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一报还一报,也算是扯清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婉宁见两个人聊的不是很好,便急忙的说道,“易小姐。我还是感谢你当初救了我。”

    林婉宁说到这里便扭头很低声下气的柔和跟林简琴说道,“妹妹,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咱们再离着南疆国最近的地方,把易小姐放下去。你看好不好?”

    林简琴见林婉宁都如此的低姿态了。再怎么也不能难为自己家人,便说道,“大姐。她对你的救命之恩,我们刚才已经还清了,我们也救了她不是?一报还一报。也算是扯清了。”

    “这……”林婉宁见自己的劝说无果。脸上有些尴尬,便不再作声了。

    后面马车上的父子俩听着前面的聊天,很是聚精会神。

    终于。前面没动静了。小家伙儿又从篷子里伸出小脑袋问道。“大个子爹,你说。为什么娘不愿意带着那个美姨姨,那么漂亮的姨姨。看着都觉得心情美美的。”

    应随六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心想这孩子果真这点不随他,怎么才这么小就这么花痴?见了漂亮的女人。脑袋都不好使了,难道因为林简琴那臭丫头就是这个性子?难道那个臭丫头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是小家伙儿这种感觉?

    想到这里,应随六的心里竟然不禁的一阵窃喜。

    “大个子爹,我问你话呢,你瞎乐什么呢?”小家伙儿满脸的疑惑看着面前这个样貌俊朗倜傥英俊的爹。

    “额,”,应随六瞬间觉察到自己失态了,急忙说道,“你娘的心思你还不知道?她不喜欢人家比她傲气,不喜欢人家在她的面前端架子,更不喜欢人家在她面前指手画脚,你什么时候见过别人在她面前耍威风她还能俯首帖耳的?”

    应随六这一通的解释,似乎让小家伙儿非常的满意。

    小家伙儿在点头之余,还是忧郁了,“可是我想让美姨姨留下来啊。”

    应随六表示很无奈的看了看这个小情种儿子,说道,“那你自己想办法,我可是帮不了你。”

    后面的马车也陷入了一片平静之中,小家伙儿和应随六各自都有自己心里的想法。

    那美艳女子本气势很是高傲,可是无奈这会儿是越来越没了刚才的气势了,她是威逼利诱过了,可是林简琴根本不吃她的那一套,这美艳女子甚至都鼓动了林婉宁来帮忙说话,看来还是不管用。

    她那碧色宝石一样美艳的眼睛瞄了一眼车窗外,马上便氤氲了一层水雾,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这位美丽的姑娘,我是个很不幸的人,我从小没了母亲,虽然家里富裕,可是被我父亲娶得别的女人迫害,以至于我被坏人绑架走,现在我流落他乡,实在是无路可走,还请您发发慈悲之心,送我回家吧!您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会好好补偿。”

    本来刚才在林简琴面前装了一下气势,又用钱财诱惑都没管用,这下这么说些可怜的身世,对方总会有所触动吧,美艳女子的眼神一直在偷瞄外面的情形。

    林简琴撇嘴,心里嘀咕着,怎么这么像是说的我?除了没娘这一条,真是有点同命相连的感觉,可是她刚才还那么盛气凌人呢,怎么这么快救变得如此的低姿态了,难道是有什么坏主意?可是看着这女人孤身一人,若是她功夫高强早就逃走了啊。

    就在林简琴琢磨不定的时候,那美艳女子见林简琴迟迟不肯说话,实在是忍不住,其实就算是说了实话又怎么样?反正对于一个贫民来说,这要是让他们知道了还是他们的造化呢。

    那美艳女子见林简琴还是不肯说话,便马上又恢复了刚才那盛气凌人的样子,甚至比刚才还过犹不及了,咄咄逼人的说道,“你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本公主跟你好好说话,你竟然还是如此的冥顽不灵,非得让我通知父皇大人把你们都关进大牢里,你才肯听我的命令,送我回南疆国?”

    那自称是公主的美艳女子,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竟然大喝一声,喝住了马儿,坐到了车辕上,活生生的一副要跟林简琴打架的架势了。

    林婉宁一下子害怕起来,在她的心里,这位易小姐是救命恩人,这林简琴又是自己的妹妹,这两个人看来都是有主意的火爆脾气,三局不投机,这就是要打架的架势了。

    “别别别,易小姐,咱们再商量一下,三妹,咱们……”

    不等林婉宁把话说完,只一眨眼的时间,便听见一声闷响和一声尖叫。

    尖叫声划破天际,接着就是一阵更加暴躁的骂声。

    林简琴哪里是肯吃亏的,对于林静影那种阴险的人,林简琴也是悄悄地下手,对于萧洁梅那种嚣张的,林简琴嘴下绝不留情,对于洛姨婆婆那种泼辣的,林简琴也觉不当个小白兔,倒是要看看谁炸毛了更厉害。

    这会儿的林简琴竟然站在马车上,拿着马鞭指着地上哀嚎的美艳女子,“你再骂一句,信不信我一鞭子抽的你变成哑巴!”

    那种压倒一切的架势,竟然让哀嚎谩骂的美艳女子住了嘴。

    后面马车上的父子俩战战兢兢的下了车,一声不敢吭,他们俩在林简琴面前,那都是成了精的,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说话,无异于搬起石头砸死自己。

    林婉宁也被林简琴的那一阵吼声,吓得浑身哆嗦了,颤颤抖抖的从马车里钻出来,一下趔趄差点没从马车上栽下来,她眼神慌乱的看着怒气冲天的林简琴,说道,“三妹,别,咱们,有话,好,好好说。”

    林简琴很是利索的从车辕上跳了下去,不紧不慢的走到了路边,用马鞭指着那美艳女子说道,“老娘冒死救了你,你就这么回报恩情的?不然这样,老娘再冒死让我家男人把你送回去怎么样?”

    应随六听了林简琴的那个称呼,先是一惊,接着便是一阵窃喜,甚至还跟小家伙儿使了个眼神,很是得意。

    小家伙儿撇了撇嘴,又朝着正在发威的林简琴怒了努嘴,提示应随六千万别得意的太早,那边的火还没熄呢。

    应随六马上老实起来,很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前面车边上的一幕。

    “你就是个悍妇!是母夜叉!你……”

    美艳女子的话还没说完,林简琴便走到了她的身边,轻轻抬起那秀气的绣花鞋,很是傲娇的说道,“我估摸着脚丫子踩在软软的东西上才是最舒服的。”

    那美艳女子急忙翻滚一下身子,躲开了林简琴踩下来的脚。

    “哼,你觉得你比我强到哪里去?你就不是悍妇不是母夜叉,你要不是你刚才对我指手画脚无法无天的?你还真当自己是什么狗屁公主?”林简琴这会儿却也没有真的生气,毕竟跟这个女子相见的时间不是很长,又没什么恩怨,只不过是话不投机而已。

    真要是没法相处,那就各找各妈各回各家,很容易啊,只是林简琴心里一直有疑团,总觉得这个美艳女子的身上有什么秘密,所以才有意逗着她玩。

    应随六看着这女人和女人打架也是无奈的无聊了,来回的骂几句挠两下,也不是真的打,估计连挠痒痒都算不上吧,没一会儿,竟然有点瞌睡了。

    “额,你们……你们能告诉我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么?”那美艳女子突然收起了刚才的傲慢,稍稍的软了语气。

    不知道是被林简琴的气势吓得,还是真的想通了,总之,她说话的样子严肃了起来。

    “阿嚏……阿……阿嚏……”小家伙儿突然连着打了几个喷嚏。

    这一下子让林简琴的精神都被拉走了,她的宝贝儿子这是要生病么?这路途遥远,要是生病了,可不是一件好事。要是不能好好休养,都不能很快的痊愈。

    “你管我们是做什么的,你都不说你自己做什么的,还问我们?”林简琴剜了一眼,已经懒得在说话了,她朝着后面的车过来。

    应随六瞬间觉得一阵杀气冲过来。

    “你怎么看着儿子的?怎么让他冷了?你不知道给他多穿两件衣服?这里白天和黑夜温差这么大,我真是想……”林简琴拧了一把应随六的腰,气鼓鼓的一把将小家伙儿报上了车,把自己的斗篷解下来,给小家伙儿披上。

    “好儿子,在车里,别出去了,那么冷,要是冻病了,吃药多受罪?”林简琴很是担心的说道。

    不料小家伙儿眨了眨眼睛,说道,“娘,可不可以不让美姨姨走啊?”

    这么安静的时候,这么一句话可是让所有人都听到了。

    应随六心里暗自想着,这个儿子真是个了不起的情种,他这个做父亲的恐怕都不及儿子的百分之一,儿子这么小,竟然不顾自己身体不好,在关键时刻,还要为一个漂亮女人求情。

    林婉宁听了这句话,有些迷茫的眼神看了看还在地上坐着的易小姐。

    那易小姐也是显然有些惊讶。

    林简琴更是嘴角抽搐一下,狠狠的剜了一眼儿子,真是个不成器的,心里骂道,要是你老子有你的一分,当初那么多的罪都不用受了,可是怎么偏偏这么小的年纪,就为了个漂亮女人就不顾一切了呢?真是让人头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