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不疼,果然是在做梦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小家伙儿却不以为意,竟然用食指扣着牙齿,那透明的口水都顺着粉嫩的小嘴唇流下来了。“好美的姨姨!”

    林简琴真是被小家伙儿这生来就花痴的品行给惊呆了,她尽量的憋着气,问道。“好美?你不是做梦呢?”

    小家伙儿伸出手,往胳膊上拧了一下。然后依旧望着那阳台端坐的叶家小姐。说道,“不疼,果然是在做梦呢。”

    应随六那无辜的可怜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花痴儿子。说道,“恩,当然你不疼了。你个臭小子拧的是老子的胳膊!”

    林简琴本来对小家伙儿的言行憋着气没教训呢。这会儿看到这父子俩的这一幕,竟然没忍住,噗嗤的笑了。

    这可倒好。一下子喷了小家伙儿后脑勺和脖子上全是唾沫星子了。

    一家三口瞬间各自都内伤外伤了。

    “臭小子。你竟然花痴到连你爹都拧?”

    “娘!你为什么喷我后脑勺上全是口水?太有损我的形象了。我还要看美姨姨呢!”

    “你敢吼他?”林简琴朝着应随六一声低吼,“你再给老娘重复一遍?”林简琴朝着小家伙儿狠狠的瞪了一眼。

    瞬间。战争戛然而止。

    应随六低着头撇了撇嘴不再说话,小家伙儿撇了撇小嘴儿。眼神儿却一直往阳台上的叶家小姐飘过去。

    林简琴这会儿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们俩都给我老实点!不然……”

    “不让我吃饭。”

    “不给我买肉吃。”

    那爷俩倒是很有领略林简琴这个一家之主意思的聪明潜质,也知道自己的弱项被人家捏在手里。谁让所有的银钱都在林简琴身上呢。

    父子俩不得不看着林简琴,等着她吩咐。

    这时候比武擂台上已经是打的热火朝天,周围的围观者也是情绪高涨,就好像是人家打赢了,他们也能占便宜娶媳妇儿一样。

    根本没人观察着人群中的这一家三口了。

    “娘,难道你觉得哪里有不对劲儿的了?”小家伙儿也是个机灵的。

    “你是不是觉得那个叶小姐和那个侍女情况都不是很对劲儿?”应随六也面带怀疑的问道。

    林简琴很是满意的看了看应随六和小家伙儿,说道,“果然都是我的人,目光就是敏锐的很。”

    “额……”

    “你……”

    小家伙儿和应随六本来还郑重其事的看着林简琴,等着她说看法呢,没想到林简琴竟然来了这么一句话,两人不得不皱了皱眉头。

    “行了,这些就不说了,我想着确定一下我心里的想法,只是这件事需要你们的配合了。”林简琴突然就变得严肃起来。

    林简琴又看了看应随六和小家伙儿的认真的摸样,说道,“我总觉得那个服侍叶家小姐的侍女像是林婉宁。”

    “林婉宁是谁?”小家伙儿很是疑惑的问道。

    “是娘的大娘所生的女儿,你叫她姨姨的。”林简琴只简单的给小家伙儿说了一下。

    “你和你娘可是被林静影欺负了不少,如今林静影的女儿就算被拐卖到了这里,你也不用插手,这叫恶人有恶报。”应随六很是不耐烦的说道,他可是知道林简琴在林府过的多么不容易。

    “林静影是个阴险的人,但是并不代表着林婉宁也是啊,更何况,我在之前听过她的事,她的遭遇跟喜悦一样,只是没有喜悦的好福气罢了。再说了,你们不觉得这个姓叶的很奇怪么?”林简琴又提出了疑问。

    应随六又扭过头看了看那阳台上,满脸堆笑,眼神有些伪君子一般的那个叶员外,再看了看那虽然戴着面纱,却眼神痛苦的叶家小姐。

    “咦?娘啊,我怎么发现那个姨姨一直那么坐着,难道她不能动吗?”小家伙儿突然看着那阳台上端坐着的叶家小姐说道。

    应随六迅速的想了一下,刚才在叶家小姐身后那个貌似林婉宁的侍女搀扶着叶家小姐坐好之后,那个叶员外似乎伸手拍了拍叶家小姐的后背,看似神色和蔼,可是腕上的血管暴起,明显是使用了内力,难道是点了穴道?

    既然有这个可疑性,试试也无妨。

    应随六给了小家伙儿一个眼神,迅速的从小家伙儿的手中吃着的花生米拿了一颗,迅速的逼出体内的功力在那花生米上,又如闪电般的掷出那颗花生米,那花生米恰巧击打到了那叶家小姐的胸前。

    应随六这是点开的她的哑穴,若是那姑娘有什么异样,定然也会表现一些,若是没异样,可能就是天生一副楚楚可怜的泪美人吧。

    谁知就在同一时间,小家伙儿竟然将另一枚花生米掷出到了叶家小姐身后的那个侍女的身上。

    这时候擂台上打得正热闹,只是那打擂的两个人,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彪壮汉子,看上去七尺高两百斤重,他踏过的地方,都会忽悠颤抖半天,另一个则是个精瘦的老头,那老头早已经是头发胡须花白,只是一双眼睛显得猥琐不堪。

    叶家小姐看着这个场面,那碧色的大眼睛蒙了一层水雾。

    恰恰就在那花生米掷出之后,那叶家小姐瞳孔突然放大,眼睛更是瞪得圆圆的,就在她愣住的那一刻,她喊了一声,“救命啊!”

    应随六和林简琴相互对视一下,果然,这里面有些诡计!

    而那个站在叶家小姐身后的侍女在被小家伙儿的花生米砸中之后,突然往人群中看了看,那迷糊的眼神,那精致的五官,完全暴露在众人眼前。

    林简琴一惊!这个位置恰好将林婉宁的面貌尽收眼底,她果然是自己那仅见过一面的同父异母的姐姐,可是这个姐姐不是嫁到了积羽城周边了么?怎么会在这个去南疆国的必经之路的飞来镇?

    显然,叶家小姐的这一个举动使得人群中有些骚乱。

    那本来端坐阳台之上,满脸堆笑的叶员外,瞬间两眼眯起,弥漫着一股杀意,迅速的在人群中扫视一番。

    小家伙儿突然从人群中跑到了擂台边上,大声的嚷嚷道,“坏人!偷我的花生米!坏人,不给你吃,你竟然推我!呜呜,害的我的花生米散落的到处都是!”

    众人突然被这个又哭又闹的小孩子吸引了目光,就连那个双眼精光尽散的叶员外叶发现了阳台上的花生米,幸亏他在刚才的一刹那又封了叶家小姐的哑穴。

    他用审视的眼神看了看那个长的很是可爱的男孩,实在看不出什么别的,难道是别人?

    可是就在他朝着人群中扫视的时候,突然觉得,那人恐怕早就跑掉了吧,再或者,这真的是个意外?

    这时候小家伙儿看着那陡峭的高高的台阶,眨了眨大眼睛,居然爬了上去,萌萌的一笑,朝着阳台上眼中带着泪痕的叶家小姐说道,“美姨姨,我要娶你!”

    这一下子使得在场的所有人哄然大笑起来,笑声此起彼伏。

    那眼中带着泪痕的叶家小姐似乎很是感激的朝着这个呆萌可爱的小家伙儿微微的点了点头。

    本来应随六还怕那叶员外对小家伙儿不利呢,却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能用他那花痴的小性子调动了全场的人。

    这时候站在擂台上的那中年男子和白发老者,朝着小家伙儿吼道,“小兔崽子赶紧的滚远点!不然伤了你,别后悔!”

    小家伙儿竟然很可爱的撅起了小嘴儿,小心翼翼的从小荷包里拿出两颗花生米,用那稚嫩的语气很是尊敬的说道,“爷爷,老爷爷,我请你们吃花生米,你们都是那美姨姨的爹或者爷爷辈分的人了,为了美姨姨打架,人家会说你们羞羞的。”

    看着小家伙儿那稚嫩的呆萌样子,台下的人们又是一阵轰然大笑,紧接着便有人学着小家伙儿的口气朝着台上喊道,“爷爷,快下来吧,奶奶喊你回家吃饭呢。”

    又是一浪高过一浪的嘲笑讥讽不带什么好意思的笑声。

    那中年男子顿时脸色涨的通红,灰溜溜的下了擂台。

    可是那白发老头却似乎脸皮厚的很,站在那里朝着人群中吆喝道,“还有哪一位壮士挑战?若是没有,这美娇娘可是老夫的了。”

    顿时擂台下又窃窃私语起来。

    林简琴满脸的看热闹的表情瞧着阳台上,手底下去扯了扯应随六的衣袖,低声说道,“你要不要去试试?”

    “无聊!我是有家室的人,我去参加什么比武招亲?再说了,就那个女人……”

    还没等应随六说完话呢,突然擂台上又想起了小家伙儿的声音。

    那稚嫩的童声,说道,“老爷爷,我要是赢了你,是不是你就离开,让我娶了美姨姨当我的新娘子?”

    窃窃私语的人群对擂台上这一对人指指点点,一个看上去不过三四岁的可爱的孩子,另一个六十多岁的白发白须的老头,眼下要争抢谁能娶了那个看上去大概十七八岁的娇艳女子。

    听了小家伙儿的话,林简琴的手心里马上攥了一把冷汗,小家伙儿不会又要用他在那些书上学得那些功夫吧?这样岂不是在别人面前暴露了?并且刚才就觉得这人群里面,有好几个冷眼观火的人,想必也不是什么善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