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五章 话多了露底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一举动让应随六有些疑惑,跟在后面的易鸾裳和林婉宁也是有些不知道什么意思了。

    林简琴走过去竟然装作一个哑女,跟对方比划了一下。这样才买了些肉串回来。

    应随六问道,“这是为什么啊?”

    林简琴狡黠一笑说道,“话多了露底啊。人家见我们长相就是外地的人,而且就算咱们说话。人家不一定听得明白。但是呢这世界上哪里都有哑巴,哑巴的手势,是哪里都通用的。我不用问他多少钱一串,只说要一两银子的。他定然不会以为我是个陌生的人。”

    林简琴说完这一番道理之后,在后面的易鸾裳不由的心里钦佩了一下这个女子。原来对方的聪明无时无刻的不在。怪不得应随六那么的喜欢她的古灵精怪。

    易鸾裳这一路上也没有从林简琴和应随六的口中探听到一丁点的消息,所以她很不死心,当时被朝中那些主战派的大臣从皇宫掳走。她就下定决心。一定帮父皇做点什么事。而这一路上的相伴,易鸾裳知道林简琴和应随六绝对是北边翔龙国的朝中望族的人。

    易鸾裳便想着打听一下虚实。那朝廷中的主战派所说的北方翔龙国是不是真的不堪一击,还是别有用心的要抢夺父皇的皇位。

    易鸾裳后来的这几天。跟应随六和林简琴相处的很不错,眼下到了南疆国,她便主动的说道。“谢谢你们一直送我回到自己的国家,我们很快就要分开了,我想请你们吃顿饭。”

    林简琴和应随六相视一望,异口同声道,“你有钱么?”

    易鸾裳很是好爽的哈哈大笑,“你们果然是有默契啊,我有啊,哈哈,我的一个小饰品很值钱的,只是怕你们想多了,所以一直没拿出来给你们看。”

    易鸾裳很是狡黠的笑了笑。

    林简琴却嗤之以鼻,说道,“这一路上我们对你怎么样,你可是清楚的很,居然说我们看上了你那可怜的什么宝物,哼,简直是笑话。”

    应随六却把这件事记载了心里,只是默默的笑了笑。

    易鸾裳马上换了很嚣张的模样,说道,“我请客,你们还这么罗里吧嗦的,不吃就算了啊,我们各奔东西,要是吃呢,我就现在请你们去吃啊。”

    林简琴似乎没有想得太多,不知道为什么,她跟应随六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觉得很安全,好像是天塌下来,跟她没关系,只要男人和儿子在身边,一切万事大吉。

    “去就去,你吃了我们那么多的东西,我们要是不吃回一点来,岂不是太亏了?”林简琴说完,便要牵着马缰绳,跟着易鸾裳去吃饭。

    应随六只是笑了笑,他笑他的女人总是那么的单纯天真无邪。

    小家伙儿见娘和美姨姨走在了前面,突然很是有些小心思的凑了过来,给应随六使了个眼色。

    应随六一把将儿子扛在肩上,佯装闹着玩。

    “大个子爹,你绝不觉得美姨姨跟以前不一样了啊?为什么我总觉得这顿饭会有点什么麻烦呢。额,可是又察觉不到危险的气息,嗯,我也弄不明白了。”小家伙儿凑在了应随六的耳朵边上说道。

    应随六很是佩服儿子的观察力,轻轻的用自己的头撞了一下小家伙儿的小脑袋,“你果然跟爹一样,很聪明,不像是你娘,见了吃的,完全走不动路,完全不认识自己了。”

    小家伙儿坏坏的一笑,马上朝着前面喊道,“娘,大个子爹说你坏话!”

    林简琴本来在琢磨着去饭店了一定狠狠的敲上一笔,这易鸾裳就算不是个公主想必也是有钱人,而且以林简琴的猜测,这里一定有易鸾裳认识的人,不然她才不会这么嚣张呢。

    突然听到身后儿子的喊声,林简琴猛的扭过身子,盯着那父子俩。

    应随六每每看到林简琴的那眼神儿,便浑身的发颤,嘴角不禁的抖搂一下。

    “哈哈,大个子爹说,娘见到吃的走不动路,我看呢,大个子爹见了娘的瞪眼神功,也是走不动路,哈哈。”小家伙儿笑的欢腾的不得了。

    应随六实在忍不住了,诺诺的说道,“其实……”

    林简琴没有理会,转过身,继续跟着易鸾裳走。

    应随六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个调皮的儿子,说道,“算你狠,这么给我告状,你小心点,等以后我抓到你的小尾巴,我也给你告状。”

    这一路的欢声笑语,便走到了一家很大的饭庄前面。

    林简琴站住脚抬头看了看,这个外形有些古怪的建筑物,装潢很是豪华,想必在这个城市也不会有几个能这么阔绰的饭庄了吧。

    就在林简琴想着往里面迈脚的时候,应随六一把拉住了林简琴,怒了努嘴。

    却不料这个小动作被易鸾裳看到了,易鸾裳很是傲娇的说道,“怎么?还怕我吃了霸王餐把你们压在这里当人质不成?”

    易鸾裳这么一说话,倒是提醒了林简琴,林简琴上下的审视一下,问道,“你当真是想请我们吃饭?你先把你的宝贝给我们看看,不然我们真的被你抵押在这,岂不是一辈子都跑不掉?”

    易鸾裳气得直跺脚,“我是那种人么?你等着!我要找这里的人,给你们吃免费的饭!”

    易鸾裳气呼呼的走掉了,朝着那饭庄的迎宾台走去了。

    林简琴测过脸,看了看应随六,想感谢人家却又不想表现出来,便淡淡的说道,“嗯,今天表现不错,不然我还真的忘了这件事了。”

    应随六像是得了夸奖的孩子一样嘿嘿一笑。

    调皮的小家伙儿竟然也学着应随六的样子傻傻一笑。

    应随六的脑子里在飞速的转着,如果这个易鸾裳真的是南疆国重臣之女,那么这次还有可能要求助于她,所以这件事一定要认真的观察,然后确定是不是要跟踪这个易鸾裳。

    林简琴一行四人,旁边还带着一条大狼狗,就在饭庄门口那么站着,稍等了片刻,易鸾裳便很是趾高气扬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挥了挥手,说道,“走,那边的福海厅是这里最好的。”

    林简琴愣愣的看了一下,然后用怀疑的语气问道,“你确定这钱你已经付过了?”

    易鸾裳顿时觉得好没面子,朝着不远处正望着这边的一个柜前钱收银子的伙计勾了勾小手指。

    那伙计很是机灵的跑过来,点头哈腰笑嘻嘻的问道,“您有什么吩咐?”

    易鸾裳顿时像极了一直骄傲的孔雀,那妩媚的大眼睛往上翻一下,妖娆的红唇轻轻的抿起,那水蛇一样的腰肢一扭,朝着不远处指着一个包间问道,“你告诉我的这些朋友,我是不是已经付过钱了?我要在那福海厅吃饭。”

    店伙计是何等机灵的人,老板都是亲自交代的,这位美丽的小姐可是大人物,随便她吃什么,完全免单,而且这位小姐要什么要求,都必须立刻马上的答应,凡是这位小姐要求的,必须都要做好!

    “是的是的,您已经付过了银钱,请问,您现在需要点菜么?”这个店伙计可是这大饭庄的领班头头,都亲自的过来伺候,别的店伙计也是都看在眼里,知道待会儿的服务一定要上心些才好。

    林简琴狐疑满腹的看了看那个伙计,嘟囔两句油嘴滑舌,便朝着易鸾裳说道,“你别指望我吃了你的饭就会对你感恩戴德的啊,我们在路上照顾了你那么久,你请我们吃发也算是理所应当的。”

    应随六低下头,嘴角轻轻的扯动一下,见过说话直接的人,但是像自己的女人这么直接,真是少见,不就是一顿饭么,至于这么小心翼翼的怕被人家勒索银钱,有点丢人的感觉,可是这个想法只能想想,不敢说出口。

    小家伙儿似乎很是同意娘的说法,也跟着说道,“美姨姨,我可是照顾了你一路呢。”

    林婉宁掩嘴笑了笑,“惊鸿,你真是你娘的小跟班。”

    易鸾裳撇嘴傲娇的说道,“我请你吃这顿饭,就是要跟你划清界限,你照顾我那么久,我要请你一顿好吃的,然后送你银钱,咱们就算是两不相欠。”

    林简琴这一路上也对易鸾裳了解一些,在入席之后,竟然公开的将银簪子拿出来试验那饭菜是不是有毒,气的易鸾裳吹胡子瞪眼睛了,她居然没想到自己的好心竟然让人家这么误会。

    不过这样也好,易鸾裳心里窃喜一番,你自己都试过了这里没毒,要是再发生点别的什么意外,那就赖不到她易鸾裳的头上了。

    早就对着一大桌的美味垂涎三尺的小家伙儿,见娘亲一个挨着一个的把菜都试验完了,很是激动的问道,“娘,可以吃了吗?”

    林简琴又看了看易鸾裳一眼,这才说道,“恩,可以吃了。”

    应随六无奈的皱了皱眉头,这个臭丫头真是跟平常人不一样的很,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能吃好吃的了,在那跟沙漠差不多的地方走了那么久,真是连肉末都好久不见了,眼下好酒好菜的,真是要一醉方休啊。

    就在一向端庄秀丽,很是遵守各种规矩的林婉宁也不禁的吞了一下口水,好久不吃顿像样的饭了。

    蹲在地上的大狼狗银子,更是急得团团转,嘴里一直在吱嗡着,一边吱嗡一边围着桌子跑来跑去,跑的别人都眼花了。

    林简琴拿了一个色泽诱人香气扑鼻的羊腿,朝着银子扔过去,说道,“好银子,这一路上你也辛苦了,这是奖励你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