于不顾?”

    常叔回答道,“眼下也只有如此了,可是您也知道,这积羽城就是大公子长大的地方,他从下就跟着老爷熟悉家里的事情,更是因为这些他走遍了积羽城的小街小巷,所以,您能藏到哪里去啊?”

    越思敏似乎瞬间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既然咱们猜着是这个情况,就必须马上去行动,昨晚上不管是楚殇还是无尘那孩子回来,也许就是一时没下的去手,可是这日子一长,他也许就顾不得了,所以,我要尽快的离开。”

    常叔又一次问道,“您说的这些都在理,可是您也得知道要躲在哪里才行啊。”

    越思敏突然在脑海中闪过了在侯爷府听喜悦之前讲过的事情,想起了林简琴以前带着小家伙儿在杜家的破旧宅院里带着的事情,便马上说道,“地方我想好了,就麻烦常叔给我准备一个月的口粮就行!”

    常叔一愣,急忙问道,“您要去哪里?洛秦川那里可是不安全的,侯爷府虽说有重兵巡视,可是楚殇的功夫想进去抓个人,还是易如反掌的。”

    越思敏软软的笑了笑,说道,“常叔,说多了,想必也会被别人听了去,这样,你马上给我准备好了口粮,再把小推车给我一个,我自己出门去就行了。”

    “可是三夫人,万一三小姐回来了,我们去哪里找您啊?”常叔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在他的印象里,越思敏一直是个软弱无能的女人,向来都是逆来顺受的,怎么的这会儿竟然这般的有主意了呢?

    他刚想着再询问几句,没想到越思敏已经转身回了屋子。

    那是女眷的卧房,常叔作为男仆,进去也是不合适的,他正想让不远处的小丫头进去找越思敏,没想到越思敏竟然拿着个空扁扁的包袱出来了。

    “三夫人……”常叔还是有些纳闷。

    “常叔,家里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我也只带了两套换洗的衣服,你赶紧的给我张罗好了口粮,我马上动身,估计今晚上人家还得来,这次恐怕不是去相思阁留下痕迹了,会直接来畅春园了。”越思敏说完,便朝着门外走去。

    在侧面小屋子里的绿锦和叶其虽然听的不是很真切,可是看到越思敏背着包袱出去,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急忙的跑了出来。

    “常叔,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叶其拉着常叔问道。

    常叔本来还想着追上去问问越思敏到底去哪里,可是突然出来这么夫妻俩询问,常叔便马上想到,这件事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虽说这些都是忠实可靠的,可是难免吃多了酒或者说梦话走了嘴啊。

    “没事,三夫人有点私事。”常叔搪塞了一句,就追出门去了。

    院子里的人都在大眼瞪小眼的,大家到是看到三夫人背着包袱走了,可是去了哪里,就没人知道了。

    叶其和绿锦相互的看了看,好像是明白了点什么别的,便朝着众人说道,“该做什么做什么,主子的事也是你们能好奇的?”

    下人们听到畅春园的小管家这么说,只好低着头各自的忙活着各自的事情了。

    常叔追了出来,见越思敏脚步倒是快,直接的朝着门口走去了。

    常叔皱了皱眉头,看来三夫人虽然性子软弱,却也是个能一人做事一人当的角色,于是便没找下人,亲自去准备了小袋子的口粮,干脆连推车都没带。

    到了门口,这会儿还是清晨,要么就是那些个睡懒觉没起床的人,要么就是奴才仆人们起的早早的忙活着自己的事情,哪里有空闲的功夫看别人的事情。

    越思敏拿了一个棉布的帕子包在了发髻上,猛然看上去真像是农夫,越思敏笑吟吟的从常叔的手里接过了那小半袋子的粮食,说道,“以前就是过苦日子的,这会儿居然还能有粮食吃,也算是老天爷保佑了,行了,这会儿路上行人比较少,我就先走了。”

    常叔伸出手想着询问两句,没想到越思敏竟然连回头都没回,在接过了那小袋子之后扭身就朝着人群中走去了。

    常叔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直到越思敏的身影融入了人流中,彻底的分辨不出找不到了,这才扭身回了府里,他还要想想,怎么编个借口跟老太太说呢。

    老太太年纪越来越大了,越来越喜欢跟儿孙们丫头们热闹,可是现在园子里的人少了,所以每天吃饭,老太太必然会让人去找越思敏过去一趟的。

    常叔一定要找个合适的理由,不然老太太要是生气了,他还真不好说了,毕竟他真的也不知道越思敏到底去了哪里,他竟然连想着去跟踪看看都没想过,因为他这个年纪的人已经知道了,患难见真情,在林家最低谷的时候,越思敏始终如一的对每个人,所以这个时候,她的抉择一定是对林家有利的。

    常叔一边的感慨着,为什么当年没有好好的劝劝老爷早一点把三夫人这种兰心蕙质的女人娶进门,一边朝着小厨房走去,阳半夏说了,今天请常叔去厨房一趟,商量着给老太太买些人参片的事情。

    这一天终于被搪塞过去了,可是常叔站在碧桐园里很是不舒服,因为不知道今晚上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明天的搪塞该怎么说呢。

    到了时辰的时候,几个男仆齐刷刷的带着棍棒到了碧桐园外了,等着常叔带着大家一块巡视府里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