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四章 岂能浪费了我那好儿子的一番苦心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家伙儿看了看娘又看了看大个子爹,居然说道,“不行。大个子爹这么老了,不能跟美姨姨在一起,还是我去吧。”

    不等林简琴说不行。小家伙儿已经从马车上跳下去了。

    林简琴伸出去的阻拦的手停留在了半空。

    应随六坏坏一笑,一下子把马车篷子的帘子拉了下来。说道。“这小黑屋里,咱们是不是该做一些该做的事情?不然岂不是浪费了我那好儿子的一番苦心思?”

    林简琴一惊,顿时像是个小老鼠吓破了胆子。捂住自己的胸前,防贼一样的说道,“你想干嘛?”

    “想……”应随六坏坏的一笑。一下子扑过来。不等林简琴挣扎,他已然用那有力的臂膀将林简琴那瘦削的身躯裹住,用那炙热的唇附在林简琴的樱桃小口之上。

    一车旖旎。抵死缠绵。

    前面的车上。由于有小家伙赶车。易鸾裳则和林婉宁坐在了车里。

    轱辘的声音稍稍的掩盖了后面的声音,可是易鸾裳还是忍不住将耳朵贴在车壁上。各种不服气的颜色,林婉宁则是一直羞红了脸。不敢抬头。

    幸亏后面的马儿是个听话的,一直跟着前面的车子走,不然真不知道这一下子完事之后。车会去哪里。

    小家伙儿听到了后面的酥软娇喘,居然还木讷的问道,“美姨姨,你知道这是什么声音么?”

    易鸾裳那美艳的脸色惊变,她心里没底了,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儿长大了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小魔王。

    “那是什么声音?臭小子,你还在我面前装纯真,那一切还不是拜你所赐?”易鸾裳以为小家伙儿是明知故问。

    可是无辜的小惊鸿,确实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声音,他想着,难道是娘这会儿高兴了,高兴了就会发出点不一样的声音?

    路边偶尔跳过的一只野兔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便不再想这些,而是急着让大狼狗银子去追那野兔了。

    香汗淋漓一场,林简琴有些害羞的不肯看应随六,虽然两个人有了惊鸿那个小家伙儿,可是这样的事情,在清醒着,发自内心的结合,还是第一次。

    林简琴突然被心里的另一个想法震住了,传说中不是说很痛么?可是为什么一点痛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有一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呢?难道传说是谣传?

    林简琴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却还是不好意思的去看在那闭着眼,仰面躺着,露着宽阔胸怀的应随六。

    林简琴脸色羞红,整理自己的衣物,她一声不吭,想着待会儿去外面透透气。

    也不知道怎么了,刚才那么安静的马儿突然像是惊了一样,突然嘶嘶鸣叫一声,便往前蹿出去。

    林简琴一顿眩晕,这会儿的马车简直就是云里雾里颠簸的让人找不到东西南北。

    躺在车上的应随六就在刹那间跃身而出,屹立于马背之上,双脚前后站住,竟然猛的往下一探身子,拉住了马缰绳,瞬间又俯身马耳之处,那马儿才逐渐的安静下来。

    原来在前面赶着马车的小家伙儿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易鸾裳和林婉宁正在恐惧的张大了嘴吧,应随六已经将那马儿制服,只是只顾着制服马儿,原本散乱的穿着的衣服,此时已是悠然坠地了,他那挺拔的身躯,形如雕刻般的身材,很是显眼的暴露在大家的面前。

    林婉宁已然低下头不再去看赤裸上身应随六,而易鸾裳去瞪着那失魂的碧色大眼紧盯应随六,就在这时,林简琴一阵连咳带吐的狼狈从车篷子里爬出来。

    小家伙瞬间想到了什么,急忙站起来站在易鸾裳的面前,这样易鸾裳坐着小家伙站着,恰好能挡住易鸾裳的视线,小家伙儿低声说道,“你不怕我娘把你扔在这里,你就继续看。”

    易鸾裳很不情愿的收回了眼光,彪壮的汉子她见过无数,清秀的汉子她也是见过不少,可是这样将彪壮和俊美二合为一的,把力量和美丽融为一体的男子,她确信自己没见过。

    小家伙儿急忙问道,“娘,你没事吧?哦,对了,爹,你怎么光着身子就出来了呢?你们刚才在车里做什么了?”

    林简琴本来是因为那马车的颠簸而呕吐,可是听了儿子的问话,她是被那雷人的问话给惊的咳嗽起来。

    应随六却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害羞的事情,反而将身姿又挺拔的站了站,笑着跟小家伙儿说道,“怎么样?爹的身形够不够完美?”

    小家伙儿很不满的撇嘴说道,“你也不看看娘?她怎么又是吐起来没完的?”

    应随六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女人扒着车子,将头伸出车子,一只的呕吐呢,于是有些疑惑的问道,“不是吧?这么快就有了?额,难道……”

    “闭嘴!”没等应随六说完,林简琴已然把头收回来,很是凶巴巴的看着那个有些迷瞪和无辜的美男子,“你再乱说,信不信我……”

    “额,我信我信,你千万别生气,这个我懂,我听人说过,怀孕之后不到三个月不能说,然后女人怀孕之后脾气大,还有……还有不能让女人生气,不然动了胎气……”

    应随六在那一边用右手指着左手手指头计数,一边说。

    林简琴实在是无语了,不知道应随六这些莫名其妙的所谓听来的话是从哪里听来的。

    易鸾裳可是宫里的公主,这些床帏之事,她当然懂得,看到眼前这一副夫妻的样子,实在是笑的喘不过气来,没想到她看上的男人竟然如此的单纯。

    小家伙儿更是不知道这些事情了,有些忧郁了,慢慢的竟然变得气呼呼的了,一下子扭过头,朝着笑的花枝乱颤的易鸾裳吼道,“笑什么笑!漂亮的女人都是坏女人!”

    易鸾裳一下子惊呆了,这小孩子怎么突然说起这些话,平心而论,她还是很喜欢流惊鸿这个小子的,若不是怕林简琴想多了,她还真想让这小家伙儿叫她干娘呢。

    小家伙儿的这一嗓子倒是让前面的应随六和林简琴也安静了下来。

    应随六这才意识到,自己没穿上衣,急忙下车去捡起衣裳来。

    林简琴很是担心的隔着马车喊道,“乖儿子,怎么了?别哭,有什么事啊,跟娘说。”

    应随六很快的把掉落的衣服捡了回来,也很是担心的问道,“惊鸿,你怎么了?跟大个子爹说。”

    小家伙儿猛的抬起头,一副委屈的模样,那大眼睛里的泪珠子都在打转转,就等着往下淌泪水了,他撅起小嘴儿,很不高兴的说道,“你们俩竟然藏起来偷着生娃娃!我听人说过,有了小的孩子,爹娘就不会疼爱大的了,我不想……哇哇……”

    话都没说完,小家伙儿就哭成了泪人儿。

    就连刚才惊呆的易鸾裳也才明白过来,从来都是调皮捣蛋,笑嘻嘻的小家伙儿怎么就突然的不高兴了。

    林简琴狠狠的剜了一眼应随六,都怪这个臭男人,不懂装懂,明明就是被车颠簸的想吐,他却说是怀孕,再说了,就算是怀孕也不可能刚那啥就能怀孕啊!简直就是头猪!

    林简琴急忙跟小家伙儿解释道,“好儿子好儿子,娘没有怀孕啊,也没打算生个弟弟妹妹的,谁说娘不疼你了啊?”

    林简琴说着这些的时候,已经从马车上下来,朝着这边的马车走过来。

    林婉宁见此,急忙的从车里出来了,接过了小家伙儿手里的马缰绳和马鞭。

    小家伙儿跟小泪人儿是的,哭哭啼啼的跟着林简琴上了那辆马车。

    等那一家三口上了马车之后,林婉宁温柔的看了看易鸾裳,问道,“易小姐,你不觉得他们一家三口很幸福么?”

    易鸾裳当然听的出林婉宁是什么意思,可是她却冷哼一声,不想理会,只是心里却多了一些障碍,是啊,这个男人似乎跟那个女人和孩子在一起是那么的完美。

    马车朝着天地相接的地方跑去,车上的偶尔的欢笑声吵闹声,飘荡了一路的风景。

    经过各种的煎熬,终于见到路边的绿草越来越多,远处的绿树丛林越来越茂盛,房屋房舍也越来越多了大了。

    林简琴开始的时候是在车里看,后来干脆到了车辕上坐着,抱着儿子看,这里的建筑物跟京城的不一样,跟积羽城的也是相差甚远,这里的房子屋子似乎每个房屋顶上都没有瓦片,都是光滑的,而且屋顶都是尖尖的。

    应随六看着林简琴那目不转睛的看着周围的时候,脸上总是温和的笑意。

    易鸾裳也越来越兴奋起来,这里是她的地盘了,可是这一路上的相处突然让她有些舍不得这个朋友。

    易鸾裳在没有到南疆国的时候,她在脑子里不知道想了多少的办法要整治林简琴,一定要出口恶气,可是现在有了条件了,她却怎么都下不去手了。

    “哇,那些肉串看着很好吃的样子啊!”小家伙儿指着路边的特色烤肉串的时候,眼睛发直口水直淌了。

    应随六看着儿子都馋的这样了,只能笑着去买一些。

    林简琴却一下子拉住了他的手,说道,“让我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