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九章 异常的温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还没等小家伙儿说完呢,林简琴从小家伙儿的手里拿过了鞋子穿上,竟然走到了应随六旁边。踮起脚儿,温和的说道,“喏。你去马车里睡会儿,让惊鸿赶车。”

    应随六一呆。怎么听着这语气有点异常的温柔呢?难道今天还要发生什么事?

    小家伙儿听了林简琴刚才那番话。说道,“哼,大个子爹说的都是胡话。娘竟然还那么爱听!”

    林简琴朝着小家伙儿干咳一声,小家伙儿马上不出声了,转身回了马车旁边。往上一蹦一蹿就坐在了车辕上。

    应随六还一直等着什么劈头盖脸的事情下来呢。无奈半天没什么动静。

    林简琴很是诧异的看着应随六,问道,“你怎么不去上车?”

    “你……你没事了?”应随六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这么多年来。似乎这个臭丫头从来就没在他面前温柔过。

    “是啊。难道你还有什么事?”林简琴很觉得莫名其妙,她竟然不知道自己因为生活的逼迫是有多么久没有温柔的跟别人说话了。并且那个幸运的人,就是应随六。

    应随六心中窃喜。连忙说道,“那好,我这就去上车。你放心,我会看好了惊鸿的。”

    林简琴又轻轻的拉了拉应随六的手,这才要转身上车。

    “等等,他和那个孩子都太困了,还是我去给他们赶车吧。”易鸾裳突然从车上低着腰走了出来。

    林简琴一愣,没弄明白,这怎么还有主动要求干活的啊,这倒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要这个女人想着逃跑啊?

    “你不要多想,我才不想一个人在这么个晚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候跑掉,我只是觉得你的男人太累了。”易鸾裳微微一笑,便从车上走下来了。

    林简琴一愣,呦呵,这异域美女就是不一样,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心疼起别人家的男人来了,嗯,不过也好,正好想找个免费的劳力呢。

    “那好,那就辛苦你了。”林简琴却也不多说,便上了马车,那易鸾裳则朝着后面的马车走去。

    林婉宁很是有些心思的小声说道,“三妹,易小姐去跟妹夫在一起,合适么?”

    林简琴扭头看了看林婉宁,说道,“有什么不合适的,要是我的,别人怎么都抢不走偷不走,不是我的,就算这会儿不被拿走,终究有一天还是被人拿走。”

    林婉宁听了自己的妹妹这么说,也就不好再说什么,直接从车篷里爬出来,说道,“三妹,你休息一会儿吧,我来赶一会儿车。”

    林简琴倒是也不谦让,现在大家伙儿在一起努力活着,总不能靠着一个人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包揽,于是她便进了车篷。

    易鸾裳刚刚走到后面的马车旁,便露出一个很是妩媚的笑意,很是柔情似水的说道,“你很辛苦,让我来赶车,你进去休息一下。这样我的心才会平静一些。”

    应随六听完这句话,再看看那个女人的表情,他浑身的不自在了,想躲进车里,可是又不想着让人家赶车,若是不躲进去,人家那丰满的臀部已然就坐在自己的身边了。

    小家伙儿这会儿却盯着大眼的看着发生在身旁的一切。

    应随六实在是脑子一片空白了,往日他都是冰冷一脸,很多女人就算是想着热脸往上贴,可是总是碰冷脸也就知难而退了,可是今天却不一样,这辆车是他的地盘,他往哪里退?他越是冷脸,人家高鼻碧眼美艳女人的丰臀越是往这边挪动!

    应随六一下子竟然浑身不自在了。

    “额,美姨姨,我想跟你一起赶车,我想坐在你身边看星星。”小家伙儿很是平静又很是生动的说道,那略微的带着稚气的声音,突然间竟然有几分磁性。

    应随六一听,好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一下子往后挪了一下,就进了车帘子里面了,说道,“好儿子,你在那看吧,我不在那坐着碍手碍脚的了。”

    当躲进了车里的时候应随六竟然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汗!满脸的汗!他的心还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突然外面的易鸾裳清脆的笑了起来,似有所指的说道,“小家伙儿,姨姨觉得你你你大个子爹捡来的。”

    小家伙儿却没一下子听出这句话的弦外之音。

    前面的林简琴却一直在紧贴着车后面的篷子听着呢,嘴里咕哝着骂道,“死狐狸精,老娘救了你的命,你竟然明摆着来抢老娘的男人!哼,居然还指桑骂槐的,说我的儿子不像我男人!”

    林简琴刚才在马车外装了一副很不在乎的样子,可是一进了马车,她便紧紧地贴在了马车篷子的后面壁上,听着后面的动静。

    坐在车外的林婉宁则是偷偷的抿着嘴笑,她以前在娘那里听的全都是这个三妹是个怎么样狠毒和鬼主意多的女孩子,没想到眼前看着了,她倒是觉得这个三妹可是比自己的亲妹妹琳夕,要可爱的多了。

    “美姨姨,你觉得我长得帅么?”小家伙儿双手托腮,趴在车上,小脑袋盯着易鸾裳很是严肃的问道。

    易鸾裳抿了抿那小巧的红唇,笑了笑说道,“你很可爱。”

    “哼,我才不要可爱,我要帅!我娘常说那句话,形容帅气男人的,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额,美姨姨,你答应我,等我长大了……”

    “咳咳……”林简琴在前面的马车里听到儿子在后面跟一个妩媚的女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突然觉得,以前小家伙儿跟她说的那些什么不娶媳妇儿啊,要娶也要孝敬娘之类的话,简直就是白天说鬼话。

    她真是觉得,这个世界果真一点都不是友好的,不过她又觉得老天也算不薄,她的男人和她的儿子是优秀的。

    小家伙儿听了前面马车上的干咳声,意识到了一定是娘听到了他刚才的说话,马上眨了眨大眼睛,很是调皮的问道,“美姨姨,你以后嫁了人,会孝敬公婆么?”

    易鸾裳听完哈哈大笑起来,“淘气的孩子,你应该好好的休息了。”

    小家伙儿见这个美姨姨不肯回答他的问题,顿时觉得有些气馁,无奈的就那么托着腮趴着,看着天上的星星,因为娘说了,等星星滑落的时候,许个愿望会很灵验,上次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惜愿望还没想好,这次千万不能错过了。

    林婉宁是个柔弱的大家小姐,赶车这种活,她终归只能坚持一小段时间,最终还是林简琴来赶车了。

    后面的马车上偶尔有小家伙儿和易鸾裳的一两句说话,没有丝毫的应随六的声音。

    林简琴忍不住的往后看了一眼,却又有些无奈的回过头,其实她很想让林婉宁和应随六换一下位置,不知道怎么的,每每都是话到了嘴边,还是没说出来。

    应随六也是不敢往车帘子外面露出一点来了,生怕这个易鸾裳再说几句撩拨的话,他会失态,他很想像林简琴那臭丫头求救,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一想到刚才那臭丫头的厉害,他就不敢张口了,只能忍着。

    天上的星星有些稀疏了,可是都闪的厉害,很是欢乐,风有点凉了,吹在人身上有些初秋的感觉。

    比起这里的气氛,积羽城却不一样了。

    常叔带着人又巡视了一番忠诚侯府,没有什么异样,难道前几天那夜里来的人只是个巧合?

    让众人都各自回了各自的住处,常叔坐在碧桐园的石凳上,琢磨着,他总觉得有些事情,可是他这会儿又猜不出来。

    只是幸亏三夫人离开了,虽说只是在外面暂住,他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可是这会儿后悔却又有些来不及了,这会儿就算是去寻找三夫人,定然也是找不到了。

    今天跟老太太的面前说是三夫人去了吉祥如意饭馆要呆两天,可是就怕老太太心血来潮,也要出去怎么办呢?

    万一那人一直不肯离去,三夫人终究也的回来的啊,这到底什么时候算是个头。

    常叔不禁的皱起了眉头,他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老了,越来越不中用了。

    这时候突然碧桐园的门被推开了,是叶其,他似乎有什么事要说。

    常叔只抬头看了看,也并没有招呼,常叔最近一直在观察着叶其,很是有意要培养一下叶其,因为他知道现在整个的林家没有个主事的,他又要对林原道尽忠,总不能在他百年之后,这府里乱成一锅粥啊。

    叶其走到了跟前,才很是恭敬的给常叔鞠了个躬,嘴里说道,“常叔。”

    “嗯,你坐下来说话吧。”常叔很是疲倦的抬起胳膊指了指他对面的石凳。

    叶其似乎有些心事的点了点头,身体有些疲倦的坐下来了。

    “常叔,你还在为那件事操心?”叶其扯出一丝微笑问道,“三夫人既然出去了,您也不用担心太多,想必他们也知道,就算拿着咱们威胁三小姐,也是无济于事。”

    常叔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也不好说。”

    叶其虽然知道这么说只是个安慰,可是他看到常叔这两日愁眉不展的,也是心里有些挂念。

    毕竟常叔的岁数大了,整日不光操劳府里的事情,就连带着林家之前的一部分产业,常叔也是要亲力亲为的去过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