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八章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转念一想,在儿子的耳边低语道,“乖儿子。你是不是觉出什么不一样来了?”

    “娘,还是你了解我,其实昨天咱们在客栈外的时候。我就觉得这美姨姨身上有几分贵气!我想,她说的自己是公主的那句话。就算不是真的。定然也是王侯将相的小姐。”

    林简琴听了儿子的话,便故意的扯着嗓子说道,“你个臭小子。咱们家穷,你好心留着你的美姨姨,人家未必领你的情。你没看见刚才人家怎么对你娘的?”

    那美艳女子一听这话。马上也顾不得大腿疼的难受,一瘸一拐的走过来,说道。“女孩。我给你道歉。你照顾我,我不应该对你不恭敬。希望你能留下我。”

    说完。竟然把双手合一,高过头顶。给林简琴鞠了一躬。

    林简琴见这会儿这美艳女子终于像个正常人了,这才爽快的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要是好好说话,我没准多送你一段路。”

    虚惊一场,但是林简琴最终还是让那个美艳女子留下来,林婉宁的脸上便又洋溢着高兴的笑容了。

    各自上了马车,后面的马车上的父子俩依旧是没什么可说的,男人和男人,需要说什么?一般有事,直接就做了,从来不用说的。

    只是前面马车上的三个女人,似乎是刚才的那一场战争,让她们更增加了彼此之间的情意,竟然聊了很多八卦的事情,不是说飞来镇的哪一家的胭脂好,就说,哪一家的衣服师傅手艺好,再不然,林婉宁说起了以前积羽城哪一家的首饰好。

    后面的父子俩真是听的昏昏欲睡的了,这些事情,他们是完全不感兴趣,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女人竟然能聊的那么的欢畅。

    那美艳女子跟林简琴姐妹俩聊了一路,这才说了一点自己的信息,她本名叫易鸾裳,至于别的,她虽然没了刚才的居高临下之姿态,却也没多说。

    林简琴是精明人,她心里既然知道了这个易鸾裳是有来头的,也不着急在这一时半刻,反正这一路上,有的是机会。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聊着聊着就都困了,幸亏这路上也就只有这一条,不然这些人被马儿拉到哪里都不知道了。

    林简琴被马车颠簸了一下,突然醒了过来,觉得浑身有些发麻。

    这时候突然听到后面的马车上,应随六压低了声音的喊道,“臭丫头,要不要我帮你赶车?”

    林简琴没好气的剜了一眼,都没应声,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那种困得不得了,还不能好好睡觉的心情简直是糟糕透了。

    应随六居然狡黠一笑,他可是夜猫子,以前替父王办事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夜里出去的,这个时候都是他最精神的时候了,他居然吹了个口哨,有点痞气。

    林简琴眼睛上斜,撇嘴的咬牙一番,这个臭男人,居然想在她心情不爽的时候来找茬,轻轻的从自己的脚上拔下来一只绣花鞋,嘴角坏坏一笑,心里想着,小样儿的,敢调戏老娘,让你闻闻这千年小臭鞋子。

    倒不是说林简琴的脚丫子多么臭,可是出门在外的,总是比不了在家里的时候,稍微的有些脏了破了的就会及时的有人帮忙换掉,现在不光是没鞋子可以换,就连个伺候的丫头也没有,这都不是让人烦心的,最烦心的是还多了小家伙儿这个小油瓶。

    小家伙儿调皮的紧,总是动不动的玩的乱糟糟,一身的干净衣服,片刻之间,便能让他玩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这时候林简琴最羡慕的是大狼狗银子了,一年四季的就这么一身衣服,而且人家的还能重复利用,就算是脏了,遇到个小溪小河的,去洗个澡,顺便也就把“衣服”洗了。

    林简琴听好了那口哨声是从那个方位传过来的,突然一下便把手里的绣花鞋投掷过去。

    “啊?”突然后面一声惊叫!

    若是平时,应随六也许不会这么大的反应了,问题是这地方的路边,连个兔子都藏不住,更不用说贼人了,断然也不会有贼人劫路,突然来个不明物体,还以为是什么暗器呢?

    应随六瞬间把朝着前面吹口哨的闲散心情收起来,很是集中精力的去截住那“暗器”,可是就在那“暗器”到了眼前,一阵噎人的臭味袭来,应随六的手竟然在那一瞬间停顿了片刻。

    就那么一瞬间的停顿,那面积甚大的“暗器”直接糊在了脸上。

    当然,那臭味儿再一次袭来,不断的冲击着应随六的嗅觉。

    就在他抓起那“暗器”想要扔掉的时候,咦?这明明是一只女人的绣花鞋!再 看了这方向,他瞬间觉得自己被耍了,是林简琴那个臭丫头!

    应随六本想拿着鞋子上去讨个说法,咱可是动口没动手的,怎么能白白的被人拿鞋子丢一下呢?

    突然一个计策浮上了心头,他嘿嘿一笑,将那小小的绣花鞋悄悄地往马车里塞过去了。

    林简琴听到了后面马车上的动静,知道应随六中招了,心中一阵喜悦,哼,总算是报了仇了,恩,等着那小子来把鞋子送回来。

    可是林简琴安静的坐了一会儿,居然不见后面有动静了,便故意的清了清嗓子,咳咳两声,可是后面仍然没声音,咦,难道那家伙儿被砸晕了不成?

    林简琴只好朝着后面喊了一嗓子,“喂,把鞋子给我送过来。“

    应随六不语,可是他实在是憋着笑呢。

    林简琴见后面还是没动静,便吼道,“别说我没警告你啊,再不给我拿过鞋子来,你三天别吃饭!”

    就在林简琴觉得对方一定会乖乖的低眉顺眼的把鞋子拿过来的时候,竟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很委屈的声音,说道,“我哪里知道那是你的鞋子,还以为是什么暗器,急忙的闪躲开了,所以,鞋子这会儿应该早就被落到后面很远了吧。”

    林简琴一听,傻眼了,这会儿可没有多余的呢,这可怎么办,总不能光着脚进程啊,再说了,这会儿可是越来越冷了。

    可是林简琴又生气了,这家伙平日里一副聪明的嫉妒死人的样儿,怎么这会儿就这么笨啊!真是气死人!她真是越想越憋火,干脆从车上跳下来。

    本来被林简琴刚才的吼叫声吓醒的林婉宁和易鸾裳就目瞪口呆的了,再突然被林简琴一拉缰绳突然停下来的马车一晃,整个人差点前面倾过去。

    幸亏林简琴的反应还算快,没有一下子用脸去贴那硬邦邦的车篷壁,不然,那美丽高挺的鼻子,一眨眼就该破相了。

    林简琴正要迈着那只光着的脚朝着应随六飞奔而去呢,却不想就在那一刹那间,应随六已然到了林简琴的近身,更是温柔的将她横抱在怀里,用温柔心疼的眼神看着她,担心的说道,“你这个臭丫头,就是不老实,地上那么凉,你光着脚,肚子疼了怎么办?”

    就在众人都或是羡慕或是吃惊的看着应随六对林简琴含情脉脉之时,突然,林简琴那粉拳出击,一下子打在了应随六的鼻子上。

    瞬间一种说不出的酸溜溜麻酥酥的感觉,在脸上的各处神经迅速的穿梭,应随六虽然很是难受,很想伸出手去摸摸自己的鼻子是不是还完好无损,可是鉴于怀里还抱着个暴力美人儿,愣是忍着没去摸。

    应随六满脸吃痛的看着怀里那个气呼呼的像只炸了毛的猫咪一样的林简琴,很委屈的说道,“求夫人手下留情,小的再也不敢了。”

    林简琴看着应随六那可怜的模样,突然心里一软,真想伸手去摸摸被她打的鼻子,可是就在那一瞬间,就在应随六以为面前这个女人要安抚他的时候,林简琴瞪大了眼睛问道,“我的鞋子真的丢在后面了?”

    车上的林婉宁是个温柔的大家闺秀,看着眼前的这一幅场景,简直是笑的眼睛都挤出泪花儿了,却一直咬着手绢儿,拼命的不让自己出声。

    至于易鸾裳就不是那么的拘泥了,居然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指着林简琴和应随六说他们是现世活宝。

    小家伙儿这会儿从后面的马车上慢慢的跳了下来,手里拿着林简琴的那只绣花鞋,很无奈的说道,“娘,你的鞋子,确实……确实有点臭臭。”

    说完,他下意识的等着挨骂了,他似乎都习惯了林简琴的套路了。

    应随六马上说道,“惊鸿,你娘的鞋怎么会是臭臭,赶紧改,赶紧改,还有机会……”

    小家伙儿撇嘴说道,“大个子爹,你算是男人中的齐天大圣了,传说中的黑白颠倒无非就是你这样的,哼,我娘放的屁都是香的了。”

    应随六嘴角一抽,有些不是很自然的朝着林简琴笑了笑。

    林简琴翻了一眼小家伙儿,说道,“怎么?这么小就嫌弃你娘了?”

    “那倒不是,其实,娘,我觉得刚才我大个子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