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一生一世,只对林简琴一个人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尴尬的笑着说道,“别别别,好。好娘子,咱们……”

    “别废话!”林简琴一下子打断了应随六的话。

    “我……应随六……对天发誓,一生一世。只对林简琴一个人好!若有违此誓言……”

    “阿嚏……”小家伙儿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一下子吸引了林简琴的注意力了。

    “哎呀!儿子!你哪里不舒服?叫你不要玩水。你偏偏玩水!你玩水就玩吧。还弄的到处都湿乎乎的,你看你,这身上全是水!哎呀。鞋子也不穿!哎呀……”接着便是一阵不知道什么时候是结尾的唠叨声。

    易鸾裳也愣住了,那么个火爆的像是点燃的炮仗一样的女子,怎么能在一眨眼间变成了奶妈一样的唠叨的人;应随六的三根手指头还朝着天空举着。可是发誓也得有人听啊。他顿时觉得一阵无语吹过,看来在哪个臭丫头的心里,儿子才是排在第一位的!不行。必须努力一下。把地位往前移动!

    林婉宁看着那边的情况真是又好笑又好玩。她努力的掩着嘴巴,笑了好久。

    易鸾裳也是通过这件事情。看出来一件事,看来她看上的这个男人。真是不好弄到手啊,在南疆国,父皇给说了那么多的亲事。她一个都看不上,不知道为什么,就在飞来镇那晚上,被这个外表冷峻的男子救了之后,便一见倾心了。

    想是这么想,可是易鸾裳坚信,若是应随六知道她真正的公主身份,说不定就会抛弃那母子俩,这一切也未可知。

    在觉得自己还有些机会之后,她也不伤心了,难免的,以前她都是要什么有什么,就连一个跟她争抢的人都没有,也是乏味的要死,这会儿好了,偏偏她很感兴趣,又有的人跟她争抢,她心里很是欣欣然。

    林简琴抱着小家伙儿就去了马车上,打开了马车上的药箱子,拿了一粒丸药让小家伙儿吃了下去,又忙忙活活的找了干净的衣裳给小家伙儿换上。

    应随六只能默默的在溪水边,将林简琴那双鞋子好好的洗了一遍,他拿在手里,端详着,那么精美细致的尺寸,就知道这穿鞋子的人的脚是多么娇美了。

    虽说现在父王被囚禁,可是有惊无险,只要自己不被抓起来,那么父王就有希望,而且他已经将几封信分别送到了几位王叔的手里,他突然有些享受现在的日子,甚至想着,若是等救了父王之后,他要带着妻儿游山玩水逍遥生活。

    林婉宁轻轻的走了过来,很是小心的说道,“多谢小王爷对三妹的包含。”

    应随六那正在拧干林简琴绣花鞋子的手住了一下,说道,“哪里是包含,我和她虽说两情相悦,可是我富甲一方却不能给她安静的生活,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在她身边陪伴,我愧疚的太多了,其实是她的包容我。”

    林婉宁听了莞尔一笑,她的心里觉得,老天爷也是公平的,三妹虽然出身不好,生活坎坷,可是却有这么一个真心的夫君,一个可爱的儿子。

    “照理,我也该叫你一声大姐的,只是我们虽有夫妻之实,却还没拜堂成亲,等日后我补给简琴这个礼仪,这也是我觉得亏欠她的。”应随六说着这些,用力的拧干了鞋子上的水。

    林婉宁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林婉宁虽然没有什么心上人,毕竟从小便在闺房之中,又不是很顽皮,见过的人更是少,只是到了出阁的年龄,便被父亲当做维护家族利益的一枚棋子,嫁了出去,她看着三妹这样的日子,竟然有些羡慕了。

    应随六轻微的勾了一下嘴角,说道,“走啦!不然待会儿她的小暴脾气,又会吼起来……”

    “死哪里去?没见儿子病了?”林简琴的声音从马车上传来。

    应随六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远处传来的骂声打断。

    林婉宁看了看应随六,本来会觉得他应该觉得尴尬,却不想,应随六的脸上竟是一副甘之如饴的神态。

    林婉宁很是羡慕的笑了笑,便紧跟着走几步跟上去了。

    易鸾裳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坐在车辕上,听着后面车上的对话。

    易鸾裳瞟了一眼走过来的林婉宁,便问道,“林婉宁,我真怀疑,你们是不是姐妹,简直一点都不一样,还有,你觉得那个男人会不会喜欢我?我就不信天天被别的女人呼来喊去的,他能不能受得了。”

    林婉宁宛然一笑,温和的说道,“我们两个确实不是很一样,可是易小姐,倘若我妹夫娶了你,我觉得你也会对他胡来喊去,再者说了,与其被一个不是很喜欢的女人喊来喊去,倒不如甘心的去被一个喜欢的女人喊来喊去。”

    易鸾裳听了林婉宁这温和的不带一丁点火药味的间接劝解,她只能撇了撇嘴。

    林婉宁很是端庄的上了马车,坐在里面,等着妹妹一家人收拾好了再启程。

    易鸾裳闲着无聊,继续说道,“林婉宁,你这个妹妹虽然霸道一点,但是很对我的脾气,我以前还没有遇到这样的人,恩,若是有机会,我想跟她做朋友。”

    易鸾裳那妩媚的大眼睛往后面的马车上看了看。

    林婉宁端庄一笑,说道,“易小姐,你都天天惦记着我的妹夫,我的妹妹怎么可能跟您做朋友?您对我又救命之恩,可那是我的妹妹。”

    易鸾裳虽然心里不满意,以她的魅力,南疆国没有一个男人不跪伏的,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冷峻男人却看不见!这个男人对别人都冷冷的不爱说话,偏偏对那个林简琴总是笑嘻嘻的温存!

    易鸾裳心里琢磨着,不管结果如何,总要试试,若是抢了这男人,这算是那个林简琴倒霉,若是抢不到,恩,也算是替林简琴做件好事,毕竟能从此看到那个男人可信不可信了。

    就在易鸾裳和林婉宁坐在车上无聊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路上传来的脚步声。

    “你……该去哪里去哪里,我可不想天天睁眼闭眼的看着讨厌的人在身边!”林简琴面带不善的指着易鸾裳说道。

    易鸾裳刚才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摸样呢,可是一听林简琴这么说,顿时有些傻眼了,虽然她很不情愿的在哪个女人面前低头,可是若是不低头,她真的会被留在这里,要是一个人靠着双脚从这里走出去,那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再想想,一个人,身无分文,没有吃的喝的,再走走夜路……

    易鸾裳瞬间不敢再想下去了。

    林简琴似乎看破了易鸾裳的心思,她很是讨厌这个女人,可是有一点,她对这个女人的直爽性格倒是喜欢,比起在林家大娘二娘来那些阴的,她更喜欢直来直去的,比起在洛姬村她软弱无力,这会儿她似乎更喜欢有这么个人来打发无聊。

    应随六也深深的感觉到了那异族女子的不平常的举动,为了不让林简琴那个臭丫头误会,他也想赶走易鸾裳了,可是他总是觉得那个易鸾裳说的话里面有几分是真的,倘若是她真的是南疆国公主,那么把她留下来,势必会有很大的用处。

    易鸾裳那碧色的大眼睛,顿时眨了眨,一丝想求情却又抹不开面子的情绪,细长的手指交叉摩挲着。

    “你走不走?不走我放狗咬你!”林简琴脸上很是得意。

    易鸾裳这会儿看上去有些小可怜的样子,半天才说道,“你……可不可以不让我走,我,我帮你们准备饭还有,帮你们赶车。”

    易鸾裳说这些话的时候,头低的很低,她内心翻林倒海的了,没想到昔日呼风唤雨,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南疆国公主竟然沦落到给别人当佣人的地步了。

    “不……行!”林简琴脸上依旧很是得意的样子。

    易鸾裳彻底崩溃了,竟然梨花带雨的说道,“那要怎么样你才能让我留下?”

    林简琴心里一直忍着笑,见到对方哭起来,便不再说话,转身回了自己的车上。

    易鸾裳以为林简琴真的下定决心,就是不肯留下她,竟然在林简琴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哇哇大哭起来,像是个率真的孩子一般。

    林简琴到了马车上看了看应随六,应随六马上摆出很无所谓的神情,林简琴又看了看小家伙儿。

    小家伙儿很是乞求的眼神说道,“娘,让美姨姨留下吧,我把你刚才说的那些条件再加上一条,好不好?”

    林简琴就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机灵鬼儿,装作很不情愿的别过脸,不说答应也不说否定。

    小家伙儿完全很懂事的样子,从马车上跳了下去,自己跑到前面的车子前,很是温柔的说道,“美姨姨,你别哭,我看到你哭,我这里痛。”

    小家伙儿居然指了指自己的小心窝!

    顿时,易鸾裳破涕为笑,这小家伙儿真是个小可爱。

    “你痛管什么用,你娘要赶走我啊。”易鸾裳撇了撇那很是妖媚的红唇。

    小家伙儿坏坏的一笑,说道,“美姨姨,你只要答应我,你别再我大个子爹面前勾搭他,我娘就能留下你了。”

    易鸾裳听了小家伙儿的话之后,简直跌破眼镜了,这么屁大点的孩子居然能说出这种事情来,不得不让人觉得,自己年轻的时候是多么的单纯善良天真无邪。

    易鸾裳实在不是那种屈于别人威吓的人,可是在生死存亡之际,她只能勉强答应了。

    小家伙儿乐呵呵的回了自己的马车。

    “前面那车没人认识路啊,怎么着,你去?人家姑娘可是望穿秋水的等你呢。”林简琴酸溜溜的朝着应随六说了一句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