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五章 你在这里等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飞来镇的白天和晚上简直是两个世界,要不是林简琴这一行带了充足的装备,恐怕真是会受苦了。白天热的厉害,可是太阳一下山,这里就冷的要命。

    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毕竟待会儿还要去办事呢。

    眼瞅着天色黑的看不到人脸了,林简琴交代好了小家伙儿。便跟着应随六出门了。

    这叶员外的比武招亲。让小家伙儿给搅合了,后来的那些人们浑身的奇痒无比,又没有人上台挑战。最后叶员外无奈,只好把日子往后推了两天,所以在比武招亲结束后。便带着家人回了镇子西边的客栈里了。

    他们的东西带的多。只能是在镇子里过了夜,第二天才能回到家里的。

    这些访问的查探的工作在白天的时候已经是做好了,所以。应随六带着林简琴一路朝着叶员外留宿的客栈赶过去了。

    两人到了那客栈并没有直接上去。也没有去店小二那里打听。只在后院溜达了一圈,观察着这里每个房间的动向。

    果然。大户人家住店跟一般人就是不一样,很是麻烦。一会儿缺了这个一会儿少了那个的,很快,应随六和林简琴便确定了叶员外等人留宿的房间。

    可是要怎么在救人的时候让那些人不会发出声响。不至于引起别人的注意啊。

    林简琴突然心生一计,正好旁边有个字画店,她便进去买了笔墨,稍稍的写了点东西,便交给了应随六,轻声说道,“我这点三脚猫的功夫,对付一般的人,对付两三个还行,要是人多了,肯定不行,所以,你功夫好,你带着这个纸张,先去找到林婉宁,让她看了这个,我想,她肯定愿意带着那叶家小姐跟你出来的。”

    应随六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林简琴,“你确定?”

    “去吧,没有把握,我怎么能让你去?”林简琴这句话似乎没有平日的那么喧闹或者柔情,可是在应随六听来,却觉得异常的温馨,他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

    “嗯,那好,你在这里等我。”应随六说完,身影便消失在了黑夜中。

    林简琴全神贯注的看着不远处的客栈,心不知不觉的提到了嗓子眼,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在莫名的为那个男人担心。

    应随六按照刚才和林简琴商量好的,快如闪电,眨眼间便如鬼魅般的到了叶家小姐和林婉宁住着的房间。

    应随六试着佯装是店里的伙计来给送夜宵的,骗的把守在门口里面的丫鬟开了门。

    在应随六瞬间发现这个丫鬟不是林婉宁的时候,他不假思索,一击在那丫鬟的脑后,那丫鬟便昏死过去了。

    这时候屋里传出来一个女声,很是生气的说道,“我什么都不吃,你们也不用假惺惺的!我宁愿饿死!”

    应随六一愣,难道走错了房间,不对啊,明明是事先查看好了的啊。

    就在这时候,那叶家小姐说道,“婉宁,你去,把他们都统统轰走,让姓叶的死了这条心!用我来钓到金眼雕,他是痴心妄想!”

    “是,我这就去!”林婉宁快步从屋里走了出来。

    当她见到门口已然倒在地上的丫鬟,在看看站在那里一脸疑惑的应随六,瞬间觉得大事不妙,转身就像往回跑,张嘴就要大叫!

    应随六怎么可能给一个没有武功的弱女子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出声的机会?

    还没等林婉宁张开嘴,她已经浑身动弹不得,被应随六捂着嘴巴用胳膊紧紧勒住了。

    应随六压低了声音在林婉宁的耳边说道,“你先别喊,你看完了这个东西再决定要不要配合我。”

    应随六看着林婉宁的眼神,在等她的恢复。

    林婉宁那惊惧的眼神,在犹豫片刻之后,带着一丝畏惧的同意了。

    应随六从怀里拿出了林简琴写的那字条,一手便展开了,拿在林婉宁的面前看。

    林婉宁看完了之后,眼神中尽是疑惑,她肯定不能明白的是,这个三妹在府里有福不享,怎么偏偏到了这边远的不毛之地来了。

    应随六见林婉宁的眼神中还有疑惑,又知道这件事必须抓紧办,要是不抓紧时间,待会儿被叶员外的人看到了,免不了一场厮杀,他倒是不惧怕,只是现在他不是单枪匹马了,他客户四拖家带口的,所以还是尽量的少惹事为妙。

    “不瞒你说,我是你的三妹夫,我就应随六,我和你妹妹这是要去南疆国办点事,路过此地,今天的比武招亲擂台下,你妹妹看到了你,但是一眼就看穿,你是被别人用不正当的手段带来的,于是今晚上我才……”应随六说着还拿出了林简琴从林原道那里得到的一个玉佩。

    使得林婉宁相信了,林婉宁的眼神这才没了任何的敌意,甚至还有些委屈和见到亲人那种莫名的欣喜的激动。

    应随六说道,“我松开手,你不要大声嚷,否则我的手段你也是看见了,你会跟她是一个下场。”,应随六朝着门边努了努嘴巴。

    林婉宁那大眼睛眨了眨,同意了应随六的条件。

    “可是,你能带易小姐走么?”林婉宁那柔情似水的眸子盯着应随六问道。

    应随六的眼神跟林婉宁对上的时候,果然感觉到,这个女人就是个软弱的大家闺秀类型,虽然有些形似林简琴那臭丫头,可是神韵却差远了,只是他更疑惑的事,怎么又冒出来一个易小姐?

    “不是吧,带你走,而且我还要去带那个叶家小姐,现在怎么又出来个易小姐啊?”应随六实在是要发憷了,他自己来去自如,带上两个不会武功的女人就很难了,怎么又冒出一个来?

    林婉宁显然是对应随六的这个反应有些惊讶,可是就在应随六还没反应出什么,林婉宁已经扑通的跪在了地上,满目含泪的说道,“求求你带易小姐走,她也是个苦命的,要不是她……我早就……”

    应随六实在是无奈了,他急忙蹲下,“大姐,你能不能小点声音啊?不是,我不是不愿带她走,只是你们仨我一个人怎么带走?”

    林婉宁似乎这会儿才听出了门道,“你还要带谁?”

    “叶家小姐啊!你三妹说的让我带走!”应随六这会儿可不敢说他自己做主张的,不然那要是把这个大姨子带回去了,等大姨子和媳妇儿在说起了家长里短,再一不小心添油加醋的把今天的话说的大一点,他就麻烦了。

    “叶员外没有女儿,哪里来的小姐?”林婉宁很是疑惑的看着应随六,就好像看着个傻子一样。

    应随六满脸的不自然颤动一下,白天还看到那姓叶的在阳台上跟大家伙儿说他女儿怎么样怎么样呢,这会儿怎么就……

    “哦,你说的白天比武招亲那个?不不不,那不是叶家小姐,那是易小姐,是叶员外从别人的手里买来的!”林婉宁急忙说道,“好兄弟,求你赶紧的带我们走,不然明天姓叶的会带着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啊!”

    应随六哪里还有时间询问下一个地方是哪里,他们去下一个地方做什么,急忙说道,“你去屋里跟你那个什么易小姐说,我在门口等你们俩,快点!”

    “好!”林婉宁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喜色,她很快便回了里面。

    果然林简琴那臭丫头了解女人的心思,因为很快,林婉宁便把那个白天在阳台上端坐的高鼻碧眼的美艳女子带了出来。

    虽然应随六能看得出来那个美艳的易小姐有些怀疑和不安,但是有林婉宁刚才的说法,倒是也安静。

    应随六真的不知道,要是没有林简琴的办法,他要是用强的话,怎么带走这两个女人,要是一个还好说,打晕了扛着走了,俩,可就不好说。

    就在应随六就要呆着两个女人从墙头翻出来的时候,客栈里突然一阵骚动,好像是有官兵来查房。

    林简琴在远处看的可是清清楚楚的,不好,这时候要是惊动了叶员外一伙人,岂不是前功尽弃,或者要付出不少的艰辛才能逃走。

    干脆,林简琴从荷包里摸了个火折子出来,一计上心头啊,可想而知,那个客栈前面着火了,后面也着火了。

    趁着混乱,林简琴接应到了应随六三人,这三人很快抄小路回了林简琴他们所在的客栈门外。

    果然,小家伙儿很是警觉的守着呢,两辆马车也都原地待命。

    人来了之后,应随六带着小家伙儿在后面的马车上,林简琴则带着林婉宁和那个易小姐在前面的马车上,黑夜之中,两辆马车迅速的驶离飞来镇,朝着西边的官路走去。

    一路狂奔,一直到马儿的速度下来了,到了后半夜了,这车里的人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林简琴坐在外面的车辕上,心里一直在琢磨着,跟这个大姐怎么聊天,没有相见的时候到是想着,这也是个亲人啊,好赖是同一个爹生的,还想着见了面会多么的亲热,可是这一路下来几个时辰,两人却都没开口。

    夜里的路上更是安静的不得了,只能听得到马蹄声哒哒的走在路上,偶尔还有路边草科里的小虫子的鸣叫,可惜的是,这里太荒凉了些,就连青草都少的可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