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四章 你也算是个情种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正在想个什么借口让小家伙儿下来呢,突然听到那擂台上又传来的对话声。

    “小兔崽子,开裆裤刚脱了没几天。乳臭未干,竟然赶来跟爷爷抢媳妇儿,你也算是个情种了!哈哈。那就依你说的,你要是赢了老夫。这美娇娘就给你。老夫绝不多说一句话。”那老头两眼冒着鼠光,一脸的猥琐。

    林简琴这时候无意的瞟到了那阳台上端坐着的叶家小姐,满脸的痛苦。看着擂台上那个胖乎乎的可爱的孩子,她的眼神里既是感激又是担忧的。

    就在林简琴伸出手要挥手朝着擂台上喊的那一瞬间,小家伙的回答声。传进了林简琴的耳朵里。“老爷爷,喏,我这个花生米可好吃了。香喷喷的。你尝尝?”

    那老头顿时古怪的眼神看了看仰起小脑袋儿。肉呼呼的粉嫩小手递过来的一粒花生米。

    那老头怎么也觉得不可能会栽倒到一个小孩子的手里,于是那严肃的神情又变得轻松起来。竟然从小家伙儿的手里接过了花生米,很是有滋味的咀嚼一下。“嗯,味道确实不错。”

    “那你吃了我的东西,我现在反悔了。你赔我!你要是不赔我原来的那一颗,你就把美姨姨让给我!”小家伙儿一改刚才的呆萌,瞬间变得暴戾起来。

    那老头听完一愣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台下的看客们的心情也是坐了秋千是的,还以为那小孩是什么武功奇才,再或者那小孩是什么高人的徒弟,可是怎么都想不到小孩子用这种孩子把戏来谈条件。

    坐在阳台上的叶家小姐竟然哭着哭着笑了,而那叶员外则是一脸的不耐烦,在下人的耳边低语几句,好像是要让人赶紧的处理一下,总不能耽误了正事。

    这时候林简琴急忙的跑了出来,嘴里唠叨着,“你这臭小子,老娘去一趟茅房的时间你就偷偷跑出来了?这是什么地啊?这可是打死人不偿命的地,走走走,赶紧的跟老娘回家!”

    台下竟然有人起哄的说道,“你们家儿子想着娶媳妇儿呢!”

    哈哈的一阵笑声。

    就在林简琴和应随六带着小家伙儿消失在人群,回到了客栈的屋子里,隔着窗帘子往外看的时候,现场已经是一片混乱了。

    那些个原来站在远处冷观战的,尤其是那个白发老者,这会儿都是浑身奇痒无比的。

    那比武招亲的擂台处混乱不堪,这时候叶员外只能让下人们先把叶家小姐和侍女给带到幕后去了。

    林简琴稍稍的愣了一下,转头一看小家伙儿正在一脸得意的笑着,似乎瞬间明白了点什么,便问道,“你做了手脚?”

    “哈哈,娘果真是天下第一聪明哦,我就在穿梭于人群的时候,将几个有深厚功夫的人的穴道点了,哈哈,一盏茶的时间,他们就会奇痒无比,至于那个老头子,他吃了我的花生米,就活该他是最难受的。”小家伙儿一边得意的翘着二郎腿,一边将一颗花生米抛到半空用嘴巴接了起来。

    应随六有些惊呆了,他自认为自己都没有这个把握,在走路的时候顺便把事情都办好了,这不光是功夫好还得佯装的好才行。

    “难不成你们娘俩都想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应随六看了看那很是悠闲自在的娘俩,“难道真的要去救出那个林婉宁来?那样我们都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和精力,更何况我们现在还有别的事情要忙。”

    林简琴撇嘴说道,“我都没那么小气,现如今只不过需要你举手之劳而已。”

    应随六不满意的说道,“哪里是举手之劳,总不能现在让我把人给抢过来,带着你们娘俩还有大狼狗一路狂奔吧?人家那么多人,追上我们了,有你们好受的。”

    “瞅瞅你那笨样儿?难不成多受伤两次,智商也会下降?”林简琴鄙夷的看了应随六一眼,说道,“谁让你现在动手了?夜深人静了,不是更好办事?”

    小家伙儿神秘兮兮的补充道,“大个子爹,我敢打包票,那个美姨姨一定有不少的秘密。”

    “嘿,你这臭小子,这一路上带着你跟你娘,我就是个打杂的奴才了,你还要再招一个来?”应随六愤愤不平的看着正在吃东西正香的小家伙儿说道。

    林简琴很是不高兴的说道,“怎么?你这是不乐意了呗?你以前前呼后拥的,眼下为我们娘俩做了点事就开始抱怨了?”

    应随六嘴角轻轻抽搐一下,马上赔笑的说道,“哪里?我……我不是怕带着女人不方便么?你看你想到哪里了?”

    林简琴那清灵却带着犀利的眼神儿剜了一眼应随六,说道,“行了,不跟你废话了,反正事情怎么解决我都想好了,待会儿咱们就好好的在这飞来镇采办好了接下来的日子要用和要吃的,然后再置办一辆马车,晚上动手。”

    “啊?你真的要去抢人?”应随六有些吃惊,就算是林简琴这臭丫头是个急脾气,也不能这么急吧,这刚从外面回来这么一屁会儿,就决定了晚上去抢人了?

    再怎么说人家那个叶员外也是当地的一霸,更何况,今天来参加比武招亲的人,未必都是些平反的过路客或者这附近的居民,万一还有林湖上的人也是说不准的。

    “嗯,就这么决定了,你要是累了就在客栈休息吧,我们娘俩就先去置办东西了,嗯,也许购物对于女人来说,是最能够派遣心中不畅的好办法了。”林简琴说完便扭着身子,拿了碎花的荷包,朝着儿子勾了勾小手指。

    小家伙儿居然也是很上道的,朝着应随六甜甜一笑,“我们出去了哦。”

    很快,屋子里就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应随六。

    娘俩在飞来镇转了好一大圈,见着那些好奇的了或者有用的都要买一些,最后不得已,只能买了个包袱,用来装着那些东西了。

    坐在树荫里,小家伙儿也是热了,便问道,“娘,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都逛了这么久了,回去吧,晚上的事,我也想参加。”

    “你?算了吧,你还是在客栈等着吧,这样我才会更放心,我跟他去就足够了。”林简琴稍微有些鄙视的看了看小家伙儿。

    “哼,小气!”小家伙儿气呼呼的说道,撅起来的小嘴巴简直能拴住一头牛了。

    “嘿,你以为在客栈呆着是个清闲的活?哼,那是要考验一个人的各方面能力的!在客栈,一个人守着那么多的东西,要保证那么多东西的安全,然后到了必要的时候还要接应我们……”林简琴滔滔不绝的将各种小细节的事情都说了一个遍。

    小家伙儿听的是云里雾里的了,到林简琴住嘴的那一刻,才问道,“真的有这么多的任务?”

    林简琴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

    小家伙儿眨了眨大眼睛,说道,“嗯,既然这样,我就留在客栈里,我要把最难的事情做好。”

    林简琴心中一阵窃喜,她可是不想让宝贝儿子去冒险,虽说这小镇子上不至于像是在积羽城里那么多的高手,可是毕竟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上,要是真的出点什么事,到时候能不能处理的好,这个真的不在意料之中。

    娘俩又鼓足了劲儿,大包小包的带着东西回到了客栈。

    应随六居然在房间里不紧不慢的整理东西,倒是井井有条的。

    林简琴打开门之后,很是疑惑的问道,“你这是干什么?难道想着趁着我们娘俩不在,抓紧了机会跑路?”

    应随六撇嘴说道,“我哪里有你想得那么龌龊?别说让我跑路,就是给我个金山银山换你们娘俩,我也不会看一眼了。”

    “那要是你看两眼了,会不会考虑一下?”小家伙儿眨着大眼睛很是机智的问道。

    林简琴被小家伙儿的问话逗得前仰后合的。

    “你们娘俩,真是没的说了!”应随六知道动嘴的话,他在这娘俩面前就是永远的输家,还不如省点力气,做些正经的事。

    “那你没事怎么收拾东西啊?”林简琴把买来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继续问刚才的问题。

    应随六无奈的看了看那个玉一样的女人这会儿为了出去购物打扮的像个从土坑里钻出来的乡巴佬,说道,“就凭着你们娘俩的这个劲头儿,我还不得早一点的打算?晚上等咱们把那两个女人接过来,人家很快就找来了,咱们不得马不停蹄的跑?”

    小家伙儿这会儿用很佩服的眼神看着应随六,然后走到应随六面前蹲下,很是严肃的说道,“大个子爹,你果真变得聪明了,嗯,真是不错。”

    林简琴听了应随六的话,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很是高兴,她本来是想着等自己回来了亲自收拾的,没想到那个家伙竟然都明白了套路,竟然提前开始准备逃跑的收拾了。

    “那是,这不是跟你们娘俩呆的时间了么?想不变聪明也难啊。”应随六看似牢骚的一句话,使得小家伙儿的心里美滋滋的。

    “哈哈,大个子爹,你想夸我和娘,你就直接说好了,这么拐弯抹角的,要不是我聪明能听出来,你岂不是白费心思了?”小家伙儿说完便闲不住的去找大狼狗银子了。

    天色逐渐的暗淡下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