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章 岁月不饶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在两个人各自心里有着想法的时候,突然树上叶子一阵翻翻作响。

    常叔是有功夫在身的人,马上警觉的挺直了腰板。一手伸掌一手握拳,两眼迅速的扫了一圈四周。

    叶其不会功夫,只能朝着外面喊了一声来人啊!

    除了那些小厮们朝着碧桐园跑进来的声音。这里便没有任何一点别的声音了。

    “常叔近日可好,老太太如此的厚待你。竟然把碧桐园让你住了。”一个既不男又不女的冷冷的声音。从树端幽幽传来。

    常叔的本性使然,他眯起了眼睛,却不抬头寻找那声音的出处。他听着那声音似乎像是楚殇,可又不是,但是让他惊慌的是。那声音中所蕴含的深厚的内功。

    常叔心中一紧。对方的功力在他之上,若是他年轻二十岁,倒是也可以拼一把。只可惜岁月不饶人。倘若对方真的要下手。他是死里难逃。

    叶其听着那声音也颇有些熟悉,但是他也是分辨不出来。这声音怎么不男不女的,一个很不祥的的想法突然冒出来。难道盯上忠诚侯府的不是常叔所说的大公子和楚殇,而是宫里的什么人?

    叶其的心里也紧张起来,民不与官斗。现在林家虽然也是侯府,终究是个空壳子,哪一天朝廷里的人不喜欢了,没准就在瞬间让这偌大的府邸一夜之间消失在积羽城了。

    常叔听了那树上来客的话,心里更加的确定了这是个熟人了,不知道是不是对方为了掩盖身份,才这么说话的,常叔很是警觉的瞟了一眼那树梢上,反问道,“林家的宅子自然是老太太说了算。你是何人?”

    “哈哈哈哈……”一阵很是嚣张狂妄的有些让人浑身发毛的笑声传入到了众人耳中。

    众人有些惊慌失措的四处寻找那无孔不入的让人寒颤的声音的来处。

    “叫你一声常叔,也是尊重你了,你是明白人,我也不打算拐弯抹角的,你告诉我三夫人在哪里。”那树梢上的人的语气很是霸道,那声音当中蕴含着无限的功力。

    常叔仔细想想,林家的人也没有如此功力深厚的人啊,他根本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么厉害,可是对方却要问三夫人所在何处,想必这就不是个简单的巧合了。

    “哼哼,小毛贼也想问三夫人所在何处,你到底有何目的?”常叔只想着稍微的拖延一下时间,好能知道到底是来者何人,总不能打无准备之仗。

    “哈哈哈哈,我有什么目的,并不需要跟你汇报,你只需要把三夫人交给我,若是她肯配合,我保证她毫发无损。”树上的人的话语总是那么的跋扈,丝毫没有把下面的人放在眼里。

    “不好意思,三夫人不在府上,再说了,你是人是鬼,我们都不清楚,怎么敢说出主子的下落?还有,你听说过强撸了别人走,会毫发无损的么?你不要当老夫是三岁的孩子!”常叔一定要逼着那个人多说些甚么。

    “你放心好了,不管怎么样,我也是受过她的恩情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把她怎么样。”说话的人声音似乎稍稍的低沉一些下去。

    常叔一听这话,看来这就是林家原来的人了,能清楚的知道林家园子里各处的细节,还受过主子的恩情,“只是你这不男不女的……”

    “对,没根儿的东西都是心狠手辣的。”常叔旁边的一个人凑热闹的添了一句。

    “啊……”就在那个小厮说出这句话之后,只觉得面前一阵冷气,带着阴凉的一个不明物体迅速飞来,待到了他看清眼前是一片树叶的时候,那树叶已经扎进了他的喉咙。

    汩汩的鲜血喷涌而出,那小厮的身子一软,像滩烂泥一样的扑通倒在了地上。

    “你算个什么东西!”树上的人幽冷的口气。

    常叔顿时心生畏惧的看了看那树上的人。

    “若不是我顾念旧情,不想扰了老太太的清静,也就不用在这里跟你们多费口舌了。”那树上的人阴森的寒意,让常叔觉得这个人多半就是林无尘或者楚殇了,可是为什么对方的声音变化如此之大?

    因为对方在树上没有动丝毫,竟然也看不出是否有腿疾,但是听了对方的话,常叔便想着,这家伙儿要是得不到消息,难道要去找老太太的麻烦?

    想到这里,常叔心里一阵大惊!

    “你听好了,三夫人确实此刻不在府上,那日去相思阁拿走二夫人画像的想必也是你了,自从那件事之后,三夫人自行的离开了,我们全然不知。”常叔为了保证老太太的安全,只能照实说。

    “确是如此?”那树上的人紧追问道。

    “你既然是在林家受过恩惠的,我常某人的话,你总是知道的,这几十年也没说过半句谎话。”常叔用自己的人品力证现在府上确实没有越思敏。

    那树上的人沉默片刻,一语不吭。

    常叔的脑子里也在迅速的飞转,不能让对方再想出什么主意,他不想因为这件事连累了老太太,上次林家的事情,老太太已经大大的损伤了元气,这次要是再折腾,恐怕真是保不住这老身子骨儿了,他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的林原道。

    “兄弟,你也知道的,对于用人质来逼迫别人,选择人质的分量是多么重要的,你倘若选错了人,不但没有威胁的了你要威胁的人,而且还把以前多年的情分给葬送,不管你逍遥到了哪里,那心里罪过却逃不掉。”常叔朝着树上喊了一声。

    树上的人似乎在心里有些挣扎,却也不理会地上那些人。

    常叔抓住机会,很是语重心长的说道,“我是长在林家院子里的,看到了这里的荣辱兴衰,回想往事,不禁的心酸,还请阁下……”

    不等常叔说完,只听那树上只颤抖了几片叶子,那黑衣人已然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常叔猛地舒了一口气,他浑身都颤抖了,倘若刚才对方就要到养心阁把老太太掳走,他就是拼了老命,也是就不回来了,他突然感觉到,召集些武功高强的护院是当下之急。

    那些一直精神紧张的小厮们,也顿时像是泄了气的球,他们看到平日那么厉害的常叔都是这般摸样,可想而知刚才的情况多么紧张,刚才的那个人是有多么厉害了。

    常叔缓了口气,说道,“你们把德宝好好的安葬了,我明天亲自去他家里送一些补贴过去。”

    这时候众人才想起刚刚被那个神秘的树上人一叶封喉的同伴德宝,还在地上躺着。

    刚才精神紧张,却也不觉得,这会儿突然闻到了一股子浓重血腥味,大家甚至有些恶心了。

    常叔稍稍在地上一点,便腾空而起,落到了树上……刚才那个神秘黑衣人所在之处。

    又是一股熟悉的胭脂香,和那天晚上在相思阁闻到的是一样的,常叔的眼里露出了一丝畏惧,因为就在他蹲下身子的时候,赫然的察觉到,树上被踩过的地方是一双脚印,再回想一下那个人的身形,他隐约的那个人似乎就是楚殇。

    常叔从树上跳下来之后,警告今天晚上的目击者,都不许把这件事说出去,要是传到了老太太的耳朵里,必然会受到处置。

    叶其这会儿急忙凑过来,说道,“常叔,我们是不是要找一些护院过来了。”

    常叔点了点头,可是想着刚才那人的身手,空这样的高手真是不好请啊,这件事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还是要尽快的跟三小姐互通消息之后,请三小姐给拿个主意才好。

    “恩,叶其,这件事就交给你做了,我还有些别的事要做。不过,保护好了老太太是要紧的,另外……”常叔警觉的看了看四周,示意叶其附耳过来。

    “另外看看能不能找到三夫人到底在哪里。”常叔说完,便说道,“今晚上不会有什么别的事了,你先回去吧,我也要休息了。”

    叶其辞别了常叔,一个人慢慢的溜达着回了畅春园,他一路上都在想,除了声音不像,可是那个身影确实有些像是楚殇,他以前可是经常跟着大公子来畅春园寻三小姐的。

    也不知道三夫人在哪里,希望她能好好的,可是楚殇来找三夫人到底是为何?

    叶其的脑子里有些混乱,他回到了畅春园的时候,绿锦已经准备休息了。

    忠诚侯府里安静了下来,只是积羽城的另外几个地方却没那么幸运了,毕竟越思敏是个弱女子,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出城,而楚殇想的是,再也不能浪费时间,不然真的就找不到三夫人,那么便没办法帮大公子找回三小姐了。

    楚殇在安静的街上缓慢的走着,突然觉得有些凉丝丝的,果然,这里始终比不上京城的繁华和喧嚣,他裹紧了身上的斗篷,眯着眼睛看了看前方,朝着远处的香满楼走去。

    这里是他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地方,也是他这辈子目前为止生活的时间最长的地方,以前的时候总是忙忙碌碌,却没有一丁点的时间出来转转,看看这个城市的角角落落,今天有了机会有了时间,却总觉得有些空落落的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