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一章 吉祥如意饭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自己似乎也不记得走了多长时间了,因为在路上的时候,往昔的一幕幕都闪现在眼前。有那么多的街道,曾经他走过那么多次,都是在忙碌的办理着这样的或者那样的事情。

    就在浑然不觉的时候。已然到了香满楼的眼前了,这里往常都是积羽城人气最旺的酒楼了。达官贵人最是喜欢在这里宴请亲朋好友。或者请客送礼的也会到香满楼来,这是这一会儿,这里确实安静的很。

    里面的灯估计早早的就熄了。没有丁点的人气响动。

    楚殇在香满楼前站立的一会儿,轻轻的转过头,看了看小巷子边上那一家显得略微的寒酸的饭馆。借着点点星光。尚能看清那上面的字体,就好像是喝多酒的诗人随意挥洒写出来的吉祥如意四个字。

    他纵身一跃,便如蜻蜓点水般的踏在了那饭馆的瓦片之上了。

    他动作轻盈。飞速的行走在瓦片屋檐上。只到了一间屋子的上方。轻轻的揭开一片瓦,仔细的看了看。

    许是看不十分清楚的缘故。楚殇又轻轻的跃进了吉祥如意饭馆后面的额小院儿。

    他身轻如燕的功夫已是炉火纯青,竟然连院子里洛青丝养着的那条小哈巴狗都没有听到这夜中来客的脚步声。

    似乎并不是很理想。他窥探一番,有些扫兴的离开了吉祥如意饭馆。

    空落落的街道里,不时的灌过一股凉风。春天的风多半还不像是夏天的的风那么爽快却热辣,春风有些细腻却又有些刺骨。

    楚殇像是失了灵魂一样在夜里游荡,似乎他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事情,脚下如清风般的游走于大街小巷,直朝侯府方向去了。

    他刚才那失落低沉的颜色,在到了侯府门前的时候,瞬间变得光彩熠熠的。

    侯府的门前,挂着两盏灯笼,摇摆在微风中,灯笼下面的两个门卫也有些昏昏欲睡的了。

    楚殇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莫说这门口站了两对门卫,即便是把侯爷府的守卫都调出来,他也是来去自由。

    他嘴角的那抹笑意还未消失,人已经纵身而起,脚尖点播在树梢瓦片之巅,进了侯爷府的院子。

    他虽说对这里不是十分的熟悉,可是看着哪一个院子的守卫的衣着和下人们的人数,也能猜出三五分来了。

    侯爷府果然是不同于平常人家,如今也这么深了,可是侯爷府的园子里,似乎还有不少人没有入睡。

    在外人看来都是羡慕这些高门大户的富贵日子,可是外人却也不懂他们的心酸,朝廷如今动荡不安,只要稍稍不小心的站错了队伍,就有可能瞬间九族被牵连,何尝不是人人自危。他们惴惴不安,难以入睡的日子,怕也是穷人们不能理解的了。

    楚殇在斟酌了一下之后,进入了一个园子。

    他轻轻的趴在了屋檐角落处,听着屋中之人的谈话。

    “如今琴儿他们处境艰险,你和爹爹要尽快的想个办法才好啊。”喜悦一边轻轻地拍打着怀里的孩子的后背哄着孩子睡觉,一边愁容满面的说道。

    “恩,你放心好了,你现在身子虚弱,不要操心这些事了,毕竟爹已经在努力的招人联络了。”小侯爷很是心疼的说道。

    喜悦顿了顿,说道,“眼下正是多事之秋,还是让爹要隐藏一些的联络熟人,不然被宫里的那位知道了,不知道出什么乱子,她的眼里,看着谁都像是叛乱的。”

    “是啊,你不知道,其实在早先几年,爹已经很低调了,不在公开场合跟朝廷里的大臣们走动,也不参与朝廷里的一些重大的决策,就是不想做众矢之的,好在爹的努力没白费,这次宫里的动荡没有把我们家搀和进去。”小侯爷慕容彻脸上露出些轻松之色。

    喜悦稍稍的顿了顿,缓缓地扭过身子,将手中抱着的婴儿慢慢的放在了床上,又很认真的盖上了一层小被子,仔细的掖好了每个小角落,这才小心翼翼的站起身子来。

    “夫君,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你那边只要听到了爹的消息,一定早点告诉我,还有,我打算去忠诚侯府看看月姨,我怕她心里难过。”喜悦说完,便打开了柜子,拿出了一身崭新的衣裳。

    小侯爷慕容彻正在看着手里拿着的一封信,他的眉头稍稍的皱了一下。

    喜悦手里拿着衣服,走过来,俨然是瞧见了慕容彻眉头的一蹙,说道,“这是我新做的衣裳,你看看合身不合身,现在天气越来越暖和了。哦,你看什么呢?”

    小侯爷慕容彻嘴角扯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说道,“也没什么,是九表叔的信,今天晚饭的时候爹给我的,对了,这些事你让下人去做就行了,现在带麟儿很是辛苦的,你还要亲自给我做衣裳。”

    “他们做的总是不和我的心意,哦,信上说了什么?”喜悦的心里总觉得最近外面发生了不少的事,本来公爹也不喜欢女人搀和外面的事情,可是喜悦总是觉得这些事跟林简琴有关系,于是忍不住的想多问两句。

    小侯爷慕容彻只低眉思忖一下,便轻轻的笑了笑,说道,“也没什么要紧的,这里面是九表叔和爹的一些家常,也没有提到林家三小姐的事情。”

    喜悦听小侯爷慕容彻这么说,便知道可能信里的事情不适宜让她听,她也知道,这些年来慕容彻很是宠爱她,但凡是爹不开口管的事,慕容彻都会找喜悦拿主意,这么一来,整个侯府的人真正的拿着喜悦当未来的内当家的了。

    小侯爷沉默片刻,又站起身来试了试衣裳,很是喜欢的说道,“你也真是个手巧的,居然能这么的合身,我怕凤求凰绸缎庄也没有这么好的手艺。”

    “得了,你就是瞎说,嗯,早点睡,明天我去一趟忠诚侯府。”喜悦说完便起身去给慕容彻铺床了。

    在外面听了半天的楚殇,见人家要睡觉了,这才轻点脚尖儿,走去了别处。

    在这个院子里听了这些,这么一来,三夫人也没来侯爷府了,那么在积羽城里三夫人也就没什么别的去处了,可是小侯爷口中所说的那个什么九表叔有什么事?先回去了,等明天喜悦去忠诚侯府的时候再跟着听一下。

    这样可以验证常叔是不是说的真话,也许还能得到点别的消息。

    楚殇离开了侯府,突然觉得心情有些压抑了,大公子不让跟在身边,这时候也不知道大公子人到了哪里,他虽然派了人远远的跟着,可是总不如自己亲眼看到的放心。

    刚才走在空荡荡的街上,虽然有些心急,可是终究还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偏偏这会儿,没了着落,更是漫无目的了,只能先回了客栈再说了。

    已经四更天过了,楚殇有了些困意,他轻轻的用袖子掩着嘴巴打了个哈欠,只觉得身上的胭脂香又少了些,嗯,要回去换换这一身臭汗的衣裳,再买些胭脂了。

    虽已四更天了,可是就在皇城外的一家小旅店内的林无尘,却一直躺着看着窗外的星空,他在这里呆了很久了,本来打算去南疆国找琴儿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出了皇城之后,他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沉重的压抑。

    他一直在执念着要找那个他喜欢的女子,想着得到她,然后隐居山野过一段平淡的日子,只是这真的是他想要的么?难道是因为从小的压抑,和长大之后经历的家族的那些黑暗阴影的打击,让他变成现在这么的偏执?

    他看着窗外星空中很是稀疏的那几颗,看着那些并不十分闪亮的星星,都在拼命的闪,为了证明自己要更亮一些,他苦笑一下,怎么总是觉得这个星星有些像从前的自己?

    他最在意的母亲,居然是令人不齿的人,做出的事情,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个野种一样,他叫了十几年的爹,竟然只是个养父,他把那个家当做是自己的容身之所,可是到最后却发现,人家现在都把他当外人了。

    这还不算,人家都瞪着眼睛的看着,生怕他抢走林家的一针一线。

    他不禁的苦笑几声,眼角溢出来几滴泪水。

    那泪水顺着脸颊淌到了枕头上。

    他想起了就在家里争夺权势和财产最关键时刻,琴儿出现了,她是那么的美,让人凝神,让人不知道如何呼吸,让人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语去形容她。

    林无尘似乎觉得到底是家产重要还是找个心爱的女子,平淡的过日子,他心里的那份喜欢越来越强烈,开始的时候他还能忍住不说,可是越发的觉得,这种感觉早晚要冲出他的身体,不受他的控制。

    可是他却一直碍于那是他的妹妹,却也是在此时此刻,他撞到了母亲和舅舅的不堪,他很是厌恶,在厌恶之余却又有一丝欣慰。

    他可以名正言顺的追求那个心爱的女子,只是再也不能名正言顺的继承林家的产业,他不得不筹谋,他还放不下那偌大的家业,他不愿意十来年的辛苦付之东流。

    不料,惊鸿岭一劫,让他乱了分寸,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深沉的人,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没有发生触及他心灵底线的时候,他还是不成熟的。

    “客官……”有人敲门声。

    “哦,鸡蛋羹做好了?多给我加一点香油吧,嘴巴里一直有些苦。”林无尘苦笑一下。

    “好咧,这个咱们能满足您,只是这鸡蛋羹咱们这做的可能跟你要的有些差距,但是香油咱们有的是,不过客官,你要是嘴巴苦,那多半是上火了,还是吃些清淡的就能下火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