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开始的时候,还顾忌着后面有人追上来,可是走出来的这么远的距离。也没见到半个人影儿,想必那些人还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劫走了这两个女人吧。

    这会儿倒是悠闲了,却也有些困意了。

    小家伙儿轻轻的撩开了车篷的帘子。问道,“大个子爹。我听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啊。怎么前面她们仨连句话都没有,更甭说唱戏了。”

    小家伙儿一副很疑惑的看着前面的马车,又歪着脑袋问了应随六第二句话。“大个子爹,你说她们都在琢磨什么?”

    应随六的注意力压根儿就没在前面,而是后面有没有追兵。后面清净了。他正有些困意呢,又被小家伙儿的问话给醒了盹儿。

    “我说……咱们能不能换个称呼啊?”应随六的语气里显然有半分的无奈还有半分请求。

    “怎么换?”小家伙儿哪里会不知道应随六的心思,可是他就是偏偏不吐口。一定要找个正式的场合。再规规矩矩的认了这个爹才行。

    “能不能把那个大个子三个字去掉啊?你不嫌麻烦啊?”应随六的语气中带着一点调弄小家伙儿的玩味的语气。

    小家伙儿撇嘴道。“我不嫌费事,你听着还嫌费事?哼。不然还跟原来一样,叫大个子叔叔得了。哼。”小家伙儿说完便气呼呼的撂下帘子,回到了马车里。

    “嘿?这还恼了呢?我就是说说,你要是不同意。当我没说,生什么气?你生气病了,还不是你娘辛苦?”应随六的语气又是带着酸溜溜的味道了,没想到认儿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哼,这会儿你知道我娘辛苦了?我在我娘肚子里的时候,她更辛苦,可是你那时候在哪里逍遥快活呢?哼,这会儿知道心疼我娘了,我要是我娘,我都懒得理你。”小家伙儿居然越说越上瘾了。

    “得得得,我不说了,幸亏你不是你娘,我捡了个便宜,我还是老老实实的赶车吧。”应随六说着,很无奈的扬了一下鞭子。

    本来前面的马车上安静的不得了,可是后面的马车这两句话,倒是引得前面开始说话了。

    “额,三妹,我……”林婉宁咬了咬嘴唇,想要说些话,可是似乎很是尴尬的样子。

    林简琴刚才想说话不知道从哪里说,后来干脆就有些瞌睡了,听车里的林婉宁这么一说,她醒了盹儿。

    “大姐,你想说什么?咱们又不是外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林简琴虽然是个有仇必报的主儿,可是也是个分得清青红皂白的人,林静影多么的阴险毒辣,那是她的事,毕竟林婉宁早早的出嫁,跟林静影也没了什么同流合污的瓜葛。

    林简琴的这句话说的更让林婉宁尴尬和愧疚了,她琢磨了一下怎么开口,才软软的说道,“我娘为难你和三娘了,我替我娘给你和三娘赔不是,还请你和三娘……”

    “哎呀,大姐,我不是说过了么?咱们是一家人,说话就直来直去,拐弯抹角的那是对别人,再说了,大娘对我们不好那是她有问题,你又没做什么缺德的折寿的事。”林简琴说话就是这么厉害,听的林婉宁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儿,幸亏这会儿是晚上。

    “这……”林婉宁虽然知道那句话也是在骂她的亲娘,可是谁让自己的亲娘确实做了很多不见光的事呢,她在林家没出嫁的时候,就看见过不少的这种事,娘为了让长风弟弟在爹面前更出色,都是不择手段。

    林简琴见林婉宁说话有些语塞,便转移了话题,“大姐,你怎么会到了这里?”

    林简琴不问还好,问了这一句,林婉宁竟然呜呜的哭起来,哭的是抽抽噎噎上气不接下气的,旁边的那位什么易小姐也赶紧的拿着手帕给林婉宁用了。

    林简琴自然知道,肯定是戳中了人家的伤心事了,不然也不会哭的这么惨了,更何况林婉宁本来就是个可怜的软弱人。

    “不怕妹妹笑话,我是嫁到了个有钱的人家,可是夫君是个病秧子,一直到我被卖了,他还一直瘫痪在床的,爹爹为了跟公爹在商海结盟,我就成了个工具,这也就罢了,总归伺候人还能有的活,可是……”林婉宁话说不出三句,便又哭起来。

    听的林简琴是直着急,她是个急爽性子,最受不了这么哭哭唧唧的了,可是必竟这个大姐也是刚从魔掌逃出来,她只能耐着性子,等大姐哭完了,再接着问。

    “当那年爹在惊鸿岭出事之后,夫君家里就不把我当个人看了,硬是给夫君又娶了一个女人,让我寒心的是,公爹竟然让我搬到下人们的屋子里住着,说我以后算是夫君的偏房妾侍!”林婉宁说的更是哽咽的说不下去了。

    林简琴听了这话,真是气得牙根痒痒,要是换做是她林简琴,一定要把那府里弄个鸡犬不宁的。

    “然后呢?你就那么忍着?”林简琴实在是憋不住了,很是生气的询问道。

    “这还不算最差的,只是我搬到了下人们房子里,一直被她们欺负着做事,每天还要给那些丫头们端茶倒水的,一个不小心,她们所有人都合起火来教训我,再后来,听说林家没落了发生了大事,主家的又换了人,公爹干脆就把我拉到了人贩子那里三十两银子卖了。”林婉宁已经泣不成声了。

    林简琴一生气,一鞭子抽到了马车上,在这安静的要命的黑夜里,真是让人浑身一个激灵,“等着,这帮畜生敢欺负我林家人的,都给我等着,老娘定然让他倾家荡产磕头来求我!”

    林简琴的这番话,让林婉宁感动不已,她马上说,“妹妹,虽然我也从娘那里知道一二,你是厉害的,可是咱们毕竟是女人,更何况林家现在大不如从前,咱们哪里斗得过他们家,不过有妹妹的这句话,我真是死了都值了。”

    一直在旁边听着,没说话的那位易小姐,用不是很准确的汉语说道,“林婉宁,我觉得你的这个妹妹可不是一般人,她说的那些事,真的很有可能会成为现实哦。”

    林婉宁马上抹了抹眼泪说道,“易小姐,我这妹妹是个厉害的人物,我也是从我娘那里听说了一二,可是至于报仇这件事,我觉得……”

    “我是说的真的哦,你这个妹妹,嗯,不是一般的哦。”那个易小姐说话还真是挺有趣的。

    林简琴这才问道,“大姐,这位……”

    “哦哦哦,你看,我一直顾着自己伤心,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这位是易小姐,想当初我公爹把我卖给了人贩子,那人贩子又把我卖给了个马夫,那马夫便带着我到了这里,我死活不从,就在我偷偷跑出来,被那马夫追的时候,遇到了易小姐,她买了我。”林婉宁的语气里都是对那位易小姐的感恩。

    林简琴细细的琢磨一下,若真的是如此,在叶员外的比武招亲的时候,可见着易小姐也没什么说话的权利啊。

    “哦,对了,你既然是姓易,怎么的那个叶员外说你是他的女儿?”林简琴问道。

    其实这件事,林婉宁也不是非常的清楚,她只是知道易小姐是叶员外绑架来的,别的也全然不知了。

    “他只是个混账的狗东西,等我回去之后,一定让人来收拾他的。”这个高鼻碧眼的美艳女人很有高傲的口气。

    林简琴见对方不肯说出来,也就没有追问。

    过了一会儿之后,林简琴又问道,“那你打算在哪里下车?”

    那美艳女子说道,“女孩,我能否雇佣你和你后面的那个男人送我到南疆国么?”

    这个女人的这句话,让林简琴的脑子里一震,要说长相,这女子确实像南疆国的人,可是这女人的说话的气势,说明她也是非富即贵啊。

    “呵呵,不好意思,我不缺钱花。”林简琴很无意懒散的瞟了那个美艳女子一眼,接着赶车,“我们还有我们的事要做。”

    林简琴的这一句话似乎瞬间让那个美艳女子的高傲气势一下子掉了半截。

    她美艳的碧色大眼睛眨了眨,双手一眼,很是无奈的样子,说道,“果然,你是个奇怪的人。”

    林简琴冷笑一声,你都不告诉老娘你是做什么的,这会儿还妄想着老娘给你扛活,老娘又不缺你那点钱花,何必听你使唤,这个世界上,能使唤老娘的人除了亲娘,第二个人还没出生呢。

    那美艳的女子听了林简琴这一声冷笑,心里突然有些紧张,急忙问道,“女孩,你们为什么要救我?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事情?”

    林简琴撇嘴说道,“我的眼里揉不进沙子,一般见到不平之事,能拔剑相助的就帮一下,我可没你想的那么龌龊,我们救你只不过是顺手,反正总归要进去一次,你是占了我姐姐的光。”

    那美艳女子瞬间,连剩下的那一半的高傲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哑然苦笑道,“你的意思,我是个赠品?”

    林简琴听了对方的话,微微勾了勾那美丽的嘴角,给了那女美艳女子一个淡漠的眼神,说道,“也算是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