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七章 就是不让他睡在旁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待那些人追着刚才离开的南疆国兵勇离去的方向走开,应随六这才先自己去饭庄后面取了马车,让银子在此处看守娘俩。然后又带着娘俩离开了这里。

    来到了城郊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当下是先找个住处,恐怕住客栈这会儿已经不安全了。应随六这会儿看了看车上酣然入睡,睡得倍儿香的娘俩。微微一笑。林简琴那个臭丫头竟然还想着自己不说话装什么哑女,人家就不会骗她的,若是会说南疆国本地的语言岂不是更好?

    应随六很是流利的说着南疆国本地的语言。在城郊的一处民宅跟人家借宿了一下,给了少量的银钱,这才将娘俩都舒坦的安顿下来。

    林简琴睡着了觉的时候。可就没有平日里看着那文静了。整个人都伸着胳膊腿的,总之就是怎么没样子怎么来,小家伙儿在这一点上。绝对的是接受了林简琴的遗传。娘俩的睡姿简直是不堪入目了。

    可怜应随六在小床的边上坐下。完全没有躺着的地方,还有。他顾及着万一林简琴那丫头睡醒了发现他在边上,不知道会不会一拳打过来。

    他无奈的抿了抿嘴巴。虽然两个人之间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可是谁知道林简琴会不会突然的不讲道理,就是不让他睡在旁边?

    他又顾及着万一晚上不安全怎么办?于是也只能打起精神。守着这娘俩了。

    这一夜的上半夜似乎很安静,可是到了后半夜,外面却突然有吵吵声,似乎是有人在查访?应随六顿时警醒起来,今天在饭庄见到的那些杀手就算做事,也是低调的暗里来找,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难道是他们跟这边的人接上头了?

    突然外面的嘈杂声越来越远了,应随六心里的紧张稍稍的放松了一下,幸亏没有什么举动,不然没事找事了。

    担心了一晚上,临到了黎明了,应随六才安下心来,他有些瞌睡了。

    林简琴这一觉似乎是睡得香甜极了,很是享受的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了看身边,恩,小家伙儿鼾声正均匀,她心里踏实了。

    当余光落到坐在可怜的床边上打瞌睡的应随六的时候,她愣了一下,这才注意到,自己是躺在床上的,而且是一张没有见过的怪怪样式的床,突然脑袋有点痛。

    额,昨天晚上不是正在饭庄喝酒吃肉么?哦,难道是喝多了,然后大家一起住客栈了?

    可是当她环顾四周的时候,觉得这里面更像是农房,恩?难道易鸾裳真的是骗子,没有钱买单……

    林简琴不敢再接着想下去,她轻轻的坐了起来,看着应随六那疲惫的脸色,她突然觉得内心深处揪了一下,不自禁的咬了咬下嘴唇儿,轻轻的爬过去,将一个被卷儿放在了应随六的身后。

    乏了的人,基本上只要不给个带刺的东西,靠到什么也就睡上去了。

    应随六仰着身子,缓缓地躺倒了被卷儿上。

    小家伙儿睡得正香,林简琴也没有叫醒他,便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正当她纳闷的看着院子里的景象的时候,一个跟易鸾裳打扮相似的中年女子从旁边走出来,很是礼貌的朝着她行了个礼,然后笑了笑。

    林简琴也急忙模仿着那女子的样子,略微尴尬的给人家还礼,笑了笑。

    然后那中年女子说了一些林简琴听不明白的话,林简琴嘴角不禁的扯动一下,真是不知道应随六那家伙儿昨晚上是怎么住进来的,根本就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啊。

    可是易鸾裳和大姐呢?怎么没见她们两个影子,这个小院里一看就只有这两处房子,那一处,肯定是主人自己住着了啊?

    一个很可爱的想法闪现在林简琴的面前,不会是黑店吧?难不成易鸾裳和姐姐已经惨死刀下,做了包子馅?

    正在林简琴浑身不自在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一只温热的大手揽住了她的肩膀,还没等她扭头看,后面的人便用熟练流利的南疆国话跟那个中年女子说了话。

    林简琴一愣,扭脸一看,这不是应随六么?这家伙什么时候会说南疆国的话?

    “咦?你怎么会说她们的语言?啊?那你昨天在买肉的时候问路的时候为什么不积极主动点?”林简琴简直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

    应随六也不恼不怒,温柔一笑,说道,“首先,谢谢你给我垫上个被子让我休息了一会儿,其次,昨天你也没有给我机会让我说话啊,我可是刚走到人家的摊位面前,你就冲上去了。”

    林简琴突然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傻狍子了,怎么费力不讨好了呢?

    正在这时候,那中年女子很是热情的又说了些话,应随六也流利的作了回答。

    “额,她说的都是些什么?”林简琴简直就跟听异类人说话差不多,完全不知道人家说的是什么了。

    “她说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让我们可以吃饭了。恩,你进去把惊鸿叫醒吧。”应随六说完便朝着院子里的一个水池子走过去。

    林简琴在原地愣了一下,嘿,这家伙儿真是牛气了,居然这么随意?

    “易鸾裳和大姐呢?”林简琴没有照着应随六说的去做,而是接着问了第二个问题。

    应随六刚掬起一捧水,听了林简琴说话,便侧过脸,说道,“我也不知道,应该去了个好去处吧。”

    说完这句话,他又接着开始洗脸了。

    林简琴只愣了一下,没想的太多,便转身回了屋子,毕竟在别人家叨扰,人家都准备吃饭了,还是要尽快的把儿子叫醒吧。

    给小家伙儿收拾的干净利索了,林简琴便急忙出来找应随六了。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心里觉得不管什么事,都能解决,可是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总是心里有点小小的畏惧,其实真正的畏惧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跟主人家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多少的有些拘束了,可是应随六却好像是很自如的样子,跟主人家谈笑声风,根本没有半点的不妥。

    林简琴只能跟儿子说两句,当然了,也只限于饭菜了。

    吃过了饭,应随六没有给人家银钱,而是将从自己的荷包之中取出了一个小物件,为了表达谢意要送给那主人家,岂料,那主人家见应随六手里的小物件,满脸放光,满眼的惊喜,嘟噜嘟噜的说了一大堆话。

    林简琴虽然听不懂对方说了什么,可是却能感觉到主人家那高涨的情绪很是兴奋和激动。

    在辞别了主人家之后,应随六便赶着马车,带着娘俩离开了这座城池。

    走出去了好远之后,林简琴很是沉默的看着赶车男人的背影,突然觉得一切又看不分明了,就跟在积羽城去看病那次惊了马车,初次见到应随六的时候的感觉差不多。

    她完全想象不到他的身上还有多少的惊喜是她不知道的,可是他又从来不显摆,总是沉默的,或者偶尔的调戏两句,或者天真无邪的笑着跟小家伙儿嬉闹。

    就在林简琴很是安静的看着应随六的背影的时候,小家伙儿也随着林简琴的目光开始安静的看着大个子爹的背影。

    应随六突然觉得车上的娘俩怎么安静起来了呢?扭头一看,他有点惊讶,怎么娘俩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啊?

    应随六急忙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浑身的检查了一遍,却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啊,这娘俩这是怎么了呢?

    “你们俩看什么呢?我有哪里不对劲儿么?”应随六实在憋不住了,只能问问。

    林简琴和小家伙儿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目光依旧,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应随六被看的发毛了,娘俩可是从来没有这么不正常过,要是他们俩有打有闹的额,应随六倒是觉得正常,只是眼前怎么就突然变了风格?

    “那你们俩在看什么呢?”应随六实在是忍不住的又追问道。

    娘俩依旧不语。

    应随六无奈,既然问不出来,只能转回脸,继续赶车,可是总觉得后背有点发毛。

    过了一会儿之后,大狼狗银子跟在马车后面跑的正起劲儿,突然间一只小兔子窜出来。

    银子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施展它的捕捉才华的机会,一个猛扑,便朝着那小兔子恩过去。

    小家伙儿也顿时来了兴致,跳下马车就跟了过去。

    当大狼狗追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小家伙儿也是追的欢天喜地,这种刺激的追逐,似乎瞬间点燃了他的小宇宙,他连叫带跑的。

    应随六干脆勒住了马缰绳,不然待会儿真不知道这个调皮儿子会跑到哪里,能不能回来,毕竟兔子不会一直在马路上跑啊,只能是哪里草木茂盛往哪里跑。

    可是让应随六比较震惊的是,为什么儿子跑的居然那么快,简直就是快如闪电,灵活若鬼魅一般,似乎那踏水无痕上天入地的功夫在眼前来说,都比不得小家伙儿的速度。

    林简琴虽然也是好奇了一些,但是她内心知道一些,自从在白云观拿了那些书学习了之后,小家伙儿的身上已经发生了不少的怪事了,可是就算是这样,但是都是对小家伙儿没什么伤害,所以林简琴也就不是十分的在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