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一章 偶然事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几个人,身体是站在这,可是心却一直想着往外跑。昨天晚上的事,实在是太过诡异,难免胆子小的总觉得是二夫人的鬼魂来索命了。

    常叔转身回房。拿了那柄宝剑,那是林原道以前很是喜欢的。后来老太太把那把宝剑送给了常叔。

    常叔拿着宝剑出来了。本来是为了给大家壮胆的,可是无奈这几个哥们儿见了之后竟然更是害怕了,难道今晚上还有一场恶战?常管家可是身手一流。虽说年纪大了,可是就他的身手,十来个青壮年的小伙子也是进不了身的。

    害怕归害怕。吃的就是这碗饭。常叔招呼了一声,大家也都跟了上去。

    大家挨个的把府上的园子都巡视一遍,发现一切都是平静的很。跟往日没什么差别。

    这些男护院们心里安生了不少。难道昨晚上那只是一次偶然事件?

    可是常叔的心里却更是没底了。越是平静,越是让人的心里有些惊恐和畏惧。

    在巡查完了整个府上之后。本来大家觉得应该是散了,没想到常叔突然说道。“今天晚上咱们大家都去畅春园外面守着吧,那边有点不太平。”

    大家那放松的心情瞬间便被打击的无影无踪的了。

    常叔带着这些人到了畅春园外面,却也没进去打扰。毕竟这件事要是做的太明显,难免会引起大家伙的注意,要是不小心传到了老太太的耳朵里,不知道老太太又会问些什么问题。

    常叔带着这些人到了畅春园隔壁的花园里呆着。

    再一次在这里走着,常叔瞬间觉得有些伤感,几年前的林家是何其的昌盛?在积羽城那也是跺一脚地皮颤三颤的人家,可是如今呢?这座院子还在,里面的人,却所剩无几了。

    正在这时候,突然从敬水池吹来一阵阴冷的寒风。

    众男仆很是紧张,手里握紧了棍棒,自然的背靠背的围城一个圈,很警觉的看着四周。

    常叔的手也紧握剑柄,手指支开了剑鞘,若是此时有人出现,常叔便随时出剑厮杀。

    一时间,空气紧张的不得了。

    那几个男仆竟然冒起了虚汗,眼神有些慌乱。

    他们也不是吃白饭的,毕竟从昨晚上的相思阁那里看到的青苔上的脚印就知道,这贼人是个高手,若是真没有点真功夫,不知道能不能浑沦的活着呢。

    更甚者,有个男仆已经用袖子开始抹着额头的虚汗了。

    常叔却没有那么惧怕,他也是林湖老手,今天果真要见识一下,若真的是大公子或者楚殇,他当真要好好的问问,虽说这家产不能交给林无尘了,可是只要他愿意,也可以进来住,但是为什么非得偷偷摸摸的回来!

    “喵……”一阵发着颤音的声音从墙壁上传来,迎着院墙上那昏暗的灯光看过去,那是一只雪白的猫儿,那猫儿的两只眼在黑暗中,似乎就像是发着绿色幽光的宝石!

    常叔不禁的抽搐了一下嘴角,那已经运足了功力的手马上便收起了气息,还以为是贼人来了,没想到是个捣乱的家伙!这不是养心阁那个小丫头养的雪球猫儿么?

    这时候常叔身后的几个男仆也纷纷的呼了一口长气,紧张了半天,原来是只猫!

    这些人的警戒一下子松懈下来了。

    常叔也很是自嘲的哂笑一下,将刚刚要出鞘的宝剑插了进去。

    常叔看到如此,心里更是有了主意,明天搪塞老太太的借口也有了,便转过身跟众人说道,“好了,你们先回去吧,我再去到处看看。”

    那几个人巴不得早点回去呢,听了常叔这么一说,更是乐开了花,只是这表情只能憋在心里,急忙鞠躬告辞了。

    常叔一个人从花园里走了出来,沿着敬水池的湖边走了一会儿,看着这亭子,也有些哑然失笑了,他一直以为女人们的勾心斗角也不过如此,万万没想到,以前的敬水池里还有老太太给浸染的毒药,只是这次林家遇到了劫难之后,这里的水被全部的换掉了。

    常叔的脑子里一直回忆着过去的种种,从刚进林家的时候,他比林原道才大五六岁的时候,他只是马棚里的喂马的,后来林原道把他调到了自己的身边,以往的一幕幕在常叔的脑海里过去的时候,他不禁的有些老泪纵横了。

    林原道对他是信任的,也是重用的,而且对他格外的好,只是他年轻时候的媳妇儿因为商海纠结被人掳走,一直下落不明,从那之后,他知道,但凡在林湖混,娶妻生子也是连累家人,倒不如来去一人自在,了无牵挂。

    再看看已经将近花甲之年的自己,依然是茕茕孑立。月光之下,对影成三人,只是可怜了影子却不会说话,他只能把心里话说给影子听。

    眼瞅着已经三更天了,常叔竟然毫无困意,可是看着月朗星稀的空中,他有些感慨世事无常,竟然想着等三小姐这次回来,一定要好好的把林家现在的产业如数的交还给三小姐,他相信,三小姐不是个平凡的女人。

    想着老爷无辜冤死,常叔有些感叹,若是这天不换太阳,林家的冤案,怕是没办法清白昭告于天下了。

    常叔坐了许久,见已经过了平常的贼盗入侵的时辰,这才背着手,缓缓地走回了碧桐园了。

    就在五更天家奴们都在洒水到扫庭院的时候,常叔被门外的呼喊声惊醒了。

    亏得,外面来的人是叶其,且叶其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也没有让周围干活的家奴们觉察到什么。

    常叔见状便很平静的说道,“进来说吧。”

    叶其也淡然的点了点头,可是叶其进了屋子之后,便神色凝重起来。

    “常叔,昨晚上有人去了畅春园了。”叶其很是有些畏惧。

    常叔愣了愣,他可是一直等到了三更天以后,难道那个贼人在外面已经有所察觉?

    “那,有什么丢了的东西没有?”常叔想根据叶其说的事情,来推测一下。

    “那倒是没有,只是绿锦在给三夫人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了用梅花簪子扎在桌面上的一封信笺。”叶其说完,便从怀里把那个梅花簪子以及信笺放在了桌上。

    常叔狐疑一下,没有去拿那信笺,这一定是写给三夫人的了,看来三夫人昨天做的决定很英明,不然昨晚上会发生什么事,也是未然可知了。

    “常叔,这件事……”叶其知道常叔是这府上最能拿主意的了,所以一大早从绿锦那里拿了这东西便急匆匆的跑过来了。

    常叔眉头拧了起来,沉思好久才说道,“先不急,等等看吧。”

    叶其见常叔这么说,也没再多问,又说了别的杂事,便转身离开了。

    忠诚侯府表面平静无奇,可是常叔知道,怕是又要一场风浪过来了。

    今天天气明媚,艳阳高照的,真是个好天气,眼下梨花都开了,老太太这两天身子好了不少,于是常叔便安排了马车,说是让人呢陪着老太太去城外的梨花苑赏花去。

    积羽城的天气不错,飞来镇的天气也是不错的,还没等着起床呢,林简琴便听到了窗外有嘈杂的人声,似乎是那些在擂台上摆设东西的人们发出来了。

    林简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趿拉着鞋子走到了窗前,恩,果然是那些人在聒噪。

    看着那崭新平坦的擂台上四周围着用新的竹子做成的栏杆,那擂台不远处的对面,便是一个两层高的阳台,上面也被装饰一番,面对着擂台的外面,还系着几个硕大的红绸子大花,甚是喜庆。

    林简琴又揉了揉有点麻木的肩膀,伸了伸懒腰,她也当做是旅游休息了,今天就迟一点再动身,看看这传说中的飞来镇绝色美女,到底是有多么美,她昨天为了安全起见是故意的涂黑了脸色,还粘了一颗假的黑痣在脸上,不然,哼哼,茶水铺的老板能当着她这个绝色美女的面说别的人漂亮。

    这时候门外有了敲门声,“你们娘俩起来了么?我买了些早点。”

    林简琴听了一下是应随六的声音,还有些困意疲倦。

    林简琴转过身,拎起一件衣裳随意的穿上,便趿拉着鞋子朝着门口走去。

    林简琴开了门,应随六便拎着东西进来了,刚想说话,见小家伙儿还睡着,便压低了声音,问道,“惊鸿还在睡觉,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林简琴往窗外挑了挑眉,说道,“据说今天有比武招亲的好戏。”

    “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是要快一点到了南疆国,快一点解决事情,救出我父王。”应随六无奈的撇嘴说道,真不知道这臭丫头又想到了什么。

    林简琴俊眉一挑,说道,“难道你就不想看看,那新娘子是何等的美人儿?没准一下相中了,你娶进门多好。”

    应随六嘴角轻轻抽动一下,用很疑惑的眼神上下的打量着林简琴,问道,“臭丫头,你是不是没睡醒啊?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林简琴猥琐的笑了笑说道,“我当真不知道还有男人不喜欢美丽女子的,喏,你是不是那里有问题?”

    林简琴居然用眼神看了看应随六的下半身。

    应随六简直是要哭笑不得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反击道,“怎么不行?哪里不行?不行的话,我儿子怎么出来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