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二章 果然是老天爷派下来跟我抢女人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尴尬的撇了撇嘴,说道,“那属于偶然事件!”

    应随六见林简琴的气势弱了下来。居然有点胜利感的说道,“哈哈,怎么就是偶然事件。我是不想操劳过度,让我儿子的质量不好。怎么能在起跑线上就输给别人?哦。你要是不信,不然我们再试试?”

    “你!”林简琴的小脸儿煞那间变得红彤彤的像是熟透了的樱桃。

    就在这两人一个是羞红满脸一个是撩拨起劲的时候,小家伙儿嘟囔道。“你们俩在试试什么?怎么不带上我?”

    应随六脸上那得意的笑容瞬间僵硬,咕哝着,“果然是老天爷派下来跟我抢女人的!要不是看着你是我的亲生儿子。哼哼……”

    林简琴瞅准了机会。桌子下面的脚丫子一下子踩在了应随六的脚面上。

    “哎呦!”应随六这才发现,被人偷袭了,“你居然偷袭我!”

    林简琴得意的摆弄着手里的花卷儿。说道。“是你自己大意。哼,还跟惊鸿争风吃醋的。活该。”

    小家伙儿这会儿从床上爬下来,迷迷糊糊的说道。“娘,你们一大早上的吃醋,好么?连饭都没有呢。”

    这话刚说完,小家伙儿的鼻子使劲儿的吸了吸,“恩?豆腐花的香味儿!”

    小家伙儿瞬间睁大了眼睛,虽然由于睡觉,眼角部分产生了分泌物一直在阻挡他的双眼睁开,可是无奈这分泌物比起小家伙想着看到早餐的决心差得远了。

    就在林简琴正要说着让儿子吃早饭呢,一眨眼的瞬间,小家伙儿竟然已经开始狼吞虎咽的开吃了。

    林简琴和应随六相视一望,似乎觉得这个情况不是很妙,马上两人也顾不得什么形象,直接也参与到了争抢早饭的战斗中。

    这是一场毫无硝烟的残酷战争。

    小家伙儿是最终的胜利者,因为在吃了一半的时候,林简琴吃饱了,她便开始帮助小家伙儿了,不是抽掉了应随六的竹筷,便是把他的碗推开,总之,饭桌上叮叮当当,小家伙儿吃的噼里啪啦。

    应随六这一顿早餐,也许是长了这二十年最狼狈的一次了,他蔫头耷拉耳的,翻个白眼,看着那幸灾乐祸,吃的饱饱的娘俩,真是无奈到了极点。

    突然他失落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精光,看了看林简琴。

    林简琴本来正在得意,可是看了应随六那坏坏的眼神,突然觉得情况有些不妙,一拍桌子,把女王的气势都拿出来了,问道,“从实招来,你在琢磨什么坏事?”

    应随六马上变得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回禀夫人大人,我什么都没想,也什么都不敢想。”

    可是他的肚子里已经乐开了花,他忘了是从哪里听说的来着,儿子一般都跟娘亲,而女儿会跟爹比较亲,于是他的内心深处悄悄地埋下一个计划……一定要找准机会,让这个母老虎给他生个小老虎的女儿,这样他才能在家庭饭桌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就在这貌合神离的压倒性胜利的时刻,窗外响起了一阵鞭炮声。

    小家伙儿如今吃的饱饱的,就要去看热闹。

    “惊鸿!去洗脸!今天是因为跟你爹抢吃的,我就没要求,这会儿都吃完了,赶紧去洗脸,不然待会儿怎么出去见人?”林简琴叉腰阴沉着脸说道。

    小家伙儿原本兴致勃勃的脸色马上变得不高兴了。

    应随六在旁边坐着,嘟囔道,“饭都吃了,还洗什么脸。”

    林简琴那气势汹汹的眼神往这边一扫,应随六马上捂住嘴巴,一言不发。

    当林简琴转过身子去的时候,应随六很是无奈的朝着小家伙儿那可怜的眼神儿摊了摊双手,他已经尽力了,只是没效果而已。

    小家伙儿只能满脸的沮丧,可怜兮兮的去洗脸了,谁叫他老娘厉害呢?

    就在小家伙儿洗完了脸的时候,见林简琴又在扮丑,便很聪明的问道,“娘,咱们这是要出去玩么?我想去看看那放炮的地方在做什么。”

    林简琴略有深意的看了应随六一眼,说道,“你好奇呢,娘不担心,可是就怕有些人表面说不好奇,心里痒痒的厉害,走吧,娘带着你去看俊媳妇儿去。”

    林简琴说完便抱着小家伙儿出了客栈。

    应随六真是无奈了,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去呢,岂不是说明他真的贪恋那什么狗屁叶员外的绝色女儿?不去呢,娘俩的安危则么办?出门在外多不安全。

    考虑再三,还是不要顾及自己的名声,先保护好了娘俩的人身安全吧。

    于是乎,应随六跟着出了客栈。

    林简琴背着小家伙儿到了那个比武招亲的台子下的时候,发现竟然已经是人山人海的了!

    可见这叶员外家的千金果然是美艳的名声在外了。

    就在这时候,那二楼的阳台上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衣着华服的男子,他清了清嗓子,伸出双臂示意此刻异常喧嚣的人群要安静下来。

    “今天叶某人在这里为我的小女叶鸾裳摆了比武招亲的擂台,路过的乡亲们还有慕名而来的林湖侠客们,有看得起小老儿的,都过来凑个热闹,一是比划一下拳脚,二还能抱得美人而归,因为我小女向来喜欢身怀绝技之人……”

    那个叶员外说了不少的场面话,台子下面的观众已经是呼声很高了,林简琴甚至能察觉的出,这人群之中果然是有高手在。

    小家伙儿紧紧地抱着林简琴的脖子,低声说道,“娘,这里怎么让人觉得有些不舒坦?恩,这附近可是杀气四起啊。”

    林简琴瞟了一眼身后跟着的应随六,“是啊,很多男人都是为了抱得美人儿归不惜打杀,喏,你还是好好的察觉一下他有没有杀气吧。身子的余毒才被清除掉,要是真跟人家动手,还不知道出什么乱子呢。”

    小家伙儿眨了眨那呆萌的大眼睛,“娘,我怎么觉得您的这句话像是在关心大个子爹?”

    “呸呸呸,哪里关心?”林简琴可是死不肯说那是关心。

    “因为娘担心我的时候,也是这么个说话。”小家伙儿似乎很认真的在揣测娘的心思。

    应随六在娘俩的身后很是鼓励的朝着小家伙儿竖起了大拇指。

    小家伙儿则是回应了一个很傲娇的眼神,与刚才看着林简琴的那呆萌的眼神,简直是判若两人。

    突然一阵锣鼓声,在大家的热烈掌声中,叶员外让人搀扶着一个年轻的女子从幕布后出来了。

    这女子身材婀娜,高鼻碧眼,大红长裙外面罩着一层杏黄色薄纱,那大红色的长裙上竟是变幻莫测的几何形图案,活泼灵动的纹路,更让那大红色显得像是跳动的烈焰一般,看上去五彩缤纷,光彩夺目。

    只看那惹火的身材,足以倾倒在场的大部分男人,即便是那些面无表情的男人怕也是正在把持自己不喜形于色吧。

    这叶员外的小姐头上戴着丝巾,紫色的丝巾盖住了她多半个脸面,让她的面容显得更加的令人向往。

    只是那叶家小姐的眼神似乎有些幽怨又似乎很是害怕的样子。

    这些似乎都没有引起林简琴多大的兴趣,她倒是看着搀扶着叶小姐的那个侍女有些疑惑。

    那女子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可是就在那侍女把叶家小姐搀扶着坐在了椅子上,她转个身要走到叶家小姐身后的时候,那左脸靠近耳根的地方的一枚指甲干大的黑痣,映入了林简琴的眼帘!

    不会这么碰巧吧?林家的大夫人林静影生了两个女儿,大小姐二小姐便是林婉宁和林琳夕,只是林简琴进府的时候林婉宁已经出阁,还是嫁了个病秧子。

    林简琴后来才在府上人的闲话中得知,这个大小姐也是个软性子,还是个苦命的,林原道也是为了扩张自己在积羽城的商海势力,才把林婉宁嫁给那户人家的。

    林婉宁只是在每年的大年初六回一趟娘家,可是她生性软弱,又不讨老太太和林原道的喜欢,在婆家又没有地位,于是每年回家也只是短短的在林静影的俪香阁坐一会儿,便急匆匆的回到婆家。

    林简琴也是在一个午后无意中看到了回娘家的林婉宁,而且只那一次,再也没见过,只是那天林简琴倒是没太在意,偏偏喜悦偷笑的说道,“大小姐脸上的那个黑痣倒是挺特别的”,这句话让林简琴抬起头看了看远处正在掩面而泣离开林府的林婉宁。

    想着过去的一幕幕,林简琴突然越来越觉得那个叶小姐背后的侍女就是林婉宁了,照说,林婉宁今年也是二十岁的年纪,跟那个女子看上去相差无几,可是林婉宁怎么就来了这么远的地方?

    难道是自己看错了?林简琴陷入了沉思。

    “天啊,好美的姨姨!”小家伙儿瞪着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那蒙着面纱的叶家小姐,那粉嫩的小嘴唇微微张开,活生生一副花痴的呆样。

    “哪里好看?我怎么没瞧出来?”应随六凑到了小家伙儿的身边,撇嘴道,可是眼睛果真就是往那个叶家小姐的身边扫了几眼。

    林简琴实在看不过去这父子俩的一唱一和,“美你老娘个头!”

    林简琴此话一出,应随六很快收回了视线,虽然他真的不是要去看看那个女人到底多美,因为他刚才看到了林简琴那个臭丫头眼中的疑惑,这才看过去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