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专业拆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嗷呜……”银子一下子扑上去,也不管什么油腻弄脏了嘴巴什么之类的,就开始啃。似乎前世就跟着羊腿有冤仇,必然要啃上上千遍才肯罢休的样式。

    小家伙儿也是忍不住了,左右开弓。急忙的把自己喜欢吃的往嘴里塞,这会儿真是恨不得自己长两张嘴巴才好。所以。他拼命的咀嚼嘴里的东西,一个字都没时间说了。

    小家伙除了用眼神和脸部表情来表达这饭菜的好吃,已经不能说出半个字来了。

    林婉宁也拿起筷子。急忙的夹了些菜开始吃。

    应随六本来还想着谦让一下,可是见众人根本等不到他的谦让,已经全部都在吃个不停了。整个包间里面除了吧唧吧唧的声音。完全没有别的杂音了。

    小家伙儿终于觉得肚子里有点东西,很是疑惑的看着林简琴,问道。“娘。你今天吃东西怎么这么斯文了呢?往日。咱们吃饭,你从来不用筷子啊。额,对了。你不是说用手更快更方便么?”

    林简琴本来正很是文雅的用筷子夹了一些东西放进了嘴里,刚咀嚼了两下,便听到儿子竟然这么拆台。脸色相当的不悦,狠狠的瞪了小家伙儿一眼。

    小家伙儿很是委屈的说道,“人家也是怕你少吃了东西吃亏啊,你还瞪我两眼,哼……”

    话是照常说,可是这会儿时间,小家伙儿一点都没有耽误了吃饭。

    易鸾裳忍不住的笑起来,指着林简琴说道,“林简琴,你在我面前还要装的这么文雅,不想到你的儿子给你露底了,哈哈,快,你儿子不是说你用手吃饭的么?快来表演一下?”

    林简琴被这么一挑战,嘴巴都气歪了,狠狠的剜了一眼坐在她身边的应随六。

    应随六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到臭丫头那么个霸气的眼神,浑身一颤,薄薄的嘴唇微微一颤,急忙两手都摆了摆,小声说道,“不关我的事啊。”

    “额,大个子爹,一切都是你引起的,你要是不遇到娘,娘就不会怀孕,不会怀孕的话,我就不会出生,我不出声就不会跟着娘来到这里,我不来这里就不会说刚才那句话让娘丢脸了。”小家伙儿说完,很是淡然的看了看可怜的老爹,继续吧唧的吃东西。

    应随六满脸无辜的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液,难道这也算是理由?

    林简琴突然转脸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易鸾裳,说道,“哼,用手吃饭怎么了?我就算用手吃饭,也比你好看?怎么样?要比一比?”

    “怕你?”易鸾裳也扔了手里的勺子,直接撸起胳膊,两手在大家面前晃了晃,伸手就朝着桌子上的一只烤鸭过去了,一手死死地摁住主体,另一只手狠狠的一拉,当啷着肉丝肉皮的鸭腿就被扯下来了。

    林简琴看的也是尴尬了,竟然在她的面前比豪迈?谁怕谁?

    林简琴不甘示弱,接着也是将两个衣袖一下子撸起来到了腋窝下,更是上下其手的将另一只烤乳猪给撕扯开了。

    一桌子的人,连带着坐在地上啃骨头的大狼狗银子,都愣住了。

    大家都盯着这两个女人看起来。

    一个相貌妩媚妖艳,一个面如仙子落凡尘,一个大红衣裙极尽妖娆之绝,一个一袭白衣尽诠释超凡脱俗之意。可是偏偏这两个女人都在像个粗鲁男人一样,掳袖赤膊,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林婉宁实在不知道娘口中所说的那个惯于阴谋诡计的三妹竟然是眼前这幅模样,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跟阴险扯得上半文钱的关系?

    应随六也是目瞪口呆,初见这臭丫头之时,便觉得她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更是为她那机灵古怪所折服,怎么今日看来这臭丫头像是个绿林好汉?难道是自己眼睛没抹干净看走了眼?他不禁的又揉了揉眼睛。

    小家伙儿看了两眼,便很是满意的接着吃起来,还不住的说道,“娘,继续发挥,现在还不是你最好的状态,一定要让他们见识一下真正的你!”

    大狼狗很迷蒙的眼神看了看,似乎也觉得这才是它的主人的本性啊,恩,不管她们,接着吃,吃到肚子里的肉才是自己的肉,不然,指不定被哪一条野狗抢了去。

    福海厅里的人们在刚才的吧唧吃声之后,终于打破了安静,一声声的推杯换盏,划拳吆喝声。

    在外面柜台的店伙计很是纳闷,刚才老板交代任务之后便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了,而且跑到了门口还特意返回去换了一身干净利索的衣裳才重新出去的,难道这位美艳的小姐是什么重要的人物?

    正在店伙计很是疑惑的时候,他发现老板已经回来了,而且老板满脸的喜色。

    “老板,那美艳的小姐已经花了五六百两银子了,可是咱们这也没见她给一点定金啊,不会是个骗子吧?”店伙计虽然刚才听了老板得吩咐,尽量的满足那福海厅一拨人的所有要求,可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为了保住饭碗,他必须把自己怀疑的事情早早的跟老板说。

    老板一咬牙,狠狠的一巴掌拍到了他的脑门上,压低了声音说道,“五六百两算个球,她要是今天在我这里消费五六千两我才高兴呢!你给我伺候好了,我待会儿还得出去一趟!若是你伺候不好,卷铺盖滚蛋!”

    老板说了这番话之后,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店伙计摸着还有些疼的脑门,很是疑惑的看了看老板那急匆匆的背影,难道这女子真的是位高人?

    福海厅里一阵喧嚣之后,林简琴有些醉醺醺了。

    易鸾裳那酡红的面颊甚是美艳了,“林简琴,哼,你就算不说,我也知道,你跟那个男人不是一般的人,根本不是来南疆国做生意的!因为我知道,在翔龙国,流是国姓!哈哈,你没想到吧!”

    林简琴醉醺醺的嘿嘿一笑,说道,“那又怎么样?你知道就知道了,咱们吃完这顿饭各奔东西。”

    应随六突然听出了点意思,这两个醉醺醺的女人似乎都想着套对方的话呢。

    “哼,林简琴,你信不信,早晚你还得求我!”易鸾裳很是傲娇的说道。

    “哼,求你?你也不想想在沙漠里,你是怎么求我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我早就怀疑你是南疆国朝廷里的人了。”林简琴手里的杯子一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小家伙儿这会儿早就睡着了,他年纪小,喝了一些好酒,很快便醉了。

    林婉宁也是趴在桌上睡着了。

    易鸾裳娇美一笑,“你现在真的相信了?我就没骗你,可是你一直不相信的,对了,我想知道,你们翔龙国就那么想占领我们的国家?”

    “屁话!各自过各自的日子,没事谁去欺负人玩?我们国家现在是百废待兴的时候,怎么会想着征战你们南疆国?”林简琴眼皮子有些沉重,似乎这会儿就算是睁眼一下都有些难了。

    易鸾裳也是嘿嘿一笑,有些坐不住了,正当应随六考虑要不要扶她一下,她突然一下子滑落到地上,简直就是醉成一堆软绸缎了。

    应随六嘴角不禁的抽动一下,这女人真是胆子大,竟然能身边没人就喝得这么烂醉如泥的,可是转脸再看看自己的女人,又何尝不是喝的烂醉如泥?

    应随六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也是有些头晕了,没想到这南疆国的酒劲儿这么大。

    银子很是享受的趴在地上,看着屋子里的杯盘狼藉,估计这时候清醒的也只有它自己了。

    突然间,外面一阵东西被砸的声音!就在瞬间,一群黑衣人已然进了福海厅。

    应随六心头一惊,酒醒了一半了!

    迅速的将林简琴和小家伙儿揽在怀里,朝着窗口冲出去!

    幸亏他习惯使然,在进屋子之前已经熟悉的将房屋内的通路记在了脑子里。

    大狼狗银子也算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就在众人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然冲出了饭庄。

    应随六扛着一个大的,腋下夹着一个小的,飞快的朝着远处的树林飞奔而去。

    说来也奇怪,那饭庄里似乎没有太大的打杀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纱帐样式的轿子被抬了进去。

    应随六在旁边的树林中屏息凝神的,看着一个面带焦虑官员打扮的人,急匆匆的从那软轿后面跟了进去,后面还带了几个侍女。

    难道不是什么仇家?可是那帮人实在也是来势汹汹的。

    应随六在看看身边躺着的那娘俩,摇了摇头,真是吃饱了喝足了连命都不怜惜的人,竟然这时候还睡得那么香。

    当应随六醒了醒酒之后,正要把林简琴和小家伙儿带着出来,去饭庄的小院找自己的马车,却突然发现从街道的远处来了一队翔龙国的人,应随六更能够从那些人的衣着打扮和行动举止判断的出,这些人绝非是什么商人,多半的杀手。

    应随六心中一惊,自己国土上的杀手恰恰在这个时候露面了,难道是巧合?在看着那些人进入了刚才的饭庄,更是跟饭庄老板比比划划的询问了半天,他越发的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