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二章 服务周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店小二在门口很是热情的说道,然后推开了门,把鸡蛋羹放在了门口的木桌上。

    林无尘没有起来。淡淡的说道,“谢谢,我这苦。怕是吃什么灵丹妙药也好不了的。”

    店小二的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一下,只是那么一下。他又笑着说道。“客官,您慢用,我先出去了。咱们店小,但是服务周到,有事您说话就成。”

    林无尘沉默。店小二便退了出去。

    夜里安静的有些出奇。就连外面那一缕清风也停止了。

    很快,东方的地平线上,便冒出了一个微红的影子。就好像是憋闷了很久一样。它挣扎着冒出了地平线。

    在这赤地千里的地方。有那么个绿树成荫的地方确实不错,那绿树成荫的地方再有几股泉水。更是让人心旷神怡了。

    林简琴赶着马车到了一条小溪的边上,停了马车。

    众人都有些困乏。只是听说外面有溪水,纷纷醒来,都要去洗漱一番。

    大狼狗银子更是欢喜的不得了。扑通一下就跳进那水里,用尾巴使劲儿的扫着水花,小家伙儿一见银子撒欢,也顿时憋不住了,连叫带跑的朝着溪水过去了。

    小孩子带上狗,在这溪水里这么一闹腾,真是翻天了,嬉笑声叫嚷声,划破天际。

    林简琴看着小家伙儿玩得那么高兴,真不知道怎么跟刚才那个在马车里昏昏沉沉的小家伙儿比,只能无奈笑笑,真是个调皮的家伙。

    应随六看着小家伙儿闹得欢腾,先前还矜持了一下,可是实在是痒痒,居然鬼使神差的自己就跑过去了,先是动作很小的往大狼狗的身上撩拨点水花,后来被小家伙儿不小心弄了一头,结果他也疯了,大把大把的往小家伙儿和大狼狗那边撩拨溪水。

    林简琴本来在蹲下身子之前看到的是儿子和狗在玩水嬉戏,洗了一把脸,居然见到那个家伙也搀和进去了,而且还玩的不亦乐乎,不自觉的嘴角抽了一下,这是什么跟什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童心未泯?

    就在林简琴看着那父子俩玩的开心的时候,易鸾裳凑了过来,带着玩味的勾起一抹媚笑,低声道,“这个男人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

    林简琴本来正愣神的看着那边呢,听了易鸾裳这句话,她愣了一下,接着无所谓的说道,“哦,是么?你问问他,你是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易鸾裳很有深意的笑了一笑,没有接林简琴的话,而是站起身来,朝着马车走去。

    等易鸾裳走远了,林简琴撇嘴道,“果然是个狼心狗肺的,老娘救了你的命,你先是把老娘当奴才,现在又要抢老娘的男人?我呸!”

    正在林简琴撇嘴自言自语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一阵凉风,还没睁眼再看,那凉丝丝的带着甜味的溪水扑面而来。

    等林简琴湿漉漉的头发肆意的甩开之后,睁眼看到了应随六那坏坏的笑,又有几分的顽皮,她突然觉得心里像是有一只羽毛在搔痒,又暖暖的,但是眼神仅仅那么一瞬的碰触,她突然有些害羞起来。

    额,林简琴心里扑通两下,怎么可能?她林简琴是什么人,怎么能随便的红脸心扑通?完全不合常理。

    “臭丫头,赶紧下来洗洗你的脚!”应随六那爽朗的干净的笑容,朝着林简琴喊道。

    林简琴虽然心里害羞,正在极力的掩饰自己的羞涩,可是还是轻轻的脱了鞋袜,打算下水去玩。

    “哈哈,我也来,不信在这里水里你是个霸王!”熟料林简琴只一只脚下了水,便听到一阵妩媚妖娆的笑声传来,只见易鸾裳早已经把裙子的裙裾掖在腰里,露着白皙颀长的大腿,踩在那清澈小溪的石头上。

    青色的石头,更衬得易鸾裳的脚白皙娇美了。

    林简琴一看这架势,正要张嘴说话呢,不料那易鸾裳竟然猫腰抚胸在小溪掬起一捧水,便朝着应随六撩拨过去。

    那猫腰俯首之间,竟然还若隐若现!

    林简琴本来还羞涩呢,这会儿却被气到了,娘的,刚下了战书,就明目张胆的上门来挑战踢馆子了啊?老娘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水中霸王!

    林简琴顿时像被点燃了斗志的战士,很是粗鲁的脱下两只绣花鞋,一手一只,凶猛的将鞋子往溪水里灌满了,嘴角和眼神全是带着小火苗的兴奋,朝着易鸾裳和应随六那边冲了过去。

    “哗哗……”满满的两鞋子里的水都泼了出去,本来是要洒到了易鸾裳的后背的,可是无奈小家伙儿正在卖力的往易鸾裳的身上洒水。以至于易鸾裳为了躲避小家伙儿撒过来的水扭了脸儿。

    这下可好了,正好林简琴那鞋子里面灌着的水泼到了易鸾裳的一张美艳的俏脸上。

    易鸾裳顿时站在那里不动了,浑身打了个冷颤,继而像是闻到了什么味道,当她脸上的水流下来,她挣扎着睁开眼的时候,见到林简琴手里的两只绣花鞋,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

    易鸾裳那美艳的小脸慢慢的狰狞起来,很不情愿的伸手指着林简琴问道,“你……你就是用那个臭鞋子装了水泼我的?”

    林简琴很是得意的撇了撇嘴,左右手各一只鞋子,双手一摊,很随意的说道,“是,又怎么样?”

    “你……”易鸾裳气的花枝乱颤了,她突然抬脚就要冲过来。

    林简琴早就料到了狗急了还要跳墙呢,这个易鸾裳本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定会没事找茬,哼,当老娘是面捏的么?要打架?陪你玩个够。

    就当林简琴已经摆好了架势要跟易鸾裳“战斗”了,“扑通……”一声,易鸾裳居然跑了两步便一个狗吃屎的趴下去了。

    蹲在小溪边看着那边的人们,林婉宁的心是七上八下,一会山尖儿一会儿崖底的。

    林简琴一愣,再看看,见应随六一脸抱歉的看着那个趴在水里,一副狼狈的易鸾裳,然后马上转过身骂道,“是哪个狗东西?是谁绊倒了我?”

    应随六嘴角无奈的扯了扯,嘟囔道,“就算你长得美,就算你真的是公主,我也不能看着你欺负我的女人啊。所以,虽然作为一个男人这么出手有点见不得光,但是我还得下手。”

    当然了,这句嘟囔,也就只有他自己听得到,只是他没想到内力到了一定程度的小家伙儿也听到了耳朵里。

    林简琴虽然没听到,但是看着应随六脸上的神色,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哈哈,原来这个家伙居然不顾惜自己男人的面子,对那个女人下了绊子,林简琴的心里顿时比吃了蜜还甜。

    只是可惜易鸾裳了,自己的性子嚣张,可是也不看看,这四周又没有自己的人,怎么还能跟别人这么说话?

    小家伙儿则接茬说道,“还用谁绊倒你?是你自己不小心,脚底下的石头早就在那,是你自己不小心,活该!”

    小家伙儿说完,办了个鬼脸儿,朝着易鸾裳吐了吐舌头。

    林简琴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易鸾裳很委屈的哭起来,明明觉得有人伸腿绊了一脚呢?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么完了,大家洗洗涮涮的,就该离开了,可是林简琴却突然说道,“喂?你绊倒了人家公主殿下,也不解释两句?”

    顿时小家伙儿惊讶了,大个子爹可是帮娘的,怎么娘能揭发大个子爹呢?这个不合逻辑啊?

    应随六也惊呆了,是啊,这件事小家伙儿那么一说,不就没事了么?怎么这个臭丫头突然这么问?作为一个大男人,去收拾一个娇柔弱女子,实在是说不上台面的事。

    林婉宁在远处也是愣了愣,不知道三妹这是玩的什么?不是已经没事了么?

    易鸾裳一听这个,马上就不乐意了,张牙舞爪的站了起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应随六骂道,“你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下黑手使绊子!你无耻!你下作!你卑鄙!”

    “我……”应随六真是有些难以启齿了。

    林简琴却微微一笑,略有深意的看了看炸了毛的易鸾裳,又看看蔫了吧唧可怜兮兮的应随六,说道,“你先别忙着骂人,我倒是问问你,你知道我为什么拿水泼你么?”

    易鸾裳狠狠的剜了一眼,“那又怎么样?我也喜欢他!要是在南疆国,我喜欢的,我父皇都会给我!”

    “我呸!不害臊!”林简琴双手掐腰,柳眉倒竖,杏眼圆睁,“那个男人是我的,你明摆了挑战,还怨我泼你?我那是泼的水,我没直接拿鞋底子抽你就不错了!”

    易鸾裳气的胸脯一鼓一鼓的,她气的咬牙切齿的,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跟她这么说话,就算是她被朝廷中的奸人绑架,后又转手卖出,但是这一路上也没人这么直接的骂她啊。

    “你,来,今天给个明白话,你有没有意思娶人家做小老婆的意思?”林简琴指着易鸾裳,问应随六。

    应随六一下子惊呆了,没想到这个臭丫头居然如此的厉害!

    “什么?小的?你……”易鸾裳被林简琴的话气得红唇发紫了。

    “你闭嘴!不问你,你再说一句话,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林简琴厉声喝道。

    易鸾裳一下子闭了嘴,虽然她心里很不服气,可是她还真的怕被林简琴收拾了,她越来越感觉到那个看起来比较瘦削的女子,居然有如此之大的能量,再细细的看上去,她居然也是美得不可方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